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43节

  第284章 见不到

  我哭不出来了,之前的泪水已经哭干了,现在就只有伤心和难过。

  我闷闷的心口有些喘息不过来。

  他看我一眼,敲我额头,叹了口气,摇头说,“这件事其实挺难办的,我们去的时候还挺好,该抬走的死人都收拾了,房间也打扫干净。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个小张在房间里面按了监控,把当时李哥杀他的经过全都拍了下来,这视频就成了全部的证据。可矛头指向李哥。但是啊,手里的东西是祸端。”

  杀人可以平掉,李哥也是正当防卫,找好的律师,内外打点一番这件事其实真不大,可偏生李哥杀人的东西是敏感的。

  陆少吸口气,拿出香烟来,看看我,没有抽,有些泄气的将香烟盒扔在了茶几上,抓了抓头,“卓风不主动认罪我就进去了,我进去也没什么,可你也知道,冯家要的不是我,是卓风,即便我进去了外面事情也平息不了。卓风的意思是他进去,至少保证你安全,是不是?”

  我心口又是骤然一痛,倒抽口气。

  他冷笑一声,到底是点燃了香烟,狠狠的吸一口,“不过希望问题不大,我找了国外的专家和一些好的律师,现在在里面跟卓风商量,如果他不主动认罪,这件事就没多大的问题,我进去也无所谓,又不是头一次了。”

  谁进去都不行,两个人都重要。

  我问他,“陆哥,姐夫给我的文件到底是什么啊,能叫小张给冯家做事,冯家给了他什么好处?”

  陆少一脸的后悔,眉头痕迹越来越深,几口将香烟吸干净了拧在干净的烟灰缸里面,“这件事吧,怪我。当初小张有点不对,我没在意,以为他跟了我这么多年,不会出事,所以我们都将矛头对准了佳佳,没想到就是小张的事儿。这人其实一直手脚不干净的,从前偷偷公司的东西我没在乎。那孩子家里苦,老妈老爸都是残疾人,他上头还有个上大学的哥哥,全家就指望他一个,做事一直都拼命,就是从小没教育好,小偷小摸的,没想到现在摸到了我身上,哎!”

  陆少的意思小张是拿了冯家很多值钱的东西不说还要挟了他,小张也是想保护那个在国外上大学成绩优异前途无量的哥哥。

  我一阵唏嘘。

  穷人家都有很多孩子,越生越穷,越穷越生,死循环,导致贫穷不光在经济也在思想。

  小张跟了陆少后生活好了不少,可他到底还是穷日子出生,就算过上了好生活,仍旧改变不了贪婪和虚荣心,估计冯家给他的钱很多吧,至少从陆少这里坑走的钱就足够他们一家子活两辈子的了。

  陆少说不在乎钱,在乎的是人,信任的人不好找,尤其是像小张做事精明的那种,佳佳是好,可她是女人,带在身边不方便。

  “陆哥,这件事敲准了是冯家人做的吗?”

  “哼,你以为桌家人不开口,冯家人会正面针对卓风吗?冯科再不是东西也知道家族利益,他那么小心谨慎的人是不会轻易就动手的。卓振东不知道背后给了冯家什么好处,叫冯家这么卖命。不过卓振东这个老东西也真是愚蠢,叫外人对付自己儿子,他就高兴了?现在看着自己亲生儿子这个样子,叫他后悔去吧。”

  卓振东起初的目的是想针对我和卓风手里的钱,利用冯家对付我,叫我离开卓风,叫卓风回到家族离去。却不想,卓振东控制不住冯家,更不知道冯科这边的目的,导致适得其反,反被冯科利用,所以才会有今天难以收拾的局面。

  卓风一己之力,对付家里又对付冯家,他多艰难啊。

  “陆哥,我什么时候能单独见他?”

