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46节

  第290章 继续想办法

  陆少这不去当演员都白瞎了,转身说变脸就变脸,我都有些不适应。

  进去后,我们再一次坐在了方方正正的桌子前。

  我看到卓风就想笑,绷不住,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后我就想大笑,高兴卓风的聪明,高兴他的良苦用心,高兴他的能屈能伸和大义凛然,我想他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

  陆少在桌子底下捏我腿,我吃痛,笑不出来了。

  律师一直在跟卓风说话,卓风有些心不在焉,眼神还在我身上,我盯着他看的有些不自然。

  陆少一把将我将我抱住,我惊得差点叫出来。

  不能我们随便说话,只能肢体上又变化,我咬着嘴唇,瞪了陆少一眼。陆少呵呵的笑,吧唧,在我额头上亲一口,我浑身不自在。

  可我没挣脱开他,只看到他一脸坏笑的看着卓风,满是挑衅。

  卓风眉头皱了皱,还是没从我的脸上移开视线,律师连续问了他三遍同一个问题他都没有吭声,我知道,他当真了。

  陆少哼了一鼻子,桌子底下又捏我一下,我鼻子一酸,泪水就下来了。

  卓风肩头微颤,稳坐没动,可我感觉到他身上的紧绷,表情也凝重起来。

  等律师和我们出来,律师先是摸一把脸上的汗水,无奈的吐一口气,“陆总,他还是不肯合作,我们很难办啊,这要是继续拖延,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去。”

  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就是要拖延时间,等冯家那边出了事,卓风这边才会改变口风。

  可律师不知道,我们知道,却不能说。

  陆少满脸的怒气,咆哮一声,一拳头砸在了身后的墙壁上,“继续想办法。”

  出来后,坐在车子内,陆少憋笑,噗嗤一声,哈哈大笑。

  要不是车子轰隆一声冲出去,肯定被远处盯梢的记者发现了什么不对。

  隔天,小道消息传了出去,说陆少毫无办法,只能接受了卓风的托。这种照顾手足随便穿衣服的举动是被悲还是喜?

  陆少抱着手里呵呵的笑的一脸诡异,我却心疼起卓风来。

  “陆哥,你不要笑了,我心里难过,如果姐夫没看出我们是演戏呢?”

  “那只能说他是傻逼,死了活该。”

  我是过多的担心了。

  可我想到姐夫在里面一天,我就心里难过得厉害。

  眼看着过年了,我哥哥也忙完了所有的事情回来,三个人坐下来喝酒,哥哥一直闷头不吭声,他始终担心卓风。

  可我和陆少还不能说,只能跟着难过,这顿饭的气氛就有些不太对了。

  喝到中场,哥哥突然说,“陆少,如果我家妹子喜欢你,你们就在一起吧,我做哥哥的真的没本事,不知道怎么照顾人,该准备什么,我出。”

  陆少一口酒没喝进去,险些呛出毛病来,狠命瞪他,“肖老大,你那点钱不都在卓尔名下,你能准备什么?再者说了,卓尔跟我结婚,我还需要她什么?肯定给足了钱叫她好好做我陆少的阔太太,可就是啊,卓尔不喜欢我。”

  我吸口气,这演戏有点过,干嘛还商量起我的婚姻大事了。

  “哥哥,这件事以后再说,行吗?你才回来,休息两天,我们好过年了。”

  过了年,我就二十一岁了。

  人生,真的挺短暂,一年又一年,那么卓风也三十一岁了。

  “成,不说不说了,呵呵,好好过年,好好过年。”

  哥哥的眼眶红了一片,看起来他是那么的难过,这份痛苦,我有点绷不住要说出来。

  陆少轻拍我肩头,对我摇头,对我哥哥说,“肖老大,你喝多了,咱们回去吧。”

  “恩,回去,我要好好睡一觉,这段时间,真累。”

  回去后,陆少和我哥哥睡在了外面的沙发上,两个人相对躺着,仰头看电视,谁都没说话,我洗好了早出来就看到他们这个样子,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客厅里面没开灯,因为客厅很大,空旷的好像外空,电视的声音开的很小,可还是在安静的夜晚犹如放映厅里面的场景一样震荡的人脑袋疼。

