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九、李感性发怒-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九十九、李感性发怒

    说句真的,老子虽然不富裕,但也没把这50万放在眼里。我是说这件事太过气人。现在不是说钱,而是说事。嗯,我越说思路竟然变得清晰起来。

    这件事支行确实做的不对,太过离谱,我也很生气。支行不但把你涮了,也把我给涮了,毕竟当时是我召集你们开会,我在会上公布的这个奖励方案。

    李感性越说胸口越是起伏,眼睛里蒙上了一层雾气,她这是被气的,左右为难,想发泄没法发泄,最后都发泄到泪腺上,这马上就开始哭了。

    我一看她这个样子,心疼不已,胸中怒气也减少了不少,同时也变的心灰意冷起来。

    我苦笑了一下,缓缓地平静说道:杏姐,这件事就算了,再闹下去你也得卷进去。这奖励我不要了,一分钱也不要了。

    那2万你也不要了吗

    不要了,一分钱也不要了。

    小吕,你别赌气。

    不是赌气,这件事真的没有任何意思了,我还能说什么,不要就一分钱也不要,你这样答复行领导就行了。

    我本想告诉她那50万元奖励上个星期就已经划过来了,但想了想此事不能再说了,一说李感性肯定得爆发,女人韧劲十足,一旦爆发,她非得和行领导闹僵。

    她混到部门领导,是经过多年的打拼才有了目前的地位,的确不容易,我不想让她为了我而受到伤害。

    只能是不要那奖励了。1万2万妈的奶奶的姥姥的,打发要饭的叫花子吗为了维护老子的这点儿尊严,索性一分钱不要了。

    从李感性办公室出来,我就去c了。极品铁观音就是好,好的频频催尿。

    我还没到厕所门口,就看到李感性急步向行长办公室走去,嗯,她这是去答复那个臭蛆了。

    行长办公室和我们在同一层楼上,就和厕所错对着。

    要是正对着该多好,让c里的臊气臭味天天熏这狗日的,这b也就真的成了厕所里的臭蛆。

    一泡尿没撒完,就听到行长办公室里传来激烈的辩论声,我急忙将后半截尿憋了回去,提上裤子,跑了出来,来到走廊里静听。

    行长办公室的门紧闭着,虽然里边的说话声很大,但听不清楚,只是隐隐约约地听出一个男的和一个女的在激烈辩论着。

    我来到门口,侧耳倾听,女的无疑是李感性,男的肯定是那个臭蛆。

    这次听的比较清楚了。

    李杏,你要站在支行的角度上来处理这件事。

    这件事本就不公平,我要是站在支行的角度上就更不公平了。

    你是部门领导,你必须站在行领导这个角度来处理。

    处理任何事,总得讲个道理,没道理可讲,我怎么来处理

    李杏,你要注意你的态度,你大小也是个领导,还是个员,要有原则。

    本身就理亏,还讲究什么原则。

    你,李杏,你这个办公室主任你还想干不干

    你不要这样来威胁我,不干又能怎么了

    这时,已经有不少同事陆陆续续来到走廊里悄悄听。

    冼梅看我站在行长办公室门口,便急匆匆地走了过来,站在我身边。

    这时,屋内的争吵声更大了。

    李杏,你太过分了,你要为你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

    我怎么过分了是我过分还是你过分你想让我付出什么代价那我现在就告诉你,这个办公室主任我还就不干了。

    你不干,有的是人干。

    哼,你爱让谁干就让谁干,我坚决不干了。

    李杏说完这句话忽地拉开了门,气冲冲地往外闯,当看到我就站在门外时,微微一怔,泪水哗地流了下来,低头急匆匆向办公室走去。

    我从门外看到那个臭蛆双手叉腰站在办公桌前,气势汹汹,不可一世。

    我大脑急转,李杏已经为我处于被动挨整的地步了,我不能再让她受苦受累了,当务之急,是先把李感性维护好。想到这里,我突然成熟了不少,思维变得老练起来。

    我将冼梅往后推了推,轻轻对她说:你在外边,千万不要进去。

    这丫的脾气太烈,一旦把她惹急了,她发起怒来,这事非闹大不可。

    我迈步走了进去。

    行长,这事是我吕大聪的事,李主任只是为我说了几句话,请你不要怪罪她。

    。这b还处于极度愤怒中,竟没有说话。d,你自己做的不对,还要怪罪别人,臭b加臭蛆。

    行长,这事我看就算了,奖励的事别提了,我一分钱也不要了,权当为行里做无私奉献了。

    臭蛆看我说的真诚,满面实在相,终于轻轻笑了笑,这才开口说话。

    小吕,来,坐下。

    胳膊拧不过大腿。老子是个小胳膊,李感性也是个小胳膊,你他妈的是个大腿,还是一个鸡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