  “见卓风?”他挑眉。

  我点头。

  “见不到,判决前是见不到的,我们都要回避,不去旁听就见不到他人,不过我劝你还是别去,难受。”

  我心口缩了缩,犹如针戳。

  外卖送过来都快天黑了,陆少气的踹了助理好几脚。

  助理呵呵的笑也不吭声,站着不动,陆少不搭理他,我叫他过来跟我们一起坐。

  陆少提着酒瓶子出去了,手里捏着电话,临走前告诉助理,“陪我妹子痛快了,我马上来。”

  助理坐下来,先是吸口气,帮我开了几瓶啤酒,见陆少走远了才说,“陆总难过呢。”

  我看向陆少,背景落寞,好像他最近瘦了很多。

  “小张是陆总一手带起来的,不当亲儿子看也当亲兄弟了,谁会想到他是叛徒,哎!小张死了倒是好解决,要是活着,陆总能活剐了他。不过卓尔,你别生陆总的气,他就是刀子嘴,其实心思很好,我们都了解他。”

  我当然知道陆哥好,他就是嘴巴不饶人,其实心里很柔软。

  当初见到他的时候我挺怕他的,脸上总坏笑,痞气也重,身上总是散发一种叫人害怕的气势,我见了都不敢说话,时间久了,喜欢看他说话嚣张的样子,他是真性情的人,重义气,重感情,所以助理说的对,最难过得是他。

  因为他最信任的小张,导致最好的兄弟成了今天的样子,他却无能为力,又不能表现出来,他比我还要难过。

  一瓶啤酒下肚,我已经有些头晕了,迷迷糊糊的我想起了当初姐夫教我喝酒的那个夜晚。

  我们在山上看日出,他给了我一点酒暖身体,我尝了几口,觉得味道真好,之后就很上瘾,后来喝多了,日出没看到,他特意录了视频给我,回去后也没时间看过。

  卓风啊,我的生活每一个瞬间都有他的影子,到处都是他的样子,他的气息,他的味道。

  我不敢回那个家,没有他的家不叫家。

  “助理哥哥,你不喝吗?”

  “我不喝,我一杯倒,我喝饮料,陪着你,你尝尝这个鱼,陆总很爱吃,他说以后学着做,可这人铲子都不会拿,估计也是学不成了。”

  我抱着酒瓶子呵呵的笑,酒已经上了头,有些眼睛睁不开,心狂跳,要喷出心口。

  “我姐夫,他,他好吗?你们都在为他的事情忙吧?我哥哥还没回来,是不是还在处理这件事儿?呵呵,我,我好想他啊。”

  酒精上了,我就想胡言乱语,一面说,一面抹泪。

  助理垂头不吭声,耐心的帮我将鱼肉里面的鱼刺剔干净。

  我咕嘟咕嘟的喝了第二瓶,泪水已经将我的脸颊打湿了。

  “姐夫,姐夫……陆哥,你说,我姐夫不会出事的,是吧?”

  陆少回来了,我抓他坐我身边,不知道是不是我喝酒的缘故,看他的眼睛也是红红的,他抿着红唇不吭声,眼睛也不看我,我急了,对他大叫,“你说话啊,我姐夫还能回来吗?”

  “……能。”

  他黯哑的回应,声音低不可闻。

  第285章 这辈子都值了

  早上起来,我发现我睡在了陆少的身边,四肢缠住他,跟绳子一样,捆的他像被虐待的小动物。

  他睡得很香,身上不知道是我还是他的酒气很重,我立刻从他的身上下来,低头看一眼自己的衣服,还好,都在。

  我才下床,他就一伸手将我拽住了,“上哪儿去?”

  “陆哥,我要去卫生间。”

  “哦,在那边。”他指了指一个角落的门,翻了个身,又睡了。

  我躲进卫生间,趴洗手池子上,捂着剧痛的胃,一阵翻江倒海。看样子,昨天晚上也是吐了很多次。

  镜子里面的我憔悴,脸色苍白,双眼青黑红肿,该是哭过闹过,并且睡得很晚。现在已经是早上六点多,距离开庭还有四个小时,我的心又开始犹如火烧。如果不是酒精的作用,我想我这一夜都不睡着。

  洗漱了出来,我去隔壁翻找昨天助理带回来的行李箱,里面都是我的衣服,看叠衣服的样子,我确定,是姐夫早就准备好的。

  他知道要发生什么,提前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我看着那些衣服愣神,泪水再也流不出来。

  蹲坐在地上愣了很久,陆少过来打断我。

  “做什么呢?”不知道他从哪里端来的热牛奶给我,也跟着我坐在地上。

  我指着衣服说,“陆哥,这都是姐夫给我准备的,他知道要出事提前做好了叫我离开那个家的准备。”

  他恩了一声,“他说了,你不会回家的。”

  是啊,那个没有姐夫,我不敢回。

  “穿这个。”陆少提起来一件白色的连衣裙,“穿上打底加绒的裤子,你昨天不是穿的靴子吗?穿上吧!”

