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56节

  第310章 你们等着被开除吧

  高可可冷笑,将衣服挂好,笑看着我们,最后问我,“卓尔,你这是诚心过来羞辱我的吗?是,我早早就结婚了,我为了有钱,嫁给了一个比我大了十二岁的人。可你呢,你好到哪里去了吗?你不也跟着一个比你大十岁的男人在一起了?并且,你就是被他养大的,这种滋味很好受吧?”

  这件事只有我宿舍人知道,所以学校里面是没有传开的,对我的影响也不大。

  当初卓风也说,如果随便将这件事宣言出去胡乱报道肯定会追究责任,所以到了现在我都没有受到半分的影响。

  之前我没跟卓风在一起,面对别人的职责,我大可说没有这件事,可现在我们在一起了,就算说我不是卓风养大的也无法解释什么了。

  我只能闭口不吭声。

  不想,高可可得理不饶人,“我正大光明,我嫁给冯海我愿意,他将我从狱中救了出来,他对我百依百顺,我得到了幸福,你呢?卓尔,你呢?公开了关系又怎么样,你还是姓卓,你是跟你哥哥乱伦,那是你哥哥。”

  “啪!”

  我们都蒙了。

  这一巴掌不是我打的,也不是爱出头的谢晶晶打的,更不是脾气暴躁的李阳,而是安妮。

  安妮被自己这一个举动吓了一跳,抽回手,吃惊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们,本就胆子小,突然主动打人,自己都吓得浑身哆嗦。

  我将安妮拉在身边,担心她被高可可还手。

  不想,高可可只捂着半张脸,冷眼看着我们,没有还手。

  我们正僵持,这个宿舍的舍长说话了,“你们都出去吧,要是帮安妮收拾东西我们不介意,但是别吵架。”

  这也算是帮高可可,不管什么原因闹的不愉快,我们人多,自然是我们理亏。

  我叫谢晶晶和李阳先回去,我帮安妮收拾床。

  安妮都不敢动了,抓着手里的包不吭声。

  我给她使眼色,不用怕,还有我。

  高可可冷哼一声,摔了手里的东西,大声说,“我去学校投诉你们,你们等着被开除吧!”

  我一听,糟了,上次的事情已经叫卓风在学校老师这里走了所有的关系,我要是再惹事,还真是有被开除的危险。

  我将高可可拽住,连忙道歉,“可可,可可,对不起,我错了,你别告诉老师,行吗,安妮也知道错了,你别告诉老师。”

  高可可哼了哼,转身看着我,将我身上打量一番,一点头,“成啊,我不去,那你要叫我还回来。”

  “还回来?”我大惊。

  那就是打我呗?

  我咬牙忍了忍,想这件事的前后,把我打了就能解决事情也行,没什么大不了的,至少保护了安妮。

  “成,你打吧!”

  “呵!安妮,你没白交你这个朋友啊,被打都愿意,好,我就不客气了。”说完,高可可的巴掌就拍了过来,一个,两个,三个……

  她这一伸手不知道拍了我多少个,我都被打蒙了,眼冒金星,眼前一片黑。

  安妮在我身边抓着我,一直在躲,她的叫喊声充斥四周,最后急了要去动手,我将她拦住,使劲晃了晃脑袋,半晌才看清楚高可可,警告她,“够了啊,你打了我十几个,再动手我就还手了,大不了我们都开除。”

  “呵呵,你当我蠢吗,自从上次出事后我再也不会主动动手了,不过我给你一个教训。卓尔,别以为你在学校可以称霸,只要我在,你就别想好过,滚出去。”

  安妮拉着我走的东倒西歪的出来,身后房门咚一声关紧,我的脑袋一阵热,鼻孔流血,脏了我的裙子。

  安妮吓得惨叫,背着我就往楼下跑,我也是被打懵了,被背着看着地面,一阵天旋地转,半晌都没缓过神来,等我们到了医护室,跟来的还有谢晶晶和李阳。

  谢晶晶气的撸衣袖要去打架,被李阳拉住,“好了,别打了,你还想卓尔被打吗,上次的事情已经叫卓尔让留校察看了,再惹事真被开除的。”

  谢晶晶气的跺脚,怒的看着我。

  我晃了晃嗡嗡乱叫的脑袋,仍旧半个脑袋都在发麻,鼻血止不住,躺在床上咕嘟嘟的一直在猛喝血水,实在呛得我难受,我才坐起来。

  “都别去,别去,这件事就这么算了,都别去。回头我帮安妮找宿舍,她就算是回去了也肯定会被欺负。安妮,别回去了,大不了我们不在学校里住,听到了吗?”我也不知道我抓的是谁的手,就觉得身边坐满了人,不想叫这件事闹大,就得息事宁人。

