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39节

  第276章 误会

  我没敢出声,这个时候就担心我的突然出现叫陆少尴尬,他们在说卓风,是关于钱的事情,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两个人之间的钱本来就很浑浊,卓风直接接触到账目,陆少肯定暴怒。

  陆少已经将全部的钱都给了卓风,卓风还想插手他别的账目,这件事有点复杂。

  我不敢想,如果是真的,从表面上看,肯定是我姐夫的问题,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进了最里面的一间办公室,房门关闭,彻底的听到外面的争吵,李哥给我倒了杯水,坐在我身边,低声说,“就当做不知道,他们之前的事情你不要搀和。”

  我哦了一声,可还是问他,“我姐夫真的在管路陆少的账目吗?那账目是错的吗?”

  “不知道,很难说,最近两个人关系不是很好,总之你别说话就是了。”

  我愣愣的点头,开始心脏狂跳,总觉得事情不是很好。

  陆少很久才过来,开门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不一样了,冲我们笑笑,“好啊,卓尔,考试怎么样?”

  “陆哥,我估计要重新补考才行,有一科肯定会挂掉。”

  陆少呵呵的笑,也没看出他多高兴,就是笑声很大,“挂掉就挂掉吧,还没体会过挂科的感受吧,刚才顾程峰给我打电话也说了这件事,他在电话那头可是高兴得很啊。”

  这人,真是欠揍,我嘀咕一声,“死叛徒,找打。”

  “呵呵,恩,是该揍他,叛徒可不好。”

  一语双关,这话听起来真是叫人心里不是滋味,他该说的也是卓风吧,坑了钱,多轻的问题都是大问题了,陆少已经没钱了,还被坑了几千万,一个月的收入都打了水漂,谁都会生气。

  “陆哥。”

  我想替卓风说两句话,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陆少在气头上,我说的多少都对两个人的关系不是很好。

  “说吧,我听听你的意见,刚才也都听到了吧?”

  陆少不笨不傻,更可以说是非常聪明,不然一个人从黑道走到白道,生意做这么大,不是白混的。

  “陆哥,你不是说非常了解我姐夫的吗?我相信他的人品,你不是也该相信他的人品吗?”

  陆哥喝一口水,呵呵的冷笑,没吭声。

  我继续说,“当初也是因为你的那个客户说货被退回来是因为我姐夫,后来不是也查明了有人从中捣鬼吗,你当时也说了解卓风,相信他,是不是?或许这一次还是误会呢?”

  陆少还是冷笑,杯子碰一声摔在桌面上,默了很久才说,“亲眼所见,他将账目亲手交代别人,要我如何说他是清白的?”

  额!

  我一愣,没了辩解的话。

  他看向我,眯了眯眼睛,“卓尔,你也有怀疑他的时候吧,怀疑他是不是爱你,是不是真的为了你们的将来而在努力?信任这个东西很容易被打碎的,多少年的感情的都会不堪一击,知道吗?更何况是在这个时候,缺钱,寸步难行,他拿走了我的全部,说过什么吗,给过我什么保证吗?都没有,因为我不想要,我相信他,可是到了现在,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信任已经倾斜,我需要一个解释,可我得到了却是一个假账目,但是……”

  他说的有些激动,眼睛都红了,盯着我的脸看了很久,大喘一口气,“我还是相信他。”

  我没有松口气,相反,我更加担忧起来。

  他说的是相信,可脸上却一点相信的表情都没有。

  “陆哥,你为什么不当面问他呢?”

  他反问我,“他为什么不亲自告诉我呢?”

  我哑口无言。

  卓风不善于解释,往往都在事情严重的时候迫不得已的说出来,他只会默默的去做,给人肯定的结果,却不是艰难的经过。

  可这里面的细节我不知道,我也无法替卓风狡辩些什么,只能看着陆少一直火气大胜。

  过了一个来小时,卓风过来了,手里提着一份文件,交给我,“收好。”

  我点头,将资料装进书包。

  陆少没看他,只低头玩手机,卓风走过去,坐在他对面,自己倒了杯茶水,“事情办得怎么样?”

  陆少有些不愿意回答,很久才说,“还行。”

  “还行是什么,必须成功,我这里已经准备好了。杜老板那边不同意吗,上次的事情我已经说了,货不好不行,对方不收,好坏参半这种事不能再发生。”

  杜老板,就是那个小个子男人,是陆少多年的老客户。

  “可以这一行就是这样,就是要好坏参半,规矩不是我定的,你要改,只能收不到货,拿不到钱,我也没有办法,你不要,有点是地方要。”

  卓风倒水的手僵住,抬头看他,脸色不是很好。

  “看我也没用,事情就是这样,收就必须是好坏参半,我卖出去也是这样,价格翻一倍,稳赚不赔,你想高价收全是好货,没毛病,可价钱却那么低,我们赚不到钱,我这边就只能陪,你看看我账户上阿有多少钱可以配?”

