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32节

  第262章 威胁

  就在我以为卓风和陆少会同时动手的时候,顾程峰过来了,一巴掌拍在冯科的肩头。

  这一举动着实叫冯科很生气,我能清晰的看到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变了样子,马上要暴怒的他却在下一刻笑了出来,抓着顾程峰手紧紧的握住,用了力。

  顾程峰到底还是年轻,没有想到冯科没有给他面子,反倒叫他陷入尴尬境地。

  陆少起身,出来解围,冷声问,“冯总,刚才说的是什么,我好像没听清楚啊?”

  因为位置交错,我看不到陆少的脸,可能够看到挡在他身前的一把刀子。

  我浑身一跳,瞬间汗水就流了下来。

  卓风轻轻按住我肩头,也走上前,两个人将我的视线完全封住,跟着顾程峰坐在了我另一边,扭着被捏的都要变了形状的手,转来转去。

  我惊的起身要去阻拦,卓风这时候很是轻松的回头看我一下,冲我摇头。

  卓风和陆少与冯科对峙,陆少的手里有刀子,冯科不敢再说什么,但是气氛还是很紧张,冯科没再说也没改口,刚才的话实在刺耳。

  卓风说,“冯总,你说的投资影视我也有兴趣,之前联系了一个比较有名的导演,哦,我还叫人写了剧本,巧了,名字也叫午夜玫瑰,可这里面的故事写的就不同了,是写的一个总裁,喜欢偷人啊,背地里挟持了一个无辜的女人,强迫女人出卖身体给合约,威胁女人不要说出去,甚至还要逼迫女人怀有身孕,这种事情你说是不是很劲爆?”

  冯科冷笑,“……卓风,看来我们的眼光都不错呢?”

  “是啊,既然这么志趣相投,真该改天坐下来好好的商量一下才行,电视剧的名字不变,但是这内容就要用我说的这个才行,现在的人不是都很喜欢看别人被强迫吗?满足大众的心里,是不是?”卓风发狠的低吼一声,身子往前走,我清楚的看到了他抢走了陆少手里的刀子,猛地就要刺进冯科的心口。

  不想,手臂在半空中停顿下来,接着就是冯科一张灿白的脸,可他还在保持镇定,缓缓起身,推开了卓风的手,保持最后的风度,“好,我们改天再说,不打搅你们朋友相聚。”

  冯科离开,气氛也渐渐缓和下来。

  卓风将刀子收起来,放在了自己的衣兜里面,对陆少说,“你先回去吧,我担心他会叫人过来拦你。”

  陆少的事情还没平息,他最近异常低调的,冯科如果在这个时候踩陆少一脚,卓风也护不了他。

  陆少点点头,回头看看我们,皱眉问,“你们在这里就安全了?”

  “没关系,他还没那个胆子正面做什么,但是你不同,你不是圈子里的人,他想对你动手很容易。走吧,我们结束了才能离开。”

  “……也好,有事情叫我,我就在附近。”

  陆少整理了一下衣领子,带着佳佳离开了,他们是从后门走的,走的时候有些匆忙,佳佳一路小跑,好在走得快,走出去没多久,就有保安进来,在四处找人。

  陆少带了刀子进来,保安室有责任的。

  冯科人已经不知道去向,该是不敢再露面了。

  卓风坐下来,接过我递给他的冰镇啤酒,喝一口,凉爽下肚,他的脸色也好了不少。

  他一伸手,将我搂在怀中,哈口气,满嘴的酒的味道,却笑了,一脸春风。

  “姐夫,你最近表情越来越多了。”

  “还好,呵呵!”

  顾程峰阴阳怪气的说,“恩,从前我跟卓尔虐卓哥,现在卓哥和卓尔虐我,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啊。”

  这话,好像打翻了醋缸,满屋子的酸醋的味道,却不尴尬,或许是因为顾程峰正面面对我们的关系的原因,才会叫我们相处的融洽。

  “你怎么会来?”卓风问他。

  顾程峰吃了口樱桃才说,“恩,收到了请柬,并且我哥哥也来了。”

  顾洛也来了?

  这可真热闹!

