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44节

  第286章 整天就知道瞎买

  陆少笑了,抓我手往楼下走,石阶很高,走的很慢,好似是在故意等我。

  “陆哥,你是想叫我来劝说我姐夫改变主意,是吗?”

  他嗯了一声,有些含糊不清。

  “那这件事谁来顶?”

  “反正不是我们。谁做的谁来顶,卓振东也好,冯科也好,都顶着吧,我们没事就成了。不过卓风肯定会扒层皮,人活着就没关系,这就叫留的青山债不怕没柴烧。”

  “那我们的证据足够用的吗?”我好奇的问。

  “你不相信你陆哥我的能力,还是不相信我律师的能力。”

  我都相信,可我不相信卓风会改口,他这人是铁了心做事就不会改变的人。

  “陆哥,我只担心我姐夫。”

  陆少哼了一鼻子,回头捏我脸,“我也担心。草,真几把闹心,走了,去别的地方转转,给你买些衣服。”

  我拽他的手,不想去,都这个时候了还逛街?

  “我衣服够多了,我不要。”

  “我给你买的不多啊,才几件?走走走,别磨蹭。”陆少一伸手,懒腰将我抱了起来。

  商场在年底了还是这么多人,即便务工的和放假人都回家去了,可商场依旧人满为患,到处都是黑色的脑袋。

  陆少和我站在商行大厅里面,看着人来人往,双双皱眉。

  他没好气的咒骂,“这他娘的都不回家过年吗,整天就知道瞎买。”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陆哥,要不我们回去吧,我想睡觉。”

  “……啊,也成,我们一起睡。”

  “我们各自睡各自的。”

  “放屁,就一张床,你叫我睡哪儿?”

  “我睡沙发。”

  他回头瞪我,“老子我是流氓吗,睡了就怎么样?我睡觉老实着呢,别捣乱,走了。”

  他拽着我,将我塞进车内,关上车门,电话就响了。

  隔着车门,我听的不是很清楚,好像是官司那边出了点问题。

  他对着电话咆哮,“他是不是疯了?啊?疯了?这么大的事情不跟我们商量,不想活了?要是死刑老子就带人将他给抢出来,草。你跟他说,如果不想好过,我就跟卓尔过一辈子了,抢他的女人,花他的钱,住他的房子,打他的父亲,叫他哭去吧,草,气死我了,成了,我们现在就过去。”

  我紧张的不知道怎么问他,司机的车子开的贼快,呼啸着就到了地方。

  他一路走的飞快,脸上怒气不减。

  我们进去后,他将我安排在了一个小房间,佳佳在身边陪着我,他自己跟着律师往里面走。

  我想跟过去,却又没有勇气,我知道我不够镇定,关键时刻哭闹起来只能叫事情更难办。

  隔着房门,我听到了里面陆少的说话,“你想怎么样,不想活了,是不是?你就这么跟我做兄弟的?成,我这个兄弟不重要,你他娘的不要你的女人了?卓尔等了你多少年你不知道吗?她还那么年轻,你叫她等你一辈子?卓风,你不懂事不是?卓尔就是那么轴,你死了她就会等你一辈子,你不是跟我说你要照顾她一辈子的吗?啊?操你大爷,我他妈的是人,我不是畜生,她是我妹子,我下不去那个嘴。你给我听好了,你不想活了,成,我们都别玩了,你认的当天我就带人过来闹,当场就打死几个,看你我谁先死。我说到做到。”

  “碰!”

  一声巨响,不知道是什么被摔碎了,我惊得全身都紧绷起来。

  跟着里面是陆少的咆哮,“卧槽,疯了,都疯了。”

  我愣愣的站着没动,双脚都被钉在了地面上。

  良久,房门开了,陆少和律师出来,里面没有别人,所以那一声巨响是摔碎的电话,陆少是通过电话跟卓风在说话。

  我怔怔的看着他,泪水没流下来,含在眼圈里面,不知道如何是好。

  “走,哥带你享受去。”

  他拽我手,往外面走,脚步有些踉跄。

  “陆哥,我听到了你说的话。”

  他一怔,脚步顿住,仰头长吸口气,跟着问我,“恩,然后呢?”

