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51节

  第300章 我伤害了俩个女人的心

  我幻想过无数次跟卓风在床上云雨的样子,却始终无法想象他该是哪一种面孔。

  他的手很轻,压过的身子更轻,吻很凉,从轻嘬到长吻,我体会着他给我的一点点变化,滚烫的皮肤贴服在一起,炽热而又焦灼。

  他的手不断的揉捏,撩拨着我的欲望。

  火将身体包裹,一层又一层,一浪高过一浪。

  突然,他停下来,扯开的领带绕着我的手腕一圈又一圈,眯着眼睛问我,“卓尔。”

  “姐夫。”

  “我从前挺混蛋的。”

  我笑笑,摇头,“姐夫很好。”

  “我伤害了俩个女人的心。”

  我否定,那不是伤害,在感情中只有你情我愿,不是伤害,分开后彼此都会难过。

  “甚至想过要将你退给别人。”他的手继续捏着领带一层一层的绕着我的手,勒紧,跟着又松开,反复两次,停下来,瞩目的看着我,一面解开我胸口上的裙子纽扣,一面继续说,“可我想通了,你一直在我身边,不是你离不开我,是我离不开你。我霸道的将你禁锢在我身边,我以为这是对你好,后来我明白,这样对你太残忍。卓尔,对不起。”

  我有些感动,含着泪花子,激动着的说,“姐夫,我自愿的,你不用道歉。”

  他轻轻亲我脸颊,抹掉我脸上的泪水,笑笑,继续说,“我们现在在一起,从一开始我的一直不坚定,到后来身份公开,我都做足了准备,我想给你天地最好的东西。”

  可那些我都不需要,我只想要他,我本就一无所有,拥有他是我这这辈子最大的愿望。

  纽扣最后一颗打开,胸口前顿时一片冰凉,我低头看一眼,因为呼吸急促,而胸脯高挺,绷得有些紧,他刚才的揉捏留下了一片片红痕。

  他又低头亲吻,良久才松开,有些眼神迷离,微微喘息,继续说,“你愿意吗?不管以后我们面对怎么样的困难呢,都不要分开,好吗?”

  我重重点头,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啊。

  “卓尔。”

  我伸手,将他抱住,他滚烫的皮肤要将我烧着了一样。

  “姐夫,我爱你。”

  “我也爱你,卓尔。”

  热吻袭来,吸干了我胸腔里面的问呼吸,那吻下来的唇就好像刻在我身上的印章。

  我仰头微闭着眼睛,体会他带给我的不一样的这份陶醉。

  良久,身下不知道何时已经没了一片衣服,我们紧紧的相拥,那份火热已经要将我融化,我欲罢不能的想要得到一份紧紧相拥,“姐夫,姐夫……”

  他在我身边轻声呼唤我的名字,“卓尔。”

  “姐夫,我要你。”

  他温柔的呼吸喷在我的脸上,撑开双膝的那一刻仍旧迟疑,“卓尔,忍一下就好,痛就抓着我。”

  我胡乱的点头,等待着这份不一样的疼痛。

  火热没有尽快袭来,只在边沿,好似一只滚烫的手在周围慢慢抚摸。

  我提着胡乱跳动的心,紧闭双眼。

  不想,叮铃,门铃响了。

  我浑身一颤。

  卓风也停了下来。

  我们双双睁开双眼看着对方,脸上满是失望。

  “叮铃。”

  又是一声门铃响,跟着外面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卓风使劲皱眉,依旧紧抱着我,不耐烦的问,“谁?”

  “卓哥,是我,肖老大身边的人,小周儿。”

  我哥哥的人?那个老周?我认识的,声音是他。

  卓风也听出来了,仍旧没动,低声问,“怎么了?”

  “那边出事了,我们的车子翻了,中途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很多人,陆少失踪了,你的电话关机,我找不到别人,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要是再耽误一阵时间有人报警的话,我们就白忙乎了。”

  我和卓风同时惊的浑身僵硬,默了一会儿,他豁然起身,抓起地上的衣服一面穿上一面往外面走。

  我的衣服少,穿上的也快,套上了内衣和裙子,帮忙提着卓风的衣服一路小跑。

  卓风开了门,赫然,老周全身血污,手腕上一条裂开的血口子。

  我惊呼,“周哥。”

  “卓尔也在?”他大惊,这才不好意思的皱眉说,“对不起,我是打了开心的电话,她告诉我卓哥在这里,可不知道卓尔也在,可事情紧急,我只能直接过来了。”

  卓风一面穿衣服一面点头,没有吭声,拿出衣兜里面的电话看一眼,的确关机了,按了按,没开,估计是没电了,他回头看我一眼,我了解他的眼神,是想叫我在这里等,我摇头,“姐夫,我要去,我要去救我哥哥,我能帮忙的,别留下我自己。”

  他一点头,攥住了我的手,“没想留下你自己,走,你的电话给我。”

  我的电话因为刚才结婚现场之前陆少担心有人会影响计划,所以早就关机的,我拿出来开了电话给他,他直接拨打了陆少的电话,那边无人接听,他又拨打了开心的电话。

  “怎么样?”

