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24节

  第246章 监视

  我一直想不通的是为什么卓风不能陪在我身边了就非要找一个男人来替代他,他有问过顾程峰是否愿意,有问过我是否愿意,有问过我跟顾程峰之间相处会尴尬吗?

  顾程峰在楼下做好了饭菜等我过去吃,我磨蹭了很长时间才过去,端着饭碗,一点胃口都没有。

  顾程峰拿着筷子敲我的碗边,叮叮当当的一串声音,“想什么呢?”

  我摇头,“没想什么,就是……顾程峰,如果我姐夫不找你来这里,你会过来吗?”

  顾程峰愣了一下,放下筷子的手有些不知道放在哪里,良久才说,“不会的。”

  忘掉一个人的最好办法不就是躲开吗,卓风肯定知道顾程峰对我还有那么一丝感情,可是他从来不顾忌顾程峰的感受,不管任何时候和地点都将他拽到我身边来,他就不担心我不会跟顾程峰之间发生点什么?

  我们陷入了沉默,是佳佳晨练回来打断了我们之间的安静。

  佳佳说陆少一会儿过来,要在这里住,叫我放心。

  我想拒绝,我不想被卓风当做孩子一样的照看,我是大人,我有办法照顾好我自己,我更懂得如何处理和别人的关系,可是卓风从未想过这些。

  我竟然突然觉得我跟卓风之间,即便在一起五年,可我们还是不够了解对方,至少他不了解我。

  “佳佳姐,我想去学校图书馆看书。”

  顾程峰要开口,已经起身,看样子是要跟我一起过去,我先开口拒绝说,“顾程峰,你不是还要处理公司的事情吗,你去忙吧,我有佳佳不会出事的,并且在图书馆里面,一般人是进不去的。”

  顾程峰没动,却只怔怔的看着我,他在打量我的脸色,试图能够猜测出我的想法。

  我笑笑,“不会有事的,放心去吧!”

  顾程峰无奈蹙眉,到底还是被我拒绝,没能跟我们一起出来。

  在图书馆,我遇到了卓晗。

  卓晗上一次出事之后才出院,看那样子还没好,脸上很大一块乌青,见到我后没躲,就抱着一本厚厚的书坐在我和佳佳的对面。

  “卓尔,我跟你有话要说。”他低声说。

  我点点头,示意他出去。

  他摇头,拿出来纸,写了一句话给我。

  “我想离开这里,你能帮我吗?”

  佳佳也看过来,我们两个好奇的彼此一对视,佳佳下巴扬了一下,示意我回复。

  我问他,“你想去哪里,在这里不好吗,你不是想争夺家产吗?现在怎么样了?”

  卓晗很是无奈的叹口气,即便将字条接过去了可没急着看,偷偷摸摸的将字条藏在了袖口下,不知道在防备谁,很久才拿出来,回复我,“我现在被盯的很紧,我才出院就来学校,我都要疯了。卓家人要把我逼疯了才肯罢休,我不想争抢家产了,我知道自己不配,我没有那个本事,我就想过消停日子。我都计划好的,毕了业就出去工作,凭借自己的双手,有多大能力吃多少饭,那些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不想要。可是卓家非要我去争抢,我不同意,卓家人找了很多人跟踪看着我,说是有了机会就将我送回冯家去。”

  冯家?

  我盯着那个冯字看的太阳穴都在跳,一个头两个大。

  我将冯字画了个圈只给他看,“冯?你家里人姓名?是不是哥哥叫冯科,弟弟叫汤姆?”

  他没有犹豫的一点头。

  我总算知道了,为什么冯家会听着卓风父亲的撺掇对我和卓风下手了,因为卓晗在卓振东手里。

  卓振东利用卓晗这个私生子大做文章威胁冯家,那么冯家背后的生意很受影响,至少在国内这一块是做不下去了。

  国内对认亲这一块很是苛刻的,尤其是一些媒体就喜欢大肆宣扬这些,之后跟踪报道,闹得满城风雨。

  国内也对这一点格外的要求严格,但凡是影响不好的,肯定在国内生意就不好做,而国内还是一个比较大的生意场,多少离开的人还是不肯放弃国内市场反而回来的,比如顾程峰一家就是。

