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59节

  第316章 你这样看着叫人心疼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他,可我始终问不出口,我倔强的就好像丢弃了一只喜欢了很久的玩具的孩子,只要看到就想抓在手心上,可我始终意识到,那只玩具有了灵魂,灵魂深处牵挂着的人不是我,我就会选择逃避。

  我说,“没有啊。”

  他看我一眼,点点头,拉我往外面走。

  帮我整理了身上的衣服,交代我说,“今天我不送你过去了,周一到周三你都要在学校上上课,晚上想回来的话提前跟我说一声,我会提早过去接你,不想回来了就给我发个微信,我会安排我的时间。”

  我好奇,“那你做什么去?”

  “我最近有点忙,公司在交接,估计会临时需要你签字,你的电话保持开机。”

  “哦。”

  坐上车子,他站在院门口看我,没有送我上车,依靠在门口的样子就好像在欢送他很久的妻子,可我们之间,却从未默契的跟夫妻一样。

  车子发动,佳佳对我说李哥快出院了,最近身体恢复的不错,所以她也要回陆少那边去了。

  我有点不舍,却不知道要说什么,垂头,车内保持安静,气氛异常紧迫。

  等车子到了学校门口,佳佳回头,问我,“卓尔,难过就哭出来,你这样看着叫人心疼。”

  我惊讶的问,“我隐藏情绪的手段很差劲吗?”

  她点头。

  我终于泣不成声。

  隔着车座,我将她抱住,真的是哇哇大哭,我渴望有人陪伴,一直都渴望,佳佳跟我朋友不一样,她更像是我的亲姐姐,就好像很多年前保护我的二表姐一样,不问缘由不惜一切代价,可我在面对我二表姐的时候却是那么的胆小,自私的要躲开一切。

  我问佳佳,“如果我想你了呢?”

  “我就回来,陆少那边没有特意交代我要去哪里的。”

  “可是如果有一天我也像我对我二表姐那样对你装作不认识了呢?”

  她还是无声的笑,“那就不用理睬,我想到了那天的话我肯定做了什么错事,才会叫你原谅。其实卓尔,你心思太重了,有些事情不适合装在心里不说的,你在乎卓哥,谁都看得出来,卓哥最近不太对大家也看得出来,可你不能一直憋着不吭声。你心里不痛快了要去问去说去闹,你这样理智,叫人看着有点不正常。女孩子有些时候撒娇闹一闹才会叫人觉得正常,你太过理智就会叫人以为你对这些事情不在意,知道吗?”

  我知道,我都知道,道理我都懂,可我就是心里接受不了。

  我无法看着卓风因为别的女人而不愉快,我更无法接受他这样是因为徐娇娇。

  如果忘不掉从前,为何要接受现在?

  我不知道我这么想是不是太过自私,从前我们没有在一起的时候我从未如此想过问题,可现在,我渴望得到卓风的全部,身体,心,包括他的一根毫毛都该是我的。

  “佳佳姐,我是不是太自私了?我明知道他对过去还存有一丝幻想的,我明知道他是忘不掉徐娇娇的,可我现在就是接受不了。”

  佳佳吸口气,低声说,“感情就是这样吧,自私是正常的,你无法接受没有不对,但是你必须说出来,只有说出来才能叫卓哥知道,不然卓哥那边意识不到,肯定会在这个时候一直顺着自己的思路去向,去回忆,你想叫他陷入不高兴的境地吗?他也为难,那毕竟是一个人,是一条明,突然就死了,死在你的面前,你会不在意吗?”

  我大惊,有些恍悟的看着她。

  佳佳却笑了,“你啊,就是太懂事了,心思重。有些时候你就需要无理取闹才能挽回一些事情和人,卓哥在乎你,这是肯定,可是否还没忘掉徐娇娇,这就需要你们共同去找答案了,是不是?难道你就忘掉徐娇娇了吗?”

  我,我没有。

  我的答案很肯定,所以卓风肯定也不会。

  只是这份忘不掉的意义是什么很重要。

  是因为感情还是因为记忆还是因为愧疚,很多很多,我自己都不清楚,难道卓风就清楚了吗?