  “人没找到,车子翻在山沟下了,我在带人过去,前边有人说找到了佳佳,昏死了过去,还不知道具体情况,你多带些人来,我这边不是很方便的,先将任何车子都带走,留下一部分继续找陆少,肖老大伤得很重,看样子是有人有备而来,被打的不轻。”

  我惊得心都要跳出来,屏声静听。

  卓风只轻声恩了一声,跟着对我说,“跟着我,别乱走,拽着我的手,知道吗?”

  我愣愣的点头,抓他的手不放。

  他一面抓我手仍旧继续拨打电话,等我们坐上老周的车子,他已经叫了很多人,口齿清晰,说话清楚,情绪稳定,我是第一次见到卓风在外面做事,他保持着很镇定的情绪,哪怕已经火烧眉毛了,仍旧安静的一个一个电话的拨通,说明情况,表达目的。

  他还找了一些老朋友,因为够公司被收购的缘故,他这边人脉更广,很多人都给了主意,并且表示会帮忙,这件事很严重,中途拦截将中囚犯换人,被发现了都没完蛋,可很多人还是表示会帮忙。

  电话打了好几十,车子也开出了市区,直奔远处出事的地方。

  老周说,“车子是中途坏的,我们已经成功了,换人回来,刚出了隔壁市就出了事,路上被人放了钉子,车胎爆胎,我们下去换胎的时候就有人围了过来,很多人,乌压压的一片,动手特别快,有人专门去打了肖老大,我们都堵在外面,等我们过去了人都跑没了,陆少的车子开在最后面的,等我们反应过来才知道他的车子翻了车,人却没了影子,旁边就是刚修好的山路,旁边一处断崖。”

  第301章 心情复杂

  我浑身乱颤,通过老周简短的几句话,听得我一阵身寒。

  卓风的手依旧很暖,紧紧的握着我,我却无法镇定下来。

  车子一路开的很稳,两个小时后才到了地方。

  很远,就看到开心姐姐在外面指挥着帮忙收拾,卓风叫来的人也先后到了,清障车和一些货运车都开了来,装车的拉车的,还有清理地面的,以及车上的司机都拉走了,剩下地上一大滩血迹,还有人在开着清洗路面的清洗车将地面刷洗。

  开心颤抖着手,站在一旁吸烟,借着微弱的灯光我能看到她脸上的清泪。

  “开心姐姐,陆哥不会出事,你放心好了。”

  她对我点点头,想要镇定却镇定不了,颤抖的抽了一口,烟雾洒在脸上,遮盖了她汹涌的泪痕。

  我轻轻拍她肩头,她哽咽了一声,“他不会出事的,我知道,这么多年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我知道到。”

  她是在自我安慰,也在安慰我,反复重复着这句话。

  卓风说,“这里清理完了,我的人在找,你叫你的人先回去,你老公那边知道吗?”

  “知道了,我他给我的人。”

  我心情复杂起来。

  开心也心情复杂。

  卓风更是心情复杂。

  我们都知道,开心这么帮忙是因为她的心里有陆少,可是能有这么多人和这么大的帮忙却是因为她的老公,现在她带来的人还是她老公的人,这份愧疚,我们都懂。

  卓风吸口气说,“你先回去,这里有我和卓尔呢。”

  开心没吭声,只将烟屁股狠狠的扔出去,抹掉脸上的泪水,看着我们,陡然之间就笑了,却笑中带泪,“你们在这里可以吗?”

  “可以,开心姐姐,你快回去吧,很晚了,你老公肯定担心你。”我特意提醒她,即便放不下陆少,即便她跟陆少之前有着说不清楚的关系,可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妻子,她该知道如何抉择,就算选择而离婚,那也该回去两个人单独去决定,而不是留在这里。

  “……呵呵,卓尔,你长大了,真好。我,我走了。”

  “开心姐姐路上小心啊,到了给我回个电话,打我电话,我姐夫电话没电了。”

  开心背对着我,走的很匆忙,挥了挥手,跳上她的车子,车子呼啸着就跑走了。

  我和卓风肩并肩站着,看着她走远。

  身后吹来的风,拍在身上,令人浑身难受。

  我看一眼卓风,问他,“姐夫,开心姐姐和陆少都很难过得吧?”

