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58节

  第314章 整天没正经

  我不想打搅他和徐娇娇独处的时间,直接躲开去了车上。

  在车上发了微信给他,说我有点累了。

  还以为他会很久才回来,没想到我在开了车门进来他跟着上来了。

  我有些诧异,看他,脸色没多大变化,就是身上有一股烟味儿。

  他将外套脱下来,放在一边说,“最近见客户比较多,多抽了几只,不抽了。”

  “哦,对身体不好,还是别抽了。”

  “恩。”

  他一伸手,抱住我,对佳佳说,“回家,给陆少炖汤。”

  陆少嘴巴馋,最近也没运动,人好像都胖了一圈,我给他倒汤的时候他就一直看我笑。

  “妹子,你这是容光焕发,最近做的挺多?”

  我的手一抖,生气瞪他。

  他呵呵的笑,仰头躺在床上,四仰八叉的,“多做做挺好,你需要滋润,他技术咋样?”

  我真想将饭桶扣他脑袋上,这人都多大了还老不正经的。

  “陆哥,你是不是嫌弃我们虐狗还不够啊?”

  “啊,不是,不是,呵呵就是问问呗,对了,你哥哥打电话过来了,说是最近身体恢复了,在那边开了个小超市,叫你有时间过去,他不能过来。”

  “我知道,我下周就去,跟卓风说好了的。”

  “哦,带我去不,顺便给我介绍一下你的同学?”

  “呸,才不给你介绍,你会所不是很多女人吗?”

  “那不一样,那些都是阅男无数的,没劲。”

  “恩,那我觉得开心姐姐就挺好。”

  “……嘶!”他吸气,没好气的皱眉说,“你不提她,我们还能愉快的聊天。”

  “谁稀罕跟你愉快的聊天啊,你整天没正经。”

  陆少哼了哼,再没说我的事儿,我终于松口气。

  卓风去楼上看了李哥回来,看我们气氛不对,直接说陆少,“整天不正经,好了就赶紧出院,我这边忙不开了。”

  “恩,知道了,下周出院,你这边忙的好了?冯家那边接受的顺利吗?”

  “还好,回头叫卓尔去签字就行了。”

  我摆放碗筷的手停下来,皱眉说,“我能不去吗,为不会管理公司,顶多算个账,那些不懂啊,还是你自己管理吧,你去签字,好不好?”

  公司什么的我真的不在意,我有钱够花,将来也会去找工作上班,我不想继续做米虫。

  卓风却说,“不行。”

  我吃了瘪,垂头不吭声。

  卓风抓我肩头叫我看他,一字一顿,“这是你的东西,必须要,知道吗?”

  “不是我的,是你的,是你拼了命拿来的,你干嘛都给我啊,我不要。”

  “傻瓜,不要也是你的,大不了回头你都送出去也行,但是现在必须要。”

  陆少也帮忙劝,“卓尔,你是不是傻,现在你没有这么多东西在手上,卓振东能对你这么老实吗?你以为真的是因为他生病了就不想拆散你跟卓风了?别傻了,他想做的事情还没有做不成的,早晚还能想出法子对付你们。不过你现在是半个冯氏集团的掌舵人,卓振东就是想动你,也要想一想了。”

  昂!

  我惊愕的猛然抬头看着卓风,所以他当初就给了创了个公司就是因为这个吗?

  “我……”

  “卓尔,卓风良苦用心,你得收着,想过好日子,就得有点本事,如今你上学,还不能自立,老家也就那德行了,还有那种父母,你家事背景改变不了,所以你就必须有钱,这个钱多少呢?半个冯氏集团足够了。”

  我想象不出那是多少钱,不过一个跨国集团的大公司,给了我一半,我想,该是很多钱的吧,钱生钱,一定很多。

  “卓风,对不起,我不知道。”

  “傻瓜,道歉做什么,是我没告诉你原因,不过现在知道了也好,以后我可以做事顺利一些,只是不想叫你有心理负担。傻瓜!”他笑着轻柔我头顶,满眼的宠。

  我欣然接受,这是他给我的保障。

  晚上回去,我看着他在浴室里面洗澡,我穿着睡衣等他一起出来,他一面擦头发一面对我说,“看的什么书?”

