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48节

  第294章 造小人

  我被陆少塞进车内,上去我就给陆少一个巴掌,不过拍在他后背上,力道没多大,他痛苦的哀嚎了一声,真跟受了多大委屈一样的跟我哼唧。

  突然,他就笑了,一把搂我在怀里,吧唧,一口亲我在额头,“妹子,别气,哥哥这是能屈能伸,不过试验场戏,叫卓家那只好狐狸放松警惕,你哥哥那边好动手找点东西,卓风交代了,东西找到,他这边就松口,实际一成熟,人就出来了,并且,哼哼,该进去的进去,该死的死,该活的活,该……走了。”他看我一眼,对佳佳说。

  我不明白他的话,但是我从这一段话里面明白了一个,我姐夫要出来了。

  “陆哥,以后别这样说话,叫人听了心里不舒服。”

  “恩?”他转头看我,“什么话?”

  “造小人。”

  “……哈!那不说造小人,说……做……咳咳,那个,佳佳你把耳朵堵上,我们说点床上的话。”

  我是真生气,陆少整天没有个正经,我很明揍他,他也不躲闪,笑嘻嘻的跟地痞流氓一个样子,这怎么当上老大的我可真怀疑。

  他哈哈大笑,车上全都是他的笑声。

  “陆哥,你这是性骚扰,小心我去告你。”

  “啊,那不骚扰了,不说了不说了,呵呵,就是绷不住,看你脸红我就想说点黄腔,好了,哎,别打,这里疼。”

  他扶着手臂,往上一撩,我吓了一跳,血水都流了出来,之前包扎好的白色绷带都掉了。

  “怎么了?”我大惊。

  “没事没事,打架误伤,你哥哥手里的刀子不长眼睛。”

  我哥哥?

  原来场子出事,我哥哥抄了家伙,陆少过去的时候正打的热闹,他去帮忙,我哥哥没看到他,刀子就砍了上去,他说当时好在这一刀砍在自己手上,要是别人脑袋上事情就大了,现在卓风还在里面,外面一点事儿都不能有,一切都要小心。

  说这话的时候,他脸上没了刚才的痞气,一本正经的样子看起来真是挺好看的。

  “陆哥,你以后就正经点,挺有魅力的。”

  他诧异的挑眉,跟着哼了一声,“正经多没趣,到了。”

  我们来了会所。

  白天会所人少,可其实也不少,楼下的车子都要将整个街道占满了。

  他拉我去了顶层,开了三个房间,对我说,“最近都住这里,我的东西叫人去拿了,尽量不要出门。”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没多问,听话的在房间里面看电视。

  佳佳一直在低头看手机,最近她的话很少,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就找了个娱乐节目看,看到高兴地地方就开怀大笑,偶尔跟佳佳交流,借着机会我问她,“佳佳姐,你最近怎么了?”

  “恩?什么怎么了?”她很是诧异。

  “你最近话特别少啊。”

  “哦,这个啊,没事啊,我最近这不是在忙吗,你看看,陆少给我的监控器。”

  我伸长了脖子看过去,吓一跳,这密密麻麻的都是什么啊?

  “这一个个的小白点都是什么啊?还在动。”

  “是陆哥的手下人,都是之前跟小张关系不错的,他说小张的事情后要多加留意一些才行,有一就有二,不能大意了,叫我没事就看看是不是有人不在岗位上,时间久了行踪不定的人肯定有问题。”

  这倒是,可这么多人看得过来吗?

  “佳佳姐,你这么看着不累吗?没别的法子了?”

  佳佳摇头,跟着又点头,指着一个白点说,“这个有点不对啊,好像是杜方,他最近都应该在山上的别墅才对,这么在市内?”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屏幕,没看出哪里不对,就看小白点很快的在异动,那位置,哎?怎么跟我们越来越近了。

  “佳佳姐,这是咱们现在的位置吧,这个白点过来了啊,速度很快,该是开车来的。”

  佳佳眉目凝重,开始给陆少打电话。

  “陆哥,你说的没错啊,杜方出来了,在往会所这边走呢,眼看着就到了,开车过来的,你到了哪里了?啊?好,我们下楼。”

  佳佳起身,抓着我就往外面走,我还穿着会所里面的拖鞋,走路哒哒的,中途还丢了两次。

  到了楼下,陆少的车子还没到,佳佳和我先躲在门里面,很远,就听到了跑车呼啸的声音,可中途巨大的一声嘎吱声,轮胎划过地面,发出刺耳的嘶吼,佳佳紧张的抓着我的手,叫我继续往里面躲。

  我紧张到不行,问她,“怎么了,外面怎么了?”