  “卓晗,冯家的事情你知道多少?”我问他。

  其实帮助卓晗不是不可以,至少将这个人掌握在自己手里,冯家那边会看在卓晗而收敛,但是我一个人是没有这个本事保护他的,只能去求陆少和姐夫。

  “我只知道我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还有一个弟弟,但是真正管理公司的人只有一个哥哥和弟弟在管,别的人只在公司有股份,却从不涉足生意。而我其实也是有份额的,但是很少,百分之一,这是冯家打发我离开的最大的回报。其实我不想要,从前都是在卓家人鼓吹之下才鼓足了勇气去正视我自己的身份,可现在我想通了,我就想做我自己,我不想做什么冯家的儿子和继承人。”

  或许是因为上一次我们被关在一起的事情才叫卓晗彻底退缩,也或许他真的认清了自己的地位,但是为时已晚。

  卓振东的布局已经展开,一切已经开始,危害都造成,即便他想收手,可在这个局里面的我们都不会罢休。

  其中就有我。

  “卓晗,我帮不上,你知道我自身难保,如果不是有姐夫和陆少,还有我哥哥,我现在的处境还不如你,但是我可以帮你问问我姐夫和陆少,你看行吗?”

  他好像看到了曙光,脸上一个大大的笑脸,“谢谢你,还好我之前忍住了没伤害你,要不然我现在真的是走投无路,连个能帮我的人都找不到了。”

  我勉强笑笑,觉得帮他的希望不是很大。卓风已经投入了所有,他能做的只能硬碰硬,这个时候的他看似坚强,其实已经脆弱不堪,尤其他现在还在面临父亲病重的这个事情。

  卓振东到底是他的父亲,难道他要不顾父亲的生死直接跟自己的父亲做对吗?

  卓晗叫我立刻给卓风和陆少发信息询问,因为他现在就要知道结果,他说自己很危险,不知道这一次出来后下一次出来是否还会遇到我,机会只有这一次。

  我既然答应了帮一下就必须做,当时就没犹豫发了信息给陆少,不想,出事了……

  第247章 一切都值得

  我的举动被盯着卓晗的人发现,将我们全部带走,图书馆造成了不小的骚乱。

  但是无人阻拦,也阻拦不得,我的电话被抢走,眼巴巴的看着那个人将电话摔碎,佳佳被人绑走,我和卓晗再一次被关进了同一个漆黑的地方。

  这一次,我放弃了挣扎。

  鹿晗蜷缩在角落,哭声比我的哭声还大,他不断的在跟我道歉,可我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

  他缩着身子躲开我很远,送进来的吃的和水也没有碰过,背对着我,哭够了才转过身来。

  我问他,“卓晗,你知道我跟卓风之间的关系吗?”

  他愣,抽噎一声,抹掉脸上的鼻涕和泪水,摇头说,“知道又怎么样,你们不会有结果的。”

  所有的人都这么说,可我们却一再坚持。

  刚才被带走的那一刻我在想,如果我跟卓风在一起叫我们所有人都陷入困境,是否真的就是因为我们做错了?

  如果收手呢?

  我从一开始就在打退堂鼓,只是自己不承认,也从来没有正视过。

  如果被安妮知道了,肯定会骂我是不懂事爱作夭的傻子。

  “不过卓尔,你要是非要坚持,相信卓哥会给你一个美好的未来,就是你们的日子不会好过,卓家人不会接受你的。我父……哎,卓振东那个人就是一个重男轻女的老顽固,在他眼里面女人都是附属品,即便跟了他多年的卓风姨妈还是不会入他的眼。要不是因为卓哥小时候被姨妈带大,他也不会接纳了姨妈。但是这多么多年,两个的关系还不是忽远忽近的?要不然,姨妈也不会想各种奇怪的办法,最后生了卓不凡。”

  我垂头听得有些不认真,卓家的事情我已经没有了力气去了解更多。

  在强大的卓家人面前,我就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被捏碎的小虫子,不知道哪一天就没了命。

  “卓尔,你非要跟卓哥在一起的话就忍住,忍个几年,等卓哥强大,真正的可以与卓振东对抗就好了,再或者,呵呵,等卓振东死了吧!”

  卓振东死?

  这好像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法子,可因为我和卓风的事情叫卓振东死了,那我和卓风之间怕是会走的更远,再不会走到一起了。现在我们之间已经横着一个徐娇娇,还想横着一个卓振东?我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

  “卓晗,我不想说我跟我姐夫的事情,你还是跟我一起想想办法找点办法离开这里吧?”

