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28节

  第254章 认亲

  佳佳注意到我的不对,将我打量一番,而后担忧的问我,“怎么了?你冷吗?”

  陆少和哥哥同时看向我。

  哥哥该是知道我为什么会怕的,他知道原因。

  “佳佳,带卓尔先出去,回家,这两天都别去上学了,实在不行就叫卓哥回来,卓尔她……哎,怪我,我会给卓尔一个交代。”

  佳佳愣神之际,陆少走过来,瞪着眼睛看我一眼,一把打横将我抱了起来,“妹子我来照顾,你处理好这边的事情就成,卓风那边暂时不用说,他那边事情更棘手,咱们还是别添乱。”

  陆少一直抱着我回了家里,才将我放开。

  陆少给佳佳使了个颜色,佳佳离开了,我听到了房门的巨响,这才回过神来。

  陆少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跟着一伸手,又将我扣在怀里,很是沉重的叹口气,“你啊,真是,这辈子就没好事发生,哎……”

  陆少发出这样的感慨实在叫人惊讶,不过我想,在我悲惨的命运之中是有好事情发生的,至少我身边的卓风和陆少他们都是极好的人。

  我从陆少怀里挣脱出来,抹掉脸上的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陆哥,我没事了。我想自己待一会儿。”

  “不行。”

  “为什么啊?”

  “我担心,你要是想不开了怎么办?哎,以前的事儿吧,能忘掉就早点忘掉,实在不行,我给你将那些人找出来,都处理掉,你看看好不好?”

  我皱眉,我家里人不是都知道在哪里的吗,唯独我不知道。

  “陆哥,我家里人现在你们不是都知道下落的吗?”

  他哼了一声,拿出香烟,看看我,有些无奈的烟盒拍在桌面上没抽,吸口气才说,“李思念后来出事了,那群人都跑了,谁知道去了哪儿?”

  李思念出事跟我家里人有什么关系?

  我不明白。

  他在桌面上的盘子上随便的挑选了一只苹果,啃一口,咔嚓咔嚓的吃了,才慢吞吞的继续解释,“那一家子都想要钱,要不是因为你二表姐一家子不想走,也不会还在这父亲,更主要是人口太多,走不了。可你妈妈和父亲就不一样了,想走就走,走得越远越好,拿着钱就卷铺盖离开,重新生活。除非,再有人给他们找回来,认亲。”

  我才不认亲,打死我都不认亲,他们不配。

  “陆哥,我家里人你觉得我还有认亲的必要吗?”

  他嘶的吸口气,“你就是笨,我说的认亲是真的认亲吗?是叫你离开他们更远,懂我的意思吗?”

  我不懂,叫回来了还怎么离开的更远?

  他呵呵冷笑,捏我脸,追问,“你二表姐死了,别人就不能死了?”

  我惊得险些从沙发上掉下来,吃惊的看着他。

  “怕什么,又不想要我亲自动手,那群人出事很容易,放点好处,互相争强,自己就内部动手了,还需要我们露面吗?不过是家里看看结果,人没了,那你就需要面对以后和从前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是不是?”

  我摇头,这个事情绝对不能做,不管我如何恨他们,都是人啊,就算他们该死,可也不该由我们动手,再者说,陆少这里身上的麻烦事够多了,我姐夫这边能有多少关系可以动用保他周全啊?

  又因为,要不是因为陆少拉着卓风和我一起在他身边,陆少也不会平白无故的增添那么多麻烦。

  “陆哥,不能那么做,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听到了吗?”

  他几下将苹果吃光,苹果胡往远处的垃圾筐里面一甩,直接进去了,抽出两张纸巾来擦嘴又擦手,哼了横,极度不情愿的点头答应我,“成,答应你,那你给我好起来,这个样子怎么跟卓风在一起?哎,该不会你当初跟顾程峰没做成就是因为你害怕?”

  我抿了抿薄唇,狠狠拧他手臂上的肉。

  陆少吃痛,脸上的表情慢慢变化,痛的他呲牙咧嘴,却没动。

  我捏够了才松开他,起身往楼上走,不想搭理他。

  他坐在沙发上很搓被我捏痛的手,还不忘警告我,“想睡了卓风,就得只好自己的病,身体上的病还能依靠医生,心理上的病还需要你自己。”

  我脚步微顿,站在楼梯上看着姐夫的房门愣神。

  睡了他,我得治好我自己的心理病。

  可我之前跟顾程峰好像也不全是因为我的病,我不是有一两次特别主动的时候,而是顾程峰没同意吗?

