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57节

  第312章 谁都可以忍,你不行

  卓风知道这件事了。

  我下楼的时候,看到他身边站着的助理,就知道这件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我没事。”我第一句话就是这样干巴巴的三个字,苍白无力,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怎么会没事?这样会留疤的,回去洗掉,我带你去医院。”

  他指着我的脸,有些不高兴的说。

  我无奈蹙眉,“我真没事,这都消肿了,你是不是看我脸大了一圈,其实是胖了,你看,我都长肉了。”

  卓风没好气的看我,捏我脸。

  我吃痛的大叫。

  他松开手问我,“这叫没事?”

  “……可是,我不想事情闹大,你别去找学校领导了,好不好?”

  “不好。”他断然拒绝,拉着我就往宿舍里面走。

  我一面走一面跟他解释,我还想撒谎不是高可可打的,不想他问我,“高可可打了你多少下?宿舍里面的东西都是睡仍的,多少字条,上面的写的那些你都看了吗?没有人管吗,这里是学校,是学习的地方,你做什么事情不需要别人再被戳你脊梁骨。是不是担心被退学?既然能叫你进来,我就能叫你一直安全毕业,为什么忍着?谁都可以忍,你不行。”

  我哑口无言,站在宿舍门口不吭声。

  “卓尔!”他无奈叫我的名字。

  我吸口气,镇定下来说,“我只是想做一个普通的人,我跟别人都一样的,我干嘛特立独行啊,这件事我也做得不对的。”

  “哪里不对?跟我在一起就是不对吗?我养你是真的,我们在一起也是真的,可你在成年之后我们才一起,你二十岁了,不是小孩子,你说说,哪里做错了?”

  “……”

  他继续问我,“你在这里上学是学东西,不是来受委屈的,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出国念书,是不是很好?”

  我摇头,“不好,我喜欢这里,这里有我的朋友。”

  “还知道有朋友,你看着你朋友跟你一样受委屈你就高兴了?”

  “……可是,可是。”

  宿舍门开了,安妮走了出来,冲卓风眯眼嘿嘿的乐,“卓哥你说的对,我们都受委屈了,可是卓尔就是不想追究,你别说她了,要不我们进来再说?”

  卓风看一眼周围,脸色没变,只冷声告诉来看热闹的人说,“随便怎么想,我跟卓尔是男女朋友,但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龌龊,人要有底线,你们都是大学生,受过高等教育,该知道别人的事情不该管,卓尔在二十岁的时候才跟我在一起,这是事实,你们即便不想听不相信这也是事实,但是,我不想在看到你们排挤她,如果有谁再继续针对卓尔,无事生非,我会叫你们知道什么叫有学不能上,有苦不能伸。”

  卓风哼了一声,拉着我进了宿舍,房门一关,顿时宿舍里面暴起一阵掌声。

  谢晶晶满脸充满的笑着过来,“卓风,啊不,卓哥,你,你是这个。”她竖起两个大拇哥,对我和卓风呵呵的笑。

  满宿舍传来爆笑声。

  卓风拉我坐下,找了盆子,帮我洗掉了脸上厚厚的粉,左右端详我,“去医院,这样会留疤的,为什么不告诉?”

  “又没多大事情,是我要求她打我的。”

  “不可以。谁都不可以。”卓风坚定的说,提着我领子将我提起来,“瘦了,最近没睡好吧,周末回家住,安妮,你不会去吗?我听说你爸爸最近在市内。”

  “哦,卓哥你都知道了?我,我不想回去,回去了就挨训,我宁愿在宿舍。还有,卓哥,谢谢你帮我安排宿舍,嘿嘿!”

  “没关系,那我们先走了,你们有需要跟卓尔说。”

  “成,卓哥,拜拜。再见啊。”

  所有人笑呵呵的跟卓风打招呼,我跟她们吐舌头,一群小叛徒,刚才还说要帮我撒谎呢,这会儿都不吭声了。

  谢晶晶冲我眨眼,送我和卓风出来,房门一关,里面就传来谢晶晶的尖叫声,“啊,好幸福啊,我都红眼了,我也要找个宠我的大叔。”

  噗!