  我走过去,坐在了小沙发上,看看我哥哥,看看陆少,到底是没说出我的心里话,我想说,谢谢他们,为了我和卓风,真的谢谢他们。

  可过年了,卓风却不能出来,只能难过着。

  过年的当天,陆少叫我哥哥去看场子,说他没事做了就瞎想,跟傻逼是的,于是借空,带着我出来了。

  他将车子停在开心姐家楼下,按了三次喇叭都没有人应,我看出陆少脸上的不快,他没吭声,只将车子发动,一溜烟跑走了。

  “陆哥,你喜欢开心姐姐就直接说啊,干嘛憋着。”

  “我喜欢她吗?”他反问我,语气有些平淡,听不出来是好是坏。

  “你就是喜欢她,我看的出来,你不说,开心姐姐怎么会知道?”

  “哼,可我不喜欢她,我们各取所需,我很久没找女人了找她不行啊?要不换成你?反正我们也是要结婚了。”

  “陆哥,你整天没正经,难怪开心姐姐不喜欢你呢。”

  他没吭声,只将车子开的更快,呼啸着往山上跑。

  盘山道一环压一环,周围的风呼呼的响,我的心空悬着,这速度,不是开车,是在开飞机啊。

  在盘山道一处拐角,他将车子停了下来,轰的一声,我的脑袋撞在了前边的玻璃上,要不是有玻璃,我肯定飞出去了。

  他一把将我拉住,大叫,“卧槽,你干嘛?吓死我了。”

  我转头捂着脑袋,看他,一张连雪白,真是被吓得不轻,“我走神了,没注意,没事没事。”

  他见我真没事,还是不放心的看我的脑袋,拉我下车。

  此时的天空还有些亮的,太阳没完全落下去,在地平线上不舍的发散着最后的余晖。

  他蹲下身拉我坐下,继续看我额头。

  帮我揉了揉,才放心的说,“没事就好。”

  “陆哥,你心情不好?”

  他愣一下,点头。

  “是因为开心姐姐吗?”

  “……她要结婚了,你说我送什么好?”

  我的心咚的一声响,剧痛起来,不为别的,只为陆少脸上一扫而去的那层悲伤。

  第291章 杜方

  “陆哥,喜欢一个人有些时候是需要大胆一些的,开心姐姐其实都懂,就是你们之间缺少一份勇敢。”

  我跟卓风之间,如果不是我一直赤裸裸的表达我的真心,卓风肯定还会绷着最后的一个信念将我拒之门外,就从年龄上来说,我们都不可能走到一起。

  陆少却笑了,看向我,问我,“你要我去抢亲吗?”

  我一愣,这个……

  “不可能了,并且一直以来,我们都不可能。呵呵,不去想那些有的没得,没必要。她结婚我祝福,她想回来我接受,就这样。走了,我们上山吃烧烤。”

  他的房子是真多啊,山上还有一栋别墅,他说以前赚了钱就想买房子,看到新开发的楼盘,拿了钱就来买,买最好的那一间,装修,买各种家具,享受这份感觉,却不会住,所以所有的房子都放置了很久,有的他都没有回来过。

  这是第一次来,却是带着我。

  他叫来了一些人过来热闹,其中就有之前小张一个比较好的朋友,叫杜方。

  杜方个头也不高,很瘦,却很能吃,火力壮,喝了几口酒就脱了外面的衣服在外面烧烤,皮肤都红了还是不觉得冷。

  他负责烧,我们负责吃。

  等一切都烧好了,他才进来,喝一口酒,笑眯眯的看着我们,他话不多,跟小张一样,是个喜欢安静的人。

  陆少对他招手,“过来。”

  杜方笑眯眯的坐过来,跟陆少的酒瓶子撞了一下。

  “陆哥。”

  “杜方,你跟小张认识多久了?”

  杜方一愣,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半晌才抬头说,“七年。”

  当年两个人一起在街上打架,是陆少发现的他们,背地里没少给使绊子最后收在自己身边的,但是他只重用了小张。他说小张打架的时候身上有股劲头,跟他当年一样,傻乎乎的,就知道下狠手不顾及后果,不过现在他老了,是年轻人的天下,曾经想过要将小张拉到自己的位子上。却不想,人都不在了。

  陆少说到这里所有人都安静了,再没人吭声,气氛一度紧张起来。

  良久,陆少一伸手,将我搂在怀里,低头冲我哈口气,问我,“卓尔,你说,小张是不是死得其所?”

