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3节

  第24章 商量结婚的事情

  推开门,看到卓风和徐娇娇坐在一起。

  正在我推门的那一刻,徐娇娇的手从卓风的身体某一个位子拿出来。

  我站着没动,直愣愣的看着,好像要将两个人的身上盯出来一个窟窿才肯罢休。

  徐娇娇发出一串鄙夷的冷嗤,站起身,走到我跟前,低头看我,“卓尔,你怎么越大越是没有礼貌,不知道进来要敲门吗?”

  我没吭声,可我的心底已经在无数次的呐喊,如果我进来敲门我还能看到你这样勾引卓风吗?

  不知道这样的想法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觉得一直都是她勾引卓风,卓风才会跟他分不开的,如果那个会勾引的人是我呢,是不是卓风就可以正大光明的跟我在一起了?

  我垂头,看着地面,看到了她的高跟鞋,光亮的能够照进人的脸,看到了模糊的我的怂样子。

  她轻轻推我,“这么晚了,有话明天说,你回去睡觉,我跟你姐夫有事情要商量。”

  我低头问,“是商量结婚的事情吗?”

  徐娇娇冷笑,“是,这件事没想到你还知道,也不怪你知道,知道就知道吧,本就没打算瞒着你。我们结婚后会将你送到学校住校,你也不小了,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钱和一些需要的东西我们都不会少给你。一旦你满了二十岁就可以将你送出国读书,到时候只给你简单的学费和生活费,至于其他的费用你就自己想办法吧!”

  徐娇娇间短的两句话就将我的一切都支配好了,好像我就是她笔下的一个纸片人,任由她随便操控。

  我不愿意,我很不高兴,她们从来都没有问过我的想法,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这是我再一次跟徐娇娇顶嘴,我仰头,毫不畏惧,“如果我不同意呢?”

  徐娇娇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情,满脸的不可置信,挎着胳膊,侧身不在看我,“卓尔,你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你不过是挂在卓风户口上的一个没人要的野孩子,我们收养你难道还收养出罪孽来了?你有什么脸要求我们做什么?你打算做白眼狼,翻脸不认人?”

  我没有,我不是白眼狼,我没有渴望更多,给我就拿着,不给我从来不会去要,我知道我不该争取更多,可我要的只是一个商量的口吻。

  其实只要徐娇娇轻声细语的跟我说话我肯定也会答应,可她却将我当成是玩具一样的支配我,这样我宁愿自己出去找工作出去打工或者再回乡下,也不想受人之配。我也有想法,我是人不是动物。

  “姐姐,我也想……”

  徐娇娇的手臂放下,她不过是换了个姿势站着,我却觉得她好像要伸手打我,我吓得立刻闭上了嘴巴,再也不敢说话。

  我是真怂。

  徐娇娇又是一声冷笑。

  这时候卓风才走过来,与她站一起,两个人居高临下的样子好像神,我就是那个等待神尊支配的小妖狐。

  “姐夫,我,我……”

  “我没说要送你走,你想知道什么?结婚的事情我没通知你,是我的疏忽。但这件事其实对你没有任何影响,你该在哪里还在哪里。知道吗?”

  尽管卓风的语气依旧如从前那般温和,可我就是觉得他离我很远了,被人硬生生的从我的身边拉走,而那个人就是徐娇娇。

  我从来不恨她的,此时的我却无比的憎恨她,她是那么的魅力妖娆,此时却已经化身成为了一只坏心肠的妖精,专门破坏我和卓风的好。

  我偷偷的瞪她一眼。

  没想到,到底还是被她看到了。

  徐娇娇不是会吃哑巴亏的人,她当时就揭穿了我,拉着我要我给卓风看。

  “你看看,她刚才是什么眼神,我们是不是养了个白眼狼?”