  “陆少的车子被拦住了,我们进去等,鞋子呢?”

  我低头看一眼,摇头,“跑丢了。”

  “没事,上来。”佳佳一弯腰,我愣了一下,爬了上去,“佳佳姐,我光脚走没事的。”

  “不行,前边是鹅卵石道,走了,别出声。”

  会所很乱,人杂,这个时候陆少的人还没来上班,都是一些工作人员,自然是帮不了太多的事儿,佳佳身强体壮,背着我脚步飞快,一会儿就出了会所,最后上了另外一辆车子,关上车门,碰一声,远处就看到十几个人手里拿着家伙围了过来。

  我紧张到不行,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地,之前还在饭店吃饭,怎么转眼就被追杀了?

  佳佳倒车,一脸紧张。

  我抓着安全带,都捏的变了形状。

  佳佳将车子倒了出去,拐过后面的巷子,最后开到了会所的前边,正看到陆少在人群中央,挺拔的身子看起来像一睹墙,正面红耳赤的指着面前的人低吼,这样的对阵我是没见过,心都要跳出来。

  佳佳将车子开上高桥,慢慢行驶,这时候才跟我解释说,“杜方背后肯定不太对,我们之前就怀疑过,谁想到真的是他呢,他该是知道了我们在这里,于是就被人带过来直接找来了。”

  我愣愣点头,那杜方也有问题,他是跟小张一起出卖了陆少吗?

  佳佳又说,“小张背后是冯家,杜方背后是熊叔。肖老大昨天打伤的人就是熊叔的朋友,这个时候熊叔过来,肯定是为了踩我们一脚的,坐好,后面有人跟来,我得甩掉才行。”

  说完,车子的尾巴一扭,我整个人扑在了车上,嘎吱一声,身边的车子呼啸着擦了过去,佳佳却将车子调头,加塞拐去了另一个方向。

  第295章 去看卓风

  熊叔上次被卓风教训了一顿后回了老家,还以为会老实,不想辗转回来,这一次借助冯家又东山再起,成了冯家的一条狗。

  陆少来的时候就说了这么一句话,脸上的一块青紫看起来异常的醒目。

  他抽着香烟,坐我身边,烟雾缭绕,我有些看不清楚他此时脸上的那厮凝重,可我能感觉的到,他此时是很生气的。

  到了后半夜,我哥哥回来了,一身血,我吓得大叫,“哥哥,哥哥。”

  我抓着他不放,检查他身上,只有一处刀伤,不深,已经缝合,周围都红肿起来,一片血污。

  我用毛巾帮他擦了擦,他一直拧眉没说话。

  陆少洗完了一根香烟才说,“这件事是别人诚心找茬,你何必主动去钻空子,这回被抓了把柄,你想脱身都难了。”

  我的心就揪得老高,我哥哥也要出事了吗,看他们的样子该是后果很严重,我都不知道要怎么问。

  “哥哥……”

  “没事,就是有点小麻烦,对方没看到我是谁。”

  陆少哼了一鼻子,“不会猜吗,周围有没有监控你知道?”

  哥哥没吭声,看样子事情是麻烦了。

  “那会不会影响姐夫,哥哥你这里会不会出事?陆少我们该怎么做?”

  哥哥低头,拿着香烟的手有些抖,半晌才冒出来一句话,“没事,大不了我去顶了卓风出来,他不会有事。”

  我攥着哥哥的手不放,“不要,谁都不能进去。”

  陆少看我一眼,眉头拧成了一团。

  哥哥也低头抽烟,房间里面全都是白烟,无比呛人。

  快天亮的时候,陆少起身,拉着我,“去看卓风。”

  “可以见了吗?”

  陆少点头,“明后天开庭,可以见一见,只有半小时,肖老大,你暂时在这里别出去了,回来等我处理。”

  “……恩!”