  卓风放下了杯子,坐直身子,深吸口气,该是也在忍心口的这口怨气,他说,“事情不是这么办的,规矩不是死的,能改就改,这个市场不变化,我们永远别想翻身,想做领头军,就要有牺牲。但是数目不大,回本的时候会更快,这个东西现在需求量大,做批量是赚钱,可是好坏参差不齐,我们只能赚小钱,浑水摸鱼,出不了头。”

  陆少冷笑,没吭声。

  卓风见陆少这个态度,满脸不愿意,怒火就上来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

  “没什么,你说的算,我无所谓,你想做,你去做,我没钱可以给了,亏损我也承受不起,杜老板那边我已经通知了,是否接受你的东西不是我能左右,就是这样。”

  “……你是说你不管了吗?”卓风追问。

  看这情况,是要打起来。

  我大惊,走过去,坐在两个人中间的沙发上,帮忙给两个人倒茶,看看陆少,满脸怒火,在隐忍,卓风也是一样。

  “姐夫,陆哥,你们喝水,今天天气真冷,空调温度都这么高了还会冷的厉害,你们,你们不冷吗?喝水吧?”

  陆少看我一眼,接过我手里的杯子,喝光了,啪嗒一声,扔了杯子,杯子倒在茶几上,碎了。

  卓风顿时大怒,豁然起身。

  我也跟着站起来。

  “你有问题直接说,没必要给我脸色看,”卓风不知道怎么了,往常这个样子都不会动怒生气的,顶多一声不吭。

  今天两个人反过来了,陆少坐着没动,不吭声却已经满脸的怒气了。

  “你有不满提出来,这算什么?卓尔给你的茶水,你这算什么?”

  我拉卓风的手,真怕两个人打起来。

  不想,陆少笑了,满脸的鄙夷,“你在乎卓尔吗?在乎卓尔的话为什么还去见李思念,却不告诉卓尔?你们还亲亲我我了吧?看你领口子上的口红。”

  我大惊的盯着他的领口看过去,手里攥着的水壶,失手落在了地上,咣当,跟着脚背上传来滚烫的热,我惨叫着往后面躲。

  第277章 内奸

  好在脚伤不严重,只是红了一片,不过我成功的阻止了卓风和陆少的争吵。

  在医院里面,我拉着卓风的手问他,“姐夫,你那边的账目为什么不清楚,还要交给陆少?”

  卓风愣了,有些茫然的看着我问,“为什么要这么问,我从来不会碰到他的账目,我公司的账目也交给了外面人在做,这样会比较透明清晰。”

  陆少也茫然看向我们,追问,“你说什么?账目你不过问,那你给我的东西是什么?”

  卓风好奇,看看陆少,看看我,“我什么时候给你账目?我给你的都是和冯家的一些项目往来,卓尔这里是原件,你那里的是复印件,你签了字的。每一笔我都核对过,不会错。”

  陆少吸口气,脸色雪白。

  卓风也愣住了,两个人同时陷入了沉默,跟着一口同声的说,“这就是那个内奸?”

  一直都以为是佳佳,现在确信,此人流窜在陆少和卓风两人之间,所以了解的东西比任何人都多,别说是我的去处了,就连同卓风和陆少的去处都一清二楚,而此人就是俩个人都信任的那个司机小张。

  陆少当即起的扔了手里的香烟,就跑了出去。

  卓风也追了出去,叫住了他,两个人在门外说了会儿话,陆少才走。

  卓风回来,看看我的脚,没什么大碍,“要不然回家养着吧,明天我送你去考试,只有一门了吧?”

