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0、大耍无赖-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990、大耍无赖

    我伸手挡住她,哀求地道:妮子,你要干什么

    我收拾东西走人。

    你这是到哪里去

    我爱上那就上那,管你什么事

    妮子,不要斗气了。我边说边要伸手去拉她手中的皮箱,她猛地挣开,道:你躲开,不准你碰我,你是我什么人用不着你来管。

    妮子,你不要这样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你爱回来就回来,不爱回来就不回来,管我什么事

    我晕,这丫恼怒之下说话实在是太绝情了,我禁不住有些心凉起来,只好挪开了步子,闪开了身子,她哼了一声,提着那两个大皮箱,歪歪扭扭地走了出来。

    当她走到客厅门口的时候,再也无法坚持了,咣当两声将那两只大皮箱放在了地上,累的她直喘粗气。

    想想霹雳丫刚才对老子说的那么绝情,一股无名之火上涌,腾腾几步跟了过去,一屁股坐在了一个大皮箱上,老子索性耍起了无赖。

    霹雳丫看到我这样,顿时愣住了,过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立即语速超快地道:你坐在我皮箱上干嘛快点起来,我要走了,你快点起来啊

    任你风吹浪打,山崩海啸,我自岿然不动,就地坐窝,哼看你丫能奈老子何

    我坐在皮箱上,腆着老脸看着她,就像没事人一样。气的她抬腿踢了我两脚,这丫在气怒之下,出脚甚是狠辣,踢的老子的大腿隐隐作疼,并且是越来越疼。我暗自咬牙忍住疼痛,仍旧腆着老脸看着她。

    你起来,我要走了,快点

    你要到哪里去我衰衰地问。

    我到哪里去管你屁事,你给我起来

    我心中暗道:奶奶滴,你丫要是不和老子说明白,老子还就是不起了。我索性将小脑袋扭向了一边,仍是死皮赖脸地蹲坐在皮箱上不动一动。

    你到底起不起霹雳丫的嗓门更大了起来。

    我仍旧保持赖姿,拒不回答,更不起来。

    霹雳丫突然弯腰低身,双手猛地向我推来,这丫用力很大,推的我小体后仰,惯性使然,咚的一声小脑袋撞到了坚硬的地板上,疼的我哎哟一声大叫,双手抱头,躺在地上呲牙咧嘴地哼哟起来。

    霹雳丫弯腰去提皮箱,此时,我的双腿还搭在皮箱上,急忙双腿用力,将皮箱死死压住,气的霹雳丫伸手照着我的小干腿子啪啪甩拍了几巴掌。我一不做二不休,双腿来了个乌龙绞柱,将皮箱死死绞住。

    这下子,霹雳丫没辙了,她索性也不再管我绞住的那只皮箱了,而是提起另一只皮箱来,又把刚才进门时放在地上的大包小包收拾起来,向门口走去。

    我靠,这丫实在是太倔了,如果让她这么出门,刚才我的小脑袋被磕碰了那一下也就算白挨了,我从地上爬了起来,快速地向门口跑去。

    我抢在霹雳丫的前面,用背紧紧靠住屋门,死皮赖脸地挡住了她。

    她看我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耍赖,再也无法按捺胸中的火气,声嘶力竭地对我吼道:滚,你给我滚开。

    妮子,你小声点,这栋楼上可都是单位同事呢。

    滚,你给我滚开,不要拦着我。

    我不能让你这样出门,我们得好好谈谈

    霹雳丫秀脸气的通红,忽地将手中的皮箱和大包小包扔下,转身向里走去。

    我立即松了一口气,奶奶滴,老子终于把这丫给挡住了。

    正在我暗自庆幸耍赖成功的时候,只见霹雳丫从厨房里走了出来,手中握着那把明晃晃发着寒光的不锈钢菜刀。

    我日,这丫要干什么我紧张万分,小眼发着极度恐惧的目光看着她,刚才还充满力量的双腿立即变得就像糗烂了的面条一样摇摇欲坠。

    我声音发颤,哆嗦着问道:妮子,你要干啥

    霹雳丫怒气冲冲地将手中的菜刀举起来,刀刃冲向我,寒光闪闪之下,我的背上都害起冷来,禁不住全身都哆嗦了起来。

    滚开,不然我就用刀砍你。

    我知道霹雳丫说的到就能做的到。我想说话,但极度恐慌之下,已经说不出来了,双腿一软,扑通一声,小体重重地蹲坐在了地上,要不是后背有门,估计老子已经被吓的瘫软在地了。

    我这扑通一声蹲坐在地,离的刀远了些,虽然发着寒光的刀仍在头顶上方,但总比刚才刀放在面门上要安全的多。

    我这突然跌坐在地,使霹雳丫颇感意外,她低头看着我,脸色也稍稍缓和了些。

    我的胆子稍微大了点,终于也说出话来了,但声音仍旧发颤哆嗦的厉害:妮子,你别拿刀,快把刀放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