  上一次我跟卓风也险些成功了呢。

  关门进了房间,我躺在床上开始胡思乱想。

  无处次我都在幻想跟卓风发生点什么的,可每次都不能成功。

  我真的佩服他的定力,却也对自己没了信心。

  睡梦之中,我在一次梦到了卓风。

  他温柔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就好像带着叫我不断犯罪的魔力,叫我不由自主的就想攀附他是身体,得到他,任由他在我的身上索取。

  可梦到了关键,感染而至,我失落的惊醒,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有些恍惚。

  刚才的梦实在太过真实,就好像才发生过一样。

  身上的衣服凌乱,被子零散,半张被子都落在了地上,我拽了好长时间才拽上来,浑身冰冷,汗水早已经打湿了脊背。

  彼时,电话响了。

  我看一眼,心情大好,是卓风。

  “姐夫!”

  “在哪里?”听声,他那边环境很嘈杂,该是在娱乐场所应酬。

  “在家里,刚才睡着了,姐夫,我梦到你了,我好好想你,我道歉,之前的事情是我误会你了,是我无理取闹,张朵老师的确是坏人,她想利用我接近顾家,我不该因为我不知道的事情跟你发脾气。”

  “呵呵,没关系,知道错了就好。你问过谁才知道的?”

  “我去问了我哥哥,我哥哥告诉我的,还说我可以在网上查到的,我还没去查,不过我想没有必要了,张老师我不会在接近了,姐夫,对不起。”

  “傻瓜,不用道歉,这件事是我相瞒着你的,知道你气消了就过去了,你为什么会在家里,今天不是还有一个晚自习的吗?”

  昂,我都是给忘记了,是哥哥叫人帮我在学校请了假的,卓风还不知道今天的事情。

  我愣了一瞬,慌张起来,我可从来不会跟卓风撒谎的,就算撒谎了他也会很快揭穿。

  我正犹豫,想办法说谎,他那边传来一声巨大的声响,音乐的嘈杂声在周围回荡,惊的人心脏难受。

  “姐夫,你在哪里,为什么那么吵,在应酬吗?”

  “恩,在外面,会晚些时候回去休息,你早点睡觉,不要乱走了,不想去学校就不要去了,好好休息。知道吗?如果实在太害怕,我叫陆少去将佳佳叫来。”

  “哦,不用了,我胆子很大的,我……”

  “卓总,卓总,您别这样子吗,人家可是都脱光了的,您这就走了吗?再来吗,再来一次吗?”

  电话里面传来女人娇媚的邀请,听在我这里都骨头酥脆了。

  卓风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电话就断了。

  第255章 碎了

  我痴痴的看着电话,心咔嚓一声,碎了。

  这样的事情不止一次了,如果说卓风真的能有那么大的意志力,我是相信的,可外面诱惑那么大,谁又能保证不会犯错呢?

  我失落的坐在漆黑的房间里面,呆呆的看着外面的天色,心也黑的犹如外面的天,一点光亮都没有。

  到了半夜,陆少来敲我房门,我迷迷糊糊的起来,开了门,看他穿着卓风的睡衣,还以为是卓风回来了。

  “陆哥,怎么了?”

  “出去吃点东西,饿不饿?”

  我捂着肚子,点头,“饿,可都半夜了啊。”

  “没关系,就算是后半夜也有吃的,去我会所。”

  他拉着我,我们都没换衣服,我还穿着满是褶子的裙子,他就穿着宽大的睡衣,佳佳开车送我们到了会所门口,她就找地方去睡觉了,看样子,陆少是不打算回去了。

  到了会所三楼,是很安静的吃饭的餐厅,里面人还真不少。

  会所是一种娱乐场所,越是晚上人越多,但是这里实在太嘈杂了,可没想到在嘈杂的背后也有一块很安静的地方。

  这里装修的很典雅,与会所这种地方格格不入,座位是秋千的,坐在上面游荡,捧着温热的奶茶,心情真的是好了不少。

  坐下后,陆少叫了两份牛排,切好了递给我一份,自己开始耐心地吃,偶尔抬头看我一眼,他吃了一半,之后问我,“想他?”

  我点头。

  我想卓风,即便他跟我一起,我仍旧会想。

  “过几天就回来了,老想他没用。”

  谁说没用,至少我想着他的时候他会感觉到,刚才做梦了他就给我打电话了不是,只是不知道,那边现在他在做什么,是记不住诱惑都跟女人睡了吗?

  “吃完了在想。”他将牛排往我跟前推了推。

  我点头,插着一块漫不经心的吃,牛排味道很好,七分熟的,真的是入口即化,到了嘴里面味道也很纯正,只是我喝的是奶茶,这味道就有些奇怪了。

  他突然问我,“还想喝酒吗?”

  我愣一下,使劲摇头,上一次喝酒了大闹饭店的事情才过去没多久,我才不喝。

  “陆哥,我不喜欢喝酒的,你别叫我喝了。”

  “哈哈……好,我自己喝。”

  他端着高脚杯,对我的奶茶杯子轻轻碰一下,叮,脆响,悦耳动听。

  “卓尔,你今年二十一了吧?”

