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52节

  第302章 命真苦

  因为答应了开心,所以她来过的事情我和卓风都没告诉陆少。

  陆少是否知道,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我想,陆少该是清楚的。

  当时在路上护送我哥哥的只有开心的人可他以及佳佳。

  他说不放心我哥哥自己回来,就算连人带车的换了,可这要是中途遇到了什么人查的话,他亲自出面会好一些。

  不想,不是查,而是拦截。

  他说他的车子是我哥哥前边的车子出事后没多久就被人撞翻的,正好在交叉路口上,前后距离很大,前边的车子没发现,等发现的时候已经出了事。

  好在开心的人报告及时,开心赶了过来。

  不然,那群人都完蛋,卓风的计划也就泡汤了。陆少说完了就没了多大精神,一直在昏睡,我和卓风陪在医院不曾离开过,期间,我看过哥哥几次,他情况良好,可我还是烦忧。

  安妮下午赶过来的时候急的满头大汗,她最近一直都住在顾程峰的房子里面,因为想要回来,所以在处理上学的手续,原定计划是要在外面一年的,现在只过了半年就回来了,她母亲特别生气,整日打电话叫她回去,她每次都敷衍了事。

  现在学校都安排好了,就在我的学校,新闻系,我们的宿舍横渡一个小区,教室在楼上楼下的距离,她来的时候就告诉我这个好消息。

  陆少正吃着水果,呵呵的笑,奚落安妮,“安妮,你这样做岂不是要被家里赶出去了,新闻媒介的大佬,早就准备好了国外的一些学校吧,现在来这里?”

  安妮拧眉,“陆哥,我这不是想多回来跟你玩吗,你干嘛赶我走?”

  “哈哈,还是你会说话,好样的,留下来吧,正好叫卓尔有个朋友陪。”

  安妮嘿嘿一乐,将水果放下来,拉我手,“卓尔,我的住处都找好了,就在你家附近,以后我们可以一起上学,就是啊,我整天要忍受被虐狗,哎。陆哥,我们的命真苦。”

  陆少苦叫连连,突然问我们,“她走了吧?”

  我们同时一怔,不用追问,也知道他问的是开心姐姐。

  “恩,走了,昨天晚上的飞机,她上飞机前告诉我的,我没来得及去送。”

  陆少恩了一声,将手里最后一口水果吃光,伸了个懒腰,哎呦一声,“刀口疼,我要睡觉,你们都滚吧!”

  我们被陆少赶了出来,站在门口面面相觑。

  卓风说,“叫他自己待会吧,我们先回去。”

  陆少是不想叫我们看到他难过的样子。

  我和卓风先送了安妮回去,在顾程峰家门口的时候,安妮笑话卓风说,“卓哥,你现在是越来越厉害了,背后搞那么大的动作,我家里都一点消息没调查出来,没想到真的成功了。不过你可要小心了,冯家被瓜分了公司,回头肯定报复。我爸爸都说,冯家人肯定会对卓哥动手更狠的,不过冯家人动手也只能背地里的,卓哥竟然再一次宣布破产,将全部的资金都转移到了卓尔名下。哈!卓尔的户口你们都调出来了吧?那只有你们名字的户口本,不就等于结婚证了?啧啧,卓哥,你是真厉害。”

  安妮跟他竖起大拇哥,满脸的敬佩。

  卓风轻笑,一摆手,“走了。”拉我往外面走。

  户口的事情我是真不知道,之前户口本一直在我这里,后来就没了,卓风又出了事,我就没继续找,不想是他拿走了。

  “姐夫,你什么时候拿走的户口本啊,我都不知道。”

  “恩,很早前了,当时叫你收着户口本的时候就在做这件事。”

  “嘿嘿,姐夫,你真厉害。”

  他笑笑,捏我脸,“回家吧,最近太累了,明天继续去医院。”

  “恩!”

  我们牵着手进了电梯,电梯关上的那一刻外面还传来安妮的叫喊声,“啊,你们虐狗啊,虐狗啊。”

  我和卓风同时一笑,笑声回荡在电梯里面。

  到了家里,洗了澡,再没了别的力气,扑进松软的床榻,彻底的进入了梦乡。

  早上起来,房门被人大力气的敲响,卓风不耐心的起身去开,跟着楼下就没了声音。

  我睡不踏实,起身去看,惊得下巴都要落在地上。

  卓不凡,卓振东,姨妈,提着大包小包,来了。

  我惊愕的看着他们,浑身难耐。

  卓家宣布破产了,那里面的钱不光有卓风的,还有卓振东的。

  卓风这一箭双雕,叼住了冯科也叼住了卓振东。

  可他不是该回乡下的吗?