  过去的记忆我无法参与,我更趋权利干涉,可我可以帮助卓风忘掉直接面对啊。

  “佳佳姐,谢谢你。”

  “不用,想通了就好,整天看着你们愁眉不展的我也心里不是滋味,我回去了,周四你回去的话估计来接你的就是李哥,李哥那边说直接接手,我要回去帮陆少的忙了,公司很多事情。”

  我重重点头,“好,佳佳姐,我有时间约你出来玩儿。”

  她呵呵的笑着说,“好,我很喜欢你跟你同学,等你约我,去吧,快迟到了。”

  我最后拥抱她,很紧,这个姐姐一样的女人,给了我很多保护,从内心到身体,我由衷的感激她。

  从车子上下来,正好看到安妮也过来,她有一门选修就在我的班级附近。

  “安妮。”我大叫她的名字,安妮猛然回头,看我一眼,脸白了白。

  我紧张的走过去,打量她,“怎么了?”

  她紧张兮兮的抓着我手,往角落走,看了看四周,问我,“你看到人了吗?”

  “谁啊,我才下车,正准备去上课呢。”

  “哎,真是心大,你爸爸刚才来了,拉着恒条幅就在学校门口,闹的可厉害了,还洒了纸钱,说是你害死了二表姐,找你来算账,学校保安报了警,将人带走了,你没遇到吗?”

  我大惊,瞪大了眼睛望着她。

  她急的跺脚,“别愣着了,跟我回宿舍躲一躲。”

  我摇头,我是害怕,很怕,就算我已经忘掉了我奶奶的样子,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掉我爸爸的样子,他狰狞的脸和那张满是老茧的手我始终无法忘记,我一想到就浑身发抖,可我不能躲,躲不掉的。

  “安妮,我,我想去上课,现在我爸爸不是被带走了吗,不会再来了。”

  “是啊,可是影响对你不好,你爸爸举着你的照片,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近照,你穿着高中校服,哎,别乱看了,跟我回宿舍,我们去想办法。”

  她抓我手往宿舍走,一路上脚步飞快,左右观察,还想做贼。

  可作恶的不是我啊。

  “安妮,你别这样,我回去就是了,你不用上课的吗,你去上课,我自己回去。”

  “不行,我不放心,哎,哎,躲起来,快点,躲起来,就是那群人,躲起来。”我还没看到人,就被安妮拉到了一边,蹲在灌木后面,没多会儿,跟前跑过去一群人,脚步飞快,其中一个男人瓮声瓮气的淬口痰,大骂,“那个婊子没来上课吗,抓到了肯定要带回村子,当时卖给我爷爷的钱不还回来就抓人回去生娃。”

  第317章 我不做代孕工具

  我浑身都在抖,那个瘸腿老张的孙子已经这么大了,应该也有十六七了吧,他亲自带来抓我。

  我倒抽口气。

  直到卓风赶到我们宿舍,我都在浑身乱颤。

  他抓握手,他的手也冰凉,惊得我们都吓了一跳。

  他的脸色好不到哪里去,紧张的看着我,“卓尔。”

  “我,我不回去,我不生孩子,我不做代孕工具,我不回去。”我对他大叫。

  他抱住我,很用力,轻拍我后背,“我知道,我们不回去,永远都不会回去,别紧张。”

  我很久都没有镇定下来,卓风要带我回家,我不想动,哪怕是离开我的宿舍床我都不愿意,我没家。

  “卓尔,听卓哥的话,回家去,好吗?你在这里不安全的。那伙人估计还会再来,你现在回去,好不好?”安妮过来劝说我,我瞪大了眼睛看着她的脸,很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卓风捂我的脸,低声在我耳边的不断的说,“我们回家,属于我们大家,好不好,有我呢,听话,卓尔?你看着我,看着我。”

  我茫然回头,看到卓风紧张的双眸,因为慌张而赤红。

  “卓风,我,我怕。”

  “不用怕,这群人不构成威胁,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回家,好吗,牵住我的手,我抱你回去,或者我背你。”

  我摇头,我不知道要这么办好。

  我如法面对,那个夜晚的事情历历在目,叫我永远难忘,瘸腿老张的手,他的脸,他的一口黄牙,甚至是满脸的胡须和身上的猪屎的味道都叫我如此的清晰。

  我甚至有些分不清楚眼前的人是卓风还是他。

  事后,卓风如何将我抱回家,我已经不记得了。

  我只蜷缩在他的臂弯下,找寻最后一点温度。

  翌日早上,我从卓风的怀中醒过来,他浑身一跳,睡梦中惊醒,抱我很紧,紧张的望着我。

  我慌乱的坐直了身子,呆呆的看着周围,半晌才镇定。

  “我,我没事了。”

  “过来,别乱动。”卓风躺着没动,朝我伸手。

  我扑进他怀里,这才知道,我仍旧在瑟瑟发抖。

  这份恐惧真的早已经深入骨髓,造成了我永久的伤害。

  他一下一下的抚摸我的后背,安抚我受惊的灵魂,“我们现在很安全。”

  “我们这是在哪里?”

