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53节

  第304章 这对你很重要

  卓风脸倒是不红不白的,帮我将地上的水果捡起来,回头对陆少说,“再没正经,我们不来了。”

  “哎?别介,说说笑笑玩玩闹闹,别当真,就是,哈哈哈……”

  我和卓风面对面站着,互相看对方一眼,没有说话。

  陆少,你个大傻逼。

  我们晚上从医院出来,陆少对我眨眼,那意思,再明显不过。可我也有办法治理他,“陆哥,你要是再欺负我,我就告诉开心姐。”

  他立刻闭上了嘴巴,不吭声了,深吸口气,再没理会我们。

  开心,成了陆少心口上永远抹不掉的疮疤,成为了他的不开心。

  出来后,卓风拉着我一直在笑,笑的嘴角都快弯到了耳根子,我扭着他耳朵问,“你笑什么呢,告诉我,笑什么呢?”

  他笑着看了一下有些漆黑的天空,回头看我一眼,将我拉到怀中,轻轻拍我后背,有些语重心长,“你说,我们怎么就不成功呢?”

  他说的是那个事儿……

  我热着脸的扑在他怀里,听他的心跳声。

  他跟着又说,“要不我们今天晚上都关机,房门也锁了,耳朵堵住?”

  每次都有事给打断,再来一次,我都担心卓风受到什么心里创伤。

  “姐夫,其实,其实,随时都可以的,不需要搞什么气氛。”

  他身子一怔,低头看我,笑的有些腼腆,跟着摇头,“不成,这对你很重要,我们回去说。”

  到了陆少的房子,看着都是暂新的东西,我们愣神,这里,总归不是自己的家。

  可是,卓风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新床单,粉红色的,中心一点玫瑰花,我洗澡出来就看到他正在噎床单。

  “姐夫,你从家里拿来的床单啊?”

  “恩!”他很认真的,低头认真做事的时候最是有魅力。

  “姐夫,我洗好澡了。”

  “恩!”他依旧在低头掖床单,整理好了,铺展开,洒了花瓣,这才看向我。

  他洗好了澡出来没擦干净头发,此时正有些湿漉漉的垂挂在额头上,我摆弄着那垂下来的一根头发,起了玩心。

  他抓我手,放在嘴边,轻轻的亲吻。

  我看着他温柔的眉眼,他还是那么好看。

  “姐夫。”

  “恩!”

  他笑笑,俯身过来,我倒在了身后的玫瑰花瓣上,顿时床单上的清香袭来,将我们包围。

  他的动作依旧轻柔无比,手一点点的在我的皮肤上揉捏,从上到下。

  我一阵阵战栗。

  良久,衣衫尽落,再一次赤诚相见,我们却都笑了。

  等了片刻,没有人来打搅,他强而有力的身子压了过来。我顿时呼吸急促,脸热心跳加速,身体也有着细微的变化。

  他没急着进攻,手在附近轻轻的撩拨,叫我欲罢不能,扭曲着柔软的身体。

  良久,火热放下来,我顿时紧绷,大口呼吸的看着他。

  他的眉眼,好似笔墨下浓重的一笔,里面注满了深情。

  薄唇轻抿,上面还有我啃咬过后的红润,好似蜜糖,叫我移不开眼睛。

  薄唇吻下来,落在我的锁骨上,跟着,火热慢慢进来,我仰头咬着薄唇,等待那撕心的疼痛。

  他低声在我耳边说,“忍一下,痛了抓住我。”

  我点头,猛然,“啊……”

  泪水随时而来,顿时一阵天昏地暗。

  我这辈子啊,长到现在,任何疼痛都忍耐过,却从未像今天这样叫我痛并快乐着。

  我咬着薄唇,感受着剧烈的痛,一阵猛过一阵。

  “等一下,还疼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停了下来,低头看我,吻不断地落在我的脸上,亲吻掉我脸上的泪痕。

  我有些意乱情迷,却又切身的感觉到了那份痛处,可我不想他离开,一点都不想。

  我紧紧的抱着她,“姐夫!”

  “我继续了,痛了大声叫。”

  声浪好似刺穿人耳膜的一击闪电。

  我扭曲着腰身,犹如一条缠绕在他身上的妖艳毒蛇,捆住他的脖颈。

  这份痛在一阵火热的冲击之下慢慢的缓和……

  一声低喃,他松口气,满头汗水的伏在我身上,大口喘息。

  “还痛吗?”