  “卓尔,我们来找你了,讨口饭吃,你现在是富婆,我们都是一家人,不能放着我们不管啊。”卓不凡冷笑着说。

  我浑身僵硬,不知所措。

  卓风帮卓振东提了东西进来,无奈的蹙眉,毕竟是他的父亲,他还能干出去吗?并且卓振东破产,也是他的“功劳”,面对自己的父亲,自己的姨妈,自己不愿意承认也必须承认的弟弟,他能如何?

  卓风告诉了他们住在一楼,二楼不要上去,帮忙拿了东西进房间就出来了。

  一楼还有书房,即便他们不上二楼,我也会在一楼遇到。

  我无奈深吸口气,觉得,这件事儿,麻烦了。

  卓风拉我进了房间,我们坐在床上,垂头不吭声。

  良久,卓风说,“我叫人将市中心的那套房子收拾出来,不过也至少需要几个月了,装修好了不能立刻入住,你最近要受委屈了,不然……我们还去酒店住吧?”

  我摇头,“姐夫,没关系啊,我会住学校,要不然我也很少回来这里的。酒店还是不要去了,多费钱啊。”

  我不是怕费钱,我是知道最近卓风很忙,他两头忙,住酒店到底不如自己的家,至少还能叫他吃好饭,休息好。

  “不行,我去安排,不能住这里,听话。”

  他一再坚持,我也没有说什么,只要跟他在一起,我住哪里都愿意。

  他轻轻抱住我,继续道歉,“真是对不起。”

  我无比难过,“姐夫,干嘛老道歉啊,你没做错,叔叔过来也是应该,他们没房子住了啊。”

  “乡下有房子的,哎,你知道就好,我会尽早叫他们离开的。”

  话虽如此,人都来了,哪有那么容易?能叫他们搬走的话,他们也不会招呼不打一声就过来了。

  我其实,是很介意的。

  可我只能忍。

  彼时,楼下传来卓不凡的低吼声,“哥,这冰箱里什么都没有,叫人怎么生活啊?还有这个浴室,只有一个,我们三个人呢,你不叫我们上楼也该给我们个适合生活的环境吧?”

  卓风皱眉,豁然起身,走了出去……

  第303章 不用就滚

  楼下传来卓风的咆哮,“不用就滚。”

  我浑身一颤。

  紧随其后,卓振东也跟着怒吼,“我养你个废物,为了个女人连家里人都不认了?你真不是东西,早该把你掐死,等到现在来气我。我的心脏哦,我的救心丹。”

  楼下一阵骚乱,跟着是卓风开门的声音,他的脸上还挂着不高兴,看我一眼,没有说话。

  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这一切,还不都是因为我吗?

  他坐在我身边,手伸过来,抱我过去。

  我依靠在他胸口,没有吭声。

  房间里面寂静无声,外面却是咆哮震天。

  终于,他忍受不住了,“我们出去住,现在就搬,你收拾东西,暂时住在顾程峰的房子里,你跟顾程峰说一下,等我们的房子装修好了就搬走。”

  我哦了一声,拿着电话,却在迟疑。

  此时,陆少的电话打了进来。

  “卓尔,卓风那混蛋东西电话为什么一直关机?”陆少的声音仍旧带着几分困意,懒洋洋的。

  “姐夫的电话最近一直出问题,还没有去买新的,陆哥我去叫他,你等一下。”

  “恩,也不用给他,你就问问他什么时候过来看我,我想吃饭了。”

  我扑哧一声笑出来,“陆哥,你那边不是安排好了有人给你做饭的吗?”

  “恩,但是我不想吃,我他娘的犯贱,想吃卓风的骨头汤。”

  “哦,那估计是暂时喝不到了,我们要忙着搬家,等我收拾好了到了顾程峰那里子再给你做啊,其实我也会的。”

  “搬家,为什么搬家?”

  我将这件事告诉了陆少,陆少哼了一鼻子,直接说,“草,欺人太甚,你把电话给他。”

  我找了一圈,卓风在隔壁的房间整理衣服,见我进来,收起了脸上的不快,他仍旧在生气,楼下不知道在做什么,依旧在吵闹,说是心脏不好的卓东也没见哪里身体不适,吵架还是很厉害的。

  卓风将电话接起来,喂了一声,“我晚上过去。”

  “草,你个傻逼,我那房子那么多你不去住,你想怎么样?我现在叫人过去,你搬去我市中心的房子,正好距离卓尔的学校比较近,草,别拒绝老子。”

  电话声音不是很大的,可陆少的咆哮声却无比的巨大,割开老远,我都觉得耳朵疼。

  卓风无奈蹙眉,吸口气说,“知道了。”

  挂了电话,他冲我无奈的笑笑,“走吧,去他那里暂住。”

  我们收拾好了东西下楼,卓振东就坐在沙发上看着我们,手里的拐杖敲打在地上,咚咚的响。

  “混账东西。”

  姨妈在身边劝说,“好了,小年轻人喜欢住外面,就住外面,你别生气了。”

  “废话,小年轻?这是乱伦,她是我们卓家的人。”

  现在开始认我这个卓家人了,早干嘛来着?

