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61节

  第320章 说爱我,你说你爱我

  “卓哥,你真没良心,如果不是我姐,你会有以后的发展吗,你会拥有后来是十几亿资产给李思念买命吗,会吗?”

  卓风看着顾程峰,无比安静。

  房间里面再一次寂静无声。

  风声呼啸,将房门吹动的呼呼的响,整个房间更是冷的叫人浑身颤抖。

  过了很久,卓风才开口回应,这声音似乎是从天边飘过来。

  “如果不是她做的那些,或许我们已经结婚,拥有自己我们的孩子,并且我的公司会做的更大。的确,她当时给了我很多生意,可你也该知道,就算没有她,我的生意依旧不少,只是我不想做。徐娇娇做事你该清楚,手段残忍,无利不起早,她见利忘义,你以为当初她跟着冯科就真的是为了我吗?难道就不是为了一点点的利益吗?她说过,我给不了的可以从别人那边那里拿,钱,合约,还有人。”

  卓风受到的最大的打击就是面对徐娇娇一次又一次的出卖,身体,心,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或许还有徐娇娇一直所说的那些难以签订的合同。

  面对卓风的解释,顾程峰没有任何回应,只怒瞪着地面不吭声。

  卓风继续说道,“你以为徐娇娇离开公司后一分钱没有拿走吗,她拿走了全部,只给我一个空壳子,我从银行借来的贷款叫我偿还了两年,直到最后一年才好转。十几亿不错,可这里面没有一分是徐娇娇的,更可以说,李思念帮了我不少。她给我一分,我偿还她一万,我有什么错?李思念的命是我买来,可我当时的命也是她给的,你以为徐娇娇的死跟我们有关,李思念也这么认为,她以为就是因为她的一通电话才导致徐娇娇的死。当时我们以为我们都有错,所以我才会觉得我们该在一起,互相折磨,才会叫卓尔一直受委屈。现在我想通了,我希望你也能够想明白,别在折磨自己。”

  这些话卓风从未对我说过,从来没说过,如果一点叫我知道,或许我就不会一直误会他了。

  我紧张的攥着他的手,感受到他手心里面传来的一点点的热量,给了我足够大的安心。

  他看我轻笑,揉我头顶,继续轻声说,“如果不是卓尔,我或许还走不出来。”

  拉着我上楼,楼下顾程峰在楼下一个人。我们上了三楼,卓风对他大声说,“记得关门。西边的房间足够你睡了。”

  关了房门,卓风的吻也压了过来。

  我被吻的有些透不过起来,感受着他身体上的热量,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这样霸道的吻还是第一次,叫我有些招架不住,不断求饶。

  良久,他才将我松开,狼狈喘息,低头看着怀里的我,“卓尔,对不起,一直叫你受委屈,以后再不回了。我一直以为我将心里话藏着,噎着,你就不会胡思乱想。可我错了,我一直都错了,我只有说出来才会叫彼此好过。我全都告诉你,好吗?卓尔!”

  我重重点头,感动的泪水含在眼圈里,我渴望他对我敞开心扉,无话不说,就好像我们赤诚相见的彼此,再无秘密。

  “卓风,说爱我,你说你爱我,快说。”

  “我爱你,我爱你,我永远爱你。”

  猛然的进入,惊得我缩在他的身下全身颤抖。

  一次次的冲撞,似乎要了我的命一样,叫我欲罢不能。

  痴缠的身体,欲望的发泄,在这样温暖的房间里面犹如盛开的花朵,一次次的绽放。

  第一次,没有用任何避孕措施,我们好似已经忘却了彼此内心深处的这份彷徨,只想将对方紧紧的拥有,链接成为一体。

  良久,他才将我放开,捧着我的脸,低头仔细打量我,温柔的话就好像装在我心口上的一团火,“对不起,最近叫你受委屈了,我以为我会忘不掉,我以为我对你只是依赖,见到这个莫名的女人以后我才清楚,我是真的很蠢,我的心里装的一直都是你,我却在怀疑我自己,对不起,对不起。”

  他一遍遍的重复,揉我在我怀里。

  良久,困意袭来,身边是他的轻声呼唤,“卓尔,醒醒,我们去洗一洗,先别睡。”

  我勉强睁开眼,看他一下,他额头上还挂着汗珠子,我恩了一声,到底还是睡着了。

  梦中,身体被他轻轻的揉捏,温热的水珠子在身上流淌,我不知道是不是太累了,只想享受这份温柔,再没睁开眼。

  清晨,一米阳光照在彼此的身上,晒得人皮肤有些疼。

  卓风的手臂挡住了阳光,看我一眼,冲我微笑,薄唇吻在我的身上,我吃痛的惊呼,推开他的大脑袋,“脑袋好重,压顶我透不过起来,是不是脑袋大的人都聪明啊?”