  “我做你媳妇吧,我们结婚,气死他。”

  “……呵呵,啊哈哈哈……”他大笑,却一脸冰冷,满脸的嘲讽,跟着问我,“所以呢,我们做夫妻了,卓风就能出来了?他最在乎的两个人在一起,双宿双飞,他就能安心的在里面呆着了,知道吗?”

  “我知道。”

  卓风不就是这个意思吗,尽管我不明白他到底为什么要放弃一切,可依照现在他的想法不就是想叫我和陆少在一起,之后他好在里面过另外一种生活吗,那我就如他的愿。

  “陆哥,你觉得我们该怎么改变他的决定?他一直都是喜欢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事情,从未改变过。我等了他五年才选择接受我,现在又要将我让给别人,我怀疑他是不是真的爱我。既然不爱我,我不如选择爱别人。顾程峰不可能了,可我不认识别的人,正好陆哥这里缺一个媳妇,谁都成,那为什么不能是我?”

  他眨巴着眼睛看我,一脸的茫然。

  我继续说,“陆哥,姐夫就是不想我好过,那我就过好给他看,你说是不是?”

  “……嘶,卓尔,你这是,激将法?”

  我点头。

  “我们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肯定有原因,可是按照正常思路我们肯定跟他卯足了劲儿的对着来,他肯定会心满意足,那我们就顺着他的意思来,叫他知道,真正的按照他所期盼的那样来会是一种什么结果,叫他心里也难过。”

  “哈,哈哈哈哈……好妹子,你牛,这个办法不是不行,就是难为你了,哈哈哈……我到什么时候都不吃亏,可你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啊。”

  “陆哥,演戏,演戏,你别乱想。”我气的跺脚。

  “演戏也要真演,先睡一觉再说。”

  没个正经。

  回去后,他趴上床就呼呼大睡,我则翻来覆去睡不着。

  我在想,卓风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谁人不爱自己的命啊,难道他就不爱了吗?我理解的卓风可是很会享受生活的,他会写诗,会画画,会摄影,能力够强,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还能一步步走过来,发展自己的事业,该是多么厉害的人,怎么就不爱惜自己的命了呢?

  我想不明白。

  所以,这里面,一定有别的原因。

  我起身开始翻找他之前给我的资料,一共十份,加上之前给我的假文件,就是十一份,那为什么前十份是真的,最后一件是假的,真的又在哪里?

  抱着文件,我去了李哥的医院。

  第287章 肯定还有别的目的

  李哥已经度过了危险期,正在普通病房,陆少还找了一些人看着他,护工就找了五个,房间里面不断人。

  李哥是喜欢清静的人,所以将人都赶了出来,我过来的时候就看到站在外面的人,排成长龙,纷纷对我问好。

  “卓尔,李哥刚睡,你这是有事?”问我的是一个长相清秀的小男生,看样子年龄不比我大多少,他们不是卓风的人就是陆少的人,都是认识我,可我却很少认识他们。

  “我进去找李哥说点话,你给我开门吧!谢谢了。”

  那小伙子恩了一声,起身往里面看看,开了门后低声对我说,“李哥最近心情不大好,你别说太重的话。”

  我点头表示理解,进去后没多久,李哥就听到动静醒了。

  我冲他笑笑。

  他恩了一声,拍着床边,“过来坐,怎么过来了?”

  “李哥,我看看你。”我买了些水果,放在桌子上,看到了李哥喜欢看的书,那书上的扉页还写着卓风的名字,我是认识的,当时翻看了不知道多少遍。心里难过了一阵,我才将情绪稳定下来。

  李哥的伤口在心口,听说差一点点就刺破了心脏,是因为失血过多造成的休克,又因为在睡梦中被刺伤,所以要是没及时醒过来人就真的完了。

  他说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醒了,好像听到有人在说话,就醒了上楼查看,才看我被小张威胁。

  我拿出来一只桔子剥皮,剥好了自己吃,“李哥,你还不能吃东西吗?”

  “恩,不能吃,你可以给我嚼碎了换成桔子水给我喝。”

  我笑笑,拿着桔子放在水杯里面用勺子碾碎,又放了些这里的蜂蜜,插上管子递给他。

  他吱吱的喝的挺开心,一会儿就见了底。

  我笑笑,觉得他真有趣。

  我们都没提卓风的事情,默契的好想合作了很多年的战友。

  良久,到底是我绷不住了,我问他,“李哥,我姐夫……你知道了吧?”

