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47节

  第292章 他不配

  冯科不是冯家的接班人吗,为什么姐夫的文件上全都是冯海的名字?

  “安妮,冯家的家业不是全都给了冯科吗,冯海不是不接管家族生意的吗?”

  安妮也诧异,想了一会儿,她给我保证,“我给你去查查,这里面肯定不简单,高可可跟那个冯海差了十几岁呢,听说冯海之前都有过两个老婆了,现在还娶了高可可,真是奇怪,这件事真是太突然了,里面肯定有事情咱们不知道,我去我爸爸那里给你查一查,你别急啊。”

  “安妮,谢谢你。”

  “臭丫头,现在还知道跟我客气了,你跟我见外啊。”

  我不好意思的笑出来,“安妮,不是跟你见外,我是特别无助,你是不知道我这几天怎么过来的,一想到我姐夫不在我身边我就觉得天都塌下来了。”

  “傻子,别乱想,卓哥不会出事的,尽管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肯定,我觉得他肯定会没事,你别担心啊,哎,我妈妈叫我了,我挂电话了,等我好消息。”

  安妮急躁躁的挂了电话,我这边话还没说完,电话断线,她就直接关机的,我想打回去都不可能。

  趴在床上,看着黑漆漆的天花板,我觉得好像头顶上亮了一盏灯,周围满是浑浊的光线,尽管看不清楚周围的东西,可足以叫我看清楚这一切了。

  事情终究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个时候。

  隔天,陆少很早就出了门,留下了杜方陪着我,所有人都跟着陆少出去了,说是哥哥那边的场子出了点事儿,陆少带人过去看看,问题应该不大。

  我哥哥在看场子,可是很少出事的,这么一出事就惊动了陆少,我无比担忧。

  杜方告诉我,“没事儿,真没事儿,陆少就是担心才过去看看,最近过年,来的人不多,但都是重要的客人,所以就紧张了一些。你别乱走了,走的我头疼。”

  我看一眼地上的脚印,我才擦得地板,还没干,脚丫在踩上去满是凌乱的脚印痕迹,我不知道在杜方跟前走了多少圈,心情烦躁的终于坐下来,我看看他,看看周围,彼此没有更多的话可说。

  他吸口气,问我,“吸烟吗?”

  我摇头。

  “那我吸介意吗?”

  “还是出去吸吧,我不喜欢香烟的味道。”

  他哦了一声,起身要出去,想了想又回来了,坐在刚才的位子上,突然问我,“当时小张拿着刀子的时候,是不是特别凶狠?”

  我心一惊,愣着了,不知道如何回答。

  他继续说,“他就是那样,做事的时候总是下手很重,不顾后果,我能想象得到他当时的样子,把你吓坏了吧?我踢他跟你道歉,别怪他,他是家里穷坏了,拿了钱做事就不知道后果,我说过他很多次,呵呵,不知道改。我说过他这个臭毛病迟早把自己害了,没想到,现在真的叫我说着了,死了倒好,要是没死陆哥也能把他搞死,呵呵,死了就好。”

  杜方说一脸冰冷,好像在说一件很不重要的事情,听到我浑身不自在。

  小张死的时候我没看到,我被李哥拉走之前只看到他倒在血泊里面的样子,浑身抽搐,眼神没有焦距,那种滋味,该是很害怕的吧?

  我吸口气,尽量叫自己镇定下来,“杜哥,你是在怨我吗?”

  他猛然转头,突然大笑,“啊哈哈,我怨你?我为什么要怨你,小张做错了,我为什么要怨你?”

  我哑口无言。

  “小张家里的哥哥才考上硕士,在国外的名牌大学,很厉害的吧?我们连英文的二十几个字母都认不全,人家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还能考上好大学,呵呵。当时他跟我说的时候我都吓着了,他说宁愿一辈子当贼,也要供他哥哥读书。他经常念叨,假如有机会,肯定做点大事,那个时候我就该猜到了他想做什么,没想到啊,这小子算计到了我们的头上。死的好,死的好。”

  杜方说了很久的话,说的越多越叫我浑身难受。

  或许这就是兄弟之间的恨和爱吧,扭曲而又无奈。

  “杜哥,小张哥哥现在葬在了哪里,你知道吗?”

  “葬?这个人从此就没了,一个名字而已,你还想给他立墓碑,名垂千古吗?他不配。”

  杜方是恨的,清晰的恨,谁会想到当做至亲的人到头来会算计到自己的身上来。

  大家都在想,当时被逼迫的是我,那如果东西在他们手上呢,小张会不会也下狠手,毫不犹豫的将刀子刺在他们的身上?