  他发笑,点头说,“好像是,你的头也不小。”

  我抓了抓,没觉得多大,其实我不聪明,就是逻辑分析比较清晰,所以只是数学好,别的事情就不行了。

  他笑笑,闷声在我的脖子上留了一块红,指着红问我,“这是印章,满意吗?”

  我看不到,只觉得很痛。一口咬在他肩头,用力。他忍着没吭声,过了很久我才松开嘴。他回头看一眼,笑了,“这印章不错。”

  我故意用力咬的,就是想叫他知道疼,因为他昨天晚上的那番话。

  我以为他多坚定的跟我在一起,没想到竟然还在怀疑自己的心,要不是那个神秘电话的女人出现,是不是我们就一直僵持下去,不说不问的产生矛盾,最后是不是就分开了?

  想想都害怕。

  他笑着捏我鼻子,“在怪我?”

  我点头。

  “那再给你咬。”

  我摇头,“我心疼。”

  他呵呵的笑出声来,捧我在怀里,揉捏,对我说,“卓尔,以后有不开心跟我说,我不是万能的,有些时候真的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啊?

  我愣楞的看着他,“你不是一直都知道我在想什么的吗,我说谎或者我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你都知道我的意图。”

  “傻瓜,我猜的,人都有一张蒙蔽自己内心的表情,我想我猜的大多都对。”

  好吧,我就猜不到。

  “我还以为你都知道呢,最近没看出来我不高兴吗?”

  他点头,“知道,可我不能问,问多了你会哭。”

  是啊,他说过,看到我哭,他的心都碎了。

  我笑了,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往他怀里挤,“那我以后不哭了,不开心了就咬你。”

  “咬哪里?”他坏笑着问我。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我用手指往他身上戳,他笑着没躲,好像眼睛里有一道星光,看的我意乱情迷。

  “卓尔,晨起,该来一次的。”

  “啊,轻点!”

  第321章 你是不是还要回去生孩子

  顾程峰昨晚该是没有在这里休息的,早上没看到他,卓风也没有给他准备早餐,应该早就知道了,我们到了学校看到顾程峰车子,车上没人,想来也是进了教室。

  卓风帮我整理衣服,交代我说,“我晚上会回来的很晚,这件事必须要查清楚才行,学校我安插了很多人,你不会出事的,电话只能接我和陆少的,知道吗?就算是老师或者是同学,你都不能随便走出校园,听懂了吗?”

  我懂,他在保护我,很多次出事都是我不听话的跑出去,他现在无比的担心我再做傻事。

  “我知道,我听话,我不乱走的,你放心去忙吧,如果太晚的话我就在学校里住,我又落下很多课程了。”

  他笑笑,点头,深吻,绵长而又温和。我贪婪的品尝他口腔里面的味道,好像一味叫我上瘾的毒药。

  “我走了。”我依依不舍的跳下车子,李哥也跟着我走了出来,前边是等了我很久的佳佳,最前边还有卓风的人,每一段距离都能看到有人在看着我。

  我无比放心的回头,对车里面的卓风摆手,跑进了教室。

  今天一整天都有课,好久没有这么累了,脑袋都有些发昏。

  谢晶晶说要去食堂吃,我想想就同意了,食堂很多好吃的饭菜,我一直想去吃。

  安妮跟我们的课程不同,她经常要出去采风,这会儿还没回来,叫我帮忙打饭,我买了双份,一份带走,一份端在手里,坐在谢晶晶跟前。

  谢晶晶神秘兮兮的看我,不说话,饭菜都塞进嘴巴里面,鼓着腮帮子细嚼慢咽。

  我被她看到浑身发毛,问她,“怎么了?”