  我辩解,“我不是,我不是白眼狼,给我这一切的是姐夫不是你,你没权利支配我的人生,你还没嫁进来呢,就算你嫁进来了我也叫卓尔,不是叫徐尔。”

  “啪!”

  她的巴掌不知道是不是在背后练了很多次,每次都能出其不意,狠狠的拍在我的脸上,卓风每一次就没能及时抓住她的手,我也只能硬生生的挨着。

  只是从前卓风会帮我说话,可这一刻他却是对我叹气,拉我往边上躲,对我说,“这番话很伤人心,你的一些衣服都是她送的,并且背后也帮你做了很多事情,你不能这么说,知道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徐娇娇她是任何事情都能做出来的坏女人,只要能够跟卓风复合,她会想出来任何办法,当年的裙子和项链还要很多的事情都是最好的证明,为什么我都能看穿徐娇娇的虚伪,他卓风就不能。

  我扯开卓风的手,后退几步,这份心痛无法言说,我以为我会叫卓风理解我,哪怕他继续温声细语的跟我说明一些苦衷,不论结果如何,我都会接受。我可以去学校,更可以去国外,可是我无法接受卓风如此接受一个坏女人徐娇娇。

  单是,我什么都做不了,徐娇娇说的对,我什么都不是,我凭什么对卓风要求什么?

  “姐夫,我,我知道了,我回去了。”

  我转身就走,一面走一面低头抹泪,等我到了自己房间,衣襟都被泪水打湿。

  再一次失眠的我天蒙蒙亮就自己去了学校,我已经收拾好了全部的衣服,我去学校住吧,我远离他们。

  谁会想到,比我来的还早的竟然是卓风。

  我愣愣的看着他,以为我在做梦,揉了好一会儿红肿的双眼才看清楚面前站着的人就是他。

  “姐夫!”如果换做从前,我会激动的扑进他的怀抱,像两年前那样撒娇的在他怀里得到一丝温暖和慰藉,可就从昨天晚上开始,我再也不想这么做了。

  我站在距离他几步之外的地方抬头看他,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来,阳光躲在雾气背后,潮湿打湿了我的睫毛。

  我眨巴着眼睛看着他,他还是我两年前认识的那个样子,帅气,高大,温暖。

  不同的是,在他这里,我只会伤心和难过。

  “我知道你肯定没睡好,出来这么早做什么?”

  我没吭声,只继续看着他,只要一想到他的身边睡着的是别的女人我就会难过,那该多心痛啊,跟刀子直接挖走了我的身上所有皮肉一样。

  “我带你去吃点东西。”他笑着朝我伸手。

  我摇头,“姐夫,我想好了,我住进学校来。我,我不想回去了。”那里满是不好的回忆。

  他轻不可闻的叹口气,刚才还温和的脸上徒增了一丝伤感,走上前来牵我的手,手也有些凉,却依旧比我的手温暖。

  我转头痴痴的看着,心口上的伤口也在慢慢愈合。

  他拉着我往路口的方向走,对我说,“这件事本想瞒着所有人,没想到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不该知道的还是知道了。”

  我在心理嘀咕,该知道人是谁,不该知道的人是谁?

  他又说,“结婚的事情其实不是大事,只是……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这里面很复杂,你要记住,我从来不会骗你。知道吗?”

  我懵懂的抬头看着他,路口的地方阳光已经从雾气之外透出几丝斑驳的灼阳来,照在他的头顶。

  “你记住,我不会骗你,永远都记住。”

  我不懂,但是我知道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很认真。

  我重重点头,就没有那么难过了。

  他带着我吃了早饭之后还是没走,继续拉着我去了附近转一转,对我说,“这里距离从前的学校也不远,但是离家里很远了,如果你上下学不方便,我会在附近选好房子,你觉得哪一个房子好?”