  “好些了。”

  “别动,我带你去洗一洗。”

  我抱着他,手臂上和身上全都是汗水,粘稠的好像将我们彼此镶嵌在身体外面四肢。

  “姐夫,火烧一样。”

  “我知道,我用毛巾热敷一下,你别乱动,抱住我。”

  我抱住他脖子,他一弯腰,将我抱了起来,走进浴室,放开温水,他洗了毛巾过来,热敷上去。

  “好些了吗?”

  “恩。”

  “流血了。”他说。

  我看着他,一瞬不瞬。

  我想,这就是身体切合之后的感受吧,从前只想着他应该是我的,我也应该是他的,可那份拥有之间却少了很多亲密,现在,我觉得我们本就是一体,亲密的再没有任何秘密。他就是我,我就是他。

  “姐夫。”

  我抱住他。

  他笑笑,“好了,我知道。”他紧紧抱着我,给我心里的慰藉,这份内心之中的一种交付之后的空虚叫我想哭,他很是理解的抱着我,安慰我,极富有耐心。

  在我面前,无论我多么的愚蠢,他始终会多我无比耐心。

  “姐夫,我爱你。”

  “我也爱你,卓尔。”

  我们紧紧相拥,身体温差很大,我的身体始终是凉的,他始终是温热的,好像一盘炭火,叫我温暖无比。

  洗好了澡,我们仍旧抱在一起。

  我问他,“姐夫,我现在是女人了,是吧?”

  “恩。”顿了顿,他笑了,有点自嘲,“我也是男人了。”

  我们都笑出来,继续往彼此的怀里贴了贴。

  “卓尔,别离开我。”

  我一愣,茫然的抬头,看向他的脸。

  这句话就像祈求,也似乎是一种寻求心理慰藉的誓言,可就算他不征求,我也会做到。

  “姐夫,我不会离开你的。”

  “叫我卓风。”

  “……卓风。”

  晨起。

  我想去卫生间,才撩开被子,顿时疼痛袭来,我惊呼的猫着腰,他从我身边惊的坐了起来,紧张的看着我,“怎么了?”

  “我好痛,我想去卫生间。”

  “……别动,我抱你去。”

  抱我到卫生间,我忍着热辣的疼痛出来,他转身走过来,低头看我,皱眉说,“躺着别乱动,我去买些药膏来。”

  我拽他手,“这个还用药膏?”

  他点头,“陆少说会好用。”

  额?

  第305章 小女人卓尔

  这种痛持续了好几天才好。

  卓风这几天都没叫我下床。

  等我们一起去看陆少的时候,陆少直接对我吹流氓哨,“小女人卓尔,欢迎欢迎。”

  他还拍巴掌。

  臭不要脸!

  他嘿嘿的乐,一脑门子汗,刚才做了检查,说是刀口有些感染,没打麻药的直接挤了脓水,疼的他一直没吭声,这会儿跟没事人一样,真是畜生。

  我低头看地面,不理会他的流氓样儿。

  卓风却说,“看来你还是不疼,我打你两拳。”

  陆少哈哈大笑,连连求饶,“不敢不敢,你那一拳头能要我命。恩,药膏要用,最近可以放开来多来几次,别担心,过去了就好了,都有这个经历,哈哈……”

  我气的跺脚,“陆哥,你是不是疯了?”

  “哈哈……啧啧,还知道害羞。不过,啊,这就是不一样,立马女人味就出来了,哈哈……”

  我没搭理他,扔了东西就出来。

  卓风拉我往外面走,不理会里面陆少的咆哮,“我还没吃饭呢,我的饭呢,给我回来,想饿死我啊。”

  我回头对着病房里面叫,“陆哥,开心姐姐给我打电话了。”

  “……”

  里面彻底的没了声音。

  卓风呵呵的笑,低头吻我,我们一起出来,脸上的笑容还未收起来,正面险些与才过来的李思念撞个满怀。

  她一声惨叫,跟着后退几步,吃惊地看着我们。

  那眼神,似乎要钻进我们的肉里面,不叮几个窟窿誓不罢休。

  “你来做什么?”卓风语气不是很好。

  李思念又恢复了从前的那份温婉,收起了脸上的怪异表情,笑了笑说,“我来看看陆少,不可以吗?你们这是……”她盯着卓风放在我腰上的手,眼神里的冷又多了几分。

  卓风没说话,只指着身后的病房,搂着我出来了。

  我们才上车,李思念却又将我们的车子给拦住,很大力气的拍打车门,“等一等,等一等。”

  我听到了卓风无奈的一声叹息,车子仍旧发动,只是降下了车窗,隔着我,问车外面的李思念,“还有什么事儿?”

