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6节

  第30章 我不相信

  徐娇娇一直都是好看的人,可她现在恐怖的吓人。

  我痴痴的站着,一动不能动,脚下好像生了钉子。

  顾成峰疯了一样在大吵大闹,警察也未能将他制服。

  我的脑袋里面就好像有一道惊雷,嗡嗡的响,听不清楚周围的声音,连同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起来。

  这件事后我病了,躺在床上一个星期都没有起身。阿姨每次过来端着米粥给我,我都摇头,每次看到米粥就好像看到了徐娇娇的脸,蜡黄,血红的嘴唇上透着难看的颜色,脸上的青筋暴起来,脖子憋的很粗……

  我惊吓的深夜哀嚎,阿姨就跑过来抱着我,我们哭成一团。

  那个家不敢回去了,想到徐娇娇我就浑身发抖。

  我和阿姨被司机叔叔安排在另一处卓风的房子里面,司机叔叔每天都会过来看我们,开着卓风的车子,可我却一直都没有看到卓风过来。

  又过了三天,我终于能勉强下床,走出房间,看看外面的风景。

  秋色已经渐渐接进,院子里面的参天大树已经被染了黄色,风一吹,洋洋洒洒的飘落下来。

  阿姨陪着我,紧紧的牵着我的手,亦是一脸担忧。

  我很想问她卓风去了哪里,真的被抓了吗,可我一直都不能问出口,生怕我得到的答案就是我最不想知道的结果。

  这天晚上,下了很大的一场雨,暴雨倾盆,雨珠子好像豆子,啪嗒啪嗒的落在每一个角落。

  阿姨很早就睡了,我一点困意都没有。

  我整日捧着电话翻看新闻,可不管任何地方都没有相关的报道出现。我恐惧的那些画面也没有任何痕迹,好似之前我看到的场面就是一场梦。

  我给卓风打过无数次电话,却一直都是关机,那冷冰冰的电脑声音就好像敲打在我心口上的锤子,叫我呼吸都困难。

  卓风,你去了哪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难道你告诉我的不会结婚就是这样的结果吗,徐娇娇那么坚强的女人为什么会自杀?

  我想不明白。

  我想的头痛欲裂,浑身颤抖。

  这天深夜。

  我才昏昏欲睡,看到电话的屏幕亮了一下,我惊的捧着电话,是卓风,是他……

  “姐夫……”我的声音也在发抖,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流。

  “卓尔。”

  真的是他,我狠狠的掐自己一下,很痛,这不是梦。我开了灯,我还在房间,我没有梦游,一切都是真实的。

  “姐夫,你,你在哪里,我好想你,我好担心你,你回家来好吗?”

  他那边安静了很久,深吸一口气,“我没事,叫你担心了,这边需要调查,我还不能回去,你跟着阿姨和司机很安全,身体怎么样了?我很担心你。”

  我顿时哭出声来,事情这样了他还在担心我,所有的矛头指向他,所有人都说他是杀人凶手,就算徐娇娇不是他所杀,也是因为他突然的拒绝结婚而造成。可即便是这样的困境,他竟然还在担心我?

  我的心很痛!

  “姐夫,我很好,我很好,我好想你,我想见你,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我捂着嘴巴,忍住哭声,可泪水依旧止不住的往下流淌。我现在就想去找他,不顾一切的陪在他身边。哪怕要我来承认全部后果我也愿意,只要他还能恢复从前的生活。

  他却笑了,粗哑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疲倦,“傻瓜,我在国外,你找不到的,现在事情还没调查清楚,你不要胡思乱想。我这边很忙,怕是联系不上。你一个人不要胡思乱想,知道吗?等我回来。”

  “好!”

  等他回来。

  我坚信他会回来,他在我的生活中向来都是风雨无阻,不管任何时候都会准时出现在我身边,我知道他不会骗我,不会的。

  挂了电话,我仍旧盯着电话看的愣神,我确信刚才那个电话是他打给我,我确信是他。

  有了他会回来的保证,我的日子好过了不少,只是每天面对没有任何终结的等候,我的心依旧不安稳。

  这天中午,顾成峰开着跑车出现在我跟前,他从车子上下来,也不说话,直接将我往车里塞。

  我被他的样子吓坏了,死死的抓着车子不放开,车子开的飞起,开到了山顶戛然停下来。

  “你说,他到底在哪儿,在哪儿?”

