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29节

  第256章 陆少就是没正经

  我抢过电话,“姐夫,姐夫,我没事,你别回来,真的没事。”

  “卓尔,我已经叫人订了飞机票,你在家里等我,听话。”

  电话那头挂断了,我无奈的看着电话上的黑屏,回头交给陆少,颓然的坐在凳子上。

  我不想他回来,莫名的不想。

  陆少坐在我身边,神秘兮兮的打量我,过了很久过来问我,“不想他回来?”

  我点头。

  “我给你分析分析,你为什么不想。恩……但心他骂你?不是。他会责备你?更不会。会因为这件事难为你个哥哥?也不能,卓风不是这种人。那就是问题出在你这里,呵呵,你不会是……恩……”

  他的眼珠子乱转,看我一会儿又看看别处,嗯了半晌也没嗯出个所以然来。

  我深吸口气,主动说,“我告诉你就是了,昨天他给我打电话了,我在电话里面听到了不该听的东西。”

  陆少很是惊异的皱眉,“哦?听到喘息声了,叫床?谁叫床,他还是女人?”

  呸呸呸,陆少就是没正经。

  我狠狠给他一个白眼。

  他嘿嘿的笑,跟着捏我脸,“小丫头长大了,有心思了,啧啧,不过我告诉你,肯定不会是他。就算是,也不会叫你知道。”

  哄!

  天上没下雨也没打雷,可我就觉得天空顿时黑了下来,伴随着雷鸣,雨水也倾盆而下。

  是啊,卓风想做点什么还能叫我知道吗?所以我发现的肯定是没有事情发生,那么我没发现的呢?

  我的心更加难过了。

  陆少却笑的无比开心,“你说你的小脑袋就这么喜欢胡思乱想,他睡了别人就睡了,大不了你也睡,扯平了就没事了。”

  “陆哥,你不懂,爱情不是这样的,爱情是相互依存和美好,而不是赌气。他要是真的睡了别人,还是不碰我,那我就宁愿分开也不继续煎熬了,这是底线,知道吗?”

  陆少摇头,跟拨浪鼓一样,他是真不懂。

  可我懂就成了,相信卓风也懂。

  卓风是隔天早上到的,才放下手提包就过来打量我。

  我当时正在吃早饭,陆少亲自做的毫无味道不过没糊锅的煎饼和半生不熟的牛奶。

  卓风看我没事,先是舒口气,跟着说,“你哥哥呢,我电话联系不上。”

  我看一眼电话,时间是早上六点,我哥哥肯定还没起来呢。

  “姐夫,我哥哥肯定在睡觉啊,他都是黑白颠倒的。你别急,我没事的,真的没事。”

  我去抓他的手,他反手将我的手握住,点点头,跟着问陆少,“怎么解决的?”

  “老规矩,人消失了。”

  “恩。这样的事不要再发生。”卓风生气的敲打桌面,手指头在桌面上咚咚的响。

  我抓着他手,心痛的帮他吹气。

  他看一眼,跟着又呼一口气,一把将我拉进怀里。“以后身边带着人,我给你找个随时跟着你的保镖,太叫人不放心。”

  卓风对我的关心已经习惯了,但是这一次,他尤其的担忧。

  “姐夫,我不是没事吗?”

  “不一样。”

  看着身体没事,可不代表心里没事,他知道我的恐惧是什么,当时如果不是因为那个渣男还没做什么,我怕是真的就难以躲过一劫了。

  我扑在他的怀里,狠狠的吸他身上的味道,有淡淡的香水儿,是不属于他的味道。

  “姐夫,你去洗澡吧!”

  “……恩,我马上下来。”他低头闻了一下,该是知道我在意的,直接转身上了楼。

  陆少递给我又一杯半生不熟的牛奶,对我眨眼,“都喝光。”

  我看一眼牛奶,“陆哥,你这太浪费粮食了,以后我来做吧!”

  “哼,卓风回来了还需要你来做?我也要走了,事情很多,回头给你打电话,带你出去玩儿,走了小妞儿!”

  陆少没正经的将身上的围裙摘下来,挂在椅背上,提着西装外套就走了。

  我端着牛奶没有胃口,卓风下来后抢走我的牛奶,嗔怪我,“这个不能喝,会坏肚子。发什么呆?”

  “……姐夫,你在外边过得好吗?”

