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4节

  第26章 再见了,卓风

  这一次顾成峰学聪明了,他转身就跑,双手夸过窗户,嗖的一下就没了影子,卓风抓到了他的衣角,撕拉,衣服破了,人却没了。

  卓风低头看一眼,随后将窗户碰的一声关紧,转头看我。

  我抓耳挠腮的不知道要干嘛,他将衣服扔在我跟前,警告我,“再叫我看到他,打断他的腿。”

  我问他,“姐夫,你为什么这么讨厌他。其实,其实他对我挺好的。”

  就是经常喜欢占我便宜,不过我好像也不讨厌。尽管他总是女友女友的说,我也没当回事。毕竟他女友不少,我算不得什么的。我只觉得在众多的朋友当中,顾成峰还算是一个不错的人。他经常帮我,经常开导我,这样的朋友是我这辈子都没有的。

  可是卓风却不这么认为,“他就是地痞,不管顾家多么有权有势,顾成峰却不是。他就是扶不上墙的一块烂泥,跟着他你能学到什么好?打架还是拿着刀子戳人家的脖子?”

  那件事啊……

  我低声帮顾成峰说话,“姐夫,那件事不提了吧,那件事是我的错,你都不叫我给他道谢,你还说他……我……”我的话音越来越小,最后低不可闻,我不知道我在心虚什么。

  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拉着凳子坐在我跟前,垂头看着地面很久才抬头对我说,“卓尔,我知道你孤单,可你至少要交个合适的朋友,而不是跟着那种人厮混。顾成峰不管对你多好,他对你都有目的。你刚才跟他在床上……哎,是我的教育有关系。这件事,怪我。”

  我挑眉偷偷看他,卓风没那么生气了,只是依旧皱着眉,我伸手将他眉心抚平,“姐夫,不生我的气,我知道错了。其实我不孤单,我就是……就是想找个人玩儿。”

  卓风正视我双眼,抓着我的手放在自己手心,上下看了看,突然很是无奈的就笑了,“拿你没办法,你都长这么大了,我还当你是孩子。”

  不知道他在琢磨什么,看我手能看出什么来?

  他拿着我手对着他自己的手心比了一下这才松开我,对我说,“当时带你回来的时候你的手才这么大,这才两年,长得真快,不过……”他又看我一眼,温和的伸手宠溺的揉我头顶,好像在稀罕一只他亲手喂大的宠物那般,笑着说,“是大姑娘了,需要男友,可你该考虑人品,顾成峰就是不行。”

  “姐夫,我没说他是我男友,就是同学或者是朋友,我没将他作为我男友。”如果有男友,我也希望那个人是卓风。可这番话我不敢说,只能藏在心底,永远都藏在心底。

  从前就因为我叫他和徐娇娇分开了,这一分开就是两年,现在他们要结婚,我不能再做那种忘恩负义的事情。

  其实我也想了,徐娇娇说的对,我就是白眼狼,来了之后这个家里面就没消停过。

  卓风也说,我是大姑娘了,我长大了,不能任性。

  我深吸口气,问他,“姐夫,其实我也希望去住校的,你会同意吗?”看着他的脸色瞬间变的不高兴,我立刻解释说,“我就是想交一些不同的朋友,你也知道,我每次逃课都是自己,我就是觉得学校在外面反正都是自己,我还不如逃课出去玩呢,只要课程我也跟的上。”

  他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盯着我的脸看了很久,突然一点头,起身拉着我拽进他怀里,下巴抵触在我头顶。

  这样的拥抱在这两年里面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可每一次的意义都一样,卓风在安慰我。

  他的语言有些时候,在面对我就显得尤其的匮乏,大多时候面对我的孤单和无助他就会这样抱着我,力道不大不小,我们紧紧的互相抱着,我能够听到他的心跳声,铿锵有力的好像擂鼓,叫我与无比安心。

