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27节

  第252章 打

  所有人都要上前拽我,那个男人却将人给拦住了,大笑着揉了一下脸颊,拽着我的衣领子,一把将手里的卡都扔出去,对别人怒吼,“老子今天就办了你,卓哥的人我也要尝一尝,是不是够骚。”

  男人的力气真是大,我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就被拎着走了。

  所有人都在看着没有人来阻拦,那个大肚子的女人被男人淹没其中,想要也闹不起来。

  男人拉我进了附近的一个小房间,看样子是洗澡之后休闲的地方,他将我往地上一扔,一伸手扒开了身上的衬衫,露出里面满是伤痕的胸肌。

  我看一眼,胃中开始翻江倒海。

  对付这样的男人,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打。

  尽管我打不过他,可不代表我不会还手,想制服我,还要看看他的本事。

  男人几次过来抓我都被我一巴掌拍回去,声音之大,在房间里面回响。

  他也不急,好像在玩弄一只猎物,十分享受这种追捕的乐趣。

  而我,就在他这份乐趣之中开始寻找机会下手,时间一点点过去,他靠近我的距离也越来越近,突然一伸手,将我的脖子扼住,顿时呼吸受阻,我翻了翻白眼,勉强吸一口气上来,开始对他拳打脚踢。

  我该是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可是他却一点不受影响,只脑袋轻轻便宜,就躲开我的一巴掌。

  他捏的我脖子很痛,肺都要炸,他的手还是捏的牢。

  挣扎之下,大肚子女人踢门进来,手里拿着家伙,一把抄在了男人的脑袋上,咣当一声,男人的身子踉跄的往地上倒,可还是站了起来,转身去推女人,我情急之下抓住了男人的手,大肚子女人躲开了却没走远,又一下将手里的东西砸在了男人的脑袋上。

  这一声巨响,彻底的将我的意识拉了回来,我抢过女人手里的半截酒瓶子,对着男人的脸刺去。

  男人惨叫一声捂着脸倒在地上,血水大片大片的流出来。

  我拽着大肚子女人往外面走,男人们纷纷走过来,堵住了门口。

  但是他们没有动。

  我瞪着有些浑浊的眼睛望着他们,深吸口气,勉强将狂跳不止的心压抑住,大声说,“你们谁动我一下试试,该知道后果怎么样?我姐夫都敢因为反抗父亲而救我拿着东西指着他父亲的脑袋,你们算老几?”

  我想我是真的糊涂了,从前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将我姐夫搬出来压对方,可我现在不光担心我自己,还要担心身边的女人,她还怀着孩子。

  女人拽着我,紧张的手都在颤,手腕上满是玻璃碴子戳破的痕迹,血粼粼的。

  “姐姐,你拽着我,跟我走。”

  女人茫然的看我一眼,摇头,“妹子,我救你是因为刚才你替我说话,可我不能跟你走。”

  倒是仗义。

  看来她平时没少挨她老公打,女人啊,都是心软的笨蛋。

  我拽着她不放,“姐姐,你不跟我走你就出事了,你别忘记了你还有孩子要照顾。”

  “孩子无所谓了,那种垃圾男人孩子不配要,要不是你刚才帮我,我的孩子早就没了,我救你是应该的,快走。”

  “不走。要走一起走。”我倔脾气上来了,十头牛都拉不动的,叫我独自走,那我就白活了。

  我死死的攥住女人的衣服不放开,与面前的人对峙。

  因为没有人敢出头,所以双方僵持,谁都不肯放我们走,也谁都不会对我们动手,可身后的男人一点清醒过来,我们都麻烦。

  我往外面挤,男人们的胸口就跟铜墙铁壁,我推都推不动,想走也走不出去。

  我急了,大叫大嚷,回头找了一圈,地上放着我扔掉了半个酒瓶子。

  酒瓶子上还有血珠子,我对着他们胡乱的笔画一番,“给我让开,要不然,我,我……”我什么?我怎么做才能叫我和身后的大肚子女人都安全?

  他们看着都是挺硬气的,可也都害怕我身后的卓风和陆少以及我哥哥,可他们还是不肯放我走,就是因为地上趴着的男人会帮他们解决这一切后顾之忧,所以最关键的就是身后的男人。

  我回头问大肚子女人,“姐姐,你是不是恨他?”

  女人迟疑了一下,跟着点头,“他经常打我。即便我怀孕初期还在打我,刚才要不是你帮我,我就没命了。你想怎么做?”

  我冷笑,追着她往后面走,站在了趴在地上男人的身边,对着他的脖子,对门口的那群男人怒吼,“你们不是因为他才不放我走的吗,那我就杀了他,反正我杀人绝对不会出事,但是你们不放我走,出事的就是你们。他死了是小事,你们呢?你们都是有家庭的人吧?即便没结婚家里也有老有弟兄,你们就想自己出事吗?啊?”

