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42节

  第282章 二十岁

  我是今天的主角,本该站在我身边的是卓风,可今天,站在我身边的是开心。

  我没有看到卓风,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更不知道他为什么没有出息。

  陆少也不在,我哥哥更不在。

  开心告诉我,“他们有事,我来撑场面,你不要紧张,这里都是你卓哥陆少和你哥哥的人,不会出事的,不过那边都是一些客商,还有你不想见到的冯家人,估计顾家人也在,不需要你去招待,有我在呢,你只管跟着我走,招待好你的同学和你的朋友,知道吗?”

  我愣愣的点头,有些不知所错。

  她冲我笑笑,“傻瓜,紧张什么啊,今天你是主角。”

  我想对她笑,可我笑不出来了,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却想哭,泪水都在眼圈里打转。

  开心帮我整理一领口,左右打量我,“多好看啊,你要是再长两年,一定比我还没,天生就是个美人痞子,卓哥是体贴的人,把你呵护的这么好,越来越水灵了。今天是你生日,二十岁了,是大姑娘了。”

  啪嗒,我的泪水还是流了下来。

  开心急了,慌张的帮我擦掉泪水,却还是笑着,挡住了我的脸,我的面前就只有她,看不到别人,“卓尔,你别担心,家里出事还有三个男人帮你顶着呢,实在不成还有我,姐姐带着你,错不了。”

  我意料到了,肯定会出事,小张被打死了,就死在了我姐夫的房间,李哥还不知道怎么样,这件事背后是谁也不清楚,文件那么重要的话,肯定这个生意也很重要。我预感到了气氛不对,我更清楚那边冯科的眼神是仇恨,是得意,是一丝欣喜,而我们要面对都不知道是不是狂风暴雨。

  我忍住泪水,深吸口气,今日我是主角,我不能搞砸了。

  开心姐满意的点头,牵我的手,往下走。

  石阶很高,我踩着高跟鞋,一点点往下移,小腿都在发颤。

  我先看到了谢晶晶,她也穿了好看的衣服,长发散开,手里捧着一束鲜花,笑的一脸灿烂,跟着是李阳,她就像一个高贵的公主,期待的看着我,之后是刘薇,今日的她异常的不同,穿着我送的花裙子,衬得皮肤很白,修长的腿笔直而又纤细。

  之后是我的好友安妮,她到底还是来了,看起来很匆忙,那么爱美的她皮肤还是那么好,手上的珠宝闪闪发光,一脸带笑。

  之后是我的高中同学,我的大学同学,我的老师,还有一些我看不清楚的人。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我的身边,我就是今日的明星,璀璨而又绚烂。

  这和我梦想的有些不同,我期待我会被卓风牵着手走下来,面带微笑都看着每一个人,好像妖气呐喊的骄傲孔雀,如今我却落魄的像一只凤凰,依旧美丽,可已经不够绚烂多彩。

  生日宴会很精彩,我甚至记不得里面的各种细节,来人我就知道机械的端着酒杯喝一口,人走我微笑着目送离开。

  顾程峰期间过来了三次,只说了简短的三句话,“卓尔,你真美。”

  “卓尔,卓哥回来了,还不能过来,你别急。”

  “卓尔,你高兴点。”

  我将嘴巴裂的很大,脸上的肌肉都酸痛了,强大精神叫我倍感疲惫。

  一场又一场不知道是谁邀请的舞蹈,我已经筋疲力竭。

  等我看到陆少出现,哥哥出现,卓风出现的时候我已经没了一丝一毫的力气,哪怕是笑,我都撑不住了。

  脑海里面不断翻转前一天晚上的事情。

  小张的狰狞,那些刺耳的话,他死后的样子,和倒在血泊里的情景,犹如一只只巨大的宽刀,深深的刻进我的心口。

  卓风过来牵我的手,不知道是他的手凉还是我的手太热,我惊的缩了回来。

  他没有放开,固执的握着,低头一个有些凉意的吻落在我的额头,低声说,“卓尔,照顾好自己,没有我在,可是你身边还有陆少和你哥哥,他们会照顾你。好吗?”

  我一怔,脑袋嗡的一声巨响。

  流水又一次无声流淌下来,他却笑了,冰凉的手指擦掉我脸上的泪珠子,轻声告诉我,“李哥没事,只是暂时还没脱离危险,小张死了,家里发生这样事儿需要有人来出头,陆少已经不能露面,你哥哥那边还有暗地,我需要保护你。”

  所以,所以呢?