  他在安慰我说的孤单,告诉我其实我还有他。

  可其实,我很想告诉他,他的以后,我的位置会慢慢的变少,或者最后分离两地,哪怕是一个电话也不能很好的沟通。

  往往想到这里,我就会难过的浑身发冷,泪水也涌了出来,这该是多么一件令人难过的事情。

  每拥抱一次就在算计着,是不是与他这样抱着的机会越来越少,他以后的怀抱里面有徐娇娇,有他的孩子,有他的一些朋友,唯独没有我。

  我好难过。

  忍着泪水,我勉强叫自己笑出来,紧贴着他的胸口,数着强而有力的心跳。

  一下一下,这个节奏将永远的封存在我的记忆里面了。

  五天后,我被卓风送去了学校住宿。

  尽管距离家里其实也不远,可我还是坚持着。

  卓风坐在车里面没动,叫司机叔叔帮我将行李送到了学校里面的宿舍,我则坐在他身边。

  他一路上都没说话,我能感觉到他的不舍。

  眼看时间差不多了,学校要关门,我起身要下车。

  他却将我给拉住了。

  我抬头,对上他的眼。

  瞬间,我的泪水就流了下来。

  再也顾不得那些纷纷扰扰直接扑进他的怀抱,这是两年来,我们真正意义上的分开,不管他在我这里是什么身份,可他一直都是我新的生活里面新的生命里面一个不可缺少的部分,就好像我的内脏,拿走了就会叫我失去生命一样。

  他抱着我,声音有些粗哑,“在里面不要惹事,我每周都会过来看你。一旦住校了就不能外出,你该知道学校有校规,不能闯祸,不能惹事,好好学习,尤其……”顿了顿,他叹了好久的气才说,“不能吃亏,谁欺负你就打回去,出了事还有我。”

  我顿时泣不成声。

  站在学校里面,我们只有一个大铁门之隔,就好像隔开了千里万里,我对他挥手,也在对从前的美好挥手。

  再见了,卓风。

  我忍着泪水,转身往学校宿舍跑,关了房门,才知道,这里面还有一个同学。

  她是个美国人,是亚裔血统。

  她看看我,又转头看书,我们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陌生而又疏离。

  到了熄灯的时间,她早已经洗漱好了上床躺好,我依旧坐在床边上,歪着身子看着窗外,渴望自己能够长出一对儿翅膀来,立刻就飞回去,住在卓风的隔壁,可是……

  一切都不可能了。

  “喂,你不休息的吗?你不休息请出去,我要休息了,请不要打搅别人休息,好吗?”

  我楞了一下才转头看她,她的床上挂着一条夜光的彩灯,就算没插上电源也有微微的光亮,照射下来的光线好像一条躺在漆黑的夜空下面的银河,美丽而又纯净。

  我问她,“你叫什么,我们以后就是舍友了吗?”

  她打了个哈欠,“我叫安妮,我可以睡了吧,可怜虫。”

  我歪了歪嘴角,还未说我叫什么,她已经翻身再不理会我了。

  我有些失落的垂眸,这个新交朋友的仪式就这么草草的结束。

  前半夜我没睡着,后半夜又做了很久的噩梦,早上起来看看时间,都已经过了我上课的时间。

  对面的床铺早就收拾的干干净净,而我这里却依旧乱如草坑。

  我坐在床上有些恍惚,好久都没有回过神来,这里就是我要生活两年的地方吗?一直到我二十岁,我都要被当成鸽子一样拴在这里了吗?

  哎……

  人生啊,真是悲催。

  抱着书本去了教室,我依旧发呆,魂不守舍的度过了一个上午,中午的时候跟着同学们去食堂吃饭。

  才将饭盘子放下,就有一双手挡住了我的盘子,盘子歪着身子往地上落,啪嗒一身,盘子碎了,我才穿上的白色运动裤也被染上了黄色。

  我使劲皱眉,抬头看着那双手的主人,心头一跳,这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要论起来,我们这是顾成峰的前女友和现女友的关系吗?

