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38节

  第274章 这对你不公平

  卓风皱眉,“走不走,不走我给顾洛打电话,将你绑走,你回去结婚去。”

  顾程峰浑身一跳,三两秒将衣服穿好,登上鞋袜,提着公文包,站在门口,“卓哥,这个生意客户是谁啊,我应该认识吧,我知道怎么谈,保证给你谈好,走吧!”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卓风也无奈摇头,他回头在我脸颊上落一个甜吻,轻声交代我说,“在家里不要乱走,后天考试了,好好看书,想去学校叫李哥送你,文件保护好。”

  我恩了一声,要说话,软舌伸了进来,我浑身一僵,他坏笑,捏握鼻子,“别调皮,想去看高可可等些日子,现在风口浪尖,有些危险。听话!”

  我一直嚷着要去见高可可,听说高家人一直在努力将高可可捞出来,可哪有那么容易,吃官司是肯定的了,就是最后判刑的多少。

  我以为我对她会一点不在乎,不想,得知她会面临很多年的牢狱之苦就非常多担心她。

  在家里一直无事可做,索性我就去了学校。

  意外的,遇到了来学校办事的肖恩。

  他背着双肩包,换上了运动装,看样子是来上学的?

  “表哥。”我大声叫他。

  他愣一下,回头看我,笑了,骑车过来,“叫我表哥了?”

  我笑笑,“是啊,我哥哥说,我该叫你表哥。你比我大。”

  “没关系的,你不喜欢就不用叫,嘿嘿。怎么样在学校,最近都没见到你,要考试了不忙吗?”

  “忙啊,这不是来复习了吗,最近事情多,我都没时间看书,你来做什么?”

  “哦,我这不是辍学了吗,但是我还在这里有学籍,之前老师说如果我参加几个补考,通过的话就可以允许我继续读书,我也想了,还是完成学业比较好,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好像学校是有这个制度,不过这样他就得不到学历证书,只有毕业证。

  “那你没有学历证书可以吗,岂不是白考上来了?”

  他笑笑,满脸不在乎,“没多大影响,我还能考研究生和博士,这样的话其实也没有多大必要,主要是我的专业,学历不重要,现在的工作就已经很好了,再学点管理,以后就不用愁,我们都是普通阶层,不用接替家族生意那种,只要好好的工作就成,你说是吧?”

  说的也对,阶级固化导致我们都生活在底层怕不上去,即便是从高层掉下来的也比普通阶层好,他说的一点都没错,不禁我开始想到了我的将来,我将来能做什么,我会什么,难道我也要去姐夫的公司吗,找关系,拉人脉,一切都是现成的,那我的生活多没有乐趣。

  “表哥,我要去上课了,回头一起吃个饭吧!”

  他点点头,登上车子要走,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又停下来问我,“你跟卓风……在一起了?”

  我没有犹豫的回答,“是啊。”

  “那你……不后悔?”

  我楞了一下,脑袋也放空了,好像这个问题不止他一个人这么问我了,我会后悔吗?

  之前我没想过,现在不知道为何就突然想去考虑考虑。

  “我不知道。”可我暂时是不知道。

  “走一步看一步也不错,不过你也要为自己的将来做打算,卓风这里不似从前了,你也看到了,他的公司就是个空壳子,手头上的资金还都是陆少的,这一次的商场战役跑的就是一个风险,如果成功了,那直接翻身,可如果失败了呢?现在还都说不准,成功了或许你们会幸福,一切不愁,可失败了他供不起你了。贫贱夫妻百事哀,那个时候会暴漏各种问题,你们不知道是否还能坚持。从前他好的时候不接受你,偏生在这个时候接受你,卓尔,我觉得这对你不公平。”

  我心头一跳,有些难受。

  肖恩的话说的很刺耳,却也是事实,的确对我不公平。

  我一直在陪同卓风面对风险,面对困难,看似我们现在很好,可其实我们之间的问题真的不少,只是我从未正面面对过。

  我深吸口气,想叫自己平静下来,却发现我说话都在嘴颤。

  他笑笑,耸肩,“我说话是有些不分时候,可我说的没错,你该想一想,既然你叫我一声表哥,我就得承担起做表哥的责任来,你哥哥那边忙,没心思想这些,他就知道赚钱,可从来不知道想想未来,卓风跟陆少是拴在同一根线上的蚂蚱,任何一方断了,他们就完了,冯家那么强大,真的很危险。”

  我愣愣的怵在他跟前,望着他满是诚恳的脸,脑袋嗡嗡乱叫。

  良久,我镇定下来,不知道是在骗自己还是在骗他,我说,“表哥,我知道的,我不会后悔,我跟卓风在一起也不是为了他的钱,我就是想跟他在一起,你放心吧,我相信他不会出事的。”