  我无比嫌弃的皱眉,提着箱子就往外面走。

  卓风拉着我走的更快,头也不会,招呼都没打,关了房门,咚的一声,彻底的阻断了房子里面的争吵。

  上了车,终于清净了。

  陆少一路上都在打电话,他担心我们不过去,说卓风就是傻逼,有朋友不利用的傻子。

  我听得一阵发笑,逗他,“陆哥,你再骂我姐夫,我们就不给你做骨头汤了,你自己吃大锅饭去吧。”

  “……成,你们两个人,我不说话了,赶紧收拾好了过来,老子要饿死了。”

  到了医院已经快下午了,我们也饿的肚子痛。

  陆少不能吃硬物,只能喝流食,顺便也给李哥带了不少,陆少抱着饭桶不撒手,眉头竖起的老高,“别抢老子的骨头汤喝。”

  卓风没吭声,只将碗往桌子上一拍,“喝不喝?不喝拉倒。”

  “……卓风,你有种。”

  我看两个人闹来闹去的就想笑,如果一直都可以这样,那该多好。

  卓风将汤倒出来一半,剩下的就提着去了七楼的李哥那里了。

  我留下来照顾陆少,将饭菜摆放好,才捏着筷子想要吃,被陆少热辣的眼神给瞪的愣住了。

  “陆哥,我,我怎么了?那我等会儿再吃?”

  他呵呵一笑,问我,“开心走的时候说了什么吗?”

  我愣住了,他知道我不会撒谎,所以问我,肯定能得到正确答案。

  可我闭口不说,总不能说出什么不对来。

  “卓尔!”

  “陆哥,你知道我不能说的,你要是逼我,我就走了啊,我去楼上找我姐夫告状去。”

  “你……”他生气的捏被角,也不吭声,半晌才说,“成,不说我也能猜的到,她那个人,肯定什么都不会说的。”

  其实他错了,开心走之前跟姐夫说了很多,开心在机场,我姐夫当时在我身边,我们打算睡觉的,我一直都在听,开心说了很多很多,我听得一阵心里难过,从开始俩个人相识到后来在一起,那层不可言说的感情就这样被彼此耽误了,但是开心说的一句话很正确,如果陆少勇敢一些,敢于正视自己的感情,说不定她们就在一起了,可那都是如果,毕竟陆少是不勇敢的,他敢于打架,拼死了护着兄弟,甚至不在乎的将五十亿给了我姐夫,他仗义,血腥,讲义气,但是他对感情,是个白痴,更可以说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他胆小,怕受伤,看似潇洒,其实最是放不下。

  可这些,陆少自己却不知道。

  我端着饭碗想了一会儿,夹了一口菜吃进去,觉得味道有些怪。

  或许是心理作用吧!

  陆少就没觉得,呼噜噜的吃个精光,最后嘴巴一抹,满足的笑着说,“饱暖思淫欲啊。”

  没正经。

  我一面收拾一面说,“陆哥,我要开学了,不能整天过来看你,我姐夫要去公司,你这边就剩下自己了,我叫佳佳姐过来照顾你,成吗?”

  “不成。”

  “那怎么办啊?没有人来照顾你,你能行吗?”

  “不行。”

  “那我去问问我姐夫,看看我们能不能穿插着时间过来陪你。”

  “不好。”

  “……陆哥,你,你诚心的是吧?”

  “恩。”

  他就是牛吧,脾气上来了,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我无奈粗没说,“陆哥,开心姐姐的事儿我真不能说,要不然你自己去问?”

  “没号码。”

  开心姐姐出国定居,肯定会换了联系方式,之前说过的,是否联系我们看心情,她就是那么潇洒。

  “那我叫姐夫去查查,查到了把联系方式给你?”

  他没吭声,叼着苹果看我半晌,突然说,“你是不是做了?”

  “啊?做啥……”我脸一热,羞赧的我顿时暴怒,摔了手里的水果篮子,都仍在他怀里。

  他哈哈大笑,苹果都掉出来。

  姐夫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我们像两个吵架的孩子。

  “做什么?”

  卓风瞪他。

  陆少笑的快断了气,堵着肚子指着我说,“肯定没做,你们两个处子之身,这是要成仙啊,整天睡在一起都不做点社么,是不是有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