  我摇头,我的确不知道。

  “卓尔,他是杀人凶手,我姐姐的死就是他逼死的。当天很多人看到他在民政局门口跟我姐姐争吵,我姐姐走的时候自己打车离开的,卓风开了车子却去了商场找你,他得多大的心才会这样?跟人吵架了还有心思去商场找人?你说,你说……”

  他说的话前后矛盾,顾成峰脑子已经混乱,却固执的坚持认为是我姐夫所为。既然我姐夫去了商场找我,为什么徐娇娇的死就要我姐夫来承认?

  我问他,“顾成峰,我姐夫去了商场找我,可我那个时候跟你在一起,我的电话都被你攥着,就是不想叫我姐夫找到我,如果当时我姐夫找到了我,如果我们提前回去了,姐姐是不是就不会出事了?如果真是因为我姐夫在找我的时候耽误了回去找娇娇姐的时间,那么这件事是不是你和我都要承担责任?”

  他一怔,突然回头瞪我,气的一拳头砸在了方向盘上,整个车子都晃动。

  我深吸口气,继续说,“娇娇姐的死我们都有责任,你为什么一定要来找我姐夫?”

  他冷嗤,“卓尔,你疯了?卓风有什么好?他就是想要我们顾家的产业才会跟我姐姐结婚,要不然你以为卓风真的爱我姐吗?”

  爱?

  爱是什么呢?

  如果徐娇娇真的爱卓风,岂能在她跟我姐夫好的时候出去找别人,甚至怀了别人的孩子?质问卓风是否爱徐娇娇的前提,难道不应该问问徐娇娇吗?

  可人已经不在了,追问这些还有什么用处?

  死的人已经彻底消失,活的人还有继续生活,在追问下去只能叫活着人更加不好过。

  “顾成峰,娇娇姐是你姐也是我姐。”

  他不再吭声,趴在方向盘上竟然哭起来,呜呜的哭了好久,很久后转身对我说,“其实我姐一个人很苦的,我妈妈不喜欢她,说她是女孩子,我爸爸也不承认她是顾家人,可她到底还是我姐。顾家的东西不给她,她就去争取,争取不到了就去抢。她总说,该得的为什么不要,要不惜一切手段。我从前不知道那是为了什么,现在也不知道。你说,我这个弟弟合格吗?”

  不合格,可脚下的路都是自己选的,为什么一定要怨恨谁?

  难道说我十六岁前的生活就一定要怨恨我的父母和家庭吗,怪只能怪我的出生,如果我不出生就好了。

  “顾成峰,这件事我还是相信我姐夫,他也很难过的。”

  “放屁,我才不相信,他卓风不爱我姐,两年前分手后是我姐一直追的他,求婚的时候我在场,你不知道卓风多么为难,要不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卓风不会同意。”

  徐娇娇还真是会道德绑架,当着很多人都面去求婚,她猜着了卓风回顾忌徐娇娇的面子不会拒绝,这个婚不等于是逼的吗?

  “顾成峰,事情都过去了,现在警察也说我姐夫是无辜的,你还想怎么样?”

  “怎么样?我不会叫卓风好过。”

  我很是无力的叹息一声,哎……

  人啊,总是揪着过去不放,才会叫自己活的那么累。我记得电视上总是听到这样一句话,“冤冤相报何时了?”

  “顾成峰,你恨我姐夫就等于恨我。你不想叫他好过,就先叫我不要好过吧?”

  “……卓尔,你疯了?就算没有我姐,你跟他也不可能,你们是一家人,一家人。”

  我咬着薄唇不吭声,是不是一家人不重要。我只知道我姐夫需要我,我需要他。

  我自己往山下走,顾成峰的车子就跟在我身后,一直到了山脚下,我终于走不动了才坐下来休息。

  他也站在我不远处,吸着香烟,飘散的烟雾吹到我跟前,我嫌弃的皱眉,“我姐夫为了我戒烟戒酒了,这就是家人之间才会做出来的事情。你会吗?你为了你家人做了什么?”

  他一怔,又狠狠吸一口香烟,将香烟扔出去,也走到我身边坐下来,攥着我的手问我,“卓尔,跟我走吧,我带你去法国,我家人都在那边。”

  我将手抽出来,“我不去,姐夫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法国那边是你的家人不是我的家人。”

  “你跟我结婚。”

  “我才不!”

  他再没吭声,只垂头叹息,默了许久又说,“这件事人人都说是有人杀了我姐,只是证据没找到。”

  我气的瞪眼,将他推在地上。我真是生气了,他凭什么一直怀疑是我姐夫做的,我跟我姐夫通电话的时候我都听出来了,姐夫现在也很难过,他在那边一定是因为什么事情拖住了回不来,要不然他肯定会回来亲自调查,这件事跟他没有半点关系,没有!