  肖恩点头,再没吭声,只登上车子,对我一摆手,走了。

  我却愣在原地,有些忘记要去做什么了。

  他的话的确尖锐,可也只在我的心头上回荡了几天,就彻底的消失了。

  考试当天,卓风亲自来接我。

  他没有问我考的如何,只带我出去吃了饭,在饭桌上,将另外一份资料给我,“收好,跟之前的放在一起,别弄丢了。”

  我当做宝贝一样的收起来,从未看上面的内容,不过想来,也是非常重要。

  他告诉我说,“还有两天考试结束后我们去补办生日,二十岁是大生日,要好好办一下。我交了一些朋友,你也叫你同学过去吧,告诉她们不用着急回家,我会叫陆少用私人飞机送她们,你试图联系一下安妮,看看她能不能回来,你们很久没见了吧?”

  我高兴地大叫,卓风一直都细致入微,我都没有想到还要去找安妮。

  安妮那边通讯不发达,但还是能够联系上的,我当时就给她发了邮件,当天晚上她就回复了我,说要看看时间安排,我有些失望,还是希望她能够在那边过得好一些,不要为了我劳顿奔波。

  卓风也来书房,他最近都尽量早回来,说要帮我复习功课,为了我的考试。

  大学的考试没有高中时期那么注重分数,但卓风说还是要尽量考高分,这对以后的深造有好处。

  我想,我会努力吧。

  坐下后,他先将牛奶递给我,交代喝光了,才将书本递给我。

  我将杯子递给他,他接过去,笑了,曲直抹掉我唇角上的牛奶,满脸的宠溺,“还像个孩子一样。”

  “姐夫,你不是一直将我当孩子看待吗?”

  他转身将杯子房东一遍,摇头说,“不是,一直都没有。”

  “是吗?”

  “恩。你一直都很懂事,成熟,我当你是成年人了。”

  “……嘿嘿。”我笑,是真的开心,他将我当成年人,不是孩子,那我就是跟他平起平坐的身份,我的心中,那一丝丝的辈分阻碍也就不存在了。

  “姐夫,我们复习吧。”

  复习到十一点,他催促我洗澡去睡觉,他则依旧坐在书房,拿出了自己的文件,继续低头审阅。

  我洗澡出来,从门缝往里面看他,他挺直的脊背,略显疲惫,好看的侧脸上也挂了几分疲劳,我无比心痛,推门而入,想劝说他。

  此时,他的电话响了,我的脚步微顿,正要出门,却听他在对电话里面说,“你出来了?什么时候见面?后天吗?后天是卓尔生日宴会,我出不去。好,好。晚上吗?可以。好的!李思念,我想你该清楚……什么?好,房间我来定吧,老地方。”

  第275章 思郎心切

  我瞧瞧的关上了门,心情复杂。

  李思念要出来了吗,我竟然不知道,上次去看她也才不久前啊,她不是要在里面两年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我深吸口气,平息了心情,上楼,看着自己的房间,看看卓风的房间,我还是推门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一夜,终究是无眠夜。

  早上起来,床头上放了一杯热牛奶和一块三明治,还有一张卓风的字条,他很早就出门了,晚上回去学校接我,叫我好好考试。

  我坐在床上愣了一会儿,才起身去楼下。

  到了学校,谢晶晶开玩笑说,“我们的大寿星最近气色这么差,该不会是思郎心切?”

  我勉强笑笑,“不是,是复习太晚了,平时不认真学,临时抱佛脚,我觉得我要废了。”

  大家轰然大笑,毕竟第一学期,想家,不适应,各种原因,其实都情况都差不多,看她们的黑眼圈就知道,最近熬夜看书,没少累。

  晚上考试出来,谢晶晶撅着嘴巴,冲我诉苦,“这是什么啊,都没见过的知识点,难道我们进错了考场?”

  所有人都在抱怨,为什么这一门考试这么难,不过也有人平淡的微笑,这一门是如此的轻松,真是几家忧愁几家喜。

  午饭吃过了,顾程峰给我打电话,告诉我说他的考试肯定挂了,估计要等来年再补考,问我情况怎么样,我也发愁,还第一次考的这么差劲过,“顾程峰,要是我也说我差不多会补考你不会不笑话我?”

  “哈哈哈哈……”

  好吧,这还用问吗,他已经开始笑话我了。

  “卓尔,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哈哈,我真开心,不过没关系,与我们为伍是一种幸福,真的,哈哈。”

  真讨厌,我挂断电话,心情烦躁起来。

  李哥提着便当过来,我看一眼,没什么胃口。

  李哥倒是吃的很开心,吃完了放下饭盒,问我,“考得不好吗?”