  我的咆哮在不大的房间里面回响,好似雷鸣。

  我从未像今天这样豁出去过。

  女人紧紧的攥住我的手,她在发抖,脸上满是泪水,半跪在地上看着地上的男人,我想她的心情是很复杂的。

  又爱又恨,又因为孩子而离不开。

  家暴对女人来说总有各种原谅,可悲剧却都各不相同。

  “姐姐,之前的事情我不会叫了,我同学也不会计较,知道你是迫不得已被人所逼,但是今天你要是手软了,那你就真的没命了,你想想从前他打你的时候手软过吗?”

  “……我知道,我就是有些舍不得。”

  “你舍不得他,他又舍不得你的时候吗,要不是你进来,那我被他强了,他有想过你的感受吗?你们现在可是有了孩子的。”

  “妹子,别说了,我,我不会拦着你的,你动手吧,就说是我杀的。”

  “呵呵,好!”

  我看一眼门口的他们,冷笑,高高的举起手里的酒瓶子,就要往男人的后颈上刺去。

  不想,外面其中一个男人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咆哮的歌声惊的所有人浑身一跳。

  那个人大叫着看着电话,“别动手,是肖老大。”

  我的手僵在半空,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松口气,唯独我身边的女人没有,她一直紧盯着地上的男人,泪水婆娑。

  那个人接起电话,说了一声,“肖老大,我们都在,恩……是,还没走,电话?你叫她接电话吗?那个,肖老大,你,你还是来一趟吧,出了点事儿。啊?不是我,我没动手,你还是尽快过来吧。”

  电话挂断,男人看了看周围,最后看向我,“肖老大马上到,你,你还是别动手,想清楚。”

  笑话,我什么时候说过我要动手了?

  不用逼的,他们会怕吗?

  大不了一命抵一命,他们是亡命徒,我也是。

  第253章 都给我跪下

  哥哥来后,看了一圈,一声令下,“都给我跪下。”

  片刻后的安静,咚咚几声,几个人率先跪下,其余的人也没含糊,有几个人在犹豫,哥哥上前踹了几脚,所有人也都纷纷跪在地上,低头不吭气。

  哥哥拿走我手里的酒瓶子,拽我起来,将我身上身下打量一番之后才说,“没事了,我带你回家去。”

  我摇头,“哥哥,我不走。”

  “怎么了?”哥哥眼睛瞪的老大。

  “带上姐姐一起走吧。”

  那大肚子女人仍旧跪在地上,看着地上趴着的男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和我哥哥同时看一眼,那女人这才抬头,满脸泪水,妆都被泪水洗干净了,她深吸口气抹掉脸上的鼻涕,看着我们笑了笑,我突然预感有些不好,果不其然。

  女人抄起地上被我哥哥扔掉的酒瓶子就往男人的身后刺,一下,两下……

  等我哥哥将她拽起来,她不知道刺了多少下,男人起初还在动,想挣扎,最后两下只看到他因为疼痛而抽搐的四肢,似乎连呼吸都没了。

  “将她带走,叫老张过来,人还能救就送医院,不能救就直接处理了。”

  人命,其实一点不重要。

  几个人将地上的男人拉走,还有一个人将大肚子女人拽走关在隔壁房间,这才算安静下来。

  哥哥拽着我走了出去,塞进车内,碰一声关上车门,告诉我,“别乱动,听话!”

  我坐在车里面,发着呆,手上和我的裙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么多血水。

  过了一会儿,有人过来敲车门,我惊得浑身一跳,是大肚子女人,身后站着佳佳。

  我给女人让开了一个地方,女人坐进来。

  她已经换了衣服,身上散发着才洗了澡的温热,对我笑笑,“没事了,他没死,我和你都没事了,对不起。”

  我松口气,没死就好,那留着以后的日子去折磨也是一样的,这样的渣男就该好好的教训不能给他痛快了。

  “我去医院,将孩子溜掉,现在四个月,估计是可以的,这样的孩子我不想要,之后……我就走了。你哥哥给了我一笔钱,足够我做点小买卖的。卓尔,谢谢你。”

  我楞了一下,事情发生的太快,我还没来得及表达我的感想。

  她又说了什么,我没听进去,只看到手里被她留下来的两万块钱,想了很久才明白,她说拿着钱,要我去帮忙感谢我的同学没有追究她的事情,叫我给我同学买写东西。

  她走了,走的很决绝,脚步似乎也变得很轻,踩着高跟鞋,那么瘦小的她看起来却无比的高大。

  我想,我做了一件好事吧?