  安妮一直哭哭哭,哭的我心都要碎了,我还要哄她,谢晶晶还要安抚,李阳也生气,闹到了晚上才安静下来。

  谢晶晶说叫我们先回去宿舍,叫安妮住空着的床铺,安妮不同意,非要回住处,我拦不住,只好看着安妮憋屈的离开。

  站在学校门口,我们都无奈的吐口气,谢晶晶说,“你闺蜜脾气真好,一点不像有钱人家的孩子。”

  李阳呼嗤一声笑出来,问她,“那有钱人家的孩子是什么样子啊?”

  “恩……不知道,反正不像,卓尔也不像啊,都很好相处还够义气,挺好的可。不能像高可可那样,真是太不讲道理了。”

  李阳哈哈大笑,“就你话多。”

  谢晶晶的话提醒了我,“可是卓尔,你跟卓风的事情就这么被公开了,对你没有影响吗?之前就有新闻说你是被包养的,还是从小就被养大的童妻。你说这个事儿公开了,对你影响多大?”

  我的心猛然一跳,身子发僵。

  这件事,以我意料不到的速度不断扩散,隔天早上,就已经谣言满天飞了。

  我们开门,就看到了宿舍门上贴着的各种字条,“贱人,婊子,小三,童妻,下三滥,我们不欢迎,我们学校不欢迎这种不自爱的人。”

  我看着那些血粼粼的字,真的好像刀子一样刺进了我的心口,痛的我浑身无力。

  谢晶晶帮忙将字条收拾起来,开门就能看到同学们投来异样的眼神,她大骂,“看没什么,嚼舌根也不怕遭雷劈,都滚!”

  李阳跳下床过来坐我身边,没有说话,这件事,没办法劝。

  才回来的刘薇看我们一眼,将书本放桌上一放,瞪我。

  我莫名的心痛,被排挤的滋味,真的很不好。

  “刘薇,你干嘛?别人乱说你就相信吗,卓尔到底跟卓风是怎么回事不知道吗?你干嘛那种眼神?”谢晶晶大叫,满是不满。

  刘薇却说,“是啊,人家都在背后戳我脊梁骨,说我拿了人家的东西就变的没了自己的想法,是个帮凶,说我是婊子,我招谁惹谁了?就因为她施舍点衣服给我穿,我就必须要帮她抗下这种事儿吗?那些衣服我不要了,都还你。”说完,她将我给她的衣服全都砸了过来。

  第311章 我都一个星期没见他了

  我失魂落魄的看着被她扔过来的衣服落在地上,心情复杂。

  刘薇继续说,“卓尔,我谢谢你对我好,可我承受不起,我家里穷,我跟你们比不了,我从小觉得我比比人低一等,只有在学习上我才能找回一点自信,可我现在连学习都比不了你,你即便是不学习也能通过,我以为我们会成为朋友,越过阶级,谁想到我们还是有差距,你拥有一整个公司,我呢?我只有一个贫穷的家,卓尔,你不要在羞辱我了。”

  我没有羞辱她,我只是在帮她。我想融进这里的生活,和她们成为朋友,这个愿望就这么难以实现吗?

  昨天被高可可打的我脸颊还在红肿,依旧滚烫,可听刘薇这么斥责我,我的脸更加热了,无地自容。

  谢晶晶大声辩解,“刘薇,你自己自卑就不要怪卓尔,她是有钱,可是她什么时候在我们面前表现过?她学习是好,可上学期还不是挂了一科,人家说过吗?当时你跟不上的时候是卓尔陪着你学习的,你现在指责她,你也配?我早就想说了,李阳,不用你看我,我就是看不过没有良心的人,刘薇你就是。”

  刘薇气的浑身发抖,泪水在眼圈里打转,瞪着我们的时候满脸的怒气和恨意,她竟然如此恨我们。

  “谢晶晶,你也是托关系进来的学校,你凭什么说我,我在这里分数不是最高也不是最低,我是凭本事进来的。你,你们都是仗着有钱看不起我的混蛋。”

  刘薇从未如此说过话,连大声说话都没有,今天她爆发了,好像已经压抑了很久,好像从前那些挂在脸上的笑容都是假的,其实在她心里,最恨的是我们,是我们所有的人,是我们的钱和家庭。

  我理解不了这样的心里,即便我的父亲对我做出禽兽的事情,可我也没有痛恨全天下的男人。

  “刘薇,你可以骂我恨我,是我对不起你,你没必要连她们也骂,这件事是我不对,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我不稀罕。”刘薇暴怒,一伸手,将桌面的书本全都扫在了地上,尖叫着,暴跳如雷的样子真的是太可怕了。

  我们都被吓到了,一声不吭的看着她发泄。

  等她发泄完毕,蹲坐在地上大声哭,哭的我们肝肠寸断。

  我们过去哄她,她看我们一眼,哭声更响亮,“我恨你们,干嘛还来哄我,你们有病吗?”