  “所以,我要离开一段时间,时间不长,你在家里正好可以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等我回来再帮你补习,好吗?”

  我慌乱的摇头,泪水落在手背上,冰凉刺骨。

  “姐夫,你去哪里,你不要离开我。我想过跟你分手,我怀疑过你,都是我的不对,可我在改正,我不怀疑你了,我不会相信别人的话了,我听话,我听你的话,你不要走,姐夫。”

  “傻瓜,我会回来的,时间不长,你在外面要乖,听你哥哥和陆少的话,钱都在你的账户上,想去买就去刷卡,闲下来的时候去看看李哥,随时都要带着佳佳,我在里面也会放心。”

  “不……”

  我的尖叫声盖过了整个喧闹的舞池,伴随着一声巨响,所有的电源也都断了,只有头顶上一只红灯在闪,卓风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两个穿着警服的人,我心惊肉跳,死死的扣住卓风手,慌乱的摇头,我想跪地求饶,我想说那都是我做的,不管卓风的事儿,为什么要带他走?

  “姐夫,姐夫,你不要走,求你,我不能没有你,姐夫。”

  卓风的眼睛红红的,他很不舍,却又不得不舍,抱着我的头,不断的亲吻我的额头,一下有以下,像是一种庄严的仪式,在打入印章,刻上他的符号。

  他说,“听话,卓尔,你长大了,你不是一直期盼着自己长大吗,没有我你也会很好的生活,听话。”

  “不,姐夫,你不要走,姐夫,啊……”

  我平时嘴吧那么厉害,到了此时却已经不知道要辩解什么,只求他能够留下来。

  望着他的手一点点的松开我的手指,我的心就好像被用刀子割开了一样的痛。

  哥哥和陆少过来劝我,我全都听不到,当他们是仇人一样挥打。

  “姐夫……”

  姐夫进去了,他主动承担全部的责任,包括之前陆少的事情。

  这个足以叫卓风判处死刑。

  我听到这个结果,昏死在了舞池中央。

  第283章 有点骨气行不行

  开庭的当天我没有去,没有勇气,只坐在外面的车子里面,当一只缩头乌龟,做一只鸵鸟,等待着这个巨大的变故来临。

  尽管今天的天依旧是晴空万里,可我却觉得周围漆黑无比,乃至与我的看任何事物都是黑的。

  姐夫的宣判审了一整天,结果不出来,我就没有吃过一口东西。

  佳佳在我身边念叨了很多事情,李思念被送回了医院,这件事她知道后只一直在哭,没有说什么。我的同学也被送走了,同学们留下了很多生日礼物,好在当时都散场了,他们不知道我姐夫的事情。顾程峰被顾洛抓了回去,不过不会面临逼婚,该是又要被逼着上班谈业务。

  小张死了,李哥还在监护病房,陆少这边将姐夫的资金收了回来,余下的钱给了我。

  卓家人赶过来了,在里面旁听,卓风名下的房产他们要拿走,但是卓风已经全都转我的名下。卓家人现在很不满,该是在等待卓风的结果之后才开始行动。

  卓青青就站在外面,看着我,卓不凡蹲在石阶上,身边是很久不见的卓晗。

  我歪着脑袋看着他们,该是看不到我的吧,车窗子黑乎乎的,贴着窗户膜。

  车里面很闷,佳佳开了窗子,冷风吹进来,惊得我全身一抖。

  佳佳还说,“保险柜的东西都在里面,卓哥说你回去后收起来,放在安全的地方,只能你自己知道,之前给你的文件都是真的,不要丢了,叫你别怪他。”

  我顿时哭出声来,哭声艰涩,犹如飘荡在空气里的冤魂嚎叫。

  卓不凡过来敲车门,我没开,佳佳出去叫卓不凡离开。

  卓不凡却对着我咆哮,“卓尔,你不进去看看算什么爱他?你就这么窝囊?平常那么厉害哪里去了?你躲的过现在,躲不过以后,卓家人是不会放过你的。你就知道哭,有点骨气行不行?”