  姐夫没吭声,是吸口气,拉着我往他怀里抱,轻拍我肩头,“走吧,我们下山看看,能走吗,我背你?”

  我摇头,“没事,我穿了平跟鞋,不碍事的。”

  “走不动了告诉我。”

  “好!”

  这个山很大,前边不远处就是我的老家,但是因为连年开发,这里的路经常出现问题,所以在几次翻修之后就将路线改了,从隔壁市区到本市的距离近了不少,可是因为盘山道,周围的路况就很惊险了。

  能够在这里出事的不少,可这一次出事是有预谋的,刚才青草路面的时候看到了不少障碍物。

  就连我哥哥的身上都还刺着一层钉子。

  “姐夫,我哥哥送到了医院了吧,肯定没事的,是吧?”

  “恩,开心安排好了,你别别担心,小心脚下。”

  我走有些踉跄,从前最喜欢爬山了,现在长大了竟然忘记了如何走山路,一路走走停停,眼看着前边的人走得远了我却跟不上。

  “姐夫,陆少肯定会找到的,是吧?”

  “是。”

  我们三十几人,搜寻了大半个山头,天亮的时候在小河边发现了陆少的衣服,这才有了一点希望。

  我反复的在给陆少打电话,终于在中午的时候听到了他电话的铃音。

  他歪着身子,坐在一棵树下,满身的血污,人已经昏死了过去。

  好在人多,不然还抬不出来。

  医生就等在外面,简单检查,人没事,该是累坏了,估计是天黑迷了路,但是看他的情况该是体力耗没了休息的,加上失血过多导致昏迷。

  我们猜测是有人追他,不然也不可能一直乱走。

  万幸,人没事。

  回来后卓风将我送到了住处,佳佳已经醒了过来在家里陪着我,我们安静的等着陆少和我哥哥的手术结果。

  隔天晚上,卓风电话打了过来,“没事了,在家里等我,我接你来医院。”

  我松口气,佳佳也松口气,电话里面的卓风也松口气。

  见到卓风我吓了一跳,他脸白的跟纸一样。

  “姐夫,你,快休息,快休息,别动了,我跟佳佳自己过去。佳佳的伤不重,昨天医生来了说都没事了,我们自己能行,你坐下来。我求你了,坐下来休息。”

  他拽我手往他怀里塞,坐在沙发上舒了口气,“我没事,给陆少输了点血。”

  “输血了?那肯定要休息了,我去给你煮糖水。”

  他拉我,不叫我动弹,摇头说,“没关系,坐会儿就好。”

  我点头,靠在他怀里,不想,他这一闭眼,就睡着了。

  陆少的后背刺了一块木头进去,手术很成功,没有造成脊椎损伤,但是麻醉药还没过,人还没醒,趴在床上的样子就好像一只乖顺的小宠物。

  我哥哥还在重症监护病房,因为身份不能暴露,临时转走了,我只看了他一眼,卓风说等他人好了就接回来,现在人没事叫我放心。

  我哪里放心的下,到底还是追着车子过去看他,他带着氧气罩,看起来睡得很舒服,至少,他还活着,我还能见到。

  陆少没醒过来之前,开心过来了。

  她画着精致的妆,踩着红色高跟鞋,精神的连衣裙,自从结婚后,开心的裙子变得长了不少,不再是露出半个白屁股了,可仍旧无法掩盖她身上的风情。

  她手里提着包,是老款式,我仔细看了又看,她冲我笑了,“是他送的。”

  他,陆少。

  她过来看陆少,就站在陆少的床边,没说话,手都没有动一下,垂眸站着的样子看起来无比的令人心酸。

  她站了很久,转身之际,戴上了黑墨镜,不给我和卓风说话的机会,只低声说,“我走了,出国,再不回来了,别说我来过,什么都别说。”

  我愣愣的点头,望着她快步离开,心口难受。

  世间,很多人都无法在一起,开心和陆少,高可可和汤姆,徐娇娇和冯科。

  这些感情是真的,情是真的,可上苍总是给人各种艰难,叫两个感情融洽的人分道扬镳。

  我更加珍惜起与卓风在一起的日子,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不会分开。

  他冲我笑笑,有些凉的吻落在我额头,旁边一声怒吼,“虐狗啊,两个混蛋,给我滚进来。”陆少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