  我笑了,指着最高的房子说“那里吧,那里高,看到远,姐夫回来了不用直接接我,只要在上面看着我就好了,我会按时回家的。”我坚定的想。

  我以后再也不逃课了,姐夫为了我的学业付出那么多,我肯定要用功,我要恢复我的门门功课都是。

  他呵呵的笑,温暖的就好像他头顶上大太阳,对我点头说,“好,我去那边看看,或许可以买到,只是那边的房子会很拥挤,你的那些东西该放哪里?”

  是哦!我们的房子都是两层的房子,空间大,卓风还特意单独给了我一个放宝贝的房子。我的衣服和他每次出差回来带给我的礼物那都是我舍不得扔掉的宝贝,尤其是我跟他床头上放着的一模一样的小猪,我最喜欢了。

  我一时之间也没了想法,转身看四周,这里都是高楼,房子都不大,那真是可惜了。

  “姐夫,要不然还是不要搬家了,老是搬家也不好,阿姨身体不好,搬家换个地方她说总是睡不好。”

  卓风又笑了,我也跟着开心的笑起来,他伸手剐蹭我鼻子,点头对我说,“好,我们不搬家了,你进去吧,该上课,不要逃课。”

  我不好意思的点头答应,回头对他招手。

  姐夫,其实对我还是那么好。

  只是,转身的时候,我看到不远处站着的徐娇娇……

  心理难受。

  他们又一前一后的离开了,真的就好像每天早上送孩子上学的家长,我才挂在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似乎以后都不会再有。

  今天我听了姐夫的话没有逃课,可坐在教室里面我依旧神游,如一具行尸,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晚上放学,姐夫来接我,他没开车,身边站着徐娇娇。

  “姐夫,我能自己走回去的。”

  他牵我手,对我说,“我顺路,一起吃个饭再回去。”

  徐娇娇瞪我一眼,主动挎住卓风的手,卓风没动,也没松开我的手。

  我很想将他的手挣脱开,他却察觉了,转头看我,冲我笑着说,“别闹,过马路很危险。”

  徐娇娇却冷嗤,“卓风,她都那么大了,你这样不好吧!”

  第25章 家事

  卓风笑笑,没吭声,仍旧将我的手握着的很牢。

  我的心情瞬间好了不少。

  徐娇娇依旧狠命瞪我,生气的松开了卓风,自己往外面走。

  到了饭馆,卓风帮我拉椅子,叫我坐在他身边,徐娇娇则坐在了我们的对面。

  徐娇娇的脸色阴沉的好像天上的乌云,马上就要打雷下雨了。

  可我坐在卓风身边,很有勇气,没搭理她的脸色和眼神,低头吃着卓风夹给我的菜,胃口大开。

  吃饭期间,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说着最近的工作,偶尔间徐娇娇出差遇到的有趣的事情。

  这会儿我才知道,卓风其实在徐娇娇面前很少笑的,徐娇娇却乐在其中。

  我看看卓风,看看徐娇娇,觉得两个人都跟从前不一样了,哪里不同了呢?我的脑子怕是想不明白。

  这会儿,顾成峰的电话打了进来。

  他就跟个孩子似的,生气了就很多天不搭理我,气过了就主动联系我。

  我接过电话,还没说话,卓风将电话抢走,“顾成峰,你找她有什么事情?跟我说。”

  卓风的语气冷的好像寒冬腊月,周围的空气都骤降了几度。

  顾成峰的咆哮声能将电话震碎,“卓风,你疯了,你想控制卓尔一辈子吗,她是我女友,你给我放了她。”

  说的好像我被绑架了一样。

  “卓尔还小,你这样会教坏她,你女友是谁我不关心,但是绝对不能是卓尔,别再打来。”

  卓风挂了电话,将电话收起来,没交给我。

  我可怜兮兮的脸哼唧都没有,继续低头喝他递给我的排骨汤。

  徐娇娇却说,“卓风,你对我们家人有意见我知道,可我跟你结婚跟我家里人不发生冲突,你没必要这么针对我弟弟。”

  卓风恩了一声,夹一块鸡肉放她碗中,“吃吧,吃完了我们送她回去,晚上的酒宴你还是别去了,我自己过去就好。”

  徐娇娇低头正吃着,听到卓风这么说话不愿意了,横了一眼,眉头都蹙到一起,“卓风,你什么意思啊,你就是不像我跟你身边呗,那你跟我结婚什么意思,我求婚你可以不同意。”

  啊?是徐娇娇求婚的?