  不对,我压根不是顾成峰的女友,所以跟她……纯粹是私仇。

  卓风告诉过我,不能吃亏。

  我当然不会!

  我抄起手里的另一个盘子朝着她的脑袋挥过去,还未看到盘子落在她脸上的样子就听到一串惨叫,也不知道从哪里跑来一堆人,蜂拥而来,将我压在地上。

  这是我打架以来被打的最惨的一次。

  镜子里面的我已经看不出来是我了,鼻青脸肿都无法形容我的形象。

  但是,对面的她也好不到哪里去。

  我到现在才知道她本名,叫高可可,之前顾成峰叫她是小名儿。

  学校领导叫了我们双方的家长,她家里来的是她的妈妈,我这边来的却是徐娇娇。

  卓风出差了,家里临时接到学校的电话,当时徐娇娇正在卓风那边布置新房,所以她就过来了。

  徐娇娇来了,我知道我这打不光白挨,还会被她打,所以看到她过来,我就没吭声,眼观鼻鼻观心,不管身边是谁说的是什么,我都不吭声。

  她跟学校校长交涉了一会儿,又跟高可可的妈妈说了会儿话,两人就分开了。

  徐娇娇的高跟鞋踩在地砖上咔咔的响,惊得我一震心惊肉跳。

  我在想,我的脸都这样了,她还抽我的话该给她哪半边脸。

  才抬头,就看到她的手对着我的脑袋挥过来。

  不想……

  第27章 你不爱娇娇姐了吗

  一双手盖住了我的眼睛,将我往身后拽,跟着是一个结实的怀抱。

  我吓得连大叫都忘记了,抬头就看到顾成峰一双带笑的眼睛看着我。

  “姐,你这爱动手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改?”顾成峰嗔怪,尽管语气很平和,可脸上却带着怒气。

  徐娇娇给他一个白眼,哼了一鼻子,“你来做什么,不知道这个学校你不能来,上次在这里人惹事还没摆平,你想被人认出来?”

  哦,难怪卓风说顾成峰不敢来这里呢。

  顾成峰却很是不在意的笑,“我要是怕事我还能惹事?姐,我的事情你就别管了,反正老头子会帮我。你现在就想想你自己吧!你说……哎,我这个当弟弟的都懒得说你,你结婚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跟家里人说,你不知道家里人多么反对吗?卓家,那是卓家不是别人家,反正我也不同意,卓风那个人我不喜欢。”

  这两家真是两厢生厌,不管谁看谁都不顺眼,可是徐娇娇却要和卓风结婚了,真是说复杂。

  我深吸口气,从顾成峰的怀里勉强挣脱出半张脸来,他就好像抱孩子似的将我抱着,对徐娇娇说了好一会儿的话,带着我离开。

  走到学校大门口,我停住了,“顾成峰,我不能逃课,我现在是住校生,我没出门卡,出不去的。”

  他也像徐娇娇那样哼了一鼻子,“你啊,就是傻,你说现在不出去你还留在这里等着挨打?你告诉我,那个女人打你哪里了,我叫人去摆平,敢动我的女人,我可要叫她知道知道我多厉害。”

  我耻笑,指着自己的脸问他,“你看不到吗,你看我的脸,哪里是好地方了,不过她也没讨到好处,还有……”我将他推开,继续说,“我不是你女友都被打,我要是你女友了,那我的命还能保住吗?”

  他气的皱眉吸气,看我半晌很是泄气的摇头说,“我是真拿你没办法,你个傻子,算了,我来了也是顺路,一会儿还有事情要做。”

  整天不上上课还有事情要做,不知道他又在瞎忙什么,我奚落他,“你去忙着泡妞吧,别来烦我就行,我去医务室,周末不好的话被姐夫看到了会训我的。”

  顾成峰站着没动,看我的时候脸色不大好,我也没心情搞清楚他为什么又生气,认清了方向自己往前走,才走出去两步,他就将我给拽住了。

  我好奇回头看他,“怎么了,我很疼的,你松开我,我去看医生。”

  他使劲皱眉,问我,“你就那么喜欢他?”