  他一愣,瞩目的看着我,愣了很久才说,“不好。”

  “那你问问我,我过得好吗?”我往他怀里挤,嗅着属于他的味道,淡淡的肥皂香,有些温暖,叫我沉醉。

  “你过得好吗?”他果真听话的问我。

  我摇头,“不好。那你问我,我为什么不好?”

  “为什么不好?”

  “因为我听到了不该听的。姐夫,我一直在想,如果你真的忍不住睡了别的女人,我就不跟你好了,无数次的想过。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执着这件事,刚才突然就想通了。姐夫,这是我的底线,你可以心不在我这里,可是身体不行,一点点都不行,我会狂躁的,一想到你的身体在别的女人怀里,我就特别的害怕。”

  “……我懂,不会的,别乱想,不会的。”

  “真的不会吗?”我追问他。

  “是,不会。”他很是诚恳的对我说。

  我摇头,我不相信,这份不相信是不自信,“姐夫,你发誓。”

  “我发誓,绝对不会。”

  我一愣,吃惊地看着他,刚才他在对我发誓?

  最近的卓风对我有了很多的保证,他起初要我等他一年,现在又轻而易举的答应了我绝对不会碰别的女人。

  我真的不敢相信他竟然这么容易的给了我最在乎的两个保证。

  他突然笑了,轻拍我的脸,“怎么了?”

  “姐夫,我,我不是在做梦吗?”

  有些时候,幸福来得太过突然,会叫我觉得很不真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饱受苦难太多,一瞬间就忘记了我也会拥有幸福的时候。

  “姐夫,我,我没听错,是吗?”

  “是,是,你不是在做梦,没有听错,我发誓不会碰别的女人,肯定不会。”

  “姐夫!”

  “恩。”

  “亲我。”

  他笑,低头,一个薄薄的吻落在我的额头上,跟着一路向下,最后好像印章一样落在我的薄唇上,有些凉,还有些牙膏的味道,我贪婪的吸吮。

  唇齿相交,软舌缠绕,卷曲,味道一点点融合,身体也开始渐渐的成为对方的一部分,如果叫我用我的生命来换,我宁愿一辈子都这样,只有我和姐夫。

  “姐夫,亲我,亲我。”我从主动迎合变成主动索取,一点点的吸走他的全部味道和力气。

  燥热的身体在提醒我们的情不自禁,他有些颤抖和激动的身体在提示我到了关键的时刻。

  我有些笨拙的开始撕扯他的衣服,摸到了他强壮的身体……

  第257章 再等等

  他的手突然抓住我的手腕,示意我停止。

  我愣一下,无奈的松开他。

  他抱着我的动作很轻柔,低声在我耳边吹气说,“再过段时间,再等等。”

  “恩,好!”

  我们有些狼狈的彼此相互拥紧,慢慢平息。

  他起身将衣服扣好扣子,跟着又过来抓我的手,很轻很柔,安慰我说,“再发生什么就直接跟我说,好吗?”

  “姐夫,我当时电话被摔碎了,我没办法说,好在有人帮我的,我没吃亏,真的,你别担心。”

  “傻瓜,都这个时候了还担心我,你该担心你自己,哎……怎么办,以后不敢将你自己留在这里,我去哪儿你就跟我去哪里还是很危险,拿你怎么办?你哥哥那里暂时不要去了,想见他就约出来,不过身边一定要带着人。”

  “我知道了姐夫,我都知道。”

  他下巴抵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吐气,仍旧担忧。

  我问他,“姐夫,陆少说我父母找到了,但是因为李思念出事又都逃了,是吗?”

  他点头,没多说什么,家里人的事情,卓风向来是很少跟我提起的。

  “姐夫,如果可以,我想还是见一见他们比较好,陆少说的对,叫我直接面对总比一直躲避要好,至少我知道如何接触心里的障碍。”

  “……等等再说,现在还没消息,我一直在叫人寻找,该会找到的,现在你不要在想这件事,能忘掉也是不错。”

  我们就好像互相取暖的孩子,紧紧的依偎,一直不肯将对方分开。

  还是他的电话醒了才叫我们不得以分开彼此,他看一眼电话,问我,“张朵没联系你吧?”

  我摇头,“之前见了面之后我就走了,我知道她目的不单纯就没联系了。”

  “我们一起见她,可以吗?”

  我看一眼他的电话上面的信息,犹豫着。

  我是打心底里不想叫他见张朵,之前我还以为张朵是要追求他才会不断的背后联系,后来才知道其实是另有目的,可张朵反复接触卓风,我就是心里不愿意。

  “姐夫,非要去吗?不能叫别人去办这件事吗?”

