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节

  我叫大妞,出生在山村,是家中老大,我的下面还有两个妹妹。

  老三妹子才出生的当天,奶奶气的将假牙扔进了水瓢里,瘪着腮帮子骂了我妈妈一整天,满村子宣扬我妈是一个不会生儿子的妖女。

  妈妈还没出月子一天晚上,我在家里烧火,正要端着熬好的稀粥进我妈的屋,就被我爸爸被绑了。

  我被送到了村里头儿子孙子最多的瘸腿老张家。

  他家养猪,常年有一种猪屎味儿,我趴在炕上一闻就能知道。多少次我捡柴火回来路过他们家,他每次拄着棍子追我,我害怕的往家里跑,不远跑多远老远还是能闻见那浓重的注屎味儿。

  隔着一堵墙,我能听到外面我爸的说话声。

  “我家老大十六了,能生养。人看好了,肯定给你再生一个大胖小子,到时候你们家的猪就给我一头。”

  那老汉哼了一嗓子,“恩,你去换别家的儿子,这个买卖划算。”

  父亲的话像是蘸了盐水的皮鞭一样抽在我的心上,刺的我绞痛不止。纵使十六年来他从没给过我哪怕一星半点的父爱,可我也没有想过他会这样对我。用我换一个儿子给他,他怎么能做的出来?

  代孕,这个事情在我们村子很普遍,有的男人娶不到老婆,就随便找个能生养的女人来,抱走孩子,女人继续还给家人。

  我挣扎着想要解开绳子,怎奈我费劲了力气也没能找到绳子的头。

  我在炕上杀猪一般的叫喊,泪水不断的往下落。看着我爸走出去的脚步都变的轻盈,我的心绝望到了极点。

  半夜里,我也没力气挣扎,只趴在炕上哼唧。

  老头子端着一碗粥拿着一个馒头朝我走过来,那张咧着黄牙的笑脸就像魔鬼。他问我,“大妞饿了吧,吃点?”

  我抽了口气,“你给我解开。”

  “呵呵,解开你跑了咋办,你可是要给我生儿子的啊。”

  “那我不跑,你会对我好吗?”

  我不傻,知道倔强会挨打,先服软才能有机会逃出去。

  跟老头子周旋了一会儿,他终于同意将我松开。可谁想到,那双柴火一样粗糙的手却要来脱我的衣服,狠狠的捏着我的身体,力气大的惊人,将我勾住双手,死死的压着我,疼痛袭来,我的惨叫声划破整个夜空。

  他平时腿脚不好,现在却异常灵便,一个转身骑在我身上,然后脱了自己的裤子就要顶进来。

  “啊啊啊啊啊!救命啊!救命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撕心裂肺的喊着,外面听不到一点回应。不停的踢踹,想要他从我的身上下来。

  他疯了一样的抓着我,舔我的脸,咬住我的耳垂在我耳边叫唤,“你喊吧,喊破了天也不会有人来救你。我那个婆娘死的早,十多年没摸女人了,你真嫩啊!”

  他一条腿压着我,另一条好腿用力的往右一挪,想把我的两条腿掰开。

  我用力的并拢着就是不让他得逞,他骑在我身上不方便,手脚用力一扭,干脆将我翻了个过儿,方便他行动。

  回身的瞬间,我看到了他刚才随便放在炕上的粥碗,米粥洒了出来,白米粒黏在炕上,淹没了两根黑乎乎的筷子。我脑子一热,抄起来粥碗照着他脑袋就抡了过去。

  “咔嚓!”一声,这一下抡过去,或许是力度不够大,他只是歪着身子愣了愣,好像没啥大问题又起身伸出手来抓我。

  我拱着身子从他身下逃离。

  可他的那铁钳一样的巴掌朝我甩了过来,“啪”的一声响,我后背的皮肉火辣辣的疼,只有短暂的迟疑,又被他抓了回去,摆着我的身子又一次将我压在了身子,跟着那只手又朝着我的脸打了过来,“小贱人,还敢跑?”

  我顿时眼冒金星,过了很久,我才意识到,衣服都被他撕烂,胸前一阵凉。

  他就像疯了一样的咧着一口大黄牙要我身上冲。

  我急了,捡起来碗茬子疯狂的刺向他的脸,一下又一下。

  血腥子四处飞溅,我好像刺到了他的眼珠子,他捂着眼睛杀猪般的叫,咚的一声栽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