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2节

  第22章 给我回来,立刻,马上

  他愣住,突然无奈的摇头,伸手揉我头顶,“不行。听话,别闹了,进去看书。”

  我就知道不行,哼!

  我又恢复了在家里上学的状态,从前不知道其实这样真的很无聊。

  每天只能看到三个人,家教老师,阿姨,和镜子里面的我。

  卓风忙完了我这边的事情就去了国外出差,他走之前告诉我需要去半个月,我一听头都大了,不光是我担心我想他,我更担心的徐娇娇也跟着她一起去了,那不得睡到一张床上去?

  顾成峰这边也一点消息都没有。

  这天休息,我一个人叫司机叔叔载着我去了学校门口看看,这里果然被封了。

  叔叔告诉我,“学校被封了,这里之前还有一次丑闻,不过没报道出来。那个教导主任是这里嚣张的亲戚,事情给压了下来,当时那个家里也是势力太小,所以没闹大。”

  这一次要不是因为惹怒了我姐夫和顾家,也不会被封。

  其实吧,我还挺想念学校的生活。

  尤其想念顾成峰。

  叔叔还告诉我,“市里的双语学校不少,等卓总回来了就可以给你安排,最近都在走流程,下一个学校听说是一个很好的正规学校,费用会更高。”

  昂……

  我这哪里是念书,简直就是来烧钱来了。

  “叔叔,那你知道顾城锋怎么样了吗?”

  叔叔叹口气,“顾家?顾家那是什么家庭啊,估计教导主任就算是死了顾家也没事。顾成峰现在只是被家里人关了起来,家教那么严格,怎么就教育处这么个地痞一样的孩子来?”

  顾成峰一点都不地痞,就是笑的时候挺痞的,我在心里辩解。

  “叔叔,带我过去看看他吧,我进去了看看他就走。”

  卓风离开之前嘱咐过司机叔叔了,告诉他不能带着我去顾家的,可我还是想去,至少要跟顾成峰说一声谢谢才行。

  叔叔看我求他也挺可怜,对我无奈摇头,“我只给你半小时时间,你别跑,出了事我的工作就不保了。”

  我连忙答应,到了顾成峰家楼下给他打电话,他没接,我等了好一会儿才看到里面有个男人走出来在门口张望。

  “是卓尔吧?”

  我笑着跑过去,“是我,叔叔,我来找顾成峰。”

  “我是顾家的管家,我们家少爷现在不想见你,你走吧,以后都不要来找我们少爷了,快走吧!”

  我挺伤心的,顾成峰这是恨我了吧,我没听他的在车里面等他,也将他嘱咐我的不将事情说出的话当成耳旁风了,可我就是想来跟他说声谢谢,他却不想见我。

  我很是失望的离开,到了家里,一直都闷闷不乐的。

  晚上我给卓风打电话,就问了这件事,“姐夫,顾成峰现在好不好,我想跟他说声谢谢,行吗?”

  卓风在电话里面对我笑,温柔的告诉我说,“有些事情不是必须要说谢谢的,尤其这件事,其实解决这件事有很多办法,但是顾成峰用了最愚蠢的一个,叫自己陷入了困境也叫你受到了伤害,所以你没有必须见他。”

  顾成峰不想见我的原因,是因为觉得伤害了我。

  挂了电话,我的心更加难过。

  半夜时候,实在睡不着,我自己去了他家。

  他家在郊区的一个很豪华的别墅区,附近全都是高档洋房,环境很好,尤其的安静,每一家一户都有很漂亮的装修,但是房子大多都长得一模一样。

  我白天还能找到地方,晚上就有些迷路了。

  连续给顾成峰打了五个电话都没打通,发了信息都没回复,我有些失望,也有些懊恼,正自己后悔贸然过来的时候,他就出现了。

  他最近好像胖了不少,强壮了很多,手臂也粗了。

  他轻轻拍我肩头,冲我笑,好像我看过的无数个霸道总裁小说里面的那些邪魅笑的总裁老公一样。

  “顾成峰,你不是不搭理我吗?”我有些生气。

  “呵呵,我这不是看着个小傻瓜在这里迷路了过来关心一下吗?”