  我回头看一眼哥哥,他没看我,只垂头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时隔多年的时候,我始终在想,如果当时我多跟哥哥说说话,那事情该是不一样的,可有些事情,是无法后悔的。

  见到卓风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一夜未睡,我们都有些疲倦,陆少在车里睡得天翻地覆的,我却因为要见到卓风有些紧张,精神百倍。

  卓风换了衣服,很宽松的囚服,站在铁窗里面,呼吸剃的很干净,看起来一点都没有变,眼神也亮晶晶的,该是知道了我们要来,特意整理了一下头发,整个人起色好了不少。

  我们坐下,看着姐夫的人往外面走,低声交代,“别塞东西就行,十分钟。”

  男人一走,卓风就站了起来,一把将我拽过去,我吓了一跳,跟着就闻到熟悉的味道,被抱进了温暖的怀抱。

  他低头在我脸上连续亲吻,迫不及待,我激动的不知如何是好。

  他将我紧紧地捆住,好像失而复得的宝贝,低声说,“想你了。”

  我笑了,躲在他怀里,感受着这难得的是十分钟。

  陆少在背后阴阳怪气的说,“别那么饥渴。”

  卓风笑笑,对他说,“东西找到了吗?”

  “恩,但是还有一件事不好办。”

  卓风眉头又拧起来,问,“哪里出了问题?”

  “肖老大,哎,他一直那么冲动,这个人对没别的毛病,就是有些时候遇到了问题不知道动脑子,我就不懂了啊,卓尔那么聪明他怎么就那么蠢。熊叔回来了,带人闹场子,这件事吧,是,对你没影响,可我说了,这个时候别出乱子,闹就闹,大不了咱们报警,我内外打点,事儿闹不大,谁想到肖老大就绷不住,直接动了手,现在好了,对方找来,黑白都不让,肖老大麻烦大了,我想保,可这个时候,保能保多少?”

  陆少的话说的有些隐晦,可我也听懂了,他的意思是想保护我哥哥,可是保护也只能意思意思,因为不能影响了卓风,卓风这里可是要面临巨大的灾难,搞不好人就没了,所以他在挑选重要的一方做选择,只是现在为难,因为他不能叫我哥哥出事。

  我们都不能出事。

  陆少实在没办法,过来问卓风。

  卓风这里没吭声,继续抱着我,低头在我额头上亲吻,半晌才吐口气说,“是杜方高密?”

  “恩,他知道看的肖老大的场,里面的规矩他懂,人我抓起来了,可迟了,提前做了手脚,我们不能一天二十小时就提防不是?”

  这就叫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一点点松懈,都会被钻了空子。

  卓风亦是为难,看我一眼,没有吭声。

  他这是在询问我的意见。

  一面是我哥哥,一面是卓风,我没有办法选择,手心手背都是肉。

  “没别的办法了吗?”我问卓风。

  他抿了抿唇,“有,就是很难。”

  “告诉我是什么。”

  “这件事其实很简单,冯家那边就是想叫我出点事儿,大不了我继续呆在里面,肖老大那边即便出事也小,熊叔那边交代一番就过去了,可问题是冯家这边如果不松口,即便我在这里关着,熊叔那边也不放过肖老大,就麻烦了,黑白都搀和,很棘手。”

  黑道上讲究意思和公平,出了事互相放点血,任何错就过去了,可熊叔摆明了是要来叫我们这边难做,所以借着冯家的关系找了白道上的人插手,自然事情就难办了。

  可熊叔为什么要针对我哥哥呢?

  还不是因为之前我用刀子威胁他那件事儿,这人怎么度量这么小?

  我没说我心里想法,只告诉卓风,“暂时先缓一缓,再想办法,实在不行,我们还像从前那样用钱打点。”

  卓风没说什么,只说暂时叫肖老大躲着,他再想想,看看是否能找到关系说一说。

  陆少恩了一声出了门,回头告诉我们,“还有两分钟,亲个够吧!”

  卓风笑了,门一响,卓风的吻贴了上来,我顿时呼吸急促,紧张不易。

  他的问霸道的很,缠绵的我心跳加剧,浑身战栗。

  他手温柔的揉搓,叫我有些控制不住的呻吟。

  良久,他不舍的将我松开,低头看我,眼神迷离。

  “等我,马上就出去了。”

  我点头,很是珍惜的看着他的样子,“姐夫,我好想你。”

  “我知道。”他抓我手,轻轻亲吻,“听陆少的话,不要做傻事,没多久了,最多一个月。肖老大的事情不会出事的,我会想办法,好吗?”

  我点头,我相信他。

  “等我!”他一低头,呼吸喷洒在我脖子里,咬一口我的耳垂过去,我惊得脊背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