  “杜哥,其实当时小张哥哥犹豫了一下的。我,我不恨他,真的,一点都不恨。”

  “呵呵,人都死了,说再多也没有用,不过要是我身边再有这样的人,我肯定第一个宰了他。”

  我相信他说的是真的,只是不知道像小张这样的人还会不会出现。

  话题进行到这里在没有继续下去,我们都干坐着,彼此尴尬。

  到了中午,陆少的车子回来了,却只有佳佳。

  “卓尔,上车。”

  我抱着书包跑过去,问她,“是要去看我姐夫吗?”

  “不是,卓哥那边现在见不到,陆少说带你出去吃饭,叫杜方看家,我给他带了外卖。”

  杜方也走出来,提着外卖,跟佳佳点了点头就进去了,从始至终,我们在没有任何交谈。

  我跳上车子,坐在后面,问佳佳,“陆哥干嘛将杜方留在这里啊,这里都没个电视的,无聊死了。”

  “故意的,走吧,别问了。”

  故意的?

  我狐疑的琢磨了一阵,没明白,看着杜方坐在客厅里面安静的吃饭,我想,这个时候他该是需要多安静安静的。

  车子到了市里的一个高级餐厅,陆少就从里面伸出脑袋来对我招手,我也跟他招手,才推开车门,惊得半个身子都麻了。

  李思念,卓不凡,还有卓晗?

  奇怪的组合!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下了车子没急着进去,李思念竟然出来,朝我走过来,热情的牵住我的手,“卓尔,姐姐来接你进去,走吧!”

  “姐姐,你不是在医院的吗?”

  “恩,过年了嘛,陆哥想了点办法叫我出来了。走吧,进去说,咱们说说你跟陆哥婚礼的事儿。”

  啊?

  第293章 得出点嫁妆

  我跟陆少结婚不是假的吗,现在这么还拿到明面上说了?

  进去后我被李思念按着肩头坐在陆少身边,陆少一伸手,手搭在我肩头,冲我笑笑,“睡得好?”

  我愣愣的摇头,过了一会儿说,“陆哥,我,我想叫你出去说点事儿。”

  陆少笑笑,给我倒了杯水,“有事回家说,没睡醒吃完再睡,现在说正事儿。”

  我皱眉,他这是要干嘛?

  他下巴扬起来,对那边的卓晗和卓不凡说,“你们两个过来就代表卓家么?”

  “陆哥,我是临时过来,年后我要出国了,不在国内,所以过来处理点事儿,不知道卓尔要结婚的事儿。”卓晗说完看我一眼,腼腆的笑着。

  我觉得怎么事情不太对,陆少这是真的在商量婚礼?“陆哥,我,我们出去说点事儿,我真有急事。”我反复强调。

  陆少坐着不动,继续对那边的卓不凡说,“知道你最近在市内,不回去了吗?你姐姐……咳咳,还在酒店住?”

  卓家人因为卓风的事情临时过来,可卓风的房子被封了,所以他们一家子都住在酒店,好像还是陆少的酒店。

  上次卓青青的事情被我拆穿后就没露过面,不知道是不是卓家人知道了这件事。

  卓不凡点头,“还在酒店,最近都在忙着毕业设计的作品,所以很忙。”

  卓青青还没毕业?

  我狐疑的皱眉。

  陆少看出我的疑问,就问我,“不知道?卓青青明年才大学毕业,她二十三岁,卓凡多大了?十九吧?”

  卓不凡点头。

  两个人相差了四岁啊,那之前我记错了?可是感情呢?我具体不知道两个之前发展到了什么程度,但是卓青青看卓不凡的眼神我是知道的,他们的关系不简单,只是不知道卓不凡是否理解。上次我揭穿了他们,卓不凡没反驳,看样子是知道的,可我想两个人之间该是还没有逾越最后一层鸿沟,并且彼此还没挑明。跟我和我姐夫的关系不一样,至少我姐夫知道我喜欢了他五年。

  “卓不凡,卓家不来人我也没有办法,你既然说你代表卓家,那你回去就将这件事说清楚,我跟卓尔的婚事就要定了,这件事还是卓风同意的,结婚后卓尔的户口什么的都不变,但是卓家不能白看着卓尔出嫁,得出点嫁妆吧?”陆少一脸痞气,手指敲打桌面,很是享受的样子。

  我死死的盯着陆少的脸,打量他,觉得他说的话都是真的一样,难道他这是在当真了?