  我梗着脖子艰难的将嘴里面的饭菜吞进去,卡在喉咙里面很久才下去。

  “娇娇,不要提这件事了,我同意了就是我没意见,快吃吧,别闹。”

  其实,我有时候觉得我姐夫也挺不容易的,我本就不懂事了,他还要顾忌我的感受,哄我逗我。

  这边徐娇娇也不懂事,或者说比我还要不懂事,他还要哄着她。

  可我是他什么人啊,我什么都不是,还对我这么好,我真的不该再闹了。

  安静的吃了饭,我乖乖的回了家上楼去看书,忍着没去看他们成双入对的出门。

  可我心不在焉。

  晚上的作业做完了才知道我做的都是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躺在床上,看看时间,已经半夜了,姐夫还没回来,我担心。

  翻了身,我还是担心。

  索性坐起来,开了灯,我继续背书。

  最近的成绩实在拉下太多,我不能再叫姐夫失望。

  才端着书本看,就看到窗户上趴着一个人影,我吓了一跳,正要大叫,那个人朝我招手,顾成峰手腕上的那块金表我可是认识的。

  我拉开窗户叫他进来,他一转身,攀着手上的栏杆跳进来。拍掉手上的尘土,走到我跟前习惯性的弯腰亲我,这就是打招呼了,之后冲我笑。

  我将他推开,横他一眼,“没事别老亲我,烦人。”

  “呵呵,我想你了,所以过来看看你。怎么?卓风没回来?”

  “恩,去参加酒宴了,好像姐姐也去了。”

  顾成峰哦一声,坐在我的刚才坐着的凳子上低头看书,翻看一遍啪嗒一声合上,“这么认真?”

  “是啊,我都拉下好多课程了,我要跟上才行。”我推开他,继续低头看书。

  他的大手盖住我的书,拉我起来,“你别跟我装,你不想我啊?”

  我才不想他呢,我冲他拧眉,“我想你做什么,别闹,卓风要和你姐姐结婚了,我烦着呢。”

  “呸,你烦个屁,那是你哥,你还叫姐夫,你是不是疯了?”

  我没疯,我就是觉得吧,哎,我是真的挺对不起徐娇娇的,我喜欢卓风,可我理智上还在告诉我自己不能从徐娇娇手里面抢走了卓风,可我又控制不住我自己,我也很为难啊。

  “顾成峰,你说,你姐姐跟卓风结婚了,你会高兴吗?”

  他脑袋摇晃的跟拨浪鼓一样,“我不同意,我们顾家跟卓家势不两立,你不知道?”

  我还真不知道。

  这会儿我才想起来之前我想去卓风房间的事情是什么,可我去了就挨了打,就给打的忘记了,我抓着他问,“那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之前去你那里找你,管家叔叔也说不要我过去,我还想问卓风的,就给打……忘了。”

  他睁大眼睛瞪我,“谁打你?卓风?”

