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54节

  第306章 我不能将你仍在这里不管

  出来后坐在车上,我劝说卓风,“你进去吧,我不去没关系,他到底是你爸爸,你必须去看看。我在这里等你。”

  卓风没发动车子,他在犹豫。

  那个人是他父亲,如果是别人,那早就老死不相往来了,血浓于水啊,再恨,也牵着一条线呢。就说我吧,如果我父亲病重,要我过去看看,我也会犹豫。可卓镇定对卓风,和我父亲对我,是不同的,至少卓震天给了卓风衣食无忧和父爱。

  “你去吧,我求你了,你不去我们以后再没办法过来了,总归是要见面的,他是你父亲啊。”

  “我知道,可我不能将你仍在这里不管。”卓风说。

  我笑了,“哪里是不管啊,我又不是小孩子,我在车里等你一会儿不会出事。你进去看看不就出来了,叔叔说些什么难听的话你装作听不到。”

  “卓尔!”

  “你去吧,好不好,我求你了,你进去看看,来都来了,来了还不进去那不是叫叔叔更加生气吗?我们现在一起在一起了,以后这样的事情还多着呢。”

  他摇头,握我手,异常坚定,“不会的,除非万不得已,不然不会碰面。你我之间的事情跟家里人没关系,不同意是他们的事儿,我们现在就走。”

  我无奈吸口气,这劝说却适得其反了。

  他将车子发动,一脚油门,跑出去了。

  我还有些心里不舒服,回头张望,医院门口站着的卓不凡深情落寞。

  这个家,到底还是不能团圆。

  从卓振东所在的医院出来后我们直接去了陆少的医院,陆少正在吃饭,狼吞虎咽,看样子饿的不轻,我们每天都按时送饭菜的,一问才知道,他下午不知道吃了什么,坏了肚子,所以现在肚子空空如也,见都吃的就想吃了。

  医生来检查过,没发现问题,叫他不要乱吃东西,陆少也是苦不堪言的,背后上的伤口已经有些感染,疼的厉害,去一次卫生间就扯到伤口,痛的他龇牙咧嘴。

  看他吃饱喝足趴在床上满足的样子,就知道这一下午没少折腾。

  “陆哥,看起来这么可怜呢,你还是好好想想下午都吃了什么吧?再折腾,人就完了。”

  “只是中午吃了你们送来的饭菜,我胃口好着呢,你们吃了都没事我怎么会有事呢?哎?不对,下午的时候李思念来过,给我一块桔子吃,我不喜欢吃,可都给我了,我不能不吃啊,就一块。”

  我和卓风面面相觑,就一块桔子不该有这么厉害吧?

  佳佳突然插了句嘴,“那桔子上没涂抹别的东西吗?”

  我心口一颤,这个李思念不会坏到这种地步吧?

  可她之前都没有说要来看看陆少,突然就过来了,的确是挺可疑的。

  “佳佳姐,那桔子上能涂抹什么啊?”

  “很多啊,我听说不是有一种泻药吗,一点点粉末就能叫人跑一天的,不过她没动机啊,害陆少做什么啊?”

  “有。”卓风突然说。

  陆少也哼了一鼻子,“还不是因为之前我没告诉她卓风和卓尔在山上租住的小木屋位置的事儿?当天我去接肖老大的路上她给我打了无数个电话,烦不胜烦,我直接将她电话拉了黑名单,谁想到还用公共电话打给我,真是有病了,就因为这个?她就是想破坏卓风跟卓尔好事儿。恩,到最后还是破坏了?”

  最后是我哥哥的手下老周过去找的我们,他不知道我也在的,也不算是破坏了,都是意外。

  可是李思念她……至于的吗?

  就是想阻挠我跟卓风在一起吗?可我们都已经在一起了,即便不发生点什么也不影响我们啊。

  我看看卓风,他眉头打结,脸色很难看。

  我拽他的手,他看我一眼,摇头说,“没事,我去查查。但我想的不是这件事。”

  “那是什么?我还什么时候惹到她了?”陆少不解。

  我们也都不解,李思念她已经不该如此卑鄙才对,我印象中的李思念是会耍心机,可是她都是在大事情上,给陆少下泻药实在太小人了。

  “我将她接出来之前她问过我陆少是不是之前帮我找到关于她的一些资料。”

  陆少又哼了一鼻子,没好气的拍了一下枕头,“那就是了,她瑕疵必报,肯定是埋怨我揭她的老底了,不过这种人,还真是小人,卓风,你以后离她远一点,再来我就将她拍出去,这一次给我下泻药,下一次就给下毒药。”