  他却满不在意的回头看我一眼,跟着就笑了。

  “陆哥,这件事我回去要跟家里说说,我叔……我爸爸那边还不知道这件事。”卓不凡还是很不习惯叫卓振东爸爸的。

  李思念此时笑着说,“结婚是好事儿,我给卓尔当伴娘啊?”

  陆少哼了一声,“你来是意外,我可没有叫你发表什么意见,吃完了赶紧走。”

  李思念不在意,笑笑,耸肩看着我。

  我想,借着机会我要将钱给她才行,正想着,陆少问我,“李思念的钱给她吧,当着大家伙的面给,免得将来有人不承认。”

  我愣了一下,陆少干嘛这么说?

  那李思念歪了歪嘴角,没好气的瞪陆少,“陆少,你这话说的就有些冤枉人了啊,我给卓尔的东西我是不会要回来的,你这么不给我面子是在埋怨我当天晚上将卓风叫走了吗?”

  陆少哼了哼,将盛好的汤推给我,回头对李思念冷声低骂,“要不是你也不会出事,你是不是故意的还不好说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不过出来了就老实点,卓尔这边还有我,你别想打她的主意。至于卓风那边,他一心想进去,我是各种办法都想到了,拦不住。进去就进去吧,正好躲过卓家人家和你李思念的打搅,清静清静挺好。”

  李思念瞬间变了脸,一拍桌面,“陆少,你这是明摆着叫我走啊,我说过了卓风出事跟我没关系,我当天就是心情不好想出去走走,谁知道就卓风就没找到我呢?”

  合着卓风没找到她还是卓风的不对了?

  我皱眉,李思念现在怎么一点道理都不讲,再有,她不是得了抑郁症,整日想着自杀吗?

  我看她现在的样子也不像是得了抑郁症啊,这不是好好的吗?

  李思念的手腕上伤痕还真不少,看样子也都恢复的差不多了,估计是伤口本来就不深。

  她现在还是很瘦,手臂上青筋都看到很清楚,脸更白,就是因为没化妆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怪,精神头很好,吵架气势也足。现在的李思念跟从前真是太不一样了。

  我打量她的这会儿功夫,她就走了。

  不知道陆少说了什么,李思念走的还挺急,脚步飞快,我们都干坐着,看着她离开,没有人去阻挠。

  等李思念离开了我才想起来,我钱还没还呢。

  “陆哥,我去追她,钱要还给她才行。”

  陆少将我拽住,“坐着吧,人丢不了,也就卓风当她是个宝,整天就知道耍心机,钱你先留着,没回头直接给她就行,就是一张支票的事儿,坐下来好好商量,我们把日子定在那一天。”

  “陆哥?”

  “陆什么哥,叫陆少,要不叫我老公。”

  我真想踹他,这人咋还蹬鼻子上脸呢。

  他嘿嘿一乐,对卓不凡说,“我意思带到了,好歹卓尔还是卓家人,他不忍也不行,卓尔就姓卓,卓风不在,那就只能卓叔了,不过婚事呢,我回去要好好策划策划,上次的生日宴会就不错,看来肖老大还挺有策划才华,我去问问他,日子呢……回头我叫人送请柬,你们没事就走吧,别打搅我跟卓尔二人世界。”

  我脊背一阵阵的冷分,吹得我浑身难受,陆少说的这话跟真的一样,就算演戏也不用这么卖力气,并且不过是一个消息,放出去之后等着卓风出来就是了,他这是还实际行动了?

  卓晗坐着没动,抱着水杯子问我,“卓尔,你不是喜欢卓哥吗?这么转眼就跟陆哥结婚了,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太对,你是不是太伤心了才会这样?”

  我不吭声,我怕一开口就暴露。

  卓不凡也说,“你不是口口声声说喜欢卓哥的,我哥一出事你就变了心,该会是真的为了钱吧?”

  陆少不愿意了,低骂,“放屁,卓尔的钱多的是,肖老大的钱都在她这里,还在乎卓家这点家产,也就卓叔那个看不清楚的一直当宝贝,卓不凡,你回去好好查查,看看卓家还有多少家产够他败的,整天知道添乱,那么岁数了还跟孩子似的,说出去叫人笑话。成,你们不走,我们走,媳妇,我们回家造小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