  我没回答,这个问题其实不用问的,可真要我说出来我还真不敢,我也就只能放心里琢磨,毕竟卓风他是我名义上的哥哥,我口中的姐夫啊。

  我没吭声,他也没再追问,只将我拽到他怀里,长长的手臂紧紧的扣住我的腰身,很是无奈的吸气说,“你说说,我拿你怎么办好?你那么蠢,哎……”

  怎么都这么问我,我怎么知道你们拿我怎么办好?我一直都很听话的,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不叫我做我就不做,可还是不满意,还能叫我怎么办?

  我仰头问他,“顾成峰,如果你真的和那个高可可结婚了,你会逃吗?”

  他突然就笑了,吧唧一声亲在我额头,“我不会跟她结婚,你就放心吧!走,我带你去看医生。”

  他拉着我往医务室的方向走,还没进去就看到了高可可也在这里,她妈妈也在,高可可的妈妈看上去很年轻,脸很白,很漂亮,个子也跟高,但是说的话我就听不懂了,应该是日语?

  顾成峰很流利的跟她交流,越说笑容越大,最后还有些不好意思的抓着后脑勺,突然两个人同时看向我,气氛就诡异起来。

  顾成峰一改之前的害羞,很是正式的指着我对高可可的妈妈说话,高可可妈又看我一眼,礼貌性的对我笑笑,转身就走了。

  我诧异的看着高可可妈,又看看顾成峰,好奇的问,“你们说我什么了,她怎么突然就走了?”

  顾成峰呵呵一笑,搂我肩头,“我说你是我女友,将来会和我结婚,即使你不跟我结婚那个人也不会是高家。”

  我气的狠狠一脚踹在他的小腿上,“别乱说话,我才不跟你结婚。”

  他痛的吸口气,却站着没动,只是眯着眼笑看我。

  “你生气的时候也挺好看啊,哈哈,走了,看你那猪头样。”

  气人,占我便宜还骂我,我才不是猪头。

  不过现在的脸肿胀起来的样子还真有点像猪头,估计一周都好不了。

  高可可被家里人提前两天离开了学校回家休息,我却不能出去,恨不得这一周再长一些。

  脸上的淤青难看的跟被人踩碎的青菜一样,我蒙了口罩,戴了墨镜,等在学校门口,可卓风几步走过来,就抢走了我脸上的墨镜,打量我的样子。

  “姐夫,我,这件事不能怪我,是高可可找事儿。”

  他深吸口气,看样子是在生气。

  可是他却说,“怎么不下手狠一些,高家一直都很嚣张,仗着自己跟顾家关系不错到处签霸王条款,高家也不是很好人家。高可可妈,算了,下次再惹事就打回去,出了事我来摆平。”

  姐夫在说这样话的时候我总觉得他是电视黑帮里面的那些大佬,手下几千个兄弟,对自己的小女人百般顺从,我就是站在他身边的小女人。

  我冲裂开大嘴巴哈哈大笑,他也跟着我笑起来,轻轻揉我头顶说,“回家去吧,阿姨做了你最爱吃的土豆炖鸡。”

  好哎!

  回家真好。

  家啊,我一直渴望的家啊,从前就知道这个家总是充满了不愉快,想到家里有徐娇娇在我就更加难过,可现在觉得,就算看到了徐娇娇,我也不那么郁闷了。

  卓风一直在给我夹菜盛汤,偶尔还会看我一眼帮我填饭,我吃的肚子圆滚滚,可还是想吃,阿姨的饭菜真是香,姐夫的关照真是美。

  我眯眼笑捧着大肚子对姐夫说,“姐夫,我吃撑了。”

  他也眯眼笑,放下筷子说,“那出去走走吧,明天带你去游乐场,我买了票,顺着缆车去山上,在山上住一晚上,你不是一直都想去的吗?”

