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5、矛盾不会过夜-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我和美女同事的那些事儿

995、矛盾不会过夜

    我这么一想,心中竟然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怒气,有的只是愧疚和良心上的谴责,我禁不住轻声说道:妮子,你干嘛只是砸破了我的头

    她一怔,不知道我什么意思,不解地瞪大秀眸看着我。

    我又道:你干嘛只是砸破我的头你干脆直接把我砸死算了。

    我这是说的心里话,并不是赌气怨气啥的,她以为我还在生她的气,忙柔声说:对不起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当时在气头上,你别生气了

    我轻叹一声,抬头看着屋顶,轻声缓道:妮子,我真的不再生气了,我说的是真心话,你要是把我给砸死了,我也就没有这么多烦恼了,也算是帮我解脱了

    她忽地打断我的话语:你不要乱说了,你不会是被我砸糊涂了吧

    她边说边走上前来,趴在我的身边,关心地又仔细查看起我的伤口来。

    我对他轻轻一笑,她看我还对她笑,再也忍不住了,急忙双手捂面,嘤嘤地哭出了声。

    我忙伸手攥住她的手腕,对她笑道:你怎么又哭了你把我砸成这样,很是解气,应该高兴才是啊

    她轻声道:滚,这个时候还说这样的话

    她边说边动手去给我包扎伤口,边包扎伤口边不住懊悔。包扎完毕后,对我说:走,我们到医院去。

    不用,包扎好了就行了。

    不行,必须到医院去,不然会留下伤疤的。

    真的

    我骗你干嘛,你快点起来。她边说边蹙紧眉头,很是着急的样子。

    妮子,伤口是不是很大

    你不要问了,我们快点去医院。

    她边说边把我从沙发上搀扶起来,向外走去。

    我有些忐忑不安起来,忙问:妮子,不会真的留下伤疤吧

    不要问了,我们快点走。

    打开房门,霹雳丫搀扶着我从屋里出来,刚下了一层台阶,就碰到了我们本行的一个女同事,她在稽核部工作,和霹雳丫原先是一个部室的同事。她看到我们后,大吃一惊,忙问:这是咋的了

    霹雳丫尴尬的说不出话来,我忙道:是我不小心磕的。

    这是磕到哪了怎么磕的这么厉害啊

    我心中暗操一句:真t的多事,你丫问那么多干嘛,操。

    我快步向楼下走去,霹雳丫紧跟着我,那个女的扭头看了好大一会儿,才撅着屁股上了楼。

    我轻声对霹雳丫道:女人的事就是多,问个没完,烦不烦啊。

    你住口,快点走吧。

    霹雳丫开着我的小qq载着我快速地向医院奔去。到了医院,医生给我清洗伤口的时候,霹雳丫在旁边紧张地问:大夫,不会留下伤疤吧

    应该不会,这个伤口紧靠着头发,有点伤疤也不要紧,能被头发盖住了。

    霹雳丫这才放下心来。

    包扎完毕,我的头上缠了厚厚的一层纱布,就像刚从战场上下来的伤员。

    霹雳丫现在变得十分乖巧和柔顺,回到家后,她把我扶到沙发上。

    她又找出来一个玻璃杯,给我倒上了杯水,静静地看着我。

    真是奇怪了,经过这么一场大吵,虽然老子的额头被这丫给砸破了,但心里却是舒坦无比。禁不住问道:妮子,你现在心情怎样

    她抿嘴一笑,道:感觉很是痛快。

    你当然痛快了,你把我的头砸破了,当然心情舒畅了。

    不是,要是不把你的头砸破,我现在的心情会更好的。

    怎么这样说

    可能是吵架的缘故吧。

    我一惊,问道:你也是吵过架后,心情才变得好的

    她柔顺地点了点头,道:连吵带吼的,把心里话都说出来了,当然痛快了

    我笑道:嘿嘿,我也是这样。

    她沉思着说: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难道夫妻之间都是这样吗她说完之后,立即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脸色腾的一下通红了起来,神色尴尬的急忙将头扭向了一边。

    我心中大乐,呵呵而道:嘿嘿,夫妻之间就是床头打架床尾合,矛盾不会过夜的。

    真的是这样吗

    当然了,以前我看过一本书,书上说的那对男女主角,就是夫妻,刚结婚的时候,两人天天吵架,最后都闹到了要离婚的地步。当这对小夫妻去离婚的时候,负责办离婚证的那个人说:你们这是处在磨合期,等磨合期过了,就不会再天天吵架了。你们先别忙着离婚,过上个半年再说,到时候实在不行,我立马给你们办理离婚证。

    我看霹雳丫听的很是入迷,接着又道:回来后,两人还是摩擦不断,男的很是苦恼,女的更是苦恼。你猜最后那个男的采取了什么办法,才终结了这种天天吵架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