  我没骨气,我宁愿一辈子没骨气,就窝在卓风的羽翼下,永远不要见到外面的世界。

  天黑了,陆少过来,叫我跟着他走。

  我勉强从车上下来,看着庄严的标徽和建筑,心口难受,一阵阵的痛。

  他攥住我的手,告诉我说,“明天还要继续,我找了些证据,希望有用。这件事不会是这个结果的,你别乱想,跟我回去。”

  我愣愣的点头,像一只被人用绳子牵住的木偶。

  卓青青跑过来,将我们拦住,陆少不耐心的叫人将她拽走,卓青青大叫,指着我无情的谩骂,“臭婊子,卓尔,枉我还那么喜欢你,你竟然是这样的人,是你害了卓哥。”

  我看她一眼,她狰狞的脸上满是痛苦和怒火,好像卓风成为这样真的是我一手造成。

  我冷笑,问她,“卓青青,你喜欢我吗?在卓家,最恨我的好像不是卓振东,而是你吧?你替卓不凡抱不平,我们同是卓家不想要的孩子,可我却深得姐夫的关心和爱护,卓不凡却不一样,他不被任何人看重,唯独你喜欢,呵呵……卓青青,如果我没猜错,你喜欢的不是姐弟情,而是你从小就喜欢他吧,当他是弟弟还是自己的男友了?哦,是了,你最爱的其实卓家的钱和房产,以及卓风手里公司。你生气,你暴怒,都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卓风没有将一分钱给你们,尤其是你身边的那个小男友。”

  卓不凡垂着头不吭声,卓青青却更加张狂,像一只发疯的怒狮子,要撕扯我的身体。

  陆少挡在我跟前,将她推开,叫人将她拽走,不耐烦的挥手对卓青青怒吼,“连卓尔都知道的事情你还想瞒着谁?赶紧滚,别叫我生气,这件事要是宣扬出去,对你们卓家谁都没好处,卓不凡才多大?你怎么下的去手?你们才是乱伦,给我滚!”

  卓青青身子一僵,颓然的跪在了地上。

  陆少拉着我上了他的车子,他亲自来开车,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对外面的人交代说,“都散了吧,那群记者都赶走,跟苍蝇一样,想在这一行混的都给我老实点,卓家这边的事情我要是发现任何一条消息报道出去你们都吃不了兜着走,都滚,混蛋东西。”

  他将车子发动,不顾前边围过来的记者,轰隆一声,冲出去很远。

  车速很快,在满是人群的院子里面转了一圈才开出去。

  陆少回头看一眼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我,哼了一鼻子,“蠢货,这件事没落实,别担心,瞎操心什么?我被关进去多少次了不还是被放出来了,有我在呢。当初卓风那么救我,我也要救他,要不然兄弟就白做了。系好安全带,我们回家睡大觉去。”

  陆少的房子很多,这一处是在郊区的一个地方,他开了锁,挥了挥满屋子的尘土,嫌弃的将周围的尘布揭开,拉我进去。

  他笨手笨脚的简单打扫了一通,比之前还要尘土飞扬,嫌弃的皱眉,看我一眼,帮我抹了把脸,“哭屁,饿不饿,老子给你做点吃的?”

  “陆哥,你别做了,糊锅的东西吃了会生病的。”

  “呸,老子那是没发挥好,等着,我会做蛋炒饭了。”

  他按我肩头,叫我坐在沙发上等。

  我听到他在厨房里敲敲打打,翻箱倒柜,跟着嘀咕,“卧槽,这米不是这样的啊,是不是要煮熟了才行,放水还是不放水?卧槽,麻烦了。”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他在里面哀嚎,“别笑,别进来,丢人!我自己搞定,给我十分钟。”

  十分钟能做好什么?看样子这里东西还挺齐全,样样都有,各种炒锅小盘子,可都没拆封。

  十分钟?怕是连包装都没拆完。

  我无奈的对他说,“陆哥,叫外卖吧,我想喝酒了。”

  “啊,好主意,叫外卖。喝酒成,我陪你。就是,哎,外卖电话多少?”

  真是蠢货。

  我横他一眼,他嘿嘿的坏笑,拿出电话打给了他助理,“将你上次拿给我的那个菜单找出来,上面的菜挑一些卓尔爱吃的给我送来,在郊区的房子。恩,恩,再提一车酒水过来,放地下室就成。什么酒都要,一样十瓶。”

  他扔了电话,潇洒的走过来,拽我往他怀里塞,“丫头,先哭吧,哥知道你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