  我恩了一声,掰着手指头算,“其实是周岁二十,姐夫说都按照周岁算的,因为要过生日了,要不然就要缩两岁,才十九。”

  陆少点头,“十九也好,二十也好,都还是个小孩子。”

  我小孩子吗?或许是吧,在他面前和卓风面前,我的确是小孩子。

  “陆哥,我不想做小孩子,我喜欢做大人,可姐夫一直将我当小孩看,你有什么办法吗?”

  他嘿嘿的乐,眼睛眯成一条缝,喝光了酒才问我,“真想知道?”

  我皱眉看他,猜测他刚才那一抹坏笑的含义,肯定是没好事,他就是一肚子坏水,所以我不能顺着他的话说,我摇头,“不想知道了,我自己琢磨。”

  “哈哈,聪明了啊,好,那你自己琢磨。”

  我们安静起来,越是安静越是尴尬,他的眼睛在我的脸上来回的扫,不知道在观察我什么。

  我低头看一眼,身上的裙子是今年流行的亚麻,趴在床上压的久了又很大的褶皱,但是很舒服,这会儿褶皱也开了一些,我穿着也还不错的,姐夫都说我穿好看,没有什么不妥,他干嘛一副那种奇怪的表情?

  他看我的有些浑身发毛,我禁不住问他,“陆哥,你到底在看什么?”

  “看你如果变成了女人,会不会比开心还美。”

  开心是美,美的有攻击性,叫人不敢直视的美,我都不敢多看她。

  说来,最近真的很久没有见开心了,我问他,“开心姐姐呢,我都很久没见她了。”

  “走了。”

  陆少说的轻快,可眼神还在我的身上没移开。

  我实在难受,就挥手扫他的眼,“别看我,认真回答我的话,开心姐姐去了哪儿?”

  “不知道,说我最近不行了,满足不了她,就走了。”

  咳咳!

  陆少的嘴巴吐出来的话一直都能叫人找个地洞钻进去。

  “陆哥,你别老不正经。”

  “哈哈,好,我不老不正经,那就说点正经的,你打算跟卓风就这么继续下去了?”

  我愣一下,还是点头,暂时没有更好的办法,那就这样吧。

  他不是说了给我一年的时间吗,我相信他,卓风没跟我撒谎过得。

  “不怕等?”陆少继续问。

  我点头,“不怕。”

  “恩,看来我没机会了,哈哈……”

  我嘀咕,“老不正经。”

  “哈哈,我不正经,恩,至少比卓风强。他无欲无求,想拴住他难,可我不一样,我图色,谁给我满意了,我就不会走,所以说你们之间……你会吃亏的,丫头。别说我没奉劝你,还是无时无刻都做好伤心的准备比较好,卓风那个人,我们认识了差不多三十年,呵呵,我最了解他,看似最专情最深情,其实最无情。”

  陆少的话难听刺耳,可是他说的每一个字包括标点符号都是正确的。

  我知道,我会是伤心的那一个。

  可我做不到无时无刻都要离开,我做不到。

  回了家里,我已经睡意全无,翻看着卓风的朋友圈和他从前发给我的信息。

  电话摔碎了之后,里面的东西少了很多,我一直很心痛,好在他的照片都在云储存里面,我一张张的翻看,没一个时期,每一张照片我都能回忆起当时的情况。

  卓风早已经刻进我的骨髓,叫我一直做好离开他的打算,我真的做不到的。

  隔天,陆少很早起来敲门叫我出去吃早饭,我磨蹭了很久才下楼。

  打开房门就闻到了外面巨大的烤焦的味道,弥漫着的呛人的烟,吓得跑丢了拖鞋到厨房。

  陆少拽我出来,不知道外面什么之后支开了早餐桌子,上面摆放着两个盆子,其中一个里面放着黑乎乎的鸡蛋饼,另外一个里面是烧糊的牛奶,上面飘散着糊锅的黑灰。

  陆少呵呵一笑,“看看就行啊,别吃,有毒,等一等,佳佳去买了。”

  我坐下来仔细研究了一下,好奇的问,“陆哥,你做早餐的吗?还差一点将房子烧了?”

  “呵呵,知道就成了,别乱说话。”

  “……哈哈哈哈……”

  我趴在桌子上笑的前仰后合。

  我们吃完了之后,房子里面阿有很大的味道,陆少不得已,叫来了家政打扫。

  当天晚上,卓风知道了我在哥哥那里发生的事情,他当时话不多,只一直在电话里面叹气,陆少一直在解释,过了一会儿,电话里面传来卓风的咆哮,“胡闹,我现在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