  “在我们自己的家,房子装修好了,我们直接过来了,在你学校附近,不记得了吗?”

  “我记得,可我好陌生。”

  “我带你出去熟悉熟悉,这个房间是你选择,不喜欢吗?”

  我点头,“喜欢,可我陌生,我怕。”

  “没关系,慢慢熟悉,起来,我带你看看周围的环境。”

  这里我们来过才三四次,前边是我们的商场,后面是一大片别墅群,这里很安静,地理位置优越,前边是一块碧绿的游泳池。

  我紧紧的攥住他的手,一步一步艰难的行走在偌大的别墅里面。

  周围满是竖起来的高树,风吹过,呼啦啦的响,院子很大,前边停了很多车子,他的那些老爷车都移了过来,其中一款家常的老爷车就横在院子的最中央,挡住了外面的大片光线,将本是刺眼的地面盖了一层阴影。

  他一路上及有耐心的指点给我看,前边正对着是商场的后面,之后是一处平底,跟着是公园,右侧是宽敞的街道,最前边是大学城,在最里面就是我们的学校,左手边就是别墅群,身后满是别墅的房子,周围的高楼就是各种商住两用的办公大厦。

  我们的别墅很高,一共三层,专修但是采用了简单的西欧风格,黑白灰,交相辉映,随处可见点缀着的豆绿,将这里渲染了一丝丝俏皮。

  从一楼走到三楼,最后站在阳台,遮阳的太阳伞下使我们相互依偎的身影。

  我眉目间间舒展,心也开始平复,可这份紧张仍旧在周围挥之不散。

  “他回去了吗?”

  我没说名字,我至今不知道我的爸爸叫什么,或许叫二狗子,叫狗剩子,反正村子里面都是这种名字。

  “在里边关着。”

  “他这一次要关多久?”

  “十五天。”

  “为什么这么短?”

  “他没犯事,只是受人威胁,说了对方的名字,我们正在查。”

  “是谁,跟徐娇娇的那一通电话是同一个人做的吗?”

  “可以肯定,是的。”

  找到了就好,至少叫我们知道敌人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我们会渡过难关的,对吧?”我紧张的问。

  “会的,肯定会的。喜欢这吗?”

  我点头,是喜欢的吧,估计是吧!

  我无力的伏在他怀里,心里无喜却有忧。

  隔天,我坚持要去上学,他不得已送我过去,特意请了一天的假陪着我。

  在教室里面,我看着前边讲课的老师发呆,他帮我做着笔记,等一堂课下来,宿舍同学们过来看我,还有一些同学也没走,我不想引人注目,叫卓风带我出来。

  卓风一面跟同学们道谢,一面拉着我出来,走出教室,一股冷风吹来,我缩了脖子,他将风衣将我裹了起来。

  走在校园里,引来无数目光,可大家不是在看我,而是在用一种一样的眼神打量卓风,说到底,背负更多骂名的是他,而不是我。

  我实在受不了,不得已叫卓风离开。

  他担心我,站在学校门口不动弹,“我不放心。”

  “我都说没事了,你回去上班吧,我下午还有两节课,回去后我就在宿舍等你来接我还不行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不能继续不听课,如果听不进去我们就回去。”

  “我知道了,我肯定会听课的,回去你检查我作业啊。”

  “好,那你回去吧,我看着你走。”他轻轻推我肩头。

  我勉强笑笑,转身往里面走,一步两回头,看着他在树荫下,被风吹乱了衣服,有些凌乱的头发上,无论春风多猛烈,他仍旧望着我,直到我看不到。

  进了教室,我发呆的看着拿出来的书本,等到老师讲课到一半我才注意到我拿出来的书本是错的。

  这一节课又浪费了。

  晚上回去,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卓风一直在说话,想分散我的注意力,我全都没有听到。

  快到了家里,我突然问他,“他关在哪里,我能去看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