  这话说的我心口咚咚乱跳,李思念要是真这样,那她给我的钱,我一定要还回去。

  “卓风,她的钱想办法给她吧,我不想要的。”

  “恩,一定要给,我去安排,你不用多想,放心吧!”卓风轻轻揉我头顶,笑了。

  看到他笑,我也笑。陆少发出一丝轻蔑,“呸,少在我面前秀恩爱,出去出去,老子要睡觉了,一整个下午都坐在马桶上,我要累死了。”

  噗,我和卓风同时笑出声来,牵手出来。

  外面天都快黑了,我们商量在附近吃完了再回去。

  吃饭的时候,我哥哥的电话打了过来。

  “卓尔,哥哥没事了,但是现在不能过去照顾你,你跟卓风好好的,知道吗?”

  我笑笑,“知道了,哥哥,你在那边好好生活,我给你钱花,嘿嘿。”

  因为事情才发生的,他暂时还不能露面,至少要在别的城市生活几年,叫这件事淡忘了才行,哥哥也说决定在小城市做点小生意,开个商店养活自己,不做那些危险的事儿了,他说自己有钱,叫我听卓风的话,说了一些家常,挂电话之前,他说了家里父母的事情。

  “卓尔,你爸爸知道你在市内的事情了,我猜测,他肯定会去找你,你早做准备。”

  我脸上的笑脸瞬间犹如落在地上的鸡蛋,散开了花儿。

  “咱妈也知道了,但是她那边怎么想的我不清楚,你也做好准备,倒不是说都会像你二表姐那样,可也要多个心思。不是哥哥看不起他们,而是真的管不起,都是无底洞啊,多少钱都不够的,并且是他们将你卖了,不相认是对的,你别心里有负担,知道吗?”

  我当然会有负担。

  挂了电话,我的脑袋就嗡嗡响,眼前一片漆黑,好像又回到了很多年前那些漆黑的生活,暗无天日,看到父亲就犹如看到了豺狼虎豹。

  第307章 为了生儿子

  “别怕!”

  卓风轻声说。

  我不是怕,我是觉得,他们的出现会扰乱我平静的生活。

  晚上,卓风抱我入面,我躲在他怀里,怎么都睡不着。

  一翻身,卓风也醒了,看着我,亲我额头,“想什么呢?”

  “我在想我家里人,如果我相认了,会不会好一些?”

  卓风说,“不会。他们当初为什么要把你卖掉?”

  “为了钱。为了生儿子。”

  “所以现在就算是与你相认,也不过是为了钱,你父亲那边再婚了,出来后在外面做了点小生意,有了收入后去了乡下的一个村妇,生了两个儿子,现在才过满月,现在来与你相信,是为了什么?”

  当初卓风叫人将我父亲和我奶奶告了,但是奶奶年纪大,还很泼辣,抵抗执法,被抓了之后就得了病死了,这种事儿在国内真是没有办法好好处理的,可我父亲还是被抓了,没想到因为在里面才几年就出来了啊。

  “他不是被关进去了吗,才被关了几年就放了?”

  卓风也是无奈,“当时这种事儿还没有相关的法律,就算关进去也只有几年,表现好,那就会提早放出来,不过现在法律严谨了,被放出来后还会严加看守,定期回去签字审核,表现还算不错,也是支持他做生意成家的,人又没犯错,过上太平日子是肯定,但人想要改变是很难得,要不是现在有了儿子,他肯定还会相别的法子,找你来能是什么,肯定是为了钱。”

  “给钱就是无底洞啊,就像我表姐一家子一样,给了不嫌够,可钱也不是白来的。”尽管这些钱不是我赚来的,那也是我哥哥拼死卖命给我的,卓风倒手做生意的钱更是不容易了,多少次都出了大事,我可不想叫这些钱白白给了那种人。

  可是啊,社会上就是比较畸形,还搞一些什么认亲的节目,道德绑架,也不问问当事人是否愿意,那伤害看似平常,却会影响人的一生。

  我这一辈子都会父亲这种身份有抗拒,噩梦袭来的时候,都会叫我很多天无法安静,我不能接受那种父亲。

  “我不认他,永远都不会,我跟你和叔叔的情况不一样,我才不会相认,他就不是人。”

  卓风轻拍我后背,“我知道,这件事,要好好查查,突然就被掀开了,肯定背后有人在做手脚,至于是谁,想想都知道。”

  不是李思念就是冯科,冯家在国内的公司被瓜分后冯科一直没露面,这会儿指不定在哪里做坏事呢。

  “你要小心才行。”大难不死,我们才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不想再看到我们任何人出事了。

  卓风笑笑,“没关系。”

  他抱我紧了紧,将我扣在怀里,我嗅着他身上的味道,满足的闭上了眼睛,可他的吻却稀稀疏疏的落在我额头,顺着脸颊,最后印在了我的薄唇上。

  我抿唇笑,抱紧了他,问他“不会再痛了吗?”