  我正有些走神,顾程峰就提到了刚才卓风说的那番话,原来卓风说的是真的,当初徐娇娇是被逼的,她怀孕这件事也是意外,顾洛窥探徐娇娇很久,却得不到,因为工作之便,霸占了徐娇娇,可徐娇娇起初只是想玩一玩,不想就被黏上了,但是看冯科的样子,该是真的对徐娇娇上了心,只是没想到,最后演变成这样。

  卓风没吭声,他是不想提起徐娇娇的。

  顾程峰说了很久,没得到回应,也就没再提。

  我们三个安静的坐了一会儿,酒会开始了。

  冯科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出来,站在舞场中央,介绍此次酒会的用意,他是打算扩张在国内的市场,并且开了新项目,是节能环保的一种新型电动节能汽车,投资了不少,此次酒会就是想打响知名度,找投资人和市场投入。

  介绍完毕,按照常规,大家开始互相攀谈,递交名片,多少生意和合作就从这里开始。

  卓风这边即便是安静的坐着,也有很多人过来主动送名片,卓风面对客商是热情的,很多还是从前相识的人,说了很久的话,他忙的不亦乐乎,却都没忘记带着我。

  尽管我听不懂,可我也没有觉得多么尴尬和无聊,只看着卓风满脸的兴奋,我也是高兴地。

  期间,我去卫生间,顾程峰也跟了过来。

  他将我拦在卫生间门口,问我,“你们发生关系啦?”

  竟然在他这里听到了文明词语,我很是意外,不过还是如实说,“没有,你干嘛对这种事儿这么在意?”

  “我在意,要是真睡了,那我没机会了。”

  我笑,其实睡没睡跟别人是否有机会没关系,只是这是我们周围的人的一种底线,接受了心,接受了身体,那就成为一种壁垒,别人进不去,里面的人也不会轻易踏出去。

  “卓尔,真没有吗?”

  我推他,“去去去,你也去找个女朋友去,你看多少小姑娘都追着你问好呢,你去跳舞,别老想着我的事儿,我要去卫生间,憋不住了。”

  他杵着没动,身子硬邦邦的,估计是最近经常健身,结实了不少,他老大不愿意,哼了一声,曲指弹我脑袋,“知道了,回学校了有的是时间跟你纠缠。”

  我无奈的看着他走远,在门口愣了会儿神,才转身推门进去。

  不想,看到了依靠在洗手池边上的冯科。

  我大惊,转身要走,他叫住了我,“卓尔,我有话跟你说。”

  第263章 自己养大的才会珍惜

  他能有什么好话跟我说,还不是说徐娇娇的事情,最后再劈头盖脸的说一些我姐夫的坏。

  我不是傻子,我分得清楚孰是孰非,在卓风跟徐娇娇这件事上,我相信我姐夫做的没错。

  他坚持的没有错,可不代表徐娇娇就可以外出找别人,她谈生意不是理由,真正出轨才是理由,被威胁是冯科不对,可我姐夫不是也忍气吞声原谅了徐娇娇,可到头来,在冯科这里,却全都成了我姐夫的不对,真是恶人先告状,贱人嘴巴长。

  “冯总,对不起,是我走错了卫生间,我道歉,你想说的话我不想听,也没有必要听,再见。”

  我开门要走,他的速度挺快,一把将门挡住,手臂用力,闷就被封住了。

  房门咣当一声,我吓了一跳,后退半步。

  他将房门彻底挡住,将我上下打量,冷笑,“卓尔,你现在是卓风的女人了?你们在一起?”

  我说,“是,我姐夫已经公开了我们的关系,刚才不是说的很清楚了吗?”

  “哦?”

  他绕是兴趣很浓,继续将我打量一番,跟着笑了,“没想到,卓风最后却接受了你,你才成年吧?”

  “我已经二十一岁了。”

  “是十九还是二十一?”

  “二十周岁,我过几天就过生日了。”

  “呵呵,倒是有趣,所以说,女人还是自己养大的才会珍惜吗?”

  这话真恶心,什么叫是养大的才会珍惜,即便我来的时候没成年,可卓风也从未对我有过任何非分之想,一直是我纠缠他,卓风那边是被动的,我不懂为什么所有人都说是卓风的错。

  “冯总,我跟卓风的事情你没有权利过问,刚才他也说的很清楚,如果有谁再说我们之间的事情他就会走法律程序,这对我对你们都不是好事吧?我也相信一个跨国集团的老总不会喜欢在一些别人家的私事上面说三道四,是不是?”

