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9、空等了一夜-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989、空等了一夜

    一路狂奔,都快把小qq的车轮子给跑下来了,终于进了城。

    七拐八拐,拐进了小区,将车停在了楼前,跳下车来,向楼上爬去。

    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进门后立即喊妮子,但房子里空空如也。

    霹雳丫曾经告诉过我,她已经把租住的房子给退了,她搬到了我这个房子里。

    我临走的前一晚,霹雳丫就住在了北边的那个卧室里,她搬过来后,肯定也住在了那个房间里。

    我几步扑进了霹雳丫的卧室里,床铺收拾的整整齐齐,房间布置的清新芳香,一看就是个女子闺房,但没有霹雳丫的影子。

    随后,我又把每个房间都看了一遍,最后确信霹雳丫不在这个房子里。

    这丫是不是那天和我吵架回来后,就搬离了这个房子,赌气再也不在这里住了那她能搬到哪里去呢除了大哥那里,她也没处去。

    我立即向外走去,准备到满江大哥家里去看看。

    当我急匆匆赶到满江大哥家的时候,发现家里只有谭嫂一个人,满江大哥也不在家。

    谭嫂,大哥干什么去了

    你大哥又到北京去了,都去了一个多星期了。

    大哥前一段时间不是刚去了北京吗怎么又去了

    我也不知道,上次从北京呆了一个多星期,回来在家陪了冯文青一段时间,又到北京去了,也没说什么事,反正走的时候很是匆忙。

    哦,谭嫂,妮子回来了没有

    昨天回来了,在家吃了晚饭后就走了,今天没有回来。

    那好,谭嫂,我走了。

    大聪,吃过晚饭再走吧

    不了,我有点急事。

    从满江大哥家里出来,我开上车,又往家里奔去。回到家里,还是空空如也。

    霹雳丫到什么地方去了我知道她心里对我很是生气,因此才不想给她打电话,只想当面和她谈,看来这电话不打不行了。

    想到这里,我掏出手机来,拨通了霹雳丫的手机,但响了几下后,这丫就把手机直接给挂断了。又拨,这丫竟然连管也不管了。再拨,这丫竟然直接给关机了。

    我急的在屋里团团乱转。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匆忙拿起来接听,是李感性打过来的。

    大聪,你回来了没有

    杏姐,我回来了,正在到处找妮子呢,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半个多小时之前,我给她打电话了,她说在外边,没说在什么地方。

    我给她打手机,她不接,现在竟然把手机给关了。

    既然这样,那你就在家里等着吧。

    也只能是这样了。

    你那天要是一块跟我们回来,不就没有这事了,这都是你自找的。

    杏姐,我也不想这样,谁知道妮子说走就走呢

    你递交辞职报告后,不是连个屁都没放就消失了嘛,你这样做对得起妮子吗

    杏姐,别埋怨我了,我当时实在是烦躁的没有办法

    李感性又训斥了我几句,这才扣断了电话。李感性现在也是对我很不满,语气中充满了浓浓的怨气。

    我在家里就像热锅上的蚂蚁在焦急地等待着,没想到这一等,竟空等了一夜,直到第二天的上午十点多钟,房门外才传来了开锁声。

    昨夜我没有上床,就一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霹雳丫,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连灯也没有关。

    听到轻微的开锁声,我立即一个激灵醒了过来,房门打开,霹雳丫从外边走了进来,风尘仆仆的她,看到我后,愣了一愣,将手中的大包小包放在地上,白了我一眼,伸手将客厅的灯关掉,抿了抿嘴唇,没有说一句话,扭头转身就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我急忙站起身来,跟了过去,嘴里说着:妮子,你回来了

    霹雳丫进了卧室后,随手就将卧室的门带上了,将我关在了外边。

    妮子,妮子,你倒是说句话啊

    卧室内传来了翻箱倒柜的声音,但就是没有传来她说话的声音。

    足足过去了半个多小时,霹雳丫才缓缓打开了房门,她看我仍旧站在那里,生气地道:你不是说不回来了吗干吗还要回来

    妮子,你不要生气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她眼圈一红,不再说话,而是返身去提东西。

    我低头一看,只见卧室的地上已经摆了两个大皮箱,我惶恐地又看了一下床上,床上那些霹雳丫的用品已经不见了。

    这丫刚才将房门关上,就是在卧室里收拾自己的东西,看这样子,这丫是毅然决然地要走了。

    霹雳丫弯腰低身,一手提着一个大皮箱,吃力地向门外走来。

    我难受的小眼湿润,只想拿头撞墙,急忙对她道:妮子,你这是干啥

    她懒得搭理我,仍旧低头弯腰提着那两个大皮箱吃力地向外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