  他恩了一声,有些含糊,我信了他的鬼话,鬼哭狼嚎算不上,可还是叫我痛的浑身颤抖,但是这份痛慢慢减轻,他抱着我时候感受到的律动竟然叫我全身都很舒服。这就是欢爱啊,疼痛消失了,只有两个人完美切合后的温柔。

  他事儿张狂,而是温柔,叫我欲罢不能,犹如一滩水,摊在他的怀中。

  直到快天亮了,他才放开我。

  我早已经没了力气,双腿都在发颤,他抱我去了浴室,清洗好了回来又继续涂抹药膏,我早已经迷糊糊的睡着,只觉得身下因为药膏的作用一片冰凉。

  这一觉,睡得实在沉,睁开眼已经临近中午,全身都在痛。

  卓风仍在睡,趴在我身边,一只手仍旧握的紧。

  我偷偷看着他的样子,就算睡着了唇角还是上翘的。

  从前我多么渴望能够与他睡在一起,享受这份温柔,不想,如今当真实现,我却总是在怀疑我是否在做梦。

  他突然醒来,看我一眼,一伸手将我抱紧怀里,低头亲吻,“睡得好吗?”

  “恩,就是双腿还在颤。”

  他无声的笑,“那叫你歇两天。”

  还能来?

  我扯他的脸,“你是没吃饱吗?”

  “恩。看你累了!”

  真是,人都说男人过了三十就不如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可他不像是过了三十的人,脸上一点痕迹都没有,多的只是成熟和老练,身体依旧健康,肌肉紧绷。

  “那我们白天不出去了吧?”

  他猛然睁开眼,呵呵的笑着说,“你是吃不够吗?”

  “没有,就是想……”我惹着脸,像是一种邀请,可我现在却少了从前的大胆,只想他主动。

  他笑笑,“满足你。”

  再无疼痛,有的只是享受背后的舒爽,翻云覆雨的背后是大汗淋漓,我们从床上滚落在地摊上,再从桌子上到了浴室。

  水流哗哗响,啪啪的声音撞击浴缸内壁,好似在奏响一副没有结尾的乐章。

  时间持久,力气适中,在最后猛然的冲撞之中,我们相拥。

  他起身将套子摘掉,将我抱紧。

  我们蜷缩在温暖的水中,互相看着彼此红润的脸。

  我抱着他,相似在抱着一个巨人,给我无穷力量。

  洗好了出来,身体舒爽无比,我一面擦头发,他就在隔壁的衣帽间帮我选衣服。

  这多年都习惯了,他说帮我选衣服始终享受,看着我穿着号可能的衣服站在他跟前,是一种美妙。

  我体会不到这种美妙,我只喜欢看他认真的样子,一丝不苟。

  出门提着饭桶去医院,成了我们这段时间的习惯,到了医院已经快天黑。

  路上我们在说陆少肯定会抱怨,不想,陆少不在医院,出院了。

  卓风大惊,这人还没好就出院了?

  打过电话才知道,是陆少的公司出了事,一笔很大的业务被人拦截,货没了,钱也没收到,损失不少。

  我们去陆少公司的时候就听到他半趴在沙发上对手下人咆哮,“都吃屎的吗,这件小事办不好?那边急着要货,你们可倒是好,货呢?人呢?钱呢?去给我找。还有脸回来?货找不到,谁都别想活着回来见我。”

  我提着饭桶站在门口,卓风推门进去。

  里面顿时没了声音。

  陆少叹口气,啪嗒一声将手里的文件甩在桌面上,“你看看吧,我懒得管。”

  卓风走进去,捏起文件看一眼,眉头就皱了起来,“这批货不是已经停止了,为什么还在交易?”

  陆少一愣,茫然看着他,“什么时候挺直的?”

  “出事前,我说过这批货不太对,提醒过你,为什么不听?”

  陆少顿住了,半晌才恍悟,一拍脑门,“我想起来了,可前两天不是说可以了吗?”

  卓风大惊,“我何时说过?”

  陆少拿出电话,翻出短信,“你自己看,是不是你的号码?”

  卓风接过电话一瞧,眉头痕迹更深了,叹口气说,“这不是我号码,谁给你存的我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