  “恩。”

  “那你说,他这是想干嘛啊?”

  李哥叹口气,摇头,“真不知道,不过可以问出来,你没去问问?”

  我摇头,我都不能跟他说话,好像是作为案发受害者是不能与他交流的,我也不是很懂。

  “李哥,我是真没有办法了,我来求助你,我姐夫不是不爱惜自己的人,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啊,看着我们所有人都为了他忙,有什么好?”

  李哥又是无奈一叹,良久才说,“这件事还真不能急,依我看啊,卓风肯定还有别的目的。”

  有别的目的?我是没看出来,我就看到他做事的绝决,连给我个解释都没有,看着我这么难过就开心了吗?

  “李哥,我问你,我姐夫不是给了我十一份文件吗,那最后一份文件的真件在哪里,这里面是什么,都很重要吗?他都将公司拆了,钱也退了出来,为什么文件还是没用到呢?”

  “这我真不知道,尽管我也上过大学,可我那点英语都还给老师了,你不如去问问陆少?”

  陆少也说不知道,他一直只关心自己的账目保镖,对账目倒是看的听准确,一看就知道哪里做了假,可是文件和合约他都是从外地雇人来翻译,之后自己去审阅,从来不去研究英文的东西,更主要,那些合约上的细则我看不大懂,我的英文有限,专业术语也实在是看不懂啊。

  “李哥,那你能给我找个人帮我看看吗?这个文件一定有问题啊,姐夫都当宝贝是的存着,我想知道里面都是些什么东西才行。”

  李哥没吭声,看着我怀里的东西,默了很久才说,“你不如先回家里去,看看保险柜里还有什么,之前不是说都叫你看护好的吗?”

  是了,还有保险柜,当时我走得急,之后再没回过去,那个保险柜的密码……是徐娇娇的生日啊。

  哎?

  我吸口气,觉得这回去了也要难过一回。

  我点头,却没急着走,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回去,一想到那里是案发现场,保险柜里面还有徐娇娇的照片,我这心口就难受的厉害。

  从医院出来,陆少的车子就到了,他火急急的下车,抓我手往车里坐,坐下后在掀我衣服看我裙子,我惊得大叫,等他停下手确定没事了才吐出一口气说,“卧槽,老子都要得心脏病了,你们能不能不叫我担心,我睡个觉的功夫你就没了,想干嘛,啊?去哪里不会跟我说,非要自己来,李哥这里什么时候来不行,非要我睡觉的时候来,啊?说话!”

  他这是在担心我?搞得我好像做错了什么事情。

  “陆哥,我想知道我姐夫到底在做什么,你不要担心了。”

  “哼,不担心,不担心我就是脑子坏了,说吧,了解到什么了?”

  “陆哥,你知道我姐夫给我的文件到底是什么吗,别瞒着我。”

  他狐疑的打量我,看一眼我手里的东西,摇头,“你就为了这个?”

  “恩,还能是什么?”

  “卧槽,能不能不这么大惊小怪,那就是个合约,跟冯家的一些公司的合约,我那里有翻译的复印件,你想看回去自己慢慢看,现在回家。”

  “我不,先回姐夫那里,我要去保险柜里面看看。李哥说里面还有东西,我要看看都是什么。”

  “也行,那里不能去,是案发现场,现在警戒线都封着呢,要是也换了,保险柜啊,倒是可以拿出来,我叫人偷出来,你找完了东西我们再放回去。”

  噗!

  我一口老血,这人不安套裤出牌呢。

  晚上,保险柜被五个人抬了进来,看样子没少费力气,这个东西很重,并且碰不好了就会发出警报,来的时候是五个人用绳子挑着变淡抬进来的,脸上都是汗水。

  我递水给他们,左右看,蹲下来直接输入了徐娇娇的生日,可是没打开。

  我惊了,皱眉看着保险柜,问陆少,“徐娇娇的生日不是九月十七吗?”

  陆少说,“不知道,我自己生日都不记得。”

  “我没记错啊!”我拿出手机翻看,没记错,想了想我打算问问顾程峰,或许生日不准呢,顾程峰那边没回复我,我只好继续等。

  到了后半夜,顾程峰回复我信息,只有一串数字,“九月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