  我哦了一声,提着白色裙子出去换。

  等我出来,饭厅的桌子上已经摆放好了早饭,陆少正捏着三明治喝着米粥。

  我见这奇怪的搭配,有点好奇,“陆哥,你做的啊?”

  “不是,助理做的。吃点吧,吃好了我们就出发,你不是想见他吗?”

  我一怔,手里的牛奶险些撒出去,心脏狂跳,紧张不已。

  “昨天看你那么难过,我就想了个办法,你可以去见见他,不过要趁早。现在见还是谨慎点好,快吃吧,别愣着。”

  我吸口气,镇定下来,颤抖着手将牛奶喝光,发现眼圈胀痛,我又想哭了。

  坐在车上我就开始紧张,双腿都在打颤。

  “陆哥,我姐夫很好吧,我用带一些什么进去吗,是不是里面很暖和,衣服够不够穿啊?里面能用钱吗?我想带点现金。我记得之前在电视上看过,可以花钱买生活用品的,是不是?陆哥,我知道他喜欢穿什么牌子的衣服,我们现在去买来的及吗?”

  陆少一直不吭声,我问了不下几个问题,始终都没有得到他回应。

  我急了,抓他手摇晃他手臂,“陆哥,你说话啊。”

  他回头看我一下,一伸手,将我拽了过去。

  我吓了一跳,跟着呼吸受阻,脸被扣在他心口上,那心跳砰砰砰,好像我此时的心脏一样。

  “傻瓜,没事的,里面什么都不缺,紧张什么?”

  “……哦。那就好。”

  他没松开我,抱我的很紧,我有些透不过起来,挣扎着起身,他又将我抱住,吐口气,“有这么好的女人,这辈子都值了。”

  我愣一下,茫然的看着他的脸,有些伤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受。

  就觉得,他,很难过。

  到了地方,陆少交代我说,“别多说话,别有肢体接触,看看就行,跟在律师身边别乱走,十几分钟就出来了。”

  我一直点头,不知道我是听没听进去,只看到面前的木门像是隔开了我们之间的千里万里,叫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

  等时间一到,陆少转身离开,我跟着律师和他助理进去。

  脚步很轻,大家都不说话,庄严的里面隔开的一道道的大铁门,每开一扇门我的心就紧绷一下,直到见到了卓风,我的心才渐渐放松。

  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流,隔着一只很大的方桌,卓风被人带了过来。

  我的眼睛一直落在他身上,他还穿着那日进来的时候黑色西装,脸色憔悴,可眼睛是亮晶晶的。

  他坐下来,看着我,没有说话,等待身后的人将他手腕上的东西打开,他才问律师,“如何?”

  可他的眼神依旧落在我这里,我紧张的呼吸都急促起来,不断的抹泪,这样只有一段桌子的距离,却好像隔开一整条银河那么宽。

  “事情还很顺利,你需要的东西我都找到了。但是对方不想交出来,所以还是等于没有任何线索。”

  卓风点点头,紧握双手。

  我吸口气,瞪大了眼睛望着他的表情和他身上的每一个位置。

  他和律师的交谈一直没中断,说的是案子的事情,律师问他是否还坚持的时候他就不吭声,问他一些别的事情他就点头说是。尽管对话是他和律师,和我们之间的眼神角落却从未转开过。

  坐在这里足足十五分钟,我却好像只过了十五秒,竟然如此短暂。

  可我已经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我多么渴望他能够握着我的手,抱着我的身体,低头轻声告诉我他没事。

  可简单的拥抱,在此时已经成为遥不可及的事情。

  出来后,我站在陆少身边,仍旧低头抹泪,陆少问了律师卓风这边的情况,律师一直摇头,“他不合作,我也没有办法,证据再多,只能藏着,他的意思是就这么定了,如果还是不配合,今天的官司怕是很不顺利的。”

  “……恩,知道了,明天这个时间我们再来。”

  “那今天开庭你们不到场吗?”律师追问。

  陆少看看我,摇头,笑了,“不了,什么时候他改了口,我们再来,明天我跟你一起进去。”

  律师点点头,交代了一些事情就离开了。

  陆少和我没急着走,我们相互握着手站在大门口,望着越来越大的太阳,尽管阳光很好,可照在身上没多少温度,反倒被冷风吹的浑身冰冷。

  “他见到你后有什么不对?”

  我愣了一下问他,“什么?”

  “我问你,见到他后有什么不对。”

  “没……”我的话没说出来,有些恍悟,明白了陆少叫我来的意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