986、心力憔悴-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986、心力憔悴

    看花小芬这样,我急的险些昏过去,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康警花牺牲时的情景不由得浮上脑海,我满头大汗地抱住花小芬,不停地呼喊着她的名字:阿芬,阿芬

    老汉的一家人此时都已经围了过来,老汉夫妇都着急地问:这是咋的了

    老汉的儿媳将手指搭在花小芬的鼻孔处试了试,忙道:她还有气

    我这才回过神来,急忙也将手轻放在她的鼻孔处,感觉了好几秒钟才感觉到了她的气息,此时的她气若游丝,似乎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我更加惶急起来。急忙又将手搭住她手腕处的脉搏,她的脉搏很弱,不仔细感觉还真感觉不到。

    康警花牺牲时的情景又不断在我的脑海里闪现,我实在是害怕极了,只感觉眼前阵阵发黑,花小芬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后果不堪设想。同时,老子的内心将会一辈子不得安宁。

    此时我能做的就是争分夺秒把花小芬送到医院去,一分一秒都耽搁不得。

    我忽地抱起花小芬向外就跑,刚跑到门口处,只见根叔从院门外走了进来,险些和我撞到一起,他看我抱着一个女子惊慌失措地往外跑,急忙问道:大聪,这是怎么了

    根叔,先别问了,快点帮我把她送到医院去。

    哦,好。

    我跑到我的车跟前,根叔刚将车门打开,立即对我道:大聪,咱们这是到哪里的医院去

    到城里的医院去。

    别开你的车了,还是开我的车吧,我的车提速快。

    好。

    我抱着花小芬又飞奔到根叔的车前,根叔打开车门,我抱着花小芬钻进了后排座里,根叔立即发动起车子来,箭一般向前猛开。

    我将花小芬抱在怀里,不时地观察着她,不断将手放在她的鼻孔处测试着她的微弱气息,还不时将耳朵贴在她的胸口听着她的微弱心跳,我越来越害怕,对根叔道:根叔,这附近有医院没有

    这里只有镇上的卫生院。

    那就先把她送到镇卫生院吧,到城里实在是太远了。

    嗯,好,救人比救火还急。根叔答应着,拨打方向盘,向镇卫生院驶去。

    当快到镇卫生院的时候,花小芬幽幽醒来,缓缓地睁开了眼,当她看到我时,有气无力地问:你怎么还没走我这是在哪里

    我忍不住鼻子一酸,流下泪来,哽咽道:阿芬,你终于醒了,你快吓死我了

    根叔回头忙不迭地说: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花小芬无力地眼皮似乎都睁不开,脸色仍旧苍白,嘴唇仍是没有一点血色,她的声音很低:大聪,我这是怎么了

    阿芬,你刚才昏过去了,你好好休息不要说话了,咱们马上就到医院了

    花小芬轻轻哎了一声,闭上眼睛,整个人仍旧软若无骨,无力地趴在我的怀里。

    此时,根叔已经将车子开进了镇卫生院的院子里,我抱着花小芬冲下了车。根叔和这里的医护人员很熟,找了个年纪大点的老大夫给花小芬好好看了看病情。

    诊断的结果是:花小芬心力憔悴,几天几天没有睡好觉,身体精神都已经疲惫到了极致,这才导致突然昏厥,好好休息几天应该能恢复过来的。

    随后,安排花小芬打点滴,花小芬躺在病床上,有气无力地说了没几句话就又昏睡了过去。

    我整个人都被汗水浇透了,直到此时,我才稍微放下心来。

    趁花小芬昏睡着,根叔把我叫出房间,来到外边的走廊上。

    大聪,这个女的不是那天来找你的那个女同事吗

    根叔,实话跟你说,她就是我说的那个朋友,我修路造船都是给她帮的忙。

    哦,原来是这样啊。

    这段时间把她累坏了,又加上她她个人遇到了棘手的问题,这才导致她这样的

    什么棘手问题

    这个你就不要问了,对了,根叔,你今天怎么来了

    嗨,还不是你娘又让我来找你啊,让我无论如何也要把你带回去,不然,她就自己亲自来。

    我这里都快扒不开麻了,怎么回去忙完了再说吧。

    也只能是这样了。

    我随后又进了屋,坐在床边守着花小芬,只有这样,我心里才踏实些。

    突然,传来了一阵手机铃声,仔细一听,才发现是花小芬的手机在响。这手机铃声让花小芬很是心烦,昏睡中蹙眉嗯了一声,想睁开眼皮也没有睁开,我急忙从她口袋里掏出手机来,跑到外边的走廊上去接听。

    刚按下接听键,就传来了话声:喂,阿芬

    我只好说道:你好

    对方一听是个男的声音,立即问道:你是谁

    我是阿芬的朋友

    你叫什么名字

    吕大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