  我没吭声,知道他这是喝多了,心里难过,小张是他那么信任的一个人,却出卖了他,拿走的钱他没追究,反倒在事后给小张家里送了些钱进去,但是他又恨小张,这份又爱又恨的矛盾心里,我是无法体会的。

  “陆哥,小张哥哥没了,他做的是错事,是否该死,我不知道。”

  谁都不会该死,我更是无辜的那一个。

  当日他在对我动手的时候犹豫了,我知道,他也是不忍心下手的,可是他……出卖了我们所有人。

  “呵呵,傻瓜,小张该死,他坑了我的钱,骗了所有的兄弟们,现在一死百了,太不负责,卓风还在里面,冯家还在逍遥,这件事不该这么算了。”

  可现在不是在处理吗,我担忧的看着他,有种错觉,他该不会做傻事吧?

  “陆哥,你想干嘛?”

  “干嘛?我要去杀了冯家人,一个不留。还有那个卓振东,自己的家务事都没处理好,非要连累我兄弟,我兄弟这辈子看着风光,其实心里最苦,那么好的一个人,非要被家里人拖累走黑道,他八百个不愿意,失去了那么多,最后得到了什么?啊?卓尔,你说……”

  陆少是喝多了,平常可不会这么说话的,或许这就是他的心里话,没了隐忍和大度,借着酒精的作用无度的发泄。

  “陆哥,你喝多了,回去睡觉吧!”

  我抢走他手里的酒瓶子,他将我的手抓开,“卓尔,你不懂,你不懂,别管我,你去睡觉去,去,上楼,最大的那个房间,等我。”

  “等我”的两个字咬的极其的重,我们却都笑不出来,我无奈的吐口气,任由他推我出来。

  人群围拢上去,所有人都开始跟跟他对喝,我站在二楼的楼梯口上看着他,他一杯接着一杯的喝,喝光了再来,直到没有力气喝进去了才罢休。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翻看着电话,看到了很久前安妮发给我的消息,我都没有回复,很多条语音我都没有读取。

  安妮那天参加完我的生日宴会就走了,我们只说了几句话,她一直在安慰我别多想,事情会过去的,回去后我跟陆少一直在忙着卓风的事情,我差一点将她忘记。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带着很重的鼻音,该是感冒了,她说的都是一些简单的小事情,说那边的蚊子多,说那边一年四季都那么热,说那边的气候真是醉人,最后问我,“卓尔,我想去找你,你需要我,是不是?”

  我终于抱着电话泣不成声。

  我们啊,都过得不好。

  如果生活总是这样起起落落落,落下去就上不来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我回复她,“安妮,我好想你,想我们从前高中的生活,那个时候多美好啊,只想着上课,学习,不管其他,可现在要想很多事情,我好累。”

  我以为消息会石沉大海,不想过了两秒钟,她回复我了,“卓尔,我这就买机票去找你。”

  我连忙收起泪水,拒绝说,“不要,不要过来,我,我应付得来,我知道你来回很辛苦,你那边的事情还没结束,不能乱走。安妮,我就是,我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话。我好恨,恨自己没本事,才会叫这些事情这么复杂。我不知道我坚持的对不对,如果我不坚持跟卓风在一起,是不是就没有这么多事情了?当初徐娇娇也不会死,李思念也不会出事,我们同学都还在一起,对不对?”

  “傻瓜,这些事跟你没关系,徐娇娇那是半个精神病,她死不死的都没好结果的,在家里作母亲,出来了作卓风,搅合的天翻地覆了才甘心。卓风再跟她一段时间也能疯了,还是你好,你不作,你懂事,卓哥选择你是对的,你别乱想,听话。相信我,卓风肯定不会出事。哎,我听说一件事,是关于冯家的,你想知道吗,或许对你有帮助。”

  我一怔,来了精神,问她,“什么事儿?”

  “汤姆,就是冯科的弟弟,不是跟高可可有过一段吗?高可可后来被抓了,之后就没了消息,现在被放出来了,人在国外。我之前听说好像要跟冯家人结婚,但不是汤姆,是冯科的哥哥,叫冯,冯什么来着,啊,冯海。”

  冯海?我怎么这么熟悉呢?

  冯海,冯海……

  啊,我的文件上全都是冯海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