  “……哦,那就不要管我了,我能自己回去,你也回去吧。走之前,我想跟你说声谢谢。这件事是我不对,我不该不听你的离开你的车子叫你找不到我,我也不该……唔……”

  这个人又占我便宜,他亲我的次数太多了。

  我有些生气将他推开,他却依旧紧紧的抱着我,低头看我的时候眼睛里面带着亮光,距离很近,呼吸都喷在我脸上,“傻瓜,为什么要道歉?”

  我紧张不已,又有些生气,可我推不开他,只能任由他这么抱着我,我脸都热了,看了他好一会儿就不敢再正视他的眼睛,“顾成峰,你,你松开我,我,我好热,这么热的天抱这么紧做什么,你好好说话。”

  他哈哈大笑,果真将我松开,可还是眼神灼灼的望着我,微微弯腰的身子,好像罩住了我的被子,叫人安心。

  我鼓足了勇气提起一口气抬头,对他说,“我就是觉得这件事我该说声谢谢,是我不对,是我惹的祸。”

  顾成峰又笑了,拉着我的手往前走,一面走一面说,“不用道歉,更不用道谢,这件事是我自愿的,但也是我活该,我没长脑子用了最笨的方式,不过以后不会了,保护你不需要这么做,该道歉的是我。你找我来除了道歉和道谢就没别的?”

  “……什么别的?”

  我好奇问他。

  他呵呵的笑,“恩,比如跟我睡啊,比如多叫我亲亲啊。”

  真是臭不要脸。

  我只想跟姐夫睡。

  我气的狠狠踹他小腿,他吃痛的捂着腿跳脚,“真是,你个小猫,翻脸不认人啊,我就开个玩笑,成,不跟你耍贫了,你这么晚过来怎么回去想过吗?”

  我还真没想过,就是睡不着,不给他道歉道谢我就做噩梦的。

  “那你帮我叫个出租车,我回去睡觉去。”

  “得了,去我家吧,管家那些人都睡了。我们跳墙进去。”

  啊!

  又跳墙,虽然说跳墙我很在行,可我不能老跳墙吧。

  好吧,到底还是跳墙了。

  跳下来的时候,我直接落入了他的怀抱,他一脸带笑的看着我,低头又亲我。

  我老大不愿意,“你再亲我,我就走了。”

  “好,不亲,走吧,脾气还不小,反正都亲过了。”

  我斜眼瞪他,他冲我嬉皮笑脸,拉着我往楼上走。

  他家真大,比我姐夫的家还要大,一共三层,两座楼,跟宫殿一样,进去后他不领着我肯定会迷路。

  他的房间却很小,还不如我的房间大呢,房间倒是很安静,在隔壁是很大的一间健身室。

  他给我放好了洗澡水,自己又去锻炼身体了。

  我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他举哑铃,背对着我的后背伟岸的好像一座山,不自主的,我就自动开始脑补姐夫每次锻炼的样子,卓风也是这样锻炼的吧,只是他的地下室锻炼的地方从来不允许我进去,真是气人。

  “顾成峰,你说,我姐夫的健身室为什么总是不叫我进去啊?”

  顾成峰放下健身器材转身喘口气,拿着毛巾擦额头,走到我跟前喝口水才对我说,“你又在我面前提卓风,我最后提醒你一遍,他不是你姐夫,是你哥。”

  我抿了抿唇角,当做没听到,继续问,“说啊,你告诉我是为什么。”

  “恩,因为啊,这是私人的地方,他有权利不想叫你知道一些事情。”

  “那为什么你就可以叫我进来,你没有私人的事情隐瞒我吗?”

  “恩,没有,有的话就是……你伸手摸摸多大尺寸?”