  我摇头,“不是,我说错话了。你快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都知道,就我不知道,跟着傻子似的。”

  他嘿嘿一乐,捏我鼻子,“你本来就是傻子,小傻子,不过我喜欢。”

  我推他,“别闹了,快说。”

  “恩,告诉你也行,其实这件事吧,哎……挺不好说。”

  顾成峰说的乱七八糟,可我也听明白了。

  顾家当年和卓家合伙做生意,但是卓风的爸爸因为生意摆了顾家一道。

  国内当时的生意本就不好做,很多制度是偏向于国内自己人的,卓家是想掰开顾家自己单做,实在没辙了就将将合伙人顾家给甩开了。

  顾家是个法国人,但是在中国长大,除了长相之外那就是个中国人,可他还是被排挤,时局动荡的当时生意坐起来挺艰难,顾家险些破产,之后就回了法国。

  再回来,就成了现在的风光。

  据顾成峰说,当时卓家给顾家坑的很厉害。

  再加上卓风和徐娇娇之间的事情,那卓风家里宁可不认卓风这个儿子,也不允许他跟徐娇娇好,所以越来越僵。

  不过顾家也一直不承认徐娇娇这个女儿,她是跟着母亲嫁到顾家的,当时卓风的爸爸和妈妈说的很难听,说徐娇娇母女都有那种勾人人家的传统。

  再因为卓风从前还有个初恋,就是被徐娇娇硬生生被搅黄了,后来那个女生伤心出国,直到现在要无音讯。

  再后来,徐娇娇背地里跟着自己的初恋怀孕的事情,卓家更是看不上她,连带着顾家也更加嫌弃,最近几年两家的生意内外勾心斗角闹的不可开交,水火不容。

  可是徐娇娇却又跟卓风好了。

  还要结婚。

  顾成峰呵呵冷笑,将我的书本在桌子上摔的啪啪的响,满是震惊的大叫,“你说奇怪不奇怪,你说意外不意外。我姐姐做的挺厉害,手段高明,就是我一直不懂她怎么那么喜欢卓风。卓风哪里好?还有你,你也喜欢他,小小年纪还想睡他,真是无可救药。放着我这个男友不好好爱护,你疯了。”

  我嗤鼻,什么男友,我什么时候承认了,真是的。

  可我的心思不在这上头,想到卓风现在的处境,我怎么觉得事情很复杂呢。

  我对顾成峰说,“反正我姐夫说了,他不会骗我,一直都不会,我相信他。”

  顾成峰哼了一声,扭头不看我。

  “你别生气,我说的都是真的,我是真的觉得我姐夫说的都是真话,就是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我姐夫跟家里人都不说好了就去做,那到时候桌家肯定阻拦啊,你说呢?我就觉得这个婚结不成。”

  我越是这么想,心理越开心,就越是觉得卓风说的是对的,他不会骗我。

  顾成峰却说,“你不懂,这里面事情多了。生意上的事情我还真不懂,但别的事情我知道。你以为我姐那么爱卓风?别傻了,我姐那人谁都不爱,要不是我是她唯一的弟弟,说不准连我都不爱,哼。哎,不想这些破事,结婚不结婚跟你没关系,反正你不准跟卓风在一起,走,我带你出去兜风。”

  我才不去,“我不,姐夫说了晚上不叫我出去,很不安全,我也不想出去,天都这么黑了,我要睡觉,你回去。”

  我推他,没推动,他坐在凳子上跟座山似的。

  他使劲瞪我,捏我脸。

  我吃痛拍他手,他却反手将我抓住,突然拉我,将我拉进他怀中,呼吸瞬间接近,温热也在跟前笼罩过来,我惊得缩了缩脖子。

  他的手强而有力,将我圈在怀中,低头看我。

  我就好像他怀里捧着的一只宠物兔子,挣脱不开,任由主人的临幸。

  “卓尔,你说……我要是现在就要了你,那你是不是恨死我了?”

  我生气,伸出尖利的指甲抓向他的脸,他躲开,手臂力道也轻了。

  我挣脱出来,抓着拖鞋拍向他的俊脸,他没躲开,“啊……”一声惨叫,整个人倒在地上。

  “卓尔,你在谋杀亲夫。我就是开个玩笑,脸,我的脸……”

  任由他鬼哭狼嚎,我也没想将他松开,继续追打,我们闹成一团。

  正在床上揉在一起,突然门开了。

  就看到卓风的身影突然走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