  佳佳看我一眼,轻叹一口气,“陆少说我不跟着你就出事,还是将我找来了,去哪里,我的大姐头?”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看一眼房子里面,跪了一地的人,陆少爷在,带了很多人过来,这件事不知道怎么解决。

  哥哥站在门口,低头抽烟,该是不想管了,这些人要是交给了陆少,那都没好果子吃。

  “佳佳姐,你最近都去了哪里啊?”

  “在陆少的公司上班,非常不自在。”她将车子发动,回头交代我说,“系上安全带,我们走了,去上学还是去喝一杯败败火?”

  我吸口气,看一眼身上的衣服,“回家吧,我想换一件衣服再出来。啊,我姐夫知道了这件事吧?”

  “暂时还不知道,不过也瞒不住的。卓哥在那边的事情比较棘手,暂时还回不来。陆少的意思是能瞒住就瞒着,瞒不住了再说。”

  “我又给我姐夫找麻烦了。”

  佳佳姐嘿嘿的笑,“别乱说话,坏人想找你的麻烦你是逃不掉的,跟你没关系。不过你倒是做了件好事,肖老大这里的人本来就乱,卓哥的人老实,肖老大的人比较嚣张。仗着都是一起发起来的人就不将别人放眼里,最主要那个人啊,背后不光有肖老大,还有冯家撑腰,几次三番的找事肖老大都没管,一是忙,二是不想对自己兄弟动手。但是今天不同,肖老大的意思是全都放倒,生死不顾,陆少的意思就说了,生死不顾是好,可不能便宜了他们,死之前给点教训。”

  她将车子嗡的一声发动,我惊得浑身一冷。

  转头的时候,正看到房子里面陆少的人动手,一声声惨叫和倒在地上的人,血水洒了一地。

  我惊得没敢吭声,抓着车窗玻璃,盯着看,直到看不到了才回过神来。

  佳佳姐安慰我,“别担心,不会出事,内部出事了好解决。”

  回去换好了衣服出来,已经是下午了。

  我还有一节课,佳佳姐就坐在车里面等,我出来的时候天都黑了。

  佳佳姐说带我先去陆少那里,我哥哥也在那里等我。

  到了地方,我看到了跪在地上已经包扎好的那个人渣男人。

  他当时想要强上我的时候的狠劲儿不在,有的只是满脸的委屈,看样子还哭过,眼睛是红肿的。

  他看我一眼,又低头看着地面,没吭声。

  陆少帮我搬了把椅子,我坐在他身边,对面就是我哥哥,他旁边是跪在地上的那个渣男。

  哥哥抽完一根香烟才说话,“卓尔,这件事你来说,想怎么做?”

  我还不未开口,陆少将话接过去,“肖老大,你这是为难我家妹子。这种事情只管给她一个交代,不能问她结果,经过更不重要,你说是吧?”

  肖老大吸口气,点头说,“是,我也是糊涂了。卓尔,对不起,哥哥实在是太大意,没想到会出事。”

  “哥,我没怪你,有些人就是诚心找事,我想躲也躲不掉的。”

  我看那渣男一眼,他偷偷瞄我,还是没吭声。

  哥哥抬起一脚,踹翻了男人,该是踹到了男人的身上伤口,痛的他在地上扭曲,没起来。

  哼哼唧唧了一阵子,哥哥又是一脚,男人这会儿痛的哼唧都没有了,只颤抖着蜷缩在一起,躲在角落。

  陆少吸口香烟,顺便又习惯的将香烟递给我。

  我一愣,摇头,将他的手推开。

  他也愣一下,跟着就看着我笑了,“我给忘了,你是我妹子不是我的妞儿。哈!那我也不抽了。肖老大,这件事儿,你还是趁早解决的好,不要总是拿忙当借口。上一次的事情不就是个教训吗,这一次又发生了,你还想发生第三次?我家妹子这么好,老这么被欺负谁看的过去?卓风那边是看在你是卓尔哥哥,没办法说什么,要是今天出事的是在我的地方,卓风肯定卸了我一条腿。所以啊,给个交代,你想想,怎么处理,不能仗着跟了你很多年都不忍心,该除掉还是除掉,以绝后患。”

  渣男人一听,顿时惊醒,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爬起来,抱住我哥哥的腿开始求求饶,求饶了一阵儿没得到答复又过来求我。

  陆少先起身,怒瞪那渣男一眼,渣男惊得连连后撤,没敢上前。

  我有些拘谨,面对他当时对我的狠我是有几分惧意的。

  他勾起了我当年对父亲的恐惧,斜坡和毒打,唤起了我最深的记忆,我不自主的开始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