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31节

  第260章 你懂个屁

  陆少对我将佳佳送回去这件事很不满,不过他没有跟我姐夫说,而是跟我唠叨了好久,一天之内就打了好几通电话给我。

  我以为他就是喜欢唠叨,没想到唠叨完了隔天早上就将佳佳给送回来了。

  坐在楼下客厅里面,陆少翘二郎腿,大刀阔斧的看着电视,电话声音开的老大,好像电影院。

  佳佳就坐在角落,垂头看电话。

  我下楼的时候就看到这个场景,看样子陆少是必须要将佳佳留下来了。

  听我下楼的脚步声,陆少和佳佳同时看向我,两个人都没吭声,李哥走了过来,低声对我说,“陆少很早就来了,来了就在这里坐着不吭声,我给卓哥打电话了,卓哥说要等一等才能回来。”

  我点头,往佳佳那边走。

  她看起来脸色还是不好,看我一眼,一脸的无奈。

  “佳佳姐,你身体好些了吗?”

  佳佳点头,却没说话。

  看样子是陆少交代过什么了。

  陆少那边,一定猜到了卓风的怀疑,可是这件事还没有石锤,是不能随便就说佳佳怎么样,毕竟佳佳是陆少的人,也是他最信任的人。

  “陆哥,陆……哥……”他电视开的特别大声,我叫了两声他才将电话关掉,看向我,哼了一鼻子,好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

  “陆哥,你生气了啊?”

  “没有。”

  “那你干嘛这是,脸色那么难看,不开心就说啊,我给你出头就是了,嘿嘿……”

  “你出头个屁,你懂个屁,这件事就是卓风做的不对,你也包庇他,你说,哎,你们还没睡呢就打算穿一条裤子了?亏得我对你那么好。”

  陆少说话向来不带脑子的,真是叫人难受。

  “陆哥,你这么说我也没有办法反驳你,但是这件事不说也是有理由的,你就被生气了,我们各自让一步,我替姐夫给你道歉还不行吗?”

  “不行。”

  “陆哥。”我拽他手。

  “走开,走开,烦不烦。”

  我嘿嘿的笑,抓着他的手摇晃,“陆哥,求你了,被生气了,我替我姐夫给你道歉,再说了,你看佳佳姐这一次身体这么不好,我看着也心疼啊,我叫她回去休息有什么不对吗?”

  陆少瞪我,“你个小妮子,你胆子不小,你也撒谎,还撒谎?继续撒谎?”

  我吃了瘪,无奈的蹙眉,没了话反驳。

  过了一会儿,卓风回来了,听到脚步声,陆少一把将我推开,脸色沉了下来。

  他是真的在生气。

  卓风看看我,看看周围,对李哥说,“你们都出去吧,在外面转转。”

  李哥嗯了一声,走到我身边,示意我出去。

  我迟疑着,不肯走,我担心两个人动手打起来,之前可没少动手的。

  “出去吧,没事的。”卓风轻拍我肩头,又揉我头顶,示意我先出去。

  李哥也说,“走吧,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很好吃的冰淇淋店,我们去尝尝。”

  李哥也当我是小孩子,其实我早就不喜欢吃那些了,不过我倒是很喜欢喝里面卖的奶茶,“李哥,我想喝奶茶,佳佳姐现在也不适合喝凉的,我们喝奶茶吧!”

  “噗!”陆少绷得脸瞬间松懈下来,气氛也变了。

  我知道他们不会打起来才放心的离开的。

  到了奶茶店,佳佳主动说了这件事。

  “我知道你们怀疑我,陆少也说了我的嫌疑很大,但是卓哥不该一声不吭的就将我送回去,这样不是折了陆少的面子吗?”

  的确,这一点我们都疏忽了,可我们想的是不想叫陆少那边难做,毕竟佳佳是陆少的人,所以想暗中调查清楚了再说,没想到还办砸了。

  “佳佳姐,对不起啊。”

  “跟我道歉没用,我被怀疑很成长,你们也有权利怀疑我,就算是将我关起来毒打审问我都没意见,可不能叫陆少难做,我跟着陆少是他对我的信任,你们这样做是等同于怀疑了陆少啊。”

  怀疑陆少什么呢?陆少好不怨言的将全部的资金给了我姐夫做事,他还能被怀疑?那我们可真是脑子进水了。

  佳佳姐却说,“怀疑也是正常,陆少叫人监视你们也是正常,拿走那么多钱,直接开溜了怎么办?可是路杀你不会那么做,不然也不会将钱给卓哥了。”