  “卓尔,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你没发现你身边很多人监视你吗?看着都跟学生一样,可逆仔细瞧啊,都是社会上的人,我看的出来。”

  我笑,“是吗,你真厉害,快吃吧,我们一会儿回去午睡,下午还要上课呢。”

  “不是吗,我看着就不是学校的学生,真不是?你有事可跟我说啊,不能自己抗。”

  我吃一口肉丸子,“没事,快吃吧,吃好了我们回去换书本,我的书包都要压得我透不起来了。”

  我不能告诉谢晶晶的,叫她知道太多了容易紧张,等事情过了这件事就散了。

  回了宿舍,安妮也回来了,这时候太阳还不是很足,可她将自己装扮的跟行走的塑料布一样,浑身上下都没个裸露的地方,摘了帽子我们才知道是她。

  “哎呦,可吓死我了,安妮,你这是做贼去了。”

  李阳拍着胸脯,吓得脸都白了。

  安妮嘿嘿的笑,喝一口水,哈口气,大喘息,“累死我了,我们去采风,在太阳下暴晒,我不做好防晒,两天后就跟从非洲来的一样,也不知道我买的防晒霜好不好用,哎,卓尔,帮我带饭了吗,我都要饿死了。”

  她跳着脚,将身上的衣服全都脱掉,跟着抓我手。

  可怜兮兮的小样子看着叫人心疼,“打了打了,还给你多加了一道肉菜呢,快吃吧,热乎着,你吃完了将饭盒放水池子里我回来洗,我们去上课啊。”

  “恩,知道了。”安妮也不洗手,没了形象,狼吞虎咽,背对着我们吃的很认真。

  谢晶晶从卫生间跑出来,将洗手的水弹在安妮的脸上,两个人笑哈哈的闹了一阵谢晶晶才出来。

  刘薇在上选修课,还要去打工,忙的焦头烂额,我们都见不到一面,李阳好像有跟男友复合了,恢复了整日打电话的日子,所以只剩下我跟谢晶晶两个人相依为命。

  谢晶晶还老抱怨,“卓尔,你一走,宿舍就剩下我一个,我都要孤单死了。”

  我想了想,“可我最近都要回家住,卓风说最近有些事情要处理。”

  “哦,好啊好啊,不缠着你,免得说我破坏你们夫妻团结,不行,我回头去给男神写情书去,不然我不甘心,我也要托单。”

  她挥舞着小拳头,笑呵呵的,眼睛眯到一起。

  我们从宿舍出来,路过楼道的时候迎面看到高可可回来。

  谢晶晶拉我往边上走,哼了一鼻子,这气氛就诡异了。

  我本是不想在继续纠缠什么的,可谢晶晶可不放不下这个事儿了,我生怕高可可在暴躁起来,那事情真麻烦,拉着谢晶晶就往外面走。

  谢晶晶还埋怨我,“就是你胆子小,还想被欺负啊。以后见到了就大胆一些,别怕,你不用动手,有我们呢,打不死她。”

  她像样子挥舞小拳头,样子真跟当年高可可的那种小太妹一个样。

  我笑着捏她,她痛的嗷嗷大叫。

  我们欢笑着跑进教室,吓了一跳。

  教室没了位子不说,怎么很多生面孔?

  我和谢晶晶惊讶的愣神在门口,又从教室走出来看看教室号码,最后翻找课程表,确定没错,这才往里面走。

  我觉得怎么有些不太对呢?

  才走出去两步远,我将谢晶晶给拽住了,“出去。”

  不想,还是迟了。

  在一阵咔咔的声响下,相机的光亮差一点闪瞎我的双眼,跟着就有无数个话筒举到了我跟前,有一只直接戳进了我的嘴里,我吓得连忙往后面躲。

  谢晶晶吓坏了,站着不动,我一面拽她一面往外面走,可前后别人围的水泄不通,走不得,进不得。

  也不知道哪里来这么多人,说话一个声音比一个声音大,吵嚷的我脑袋都快要爆炸。

  “卓尔是吗,你是卓风的女友还是卓风的妹妹啊,你能说一说吗?”

  “卓尔,你是叫大妞吗,当年你父亲是不是对你进行了威胁,你的表姐是你妈妈和你叔叔所生吗?听说你还有一个哥哥是吗,你跟你哥哥是同父同母吗?”

  “卓尔,你能说说你现在的生活吗?”

  “卓尔,瘸腿老张来找过你吗,你是不是还要回去生孩子?”

  “卓尔,卓尔,卓尔……”

  我的脑袋里面震荡的全都是在卓尔的名字,艰涩的问题问的我慌张无比,泪水涌了出来。

  愣神之际,那一个个的问题就像张开的渔网将我笼罩,我早已经傻了眼。

  “卓尔,你跟卓风在一起是为了给徐娇娇做代孕吗?卓尔,你说话啊,卓尔!我们是可以给你做个专访,你想告你父亲和你死去的奶奶吗?你的哥哥是不是被判了死刑?”

  “卓尔,你是不是很小就已经跟卓风发生了关系?”

  “啊……”

  我惊慌的大叫,可刺耳的尖叫声却掩盖不住他们的一个个犹如刀子一样的问题扑进我的耳朵。

  叫我遍体鳞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