  哈哈……

  我想,我身体的每一个毛细孔都在张狂大笑。

  对面的徐娇娇却说,“卓风,明天不是还要回公司吗,会议很重要,你不去了吗?这个合约很难拿到手的。”

  卓风顿了顿,一点头,跟着又说,“晚上过去一样,时间来得及。”

  徐娇娇又说,“怕是够呛了,张总约了我们一起吃饭,你的行程表上可是写的很清楚呢。”

  卓风又是一顿,低头想。

  我的心就跟坐过山车一样,飞上飞下,随着徐娇娇的话跌宕起伏,心口上拴着的就是卓风的决定。

  他沉默良久,吐口气。

  我知道,这个游乐场的事情又泡汤了。

  他伸出手捏我脸,突然就笑了,“来得及,饭局推了,我在公司直接出发,先叫司机送你过去。”

  哈哈……

  我高兴的跳脚。

  我就知道,卓风向来是不会骗我的,他一直都不会骗我。

  隔天,我兴奋的很早就起床了,卓风去了公司,徐娇娇却在家。

  她依旧在忙着收拾新房的事情,我数了数,还有十天了。

  我坐在沙发上,她就在我面前忙东忙西,一会儿打电话,一会儿坐下来休息喝口茶,一会儿叫人将东西抬进去,一整个上午都在忙碌。

  到了中午,她约了人出去吃饭,走之前告诉我说,“我房间的东西你不要碰,碰坏了你赔不起,尤其是当天结婚要用的首饰。”

  有了前车之鉴,我再不敢乱动了,连上楼我都不敢,跟着阿姨在楼下的景观转悠了一个下午。

  数着时间慢慢过去,很远就看到卓风的车子开了过来,我兴奋的一颗心都要跳出来。

  他开了车门,笑看着我,“进来,我们现在就过去,我担心时间上来不及就提前结束了。东西都带了吗?”

  我说,“不需要带什么的,我的课本都在学校,衣服也没拿回来。”

  他看我一眼,对我说,“明天回来了就去商场给你买,走吧!”

  我笑着坐在他身边,故意往他身边凑,他身上的味道真好闻,从前他还吸烟,最近我都没见到他吸烟了。我好奇问他,“姐夫,你不吸烟了吗?身上都没有香烟的味道了。”

  他点头,“戒了。”

  前边副驾驶的徐娇娇说,“戒烟身体好,戒烟是对的。”

  卓风却看着我,对我说,“你老在我身边吸二手烟,我就戒了,你别说,这么一提我还挺想吸。”

  徐娇娇从后视镜上瞪我,我转开视线不去看她,对卓风说,“不要吸烟了,吸烟有害健康,现在挺好。嘿嘿……”

  他也呵呵的笑,对我说,“恩,酒也要戒了。”

  徐娇娇又瞪我一眼,很是不满的口吻问卓风,“我从前可要你戒了你都不听呢。”

  卓风嗯一声,“那个时候年轻,实在不懂,呵呵……到了。娇娇就别下车了,司机送你回家,你在家里好好说话,有事给我打电话吧!”

  徐娇娇这才露出笑脸来,回头看他,伸着手要去抓他的手。卓风却坐着没动,徐娇娇扑了个空,悻悻的点头,“知道了,明天我自己来接你们吧!”

  卓风推开车门,下车的动作微微迟疑,“不用了,我带卓尔去商场,你自己跟朋友去逛街吧,我们到时候一起碰头。我去接你们。”

  徐娇娇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刀子一样剜我一眼。

  我惊的缩了缩脖子,直接跳下车,跑着跟上卓风。

  我总觉得,卓风对徐娇娇不似从前了。

  憋不住内心的疑问,我问他,“姐夫,你不,你不爱娇娇姐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