  那么多钱呢,想想都害怕。

  我深吸口气,这件事啊,或许两个人直接打一架还能就很快解决了,就怕谁都不说,僵持下去,那谁都不好看。

  我们在这里做了小半天才回去,晚上还要参加酒会,佳佳也说暂时先跟陆少回去,等解决了再过来,但是她发誓,不是她做的。几次出事我们的行踪都被暴露了,的确她最值得怀疑,可是她的确没做,因为我出事她也会出事,她不会蠢到做这种事情之后还留下来等死。

  说的都对,都有道理,可卓风那边的证据,却全都指向佳佳。

  如果说,佳佳真的是当时与卓振东和冯家联系的内线,那我们科都危险了,包括陆少。

  回去后,看着杂乱的房间,确定卓风跟陆少是真动手了,好在,我最喜欢的花瓶没碎。

  卓风看看我,笑了,主动说,“没事,没打脸。”

  “姐夫,你们打一架就舒心了吧?”

  陆少从浴室里面出来,哼了一鼻子,一面擦头发一面说,“丫头,我们兄弟打架就是图个痛快,捅破了天回头还是兄弟,但是这里面如果真的是我的问题,我亲自过来给你问斩,可我他妈的又不傻,我拿五十亿给你们我还怀疑你们,我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陆少还在气头上,不过看样子事情不大,我顺着他的话说,“陆哥说的对,是我们太坏了,没往好处想,嘿嘿。”

  “哼,算你丫头有良心,快去换衣服吧,我们一去参加酒会,今天没带舞伴,佳佳,你跟我一起去。”

  “……啊?陆哥,我,我不去行吗,我不喜欢那种场合。”

  陆少生气的将毛巾往卓风怀疑一扔,看我们一眼,又看看佳佳,说,“想摆脱嫌疑就跟我去,必须去。”

  “……好吧。”

  一行人两辆车,开了将近半小时终于到了酒会现场,推开酒会大堂的大门,瞬间被里面热闹的场面给震慑住了,这是我见过的最大最豪华的酒会了。

  卓风告诉我,“是冯家开的酒会。”

  竟然是冯家开的酒会,我们来这里,还真是危险,有一种羊入虎口的感觉。

  才进去没多久,我们就成了酒会的焦点。

  原因,是因为我。

  第261章 示威

  其中一个是记者,好像是新型公司的小记者,但是很有名气,说他小,是因为年龄小,可是资质却不小了,他的家庭也跟安妮家一样,很多报道都很广,但是他自己出来做,专做这种花边新闻,尤其对我和卓风这种关系最是在意了。

  他站在我跟卓风跟前,笑的很得体,可说的话却没有那么好听了。

  “你就是卓尔吧,是不是那个很小就被买来做童妻的,一直养到现在,也有二十多了吧?真好,现在这种关系还真不少。哪天有时间,可否叫我采访一下?”

  我浑身一跳,倍感尴尬,他的声音很大,即便在这样的场合还是吸引了很多人过来围观,其中步伐少数都是他们那个圈子的人。

  还有一个看起来年龄很大的人,指着我呵呵的笑,“真的是卓尔,我这把年纪了还真是第一次见小姑娘这么不爱惜自己的,你也老大不小了,为什么还要用这种身份跟一个老男人身边,小姑娘,现在上大学了吧,早点脱离出来好自己发展,依靠自己的双手不好吗?”

  老年人的话就好像戳破了这里安静的一根针,将周围的和谐和安静彻底的打破。

  我依偎在卓风身边,四周都在发麻,不知道如何放,正要想从卓风的手里将手抽出来,却反倒叫他握的更紧。

  卓风笑了,说,“真是劳烦你们挂念了。我跟卓尔很好,并且她现在已经成年,正在读大学,学习成绩一直很好。至于你们说的童妻还是被收买这件事是不存在的,这种诽谤的事情如果传出去了我需要你们对我们负责人,等着吃官司也好,总要你们给我一个交代。卓尔的确还小,我的确是老男人,可我们都是成年人,我们有权利支配我们自己的关系和身体,不劳烦你们在这里议论。还有……”他说完,继续看着我温和的笑笑,好像大地回春的清风,吹拂在我的脸上。

  他将手十指紧扣,故意给所有人看,继续说,“卓尔是我女友,我们尽管以兄妹的关系共同相处了五年,可我没有逾越过任何关系,兄妹也好,现在的情侣也好,我都做到了我的本分,至于卓尔不懂得我会教她,尤其卓尔的生活很健康,与你们满嘴的污秽和胡言乱语比起来,我的卓尔很干净。我也提醒你们,我不想在任何场合再听到你们对我和卓尔的污蔑,不然我卓风有本事,叫你们再不会出现在任何场合,相信你们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卓风呵呵的笑,指着一个地方,“走,你不死喜欢吃樱桃吗,我记得今天请了一个调酒的师傅,樱桃用法国的酒水浸泡过味道非常纯正,很不错的。”

  “……哦,我,我们走吧!”