  我笑出声来,卓风都成大叔了。

  卓风看我一眼,似笑非笑,可还是严厉的说,“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我苦求了他一整天,卓风都没妥协,到底还是找了我们学校领导,给高可可一个留校察看的处分,不管高可可是因为什么又回来,再发生这样的事儿,绝对不会姑息。

  卓风说,这叫强龙压不过地头蛇,他在国际生没知名度,至少在这个市里是没人敢不给他面子的。

  我笑呵呵的靠在他怀里,觉得身边有这样一个高大的人物,给我遮风挡雨,真是太幸福了。

  卓风却惩罚我,吻下来,严厉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欲望,“惩罚你,一整宿。”

  我苦叫,到底是没躲开他的温柔。

  起初我还是清醒的,躺在床上看着他的剑拔弩张,看着他的大汗淋漓,看着他的冲撞之下令仍窒息的强壮,伴随着一次次的换位,我早已经没了力气,伏在他身上像一只被累垮的野猫,哼哼唧唧的想要睡觉。

  他哄我醒过来,见我睁开眼,继续猛地冲撞过来,我尖叫着扑进他怀里。

  如此反复,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肯将我松开,轻轻的吻落在我的肩头,一下一下的好像流苏的手,叫我又有些意乱情迷。

  “卓风,卓风,饶了我吧,我好累,腰酸。”

  “求我吗?”

  他的呼吸急促起来,亲吻的力度加重,我有些招架不住的躲闪。

  “继续求我。”

  “求你了。放开我,恩,唔……我,我,我……”

  “我什么?我什么?”

  这哪里放开我,分明是要继续,我缩了缩脖子,浑身痒的厉害,终究是没能躲过他的温柔。

  他这一次没有急着进攻,只在周围慢慢抚摸,低声问我,“卓尔,想我没有?”

  “想了。”

  “哪里想?”

  “哪里都想,啊,你,你轻点,我哪里都想,唔……”

  “继续说,哪里想,这里想?”他的唇落在我心口,吸吮,吧唧一声,又抬头,猛地进攻过来,继续问,“还是这里想?”

  我尖叫着,伴随着他的快节奏,大声叫喊,“哪里都想!”

  隔天早上,他抱着我洗好了澡躺在床上,我们迎着朝阳,依偎在彼此的怀抱中,精疲力尽,互相道了声晚安,才进入梦乡。

  电话嗡鸣,吵了好几遍,卓风都没醒,我不耐烦的去抓电话,看一眼,有些没看清楚名字,递给了他,等他接过电话,我才惊醒,那名字是……徐娇娇?

  第313章 初恋,最难忘

  卓风还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接过电话,“喂?”了一声,电话那头就传来了尖叫声,跟着是滋滋啦啦的电流,再之后就是女人的嚎啕大哭,跟着电话就断线了。

  我们都吓得没了困意。

  他坐起身,看着电话发呆,我也惊得一身冷汗。

  这个是徐娇娇的号码不错,可她已经不在了,号码谁在用,为什么会打电话进来,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声音?

  良久,卓风才回过神来,深吸口气,将电话拨通了另一个号码,低声说,“帮我查查刚才我接到的电话是谁打来,对方在什么位置,去找。”

  挂了电话,卓风仍旧发呆,痴痴的看着我,眼神都有些僵直。

  我推他,“想什么呢?肯定是有人恶作剧。”

  卓风点头,“我在想是谁。”

  是啊,是谁呢。

  能够拿到已经消失了好几年的电话号码,并且做这种事儿,那恶作剧的意图是什么?

  我们正在胡乱的猜想,我的电话也响了。

  因为我换了电话,后来拷贝卓风电话里面电话薄的时候特意将徐娇娇的号码删除了,所以此时显示只是一串数字。

  我将电话递给他,他抓过去没接,按断了拒绝接听后将号码扔进了黑名单,跟着说,“不要接。”

  知道是恶作剧,可听到那诡异的声音还是会觉得心里害怕,他不叫我接是正确的。

  天黑前,他的朋友来了消息,电话号码查到了,是一个叫吴名的人买走的,并且办理了原来的一些手续,刚才一共拨打了七个号码,其中两个是我们,之后是顾程峰和顾洛,以及李思念,还有冯科和陆少和以前徐娇娇的一些朋友。

  卓风听后一阵皱眉,这个面积可够广的,竟然全都打了个遍,就算是怀疑也怀疑不到了。

  “那会是谁啊,这个人本事不小,有所有人的号码。”我好奇的问他。

  他点头,直接打电话问陆少。

  陆少那边没有了徐娇娇号码,自然是不知道是谁,只说是有个奇怪的号码打进来,还以为是神经病恶作剧就没搭理,听卓风这么说,也吓坏了,当时就叫我们过去。

  陆少最近在医院恢复的不错,不过因为卓风在出差,所以他公司的事情都只能自己来管理,简直要将医院病房当成自己的办公室了。

  他随便的将身上的资料往桌子上一放,拧眉说,“哪个傻逼这么缺德啊?给我们打就算了还打搅顾家,这不是摆明了挑事儿吗?当时徐娇娇死后顾家人可是一直都怀疑是你卓风害死的徐娇娇,好不容易这件事平息了,现在有来这一么出,真是不地道。”

  卓风垂头没吭声,从接到那个电话后,他就一直情绪滴落,这无疑,叫他勾起了从前的一些记忆。

  毕竟,徐娇娇在他的心中还是占据过一定未知的,初恋,最难忘。

  我没有去打搅卓风的回忆,当做不知道的背过身去,听着身后陆少继续唠叨这件事,“顾程峰没跟你联系吗?”