  我点头。

  “没关系,事情太多,考不好正常,你能按时上课都是奇迹了,不过这一门是有些难,也就卓风那个疯子是看什么都简单。”

  是啊,姐夫太聪明,不管什么都研究一下就能懂,难为了我还要刻苦专研都没个所以然。

  我看着远方,吹着冷风,心头上却燃了一把火。

  我问他,“李哥,李思念出来了吗?”

  他愣一下,帮忙收拾好了饭盒后扔在了身后的垃圾桶里面,转身过来,没回答我,只安静的看着我。

  我说,“别担心,我就是问问,之前听姐夫接了个电话,我以为我听错了,如果李思念出来了,我是不是要去看看她?”我还有钱要还给她呢,她的钱我不能收,一分都没花,好像还多了些利息。

  李哥恩了一声,有些含糊不清,“出来了,前几天就出来了,在里面表现得好,又因为身体不好,保外出来的,不过要是还犯错,那进去就时间长了。”

  原来是这样,上次我去看她的时候就发现她瘦的厉害,特别的瘦,是那种病态的瘦,原来是身体不好。

  “肿瘤不是切除了吗,还没好吗?”

  李哥摇头,“李思念,呵呵,自杀,自残,在里面一直不老实,撞墙,头就撞破了好几次,这是抑郁,时间久了就会自杀死了,律师就给申请了保外,出来后也不能有自由,要在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

  昂?

  我惊愕的望着他,李思念变成了这样子?我之前去看她的确是发现了身上的伤痕,可我没在意,原来她……

  “李哥,这个病能治好的吧?”

  “不知道,看造化了,她也是坏事做多了,呵呵,报应吧!”

  我没吭声,说到报应,我们谁又能说我们都是好人呢,难道报应就不会找到自己头上来?

  之前我还在猜疑卓风和李思念之前的那些话,现在想来,是我小人了,我竟然一直不相信卓风,这份愧疚藏在心底,却不能对任何人说。

  晚上卓风爽约了,他没来接我,李哥只告诉我说他临时有事,就没了别的解释。

  其实我知道,他是去看李思念了。

  “李哥,李思念又出事了吧?所以我姐夫去看她,是不是?”

  李哥摇头,将车子提了一档,上了高架桥,拐进了长长的隧道,进入隧道,顿时光线昏暗起来,我们也陷入了安静。

  良久,车子开出来,重见广日,我的眼睛痛了一下,低头揉,他才说,“是。我们现在去陆少公司等他。”

  我一怔,揉眼睛的手就僵住了,泪水顺着手背流淌出来。

  不说从前,就说现在,卓风之前可是说不会再见李思念,难道说就因为她生病了卓风就必须打碎自己的誓言,说见就见,将我撇在一边,甚至不给我个解释就去见她,这是因为什么?

  我抹掉泪水,深吸口气,心口发闷。

  到了陆少的一个会所,还未进门,就听到了里面狂暴的音乐和吵嚷那个的各种叫喊。

  今天好像会所特别的热闹,陆少的车子嚣张的停在门口,可我没看到他人。

  李哥带着我一直往里面走,拐了一个有一个折角,终于上了电梯,才安静下来。

  电梯里面,一男两女,互相纠缠,缠绵的吻带着互相吸吮的声音,叫人尴尬不忍。

  李哥用高大的身子将我挡在身后,我缩着身子,隐蔽在李哥的阴影下,不想看到那三个人的纠缠。

  可电梯似乎运行了很久才停下来,三个人出了电梯,又上来一男一女,纠缠之下是半个身子的白,刺人眼眸。

  李哥终于怒了,低吼,“注意点。”

  两个人一怔,纷纷回头。

  我以为要起冲突,不想,男人冷哼一声,往外面靠了靠,按了电梯,出去了。

  电梯里面终于安静下来,一直向上,冲到了顶楼。

  开了电梯门,就听到陆少在里面咆哮,“都给我滚,你们这群废物,这个月亏损了上千万,你们是不是眼瞎?这个账目傻子都看得出来是假的,谁做的,啊?坑我的钱,找死吗?”

  我跟着李哥进去,没去办公室,可透明玻璃还是能够穿出来里面的声音,陆少的怒火要烧着了整栋高楼。

  “陆少,这个账目是卓总给我们的,不会作假,您是不是看错了?我们也算过了,这面没有错,您。”

  “咚!”陆少怒吼,伴随一声摔东西的巨响,整个办公大厅都回荡着轰鸣,“放屁,你的意思是卓风坑我的钱吗?账目是他给的就一定会对,你们不审阅,直接交上来,一切责任谁来背?一整个月都在亏钱,当我还三岁小孩子?你说卓风给你,为什么他会碰到账目,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