  他摇头,轻蹙眉头,好似很无奈,“顾家跟卓家的关系你不是不知道,一点张朵利用这件事大肆宣扬,对我们很不利,顾家现在正想慢慢扩大资本,借此机会直接牵住我们,占据了市场,我这边会更加难做了,现在已经开始铺路,因为之前李思念的事情走的会很艰难,一个冯家已经很难对付,再加上一个顾家,我们更加难以行走,不但有亏损的节能,那陆少的钱我也拿不回来了。”

  顾洛的人一直跟着张朵,卓风还是要她,他不担心顾家人多心怀疑他跟张朵有关系,却担心张朵会暴漏一些从前的事情,难道张朵手里攥着一些卓家不可告人的秘密?

  “姐夫,张朵手里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是。”他犹豫了一阵还是说了。

  “是什么,跟顾家和卓家都有关系,你这么担心出事,顾家还那么在意,会是什么?”我一直分析,说的多了就更加不敢多想,好像已经在我的心口上有了一个完整的答案。

  “姐夫……”

  他没有吭声,是垂头看着地面,吸口气,默了一会儿,轻拍我的肩头,“我会处理好的,现在就安抚住张朵,你去换件衣服,我们出去见她。”

  张朵喜欢喝咖啡,每次约见都在咖啡馆,并且她每次都来的很早,独自一人喝了两杯咖啡之后仍旧叫人填满,等我们到了,她已经开始续了第四杯。

  落座后,有人上了糕点,摆好盘子,张朵开始说话了,开门见山,再不绕弯子,“卓总,我之前说的事情你这是答应我了吗?”

  卓风端着糕点的盘子,插了一块蛋糕给我,放下叉子后没急着回答,只垂头瞧着桌面,好像在做思考。

  张朵有些急,继续追问说,“你要是不答应,我这边可就要开始做一些我该做的事情了,孩子吗,我肯定不知道,可是我知道的事情相信卓总也不希望顾家知道,是不是?”

  真卑鄙,没想到我从前以为是个温柔善良负责的老师竟然有这样一张面孔。

  如果不是之前哥哥告诉我她本来就是这个样子,我还一点不相信。

  张朵,可真是太卑鄙了。

  我怒视着她,她却不是很在意,只对我轻笑,继续问卓风,“卓总,还是不肯答应吗?”

  卓风仍旧没吭声。

  我吸口气,想反驳她。

  卓风看我一眼,轻拍我手背,示意我不要多嘴。

  我听话的闭上了嘴巴,只给张朵一个眼刀。

  她轻笑,搔首弄姿的样子太扎眼。

  “卓总,还要再想想?我已经给了你很长时间了,你能等,我可等不了啊。”

  “你说的事情……”卓风开口了,声音很轻,好似从天边传来,我坐在他身边都有些没听清楚。

  反倒是张朵很是认真的在听,眼睛瞪的很大,她很是期盼。

  卓风却笑了,端着咖啡喝一口,满脸的自信。

  我放心下来。

  他说,“这件事你该知道我如果答应了,对你我都不是好事。”

  张朵哼了一声,冷笑,“所以呢,卓总的意思是不答应了?”

  卓风没肯定的回答,只笑笑,继续说,“你手里的东西的确很重要,可不代表会对我有什么影响,可我知道对顾家是肯定有影响。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张朵一愣,一张好看的脸上满是惊骇,大张着嘴巴,下巴都要掉下来。

  气氛有些紧张,我紧紧的抓住了卓风的手。

  卓风毫不避讳,反手将我的手握住,才对张朵继续说,“你该知道,我不在乎的。既然选择跟卓尔在一起,我就已经想过前后的结果,你那边不管握着多少对我们不利的消息,我都有办法处理干净,可你想过没有,顾程峰对卓尔的心?你又了解他多少,顾程峰宁愿看着卓尔跟着我而离开也不会过来插手,是因为他不想卓尔不好过。可你手里的东西却可以叫卓尔备受折磨,你想顾家会放过你吗?再有,你说孩子的下落你不知道,可我这里为什么会有些你这里的流水记录,显示你每个月都会给一个贫困山区的孩子送去一些钱,制定的人,制定的地点,该不会那么巧吧?”

  张朵大惊,咣当一声,手里的咖啡杯落在了桌面上,咖啡洒了出来,全都落在她白色的裙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