  哭着哭着,我们就笑了。

  或者,这就是青春,这就是友谊,这就是我们彼此成长的必经阶段。

  这件事后刘薇表现的与从前大不相同,其实她也是开朗的人,喜欢笑,喜欢说段子,喜欢打游戏,这个寒假没有回家的她打工赚了学费,买了电话,迷上了打游戏,市场拉着李阳一起玩儿。

  可我的事情,还是给她们造成了不小的后果。

  学校里传开了,几乎每天都有人过来扔纸条,甚至有人故意将垃圾扔到我们门口,这一天,谢晶晶终于爆发了。

  她将垃圾仍的到处都是,手里举着拖把,在楼道里面破口大骂始作俑者。

  “哪个傻逼给我出来,信不信姑奶奶我打死你们,敢做不敢当了是吗?卓尔的事情你们知道多少就开始乱嚼舌根,跟你们又有几毛钱关系,再欺负我们,小心我把你们大卸八块,卓尔不吭声不代表我们就任由你们欺负了,给我等着。”

  李阳在身边给她大气,刘薇拉住我走在后面。

  我不敢抬头,这件事,说的多了,连我自己都认为我是做错的那一个。

  可我没错啊。

  我跟卓风同姓,可事出有因。我们在一起了,可我们是在我成年之后的,经过我允许的,我是自愿的,这份感情藏不住的,也不是虚假,我跟卓风在一起不图名利金钱,我只求那个人,难道错了吗?

  我想解释,我想拉着所有人解释,告诉她们我不是她们眼中的那种人,可谁又会听呢?

  “卓尔,你现在就是脾气好,这件事要是再忍耐下去,早晚出事。”谢晶晶怒气暴涨,好像要爆炸的皮球。

  我轻轻安抚她,却不知道如何说。

  一连一个星期,卓风都在外地出差,自然是不知道这件事,我脸上的红肿也消退,等待周末他回来接我,我特意化了妆,掩盖脸上的不对称。

  安妮但有的看着我,“卓尔,要不然就再跟卓哥说说吧,你这样不是办法啊。”

  我笑笑,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觉得这脸胖一点还挺好看的。“安妮,我没事儿,我都一个星期没见他了,我想他。”

  “想也不该这个时候见啊,要是被看穿了,你能不说理由吗,卓哥什么脾气啊,看你有一点委屈都能把地球炸了,你还是忍一忍,听话!”

  我噘着嘴,我也想忍一忍,可我就是想他。

  这一个星期的委屈都过来了,我忍的够久了,我现在就想躲在卓风的怀里撒娇,叫我的心情好一点。

  “就是说啊,卓尔,听安妮的没错。”刘薇凑过来,帮我梳头发。

  我看她一眼,吸口气,没吭声。

  谢晶晶哼了一鼻子,满脸的不高兴,“卓尔,你这是虐狗呢,我们都单身,就你有男友,大周末的我们都起来帮你化妆找衣服,可你也该想想,真过去见卓风了,被看穿了怎么办?这件事好不容易风头才过,卓风知道你被打被诬陷,指不定在学校做点什么出来。已经很多人多你是通过关系进来的了,还说你的成绩作假,这谣言满天飞的,卓风再通过关系做点什么,那你还怎么在学校呆下去啊?”

  谢晶晶说的对,她们的担心都对。

  可是……

  安妮继续劝说,“卓尔,你还不会撒谎,卓哥看到你不对,肯定追问你原有,你看看你的脸,还没好呢,这边还有指甲印,傻子都能看出来。”

  “是啊,还是别去了,跟我们出去玩吧,我们去游乐场,我买了通票,可好玩了。”李阳跳下床,看我一眼,担忧的皱眉,继续说,“这高可可够狠毒的,指甲里面该不会藏了毒药吧?”

  噗嗤,大家都笑出来。

  我也开始动摇了。

  犹豫再三,我给卓风发了微信,电话我都不敢打,生怕他追问我理由我就说了处理。

  不想,卓风回复我说,“我在你宿舍楼下。我上去还是你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