  “你的那本,还没开始看。”

  我一直在看他洗澡的样子了。

  卓风最近都有锻炼的吧,腹肌越来越明显了,好像又因为瘦了一些,肌肉更明显。

  我从前不知道一个男人还可以健硕的令女人有一种瞎想,就好像是给我吃了什么药,总想伸手去摸一摸。

  我舔了一下嘴唇,笑看着他。

  他呵呵的笑,扔了毛巾,吹干了头发,坐过来,将我抱住,“休息一天吧,不累吗?”

  “累,我就是想看着你。”

  从前看他一眼都那么珍惜的,现在在我身边了,还是以为我们都各自忙各自的不能总在一起,所以见了面,我更想就这样看着他,一点点的抚摸他身上的皮肤,才能感受更真实。

  “卓风,你给我摸摸。”

  他坏笑着问,“摸哪里?”

  “就是你的身体啊,给我摸摸,从前摸不到的,你不给我碰。”

  “从前?碰到了把持不住怎么办?”他将头埋在我脖子里,哈气,一阵暖,惊得我却浑身乱颤。

  “把持不住就做啊,我都勾引你那么多次呢,你都不同意。”

  “呵呵,那么容易被勾引还是你喜欢的卓风吗?”

  “恩,也是,可是你,哎?你干嘛啊?我就摸摸你,你别乱动,唔……”我推开他,喘口气,反抗说,“你不是说要休息的吗,别,唔……”

  吻袭来,我没了说话的力气,他停下来微微喘息,看着我,“摸了就要负责啊。”

  “可是,我,我啊……”

  扑倒,我彻底沦陷。

  说好的不休息呢?

  深夜,顾程峰的电话将我们吵醒,我有些不耐烦,不想他那边对我大叫,“卓尔,我在国内了,我刚才接到了我姐姐的电话,要约我见面。”

  我惊得豁然起身,与同样惊醒的卓风互相对视一眼。

  卓风接过电话,问顾程峰,“在哪里,可确定是谁?什么时候的事儿?”

  “刚才啊,约我两天后在游乐场,就是在之前出事的附近的那个游乐场,要我一个人过去,你说我去不去啊,卓哥,啊?你们睡在一起了?”

  电话静默了片刻,卓风没回答他,只交代,“先回来再说。”

  第315章 你渴望见到那个人吧

  顾程峰进来第一件事就是看着我们,没吭声。

  我跟卓风在一起不是稀罕事,但是睡在一起,就成了稀罕事了。

  当初跟顾程峰也是因为这件事横在我们之间的,所以睡觉这件事,就成了我们三个人心中的一道坎儿,像堵在了心口的一饭,吃不进去,吐不出来,艰涩难捱。

  房间里静默了片刻后是卓风先说了话,“这件事还没调查清楚前不要打草惊蛇,去是肯定要去的,就是不能你一个人去。”

  顾程峰恩了一声,喝光了水杯里面的水才说,“我也这么想,不过我哥哥那边应该还没有发现什么,他的电话一直都是由助理接,就算是我找他也找不到人的。”

  “那最好,越少人知道越好。这样吧,我们都过去,不过你还是要露面的。”卓风决定。

  顾程峰点点头,看我们一眼,再没吭声。

  两天后的早上,下了点雨,路上湿漉漉的,天气也很快放晴,周围一片艳阳,春天来临,暖了不少,可还是有些冷。

  我早上起来的早,这会儿在昏昏欲睡,看着顾程峰下了车,我就打起了精神。

  卓风抱着我,生怕我冷着了,我倒是担心他,他只穿了一件衬衫,外面的外套还在我身上。

  说来,我对他的关心真是少,他总在乎我的衣食住行,我却很少在乎他这些。

  我将衣服脱给他,“快穿上,冻坏了吧?”

  “没关系,睡好了?”他跟我说话,眼睛始终盯着外面,看起来很紧张。

  我抓他的手,还有些凉,我帮他将衣服穿上,实在压抑不住心中的疑问,“你渴望见到那个人吧?”

  “恩?”

  他愣一下,看我一眼,跟着摇头,“不,我猜测今天会扑个空。”

  其实我问的不是这个意思。

  我们不知道要见的是谁,可我们都知道这个人跟徐娇娇肯定有关系。

  只要跟徐娇娇有关系的人,我都会在乎。因为他们会成为卓风心里的牵挂,这份牵挂是因为他在乎徐娇娇。

  “卓风。”

  “恩?”

  他很是认真的看着外面,盯着外面瞧了又瞧,半晌才回头,这会儿注意到了我的不对,轻轻捏我脸,“别乱想,我是担心顾程峰。回去我们再说这件事,好吗?”