  “我的钱我不要啊,隔天就退回去了。我明天去顾洛那里,你们知道的吧,我们和好了。”

  卓风恩了一声,脸上没有什么表情。

  “得了,走吧,我还行问问你们想不想去看看徐娇娇呢,看来不用了,你们一起去怕是不合适。”

  她的话带刺,听的人很不舒服。

  我跟卓风在一起,最不想看到的该是徐娇娇,可是徐娇娇都不在了,并且卓风早就跟她分手,难道还不允许卓风找别人了?

  “思念姐姐,我的钱还是会送到你那里的,支票过期了大不了我直接给你现金,但是钱必须给你,你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就走了啊。”

  李思念哼了一声,冲我冷笑,松开了扒车门的手,转身离开了。

  卓风一脚油门,车子轰隆一声飞出去很远,等到了市内的房子跟前,他才说,“以后见到她躲着走,当做没看见。”

  我哦了一声,打量他的脸色。我其实一直都在想,卓风跟李思念在一起的时候,他是真的一点都没有动心吗?

  不管是否动心,我都挺在乎的,毕竟他们之间有过一段。

  “卓风,我想喝冰水,好热啊。”

  “恩,喝柠檬的吧,对你胃口好。”他锁了车门,拉我往商场走。

  我们的房子就在商场后面的别墅群里,是最中央的一个房子,一直空着,都是他从前买了挂在我名下的,但是一直空着没装修,今天我们来买装修材料,之前定好了装修风格,他听我的,用了简单的装修,看起来清新淡雅,不繁琐,整个人心情都会好不少。

  买了柠檬水出来,他帮我擦汗,指着隔壁的商场说,“给你买点衣服吧?”

  我一口水差点喷出来,他跟陆少一样,买东西都量来衡量,别人买衣服是一件一件的。

  “我衣服够穿了,今天给你买。”

  他低头看一眼自己,笑了,点头说,“一起买。”

  我们大采购回来,直接将东西放下,就开始做饭,晚上还有去医院的。

  还未出门,他的电话就响了。

  他一手提着饭桶,一手提着给陆少买的日用品,我帮忙接了电话,那头就传出来一声怒吼,“哥,你回来吧,爸住院了,真的,我没骗你,心脏病发了。”

  卓不凡的声音带着颤音,充斥四周,惊的卓风险些仍掉了手里的饭桶。

  愣了一会儿,他才放下东西,拿过电话后没急着动身,看我一眼。

  我知道,他在为难,是想带我去,可我不能去,卓家人不接受我,这个时候我去了只能添乱。

  “你放心好了,我自己去医院,不谁还有佳佳帮我呢吗,你去看叔叔吧?”

  他定定的看着我,使劲皱眉,跟着摇头,“叫佳佳过来把东西拿过去,我们一去。”

  他拽我手,牢牢的握着,异常坚定。

  他这个眼神给了我足够强大的力量,我鼓足了勇气,大不了挨骂。

  可不想,站在医院门口,看到姨妈,我连进去的勇气都没有。

  “姨妈。”我的声音低不可闻。

  卓风拉我往里面走,姨妈伸手,将病房门堵住。

  “卓风,这个女人不能进去,你爸爸还在气头上,你想气死他吗?”

  卓风愣了一下,站着没动。

  我说,“卓风,你去吧,我在外面等你,没关系的。”

  “不行,一起进去,要不然我们一起走。”

  那是他爸爸,说什么都要进去的,就算是恨,也该做做样子啊。

  “卓风,你去吧,我真没事的,你进去看看,去啊。”我要挣脱开他的手,他依旧握着牢,对姨妈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犯病了?”

  “你说呢?卓不凡今天开学,在学校听说了你跟她的事儿。”姨妈看我,狠狠瞪我一眼。

  她叹息一声,继续说,“人家说的也没错,卓不凡的确是卓家人,可卓家人的待遇还不如捡来的一个野丫头。现在好了,人家都说卓家破产是她做的,她就是来害我们卓家。卓不凡气不过,就动了手。老师和人家家长都找来了,你爸爸就气的犯了病。卓风,不是我说你,你为什么就想不明白,她有什么好?啊?就算你们在一起久了有感情,可你你也该想想你父亲啊。那是你爸,好歹他是你爸,都是为了你好,你不懂吗?哎……”

  卓风没吭声,为难的皱眉,站在门口不动。

  我偷偷的将手从他的手里挣脱出来,他一怔,回头看我,还是将我手拉过去握着。

  “姨妈,我的事儿,不用你们管,我爸不接受是他的事儿,我的生活是我的事儿。不用我进去就不进去了,叫他好好养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