  我顺着他眼神看过去,气的脑袋都发烫,嗡的一响,伸手就要把巴掌甩过去,他手快的将我手握住,呵呵的冲我笑,“小猫发威了啊,你打不过我的,别打我,骂我就成。我知道我流氓,可就是嘴上说说。我提醒你,你在卓风那里保护好自己,别被那个老男人骗了去。”

  我很想对他说,我愿意被卓风骗,我愿意!

  他笑着起身捏我脸,继续去锻炼,我看的累了自己去找个地方睡觉。

  真是变态,大半夜不瞎锻炼什么啊。

  半夜的时候,我睡的有些迷糊,就看到身边伸过来一双手,很重,压在我肩头好痛,我胡乱的将手拨弄开,翻了个身继续睡。

  早上醒过来,看到近在咫尺的一张脸,恶向胆边生,直接将他踹下床,“臭不要脸,你干嘛跟我睡一起?”

  他惊的在地上翻了个身,茫然站起来。

  我怒瞪着他,要是我能喷火,现在就烧死他,我发过誓的,我身边睡觉的人只能是卓风。

  他真混蛋。

  他被我踹的有些发蒙,站起来愣了好久才看向我,皱眉对我无辜的说,“你睡了我床啊,我能去哪里?别闹,我又没对你怎么样。并且你睡觉老是踢被子,我还担心你着凉。我继续睡,我好困,昨天精力太旺,锻炼到后半夜呢,睡觉吧,乖!”

  “你真是脑子坏了啊,大半夜不睡觉锻炼身体。”

  他又躺下来,一只眼睛睁开看着我,冲我咧嘴一笑,“我不锻炼就做别的了,你想做吗?”

  呸!

  “滚下去!”

  我又把踹了下去。

  他还是没生气,站起来冲我无辜的哼唧一声,“好卓尔,我困死了,别闹了,等我起来给你做饭吃,乖啊!”

  我伸出脚,还想将他踹翻,可看着他抱着枕头的样子好像一只小白兔,我就没再忍心踹他了。

  等我们在一起睡起来,都是中午了。

  我的电话都要被阿姨打爆了我才想起来我今天要上课的。

  “阿姨,我马上回去,我没事,我在顾成峰这里呢。”

  我从来不对阿姨撒谎的。

  阿姨却告诉我说,“卓总回来了,你快回来。”

  我还想再问卓风为什么回来这么早,就听电话那边的阿姨的声音就变成了卓风的咆哮,“给我回来,立刻,马上!”

  第23章 傻

  到了家里我才知道,卓风突然回来,是因为我一夜未归。

  并且,警察也在家里。如果我再不接电话,那卓风那边就会出动所有人出来找我了。

  我被卓风提着衣领子关到书房,他在外面跟人说了很久的话才进来。

  我和顾成峰坐在书房里面发呆。

  卓风进来,将房门碰一声关紧,我被吓的肩头都在抖。

  卓风朝我走来,顾成峰就站了起来,两人面对面站着,到底是卓风气势上强了很多。

  “你先回去,这件事我会慢慢找你算。”卓风是在命令顾成峰。

  顾成峰冷笑,“你是她什么关系?只是名义上的哥哥,你可不是他什么人。卓尔成年了,你没必要这么管着她。”

  卓风没搭理他,对我伸手。

  我看一眼,也将手伸过去,他这是要拽着我上楼,我估计我最近都没办法下楼出去走动了,正要甘心受罚的时候,顾成峰的手将我的手给攥住了,推开卓风,低呵,“卓尔是我女友,她是你名义上的妹妹,其余什么关系都不是,你没必要关着她,她需要出去见一见外面的人。”

  卓风被推的连连后退,撞在身后的桌子上,发生一震嗡鸣。他的脸上也瞬间变了,几步走上前,扬起拳头……

  我吓的捂着脸惨叫,跟着就听到一震响动,两个人打在了一起。

  顾成峰到底是没有卓风厉害的,几拳头就败下阵来,整个人摔在地上。

  我吓得只知道惨叫,渴望他们尽快收手。

  顾成峰却又很快从地上站起来,回头拉着我对卓风说,“看清楚,她是我女友,昨天我们睡在一起了。卓尔,你告诉他,是不是?”