  冯科没想到我会反驳他,惊愕的看我,很久都没说话。

  我看时间耽误的太久,如果还是不出去卓风很定会担心,我催促他,“冯总,麻烦让一下,我要出去,对不起,我走错了卫生间,我道歉。”

  “呵……”他冷笑,跟着一伸手,手背擦着我的脸颊过去,惊得我浑身麻了一片,我嫌恶的继续后退,躲开他的手,他却不依不饶,继续想我跟前靠近。

  “你别过来。”我惊得大叫,声音已经颤抖,不知道为什么我见到他就很害怕,尤其是这一次,总觉得他很危险。他跟陆少的危险不一样,陆少平常的时候是很随和的,只有遇到了正事才会绷着脸,看得多了也不觉得他脸上冷多么骇人,可冯科就是那种笑里藏刀,明明是笑着,却在手里握着一把催了剧毒的刀子,无时无刻都在准备着刺向别人的心口。

  他靠近几分,我就会害怕几分。

  终于身后毫无退路可走,我死死的靠在身后的洗手台上,被突出来的一块地方抵的腰痛无比,他却仍旧继续向前靠拢,呼吸都喷在我的脸上。

  “卓尔,你跟徐娇娇不一样,我不明白卓风为什么会选择你,当时他选择李思念倒是我的意料之中,却不知道,其实卓风背后还藏着你,呵呵……”

  “冯总,我跟卓风之间的关系跟你没关系,你不需要而已揣测,你,你放我走。”

  他微微弯腰,手臂将我圈住,挡住了我的所有去路。

  他的下巴放在我的肩头,声音从我的脑后传出来,呆着很重的呼吸声,却是令人无比冷的警告,“你最好老实一些,别太令人瞩目,不然,你的下场跟不比李思念和徐娇娇好。凡是跟着卓风的女人,都没有好结果,你不知道吗,小东西。”

  他呵呵一笑,薄唇擦过我的耳垂,我惊的半个身子软了下来。

  等我绷直了身子站稳,他已经离开,留下半山摆动的房门,好像失去支撑的我,在半空中摆动。

  突然,一个男人惊呼的大叫,“我擦,谁啊,这不是男卫生间吗,怎么有个女人?”

  我一怔,捂着脸,小跑着出去了。

  再一次关进卫生间,才发现,我已经被汗水打湿了全身。

  外面传来卓风焦急的敲门声,“卓尔,你没事吧,进去很久了。”

  我放开水龙头,洗了把脸,才镇定下来,“姐夫,我没事。”

  “那就好,不用急。”

  我舒口气,听到他的声音就好像听到了一睹巨大的飞机转轮在我的头顶,挡住了外面所有的嘈杂,叫我浑身轻松。

  我从卫生间出来,与卓风对视一眼,他就看出来我的不对,抓我的手,“怎么了?不舒服吗?脸色那么差!”

  “……姐夫,我。”我知道的,撒谎骗不过他,可现在不能说,我担心他直接去找冯科算账,场面怕是会很混乱。

  “姐夫,我没事,我就是想早点离开了,能走吗?”

  他打量我,犹豫着的点头,“好,等我一下,我去跟客户打一声招呼。”

  “好,我在这里等你。”

  我站在卫生间门口没敢在过去,瞧卓风离开的时候正好对上里面正在与客人们说话的冯科,他冲我笑,举着手里的杯子,一脸的惬意。

  我却再一次惊的后背发凉,靠在角落里面不敢再看。

  卓风来找我,直接问,“到底怎么了?”我没吭声。

  他急着推门进了卫生间,看一眼,没发现什么来,直接拉我手离开。

  坐在车内,他没记者问,只将西装外套脱下来披在我的身上,抱紧我,对李哥说,“直接回去,不用去公司了。叫助理那边去接待,就说我这边有些棘手的事情走不开。”

  到了家里,卓风拉我上楼,叫我先上床,我听话的锁进被子里面,他脱了衣服过来,坐在我身边,轻拍我手,这才问我,“说吧,是不是冯科难为你了,在卫生间吗?”

  “姐夫,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就是,就是吓唬了我,我胆子小被吓到了。没什么的。”

  “说实话。”

  我绷直了身子,四肢乱颤,对于陌生男人给予我的身体上的接触我是很排斥的,尤其是像今天冯科那样的暧昧,最是叫我浑身发毛,我能想到父亲喝醉酒之后的手粗糙而又霸道的在我的身上摩擦,那份战栗,是从骨子里面流出来的。

  卓风深吸口气,起身将我捧在怀里,慢慢躺下来,捧我在怀里。

  “睡一觉就忘掉了,好吗?”

  “恩,我没事,真的没事。”

  他没吭声,只胸口起伏,他在生气,暴怒。

  我能想到,他肯定在心中盘算,如何报复冯科,用最狠毒的方式。

  他说,“谁都不能欺负你,谁都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