  卓风没吭声,该是摇头了。

  陆少又说,“没有最好,看来事情不严重,但是都过去这么久了,还存着徐娇娇号码的人不多。”

  是啊,卓风就是其中一个,或许也只有卓风会存着吧!

  我的心口难受了起来,即便徐娇娇不在了,可仍旧在卓风这里留下位置,横在我跟他之前,叫人心头难耐。

  “这件事还是要趁早查清楚,能知道号码就能知道别的事情,背后的人不简单。”陆少分析说。

  卓风恩了一声,叹口气才说,“我知道,已经在叫人查了,吴名这个人你认识吗?”

  “不认识,这个名字太普通了,估计少不了,我去叫人问问,还在本市的话就很好找。”

  从医院出来,顾程峰的电话才打过来,他那边现在该还在清晨。

  听他语气,该是才睡醒。

  “卓尔,你那边事情都解决了吧?”

  “恩,没事了,你那边呢,还不能回来上学吗?”

  “嘿嘿,那个女生醒了,说不会跟我结婚,哈哈……我解脱了,所以高卡卡无罪释放,冯海背后找了人摆平这件事,我也没事了,我后天回去,你等我啊,请我吃饭,我都要想死中国菜了。”

  没事就好,我也放心下来,难怪高可可能够无事的回来呢。

  “那你尽快回来吧,高可可在学校上课呢,她才结婚都不去度蜜月的吗?”我随口那么一说。

  “哎,冯海都结婚三次了还度蜜月,结婚都跟玩似的,高可可跟他结婚也是有目的的,各取所需吧,现在高家攀上高枝了,反正高家是得利,至于什么婚姻什么幸福,我觉得高可可是不在意了,哎,不说她,我要去干飞开了,后天就到了,到了再说。”

  我没问他电话的事情,卓风也说等他回来再详细谈。

  可我们才坐上车子没多久,他的电话又打了过来,对我大叫,“卓尔,见鬼了,我接到了我姐姐的电话,吓我一跳,这是谁恶作剧啊,我姐姐号码都消号了吧,现在还给我打电话,问我想不想她,我吓得浑身冒汗哎。”

  还说话了,那声音听不出来吗?

  “那声音呢,是她的声音吗,是有人恶作剧的。”

  “要不是她声音我就不害怕了,号码我不记得,可声音我记得,我看了一下通话记录,之前还给我打过一次,我正睡觉没听到,我去,吓死我了,等我啊,回去说,我先关机。”

  挂了电话,我看着卓风,他眉头紧皱,没吭声,车子开的有些缓慢,或许是因为心不在焉,身后有人鸣笛他都没注意。

  我推他,他才恍悟,将车子停靠在路边,之后对我说,“我们现在去她那里看看。”

  “好。”

  墓地已经很久不曾来过了,不知道卓风有没有自己过来,我的确是已经很久没来过了,这里显得有些萧条,不远处就是二表姐的墓地,我先去打扫了二表姐的墓地才到徐娇娇这里。

  站在远处,我没急着上前,只看着卓风的背影。

  他背对着我,可能从到他正在吸烟,白色的烟雾从他的身边飘过去,渲染他此时有些落寞的脊背。

  我正抬步要过去,听到他说,“这么久了,你该知道,我们早就不相爱,那么多年,互相忍耐,互相纠缠,到头来你还是想不开。或许你的死,真的跟我有关系。”

  卓风在自责,声音悲切,听得我心口难受。

  “我跟卓尔很好,一直都很好,当初我说过要分手,是,我卑鄙,我想跟她在一起,可是她还未成年,你说得对,我是畜生,但我可以等,你为什么不能放过我们?”

  我的心骤然一紧,泪水涌了出来。

  “你以死相逼,我忍耐你无数次,到头来,你还是不肯放过我们,就因为我当年拒绝你吗?所以你报复我,一个又一个男人,呵呵,徐娇娇,够了,报复够了吧!我说过,给你时间,至少要等到我们都准备好,你为什么不懂呢?你那个时候身体不好,如果我们发生了关系,对你身体是损伤,可你不听,甚至有了孩子,想过我的心吗?”

  痛,很痛,就像我现在一样,痛不欲生。

  他这番话,无疑在说,他心中还有徐娇娇。

  有念,才有怨,才有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