  我蒙住了,放下手看看卓风,又看看顾成峰,慌乱摇头,事情不是这样,我跟顾成峰什么都不是,什么都没做过,“姐夫,我没有,顾成峰你不要乱说话,我……”

  我看到了顾成峰脸上吃惊之后的伤心,他的嘴角满是青紫,瞪着一双失望的双眼看着我,好像被我亲手撕碎的一本书,再也恢复不成原来的样子。

  我张了张嘴,却又不敢继续解释什么。

  他突然松开我的手,我的心动的一响,好像有什么东西碎了。

  他走出去几步,站在门口对我说,“卓尔,他不适合你。”

  我慌乱起来,看着顾成峰伤心的离开,又看看卓风脸上的平淡,心中就好像被人硬生生的捣碎了一样的疼痛起来。

  “姐夫,我,我……”

  他看我一眼,没有说话,继续抓着我的手对我说,“以后都不要见他,我将你送到别的学校去,顾家人进去不去的。”

  我被姐夫关了三天的禁闭。

  也在楼上的房间里面安静了三天。

  想到顾成峰,我的心好痛,每次想要将电话打过去,却都没有用起,想编辑信息,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可我知道,那天是我不对。

  他是想帮我的,可是我做不到对姐夫撒谎。

  姐夫出差回来后的一个周一的早上,他送我去了新的学校。

  又是双语学校,这里比之前的学校环境要好很多,校园更大。当然,钱也更多。

  卓风从未告诉我具体数目,只敲打我额头,“只要好好读书,以后有的是机会还给我,你先读好书。”

  我重重点头,笑着跟他保证,“姐夫,我好好读书。”

  他站在校门口看着我,此时他接了个电话,我一面回头一面往学校里面走。

  他讲电话的声音不大,可我还是听到了,“是我,怎么了娇娇?”

  听到徐娇娇的名字,我的耳朵就好像顺风耳,提起来老高,听着他们的对话。

  “恩,我知道那件事,好,文件在我这里,不急着签约。我会想办法,你别急,我知道,我知道。听话,好的。”

  我的心好难受。

  这样的温柔面对着不是我,嫉妒从五脏六肺里面迸发出来。

  姐夫,到底还是深爱着徐娇娇的吧!

  尽管他经常对我说,他早已经跟徐娇娇分手,绝对不会在一起。

  可那都是哄我的把戏罢了。

  我知道,他们还是会走到一起,用不了多久,徐娇娇还会搬到那个房子,住在那个房间。

  而我呢?是不是等高中毕业,就可以滚蛋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就难过起来。

  坐在新的教室里面,我总是心不在焉。

  新的环境叫我有一种超越时空的错觉,我始终都无法融入这里来,就算我不出去逃课,就算我每天学习到很晚,可我在这里的成绩依旧一落千丈。

  卓风每次看到我的成绩单都会发愁的皱眉,将成绩单放在桌子上,伸手戳我额头,语气很冰冷,“你到底想什么,告诉我,你想什么呢?从前学过的东西你为什么不会?为什么会做错?”

  我看成绩单上大写的字也是一阵头痛。

  “姐夫,或许我不适合念书。”

  他冷嗤,“念书没有适合不适合,只有是否努力。你不努力念书以后想做什么?这个成绩就算我将你送出国念书,你又能学到什么?你告诉我。”

  我叫姐夫失望了,似乎一直都在叫他失望。

  可我真的就是一块烂稀泥,永远扶不上墙,成不了姐夫眼中骄傲的好学生。

  我想,这是我说的最没良心的话,“姐夫,我该回到山里给瘸腿老张生孩子去。”

  “啪!”