  “恩,姐夫,要不然我也打算回家去养着,问题不大,就是现在有些疼,不能穿鞋子了。”

  “没关系,我背走,上了车就暖了,手给我。”

  他背着我,出了医院,坐上车。

  在车内,他打了三通电话。

  第一个是李思念的,“事情已经帮你解决了,你在那里会很安全,好好养病,就这样吧。”

  李思念不知道说了什么,卓风很生气,声音提高了几分呗,“我们早就结束了,你这是妄想症,李思念,你清醒清醒,你现在还是囚犯,不是从前那个风光的李设计师。”

  电话挂断后,卓风对我说,“回去给你解释。”

  第二个电话是他家里的,不知道是他父亲还是姨妈,他的语气很平淡,就是平常的给家里人问好。

  “好些了吗,好,有病了去医院,不要拖着,医生我不是联系好了吗,恩,知道了。”

  第三个电话就是陆少的。

  “人找到了吗?佳佳呢,叫她去吧,你身边需要人。我们出院了,我带她回去,是,我不能离开,你小心点。那件事我回头跟你说,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这件事就这么做,赔钱绝对不对,这个月的净收入就是三千七百万,我给了你四千万,你说你那边少了两千多万,那他拿走的数目多少,你自己算算。你张没长脑子?你骂我也没用,你就是没脑子,好了,我先卓尔回去,你路上小心。”

  两个人就好像是欢喜冤家,见了面多半都是在斗嘴,要不然就是要动手,可其实,这关系,是打不断的。

  卓风再生气,还是关心陆少。陆少再不相信他,还是听他的意见。

  我有点想笑,这脚伤,没白挨。

  “姐夫,我们回去后你就不出去了吗?”

  他点头,看着我的脚,又用他的西装包了包,确定不会被凉到了还用手搓了搓,才说,“不会出去了,事情就办妥了,现在在抓人,小张知道的不少。如果叫他拿着钱跑了,倒是好了,如果真的是冯科的人,那我们损失肯定不小。”

  看着卓风脸上的凝重,我确定,事情很定很棘手。

  身边最信任的人竟然是叛徒,不光是损失的事儿,还有这份背叛之后的伤心和怒气。

  回到家里,卓风的电话依旧响了没完,我也跟着紧张。

  听那语气,该是不顺利。

  天黑下来,卓风才忙完,热了牛奶上楼,先帮我擦药膏,之后放我上床,帮我端着牛奶,吹了吹气,确定不热了才递给我。

  我喝光了还给他杯子,他笑着帮我擦掉嘴角的牛奶,“傻瓜。”

  “姐夫,我不傻。”

  “不傻故意将水壶扔在地上?”

  我哪里是故意的,我就是被吓得,我真的看到了他领口上的口中啊,我当时的心,真的很痛的。

  他捏我脸颊,转身躺在我身边。他伸手将我往怀里揽,抱紧后低头一个吻。

  “李思念出来这件事我想等过几天告诉你,她出来是个意外,在里面自己想尽了办法要自杀,我接到电话的时候她才自杀未遂,失血过多的在医院。李家人已经不管她了,我不能见死不救,就找了律师,将她外保了出来,可她还是很危险,就只能放进医院了,说是抑郁,其实就是她想出来,呵,这个女人,是你想象不到的厉害。”

  的确,连陆少也说她是真的有抑郁呢,原来都是装的?

  我吓得缩了缩脖子。

  “我去见她是商量一些事情,顺便问一问你父母的具体情况,她那里竟然还有联系。”

  李思念被关进去了,竟然还有跟我的为父母有联系?

  我大惊。

  “惊讶吧?我也惊讶,可是她死活不说怎么联系又为什么要联系,我总觉得她目的不单纯,所以暂时稳住她,等将她安排好了再慢慢查。”

  “姐夫,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没关系,不用道歉,是我做事没告诉你,叫你担心了。”他轻声笑,眼睛弯成了月牙形状。

  “姐夫,我该道歉,每次发生事情我都会怀疑你,是不是我不够爱你?”

  “不是,是你没自信。”

  “姐夫,我不会离开你,你也不要离开我,好吗?”

  我想,我越来越需要他了,有了他才会叫我更加理智,才会完整,才会自信,才会幸福。

  他是我的一切。

  他笑。

  转身,身子压了过来,那带着有些凉意的吻,就好像一股电流,直戳我的心口。

  我圈住他的脖子,感受他带给我的温柔。

  吻稀稀疏疏,从嘴唇到脸颊,从额头到胸口,每一次,都叫我浑身战栗不已。

  欲望从每一个毛细孔发出,我不顾脚上的疼痛,将他圈住,“姐夫,要我。”

  他愣了,低头看着我,微微喘息的呼吸扑打在我的脸颊上。

  意外的,他没有推开我,只专注的望着我的脸颊。

  “姐夫,要我,要我。”

  他继续楞,身子僵硬,可身体上的热是无法掩盖住的。

  “姐夫!”

  他吸口气,吻落下来,带着几分霸道,要榨干我身上的所有力气,理智终于在有些疼痛的啃咬之下慢慢消失。

  我祈求,我等待,我盼望的契合,正在悄然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