  卓晗冷笑,满脸的没希望,“不可能,卓振东有过一次经验了,还能叫我们轻易逃了吗?你就多多祈祷,我没有被吃了药把你怎么样吧,我现在又饿有渴,不知道会忍受多久,真的。”

  对于他善意的警告我很是在意,点点头,缩了缩身子,可房间就这么大,我们一伸腿就能触碰到对方,只有头顶上的一只灯光照亮周围,门窗都被锁住了,周围没有风声,听声音,应该又不知道是哪里的一种地下室。

  我们就这样彼此蜷缩着躲开对方,不知道过了多久,饭菜被送进来无数次,我们都没有动上一口,直到彼此都饿的虚脱。

  卓晗体力比我的好,摇晃我的脑袋,我勉强睁开眼看他,他嘴唇发白,不比我好到哪里去。

  他不知道在我耳边说了什么,我听到一阵头痛,到底还是听不进的直接闭上眼睡着了。

  这一觉,好像睡了好几年,以为我就这样永远的睡下去不再苏醒,身边传来了姐夫的怒吼。

  我想,我是真的太需要他了,就算梦中,依旧梦到他对我的好。

  我被姐夫救出去是四天以后,他知道了卓振东的病是装的,当天晚上知道我们三个失踪,满城市的寻找,最后收到了一个陌生人的电话信息,按照上面的地址找到了这里。

  这是一个废弃的工厂地下室,在地下三层,门口只有一个人在看着我们,一问三不知,姐夫还是将那个人带走了。

  我和卓晗在医院躺了两天才渐渐苏醒过来。

  我看着姐夫满脸胡茬子,心痛的捧着他的脸,不想他离开我半步。

  我们在一起多不容易啊,才多久就出了这么多的事情,再一次的死里逃生叫我更加珍惜我们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昏睡之前,我就下定了决定,如果不死,我还跟他在一起,永远在一起。

  我知道我一直不坚定,有些时候会胡思乱想,猜疑我们之间的感情,怀疑我们之间的未来,可一想到分开了,我就会无比舍不得,得来不易的在一起,我要倍感珍惜。

  这次的事情用陆少的话说,造成的损失不小,如果我出了事,他的五十个亿就打了水漂,好在我没死,姐夫没做冲动的事情。

  还有一个好消息就是,卓振东答应了姐夫再不会为难和插手我们之间的事情。

  姐夫当时带着人冲进了医院和卓家,将卓振东身边所有人打伤,当手里的铁家伙对着卓振东的脑子的时候,卓风终于镇定下来。

  卓振动当时也吓坏了,但是更多的是生气,在他看来,两次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并且上不去台面的我,被自己的亲生儿子对着指着他脑袋,那怒火是无法想象的。

  他怒火咆哮,若非因为手里没家伙,怕是两父子真的要针锋相对真刀真枪的干一场。

  但是拉弓没有回头箭,姐夫既然做了就不会后悔,这样危险,也换来了我们的安全。

  在他看来,一切都值得。

  “姐夫!”

  “乖,别怕,有我在。”

  他异常心痛的望着我,我体会得到他身体里面的那份担忧和在乎。

  “姐夫,有你在真好。”

  这件事过去没多久,卓振东带着一家老小回了乡下,房子腾出来,卓风将房子变卖后,再没提起过他家里人,他说再也不会回去那种地方。

  两处房产,两处不快的回忆,随着房子的变卖,也永远的尘封起来。

  我想我跟卓家的噩梦就此没有了,可是卓晗的噩梦却才开始。

  他被卓振东带走,回了乡下,大学暂时休学,至于人在做什么在干嘛,消息全无。

  陆少找了很多人去查,都没有任何消息。

  不过,卓风对付冯家的事情还没结束,卓晗我们就还会再见到。

  顾程峰这边也因为公司的事情暂时回了法国,回去之前,他曾问我,“卓尔,如果可以,你还是早一点跟卓哥分开吧,为了你们好。”

  我没问他这样说的原因,卓风赶了过来,我们手牵手,望着顾程峰一点点远走。

  在回去的车上,卓风接到了我高中老师的电话,“卓总,我找您有些事情要帮忙,方便吗?”

  卓风直接答应了,“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