  我点头,不想给他添麻烦,心里难受,也只能忍着。

  果然,我们扑了个空。

  顾程峰在外面等了一个小时都没有任何人过来,打电话过去却是空号。

  我们回来后一直都没说话,气氛有些紧张。

  大家该是心底都在盘算,这个事儿太过蹊跷,也不知道对方的目的,但是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这份心,难受,却说不出来确切的难受地方,只觉得被堵的厉害。

  我不知道卓风和顾程峰的想法,但是我在想,如果这个人是因为徐娇娇而报复我们的,那他的目的达到了。

  徐娇娇成为我们心口上永远拔不掉的一根刺。

  徐娇娇的死,跟我们,都脱不开关系。

  良久,顾程峰起身,低声说,“我先回去,晚上去看陆哥和李哥,回头再联系吧!”

  “好,我送你出去。”我起身,跟着出来。

  顾程峰回头看我一眼,拉我往外面走,站在车门口,他低头问我,“卓哥看起来不太对,发现了么?”

  我知道,自从这件事缠住我们后,卓风一直是心不在焉的,可我没揭穿。

  “卓尔,不是我说你,你不能这么隐忍,不高兴了就要说,卓哥这么难过是因为我姐,知道吗?他心里有愧,并且……哎,其实大家都知道,说到底我姐在他心中还是有一定位置的,你别不承认,也别难过,人都死了,这件事不管是好还是坏,都是一块伤疤,好不了。”

  道理我都懂,可就是不能说服自己放下这份在意。

  毕竟,卓风在我心中的位置更重。

  “卓尔,回去好好陪卓哥吧,他不喜欢说自己心里话的,憋着也难受,你就陪着他就行。还有,我,我祝福你们。”

  他陡然一转身,开了车门,不等我回过神,人已经开车走了。

  我楞在原地,风中凌乱。

  我陪着他,开导他,可以啊,可我怎么就觉得我做不到呢,从前的我可不这么小气。

  我深吸好几口气,浑身打了个颤,外面还是冷的,三月份的天气,仍旧带着很重的寒,我缩了缩脖子,搓着手往里面走。

  才进门,就看到卓风呆坐的样子,他的脸上难掩难过。

  “卓风。”

  他恩了一声,对我招手。

  我坐过去,他一把将我抱住,很用力,吸气,却没吭声。

  我以为我会等到他的解释,像我每次对他诉说心里话的时候一样,可我等到的只是他的一直无言。

  良久,他才将我松开,轻抚我额头,“饿了吧,想吃什么?”

  我看时间也不早了,可我没有胃口,只想喝点东西暖一暖我如何都暖不起的身子,“我想喝点鸡蛋羹。”

  “好,我去做,等等我。”

  卓风起身,转身的那一刻,我注意到了他脸上突然消失的温暖,变得冰冷异常,叫我心生害怕。

  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夜里。

  我在楼上看书,他在楼下书房,我做好了作业下楼去找他,就看到他坐在书房里面捧着书本发呆。

  我推门进去,他没听到我过来,仍旧呆呆的坐着,我站在他身后很久,他都没有注意到我。

  我好奇的过去看,意外的,看到他手里的一张照片。

  照片是大学的毕业照,上面有大概而二十几个人,穿着同一个款式的毕业衣服,帽子上垂挂下来的谷穗落在肩头,而在徐娇娇的肩头上却落着卓风的手。

  那个时候,该是很恩爱的吧?

  两个人的眼中都有笑,笑的和蔼,笑的温柔。

  他的手指就落在徐娇娇的脸上,一直没动过。

  我体会不到他心中的那份思念,却能体会到他此时的心痛。

  他在想她,很想。

  我看了一会儿,没有打断他,转身离开。

  看着空空的床榻,我写了一个字条,“我想自己睡”在门外挂着,锁了房门。

  今天,我们都需要给彼此一个各自的空间。

  他需要回忆,我需要冷静。

  隔天很早,他过来敲门,“卓尔,起床了,你今天要上课的。”

  我翻了个身,看一眼电话,已经早上六点,可我却始终都没有睡觉,无奈的揉了一下酸胀的脑袋,粗哑的嗓音回道,“知道了。”

  吃饭的时候,我们陷入了彼此的安静,直到我背上书包要走,他才拉住我,问,“想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