  我紧张的手心冒汗,双脚也有些不知道如何迈了,只颤颤巍巍的走,半个身子都被卓风拦住,从人群中走出来,面对众多眼神,我不敢去看,空洞的脑袋里面好像被人少了一个巨大的窟窿,痛的我全身冒汗。

  到了沙发边上,卓风叫我坐过去,他挡住了外面,给我一个巨大的依靠。

  “没事了,以后都不会有人说你的不是。”

  我赶集的看他,勉强笑了笑,“姐夫,对不起,我差一点就紧张的逃走了。”

  “没关系,以后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我会经常带你出来,酒会该多参加,之前带你出来没叫你接触外人,就是想叫你找找乐子,可现在不同了,等你大学毕业,需要做事业,见识更多的人对你很有好处。”

  “恩。”

  我重重点头,汗珠子也随着脸颊流了下来。

  卓风帮我擦汗的时候我们的对面坐过来的人将我们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冯科。

  上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还是在墓地,他那种伤心思想徐娇娇的眼神我始终无法忘记,可是他内心的扭曲却变得更加面容冰冷了。

  他好像一座冰上。

  此时的他与当年的卓风一样,卓风不怒自威,身上始终散发着冰冷,叫人无法接近,唯独再见到我的时候会稍微缓和一些,温柔的笑,轻轻的说话,淡淡的语气。

  “卓总,很久不见了。”冯科说。

  卓风轻笑,主动伸手务打招呼,“是,冯总好。”

  冯科没有迟疑,两个人握手,尽管看起来亲和,可眼神交汇,带足了电力,这种无声的交手,已经开始。

  “最近生意太忙,实在没时间在国内停留太多时间,呵呵,倒是听说了很多卓总的事情,听说卓总得了一个比较大的股东做支持,手头上无比宽裕,到处招兵买马,打算大干一笔,不知道可看好了什么项目,拉着兄弟一起做,有钱大家赚啊。”

  卓风打嘛哈哈,谦虚而又谨慎,“最近的确是有些资金,不过不多,与冯总的手头资金差远了,庙小,也是打算做点蝇头小利,给我家卓尔买些好看的衣服足够了。”

  冯科愣一下,跟着哈哈大笑,看向我,问我,“卓尔,我们不止一次见过了吧,还记得我吗?卓风不说我倒是给忘记了,听说你们在交往?”

  我没吭声,卓风回答了冯科的话,“的确是,我们交往了一段时间了,碍于不想打搅卓尔的学习,所以没有公开,不过借着刚才的机会,也叫大家知道一些,免得背后说三道四,呵呵……”

  冯科的眼睛眯了眯,他表情好像在说,“你的意思是说我在背后说三道四了?”

  卓风当做没看到,也眯眼微笑,态度温和,背地里两个人已经互相捅刀子无数次,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互相伤的不轻。

  气氛一度僵硬起来,再没说话。

  这时候,陆少过来了,正跟身边的佳佳大声说话,看样子很开心,走过来,无意间就做到了冯科的身边,看似关系很好。

  “冯总,我们好久不见了,怎么一来就跟卓风这个榆木脑袋在一起啊,也不说找我喝两杯?”

  冯科呵呵的笑,没吭声。

  陆少端着酒杯,大口喝,哈口气,满脸的满足,“真是不够义气,有钱就知道自己赚,不说想着点自己的兄弟。”

  “呵呵,好说,好说。最近我倒是看上一个项目,不知道陆少和卓总有没有兴趣?”冯科顺着陆少的话说的无比的客气。

  陆少眼前一亮,连忙问,“什么,说来听听。”

  “恩,做影视,正好儿,叫陆少身边的那个开心出来露露脸,啊,咱们这里也不缺少题材,我想拍摄一个电视剧,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午夜玫瑰,说的内容很刺激了,是关于童妻的,哈哈哈……”

  第262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