  姐夫的手下的不重,可我却觉得很痛,他拍着手里的成绩单在我脸上,我惊的一双眼睛都眯在一起。

  他失望而又愤怒,气的在我面前转圈,而后放下了成绩单转身离开了。

  我愣愣的站在这里,低头瞧着被他随便摔在地上的成绩单,心如坠在冰窟。

  姐夫出去后三天都没回家,司机叔叔见到我后也不跟我说话。

  我一如既往浑浑噩噩的上学,放学,沉浸在我也不知道要做什么的虚无世界里面。

  这天我故意逃课,当着老师的面跳出了窗户,直奔学校大门口,当我翻身从大门跳出来,站在街巷上的时候觉得一种前所未有的负罪感。

  我想回去,继续坐在那间陌生的教室里面听课,可我的脚步不听使唤,一步不停的往前走。

  我要去一个地方。

  教堂。

  尽管姐夫的信件更多的都是英文和其他的一些语言,可我还是看得懂了,那些已经发了一段时间的结婚请柬和结婚安排,犹如一排排啐了毒的针,毫不留情的刺进我的心口窝。

  这就是我成绩下降的主要缘由。

  他哄骗我说跟徐娇娇不会和好,他们不合适,他们不会走到一起,分手就是分手,绝对不会有结果。

  全都是骗我的。

  现在他们要结婚了。

  就在我生日的前一天。

  那个教堂就在我从前学校的附近。

  我蹲坐在教堂的门口,坐在书包上,啃着面包,喝着矿泉水,看着这个象征神圣的地方,想象着那一天的到来该是什么模样。

  我知道,我十八了,一旦那一天到来,我就要离开卓家,自己生活。我成年了,我不再是那个一直躲在卓风羽翼之下的小可怜。

  尽管我是这么的不想离开他。

  日斜西山的时候,我正打算回家去,身后长长的身影将我盖住。

  我有些局促,看到他的时候都不知道要如何安放自己的手脚。

  他却直接抓着我的手,问我,“伤心吧?”

  我没吭声,可在心底已经大声的咆哮起来,我伤心,我难过,我无比的想要挣脱或者争取一些什么,可我……

  不配!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就是消息不准确,所以没敢跟你说。你啊,就是傻。”

  他无数次提醒过我,我和卓风不合适。

  可我哪里会想那么多,我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

  “顾成峰,你说,我是真的傻吗?”

  我宁愿我是真的傻,傻子不知道愁滋味,不知道这么多复杂的事情。

  顾成峰无奈的深吸口气,跟我肩并肩站着,他最近好像瘦了,瘦弱的肩胛骨头勉强支撑起薄薄的衬衫,勾勒着他精瘦的身材。他的手一直都很温热,好像暖炉,烘烤着我的手心手背。

  “恩,傻,傻透了。其实我比你还傻,哎……说吧,想我怎么帮你?”

  啊?

  我吃惊的望着他,他要帮我?

  帮我抢走卓风吗?

  可我的脑子能想到就只有那个生米煮成熟饭的事情了。

  我红着脸跟他提了,顾成峰冷笑,笑了好长时间,笑的我浑身发毛。

  “成,我他妈的帮你。草,真憋屈。”

  “其实,其实就是一个想法,我知道我跟姐夫不合适。要不然,我回乡下算了。”

  他转头瞪我,“你敢,那是地狱,回去做什么?再说了,乡下你都去过了,不是看到了吗,那里没你的亲人。想离开卓风也不能去乡下,不过我知道,你不愿意去我家就是了。走吧,我饿了,别整天吃面包,我带你吃好吃的去。”

  吃饭的时候,顾成峰竟然一口没动,只低头喝闷酒。

  我问他也不吭声,喝多了趴在桌子上哼哼唧唧的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我叫服务员帮我将他扶到出租车上送他到家里,管家叔叔直瞪我,警告我说,“你最好别来了,我们家少爷不该和你们卓家来往的,你快走吧,以后都别来。”

  桌家不能跟顾家来往?

  我大声辩解,“可是我姐夫要跟我姐姐结婚了,我姐夫就是卓风,我姐姐就是徐娇娇,徐娇娇不是顾家人吗?”

  “……是,那件事啊。哎,跟顾家没关系,你快走吧!”

  什么啊,我听了一阵糊涂,跑回家越想越不对,最后敲响了卓风的房门直接去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