  顾成峰很生气的看着我,歪着身子不动弹。

  我对他大叫,“只有你这种没本事的混蛋才会怨天尤人整天猜疑,有本事你自己去调查清楚。”

  他突然站起身来,生气的拍掉身上的尘土,气的对我低吼,“卓尔,我知道你喜欢他,可你们不可能在一起,卓风不会在难为他家里了,因为跟我姐姐的事情卓风的父亲已经生气的住院,你以为你就能跟卓风在一起吗?跟我姐姐分手的两年,卓风相亲了多少次你不知道吗?卓风就算最后不能娶我姐姐也不会娶你,他会娶商界有钱人家的大小姐。知道吗?不是你!”

  啪啪!

  顾成峰话就好像徐娇娇的巴掌,一次次无情的往我脸上拍。

  他说的没错,我不配!

  第31章 生日

  可我还是叫卓尔,就算我不能成为卓风的另一半我也要成为他一辈子的妹妹,我愿意。

  我拼命的往他身上撞,他却像一棵树一样死死的扎在地上不动弹。

  我气坏了,大叫着挥舞拳头一次次的砸在他的胸口,闷闷的声响好像天边滚过来的惊雷。

  他一直紧抿着薄唇,低头怒瞪着眼睛看着我,双手握成拳,却一动不动。

  我大口喘息停下来看他。

  他突然抓我,捧着我的脸要亲吻我。

  我用膝盖很明撞击他的肚子,他闷哼一声,痛的整个人蜷缩成一团。

  我站着低头看着他狼狈的样子,脸都痛的扭曲了,我却心情舒畅起来。

  我咬牙哼哼,“活该,谁叫你想占我便宜,以后都不能随便亲我,我说过无数次,我不是你女友,不是。”

  他气的伸出手指着我,却痛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看了一会儿,突然觉得有些不太对,着急的弯下腰去看。

  他却一把将我拉住,整个人扑了上来,我的脑袋瞬间蒙了,白茫茫一片。

  他的力气大的惊人,好像铁钳将我捆住。

  我吓得大哭,泪水流下来,滚烫。

  他突然停住,趴在我身上大口喘息,却依旧紧紧的抱着我,声音低哑,不住的说“对不起,对不起!”

  我哭的昏天暗地,伴随着雷声滚动,好似我的哭声比雷声都要响亮。

  良久,他才将我松开,抱着我进了车内,坐在我身边,歪着身子与我隔开了一段距离。

  他的声音闷闷的,我听不大清楚,“对不起,我是混蛋,我没本事,我下次不会这么做了,你别不理我。”

  我听着好心痛,顾成峰在我的印象里面就就是一个叛逆的大男孩,尽管他看起来很阳光帅气,可其实他也有很不堪的家事背景,他的家庭和出身注定了他在外面会遭到更多的非议,所以他比我还要不好过,这叫我浑身不自在。

  我知道他有些时候做事情会很放荡,可这不是他自愿的,倒像是故意的。

  我深吸口气,吸了吸鼻子,他将纸巾递给我。

  “对不起。”

  我看一眼,没接,用袖子将脸上的泪水擦干净。

  他笑话我,“真脏!”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说,“从前在乡下比这还要脏,我脸都不会洗的,家里没有水井,每次去河边洗脸要很久,可我起来的很早要出去喂牛,到山上砍柴,时常就忘记了洗脸。”

  顾成峰双眼放光的看着我,拿着纸巾帮我擦干净脸,“对不起,我以后不这样。其实,我一直都不这样,就是见到你之后我总想着抱你,欺负你才高兴。”

  我瞪他,就知道欺负我。

  他笑了,好像白天的阳光,给人温暖,帮我擦鼻涕,又将衣服脱下来给我披上,起身从车子前边提出来一个牛皮纸袋子给我。

  “给我你的,生日礼物,我特意回来买给你的。”

  啊,我的生日。

  我又哭了起来,其实我真正的生日早就过了,只是卓风要固执的叫我过户口上的生日。

  我之前畅想过无数次卓风给我唱生日歌的场景,却一直都没有实现,他不是不记得我生日,而是用另一种方式给我庆祝,比如买书籍,比如带我去看电影看风景,不过我从未奢侈过什么,我想要的只是他的陪伴。

  可就算这么简单的陪伴,现在也得不到了。

  我深吸口气,鼻涕又要流出来,顾成峰将纸巾递给我,我才接过去擦了擦鼻子。

  他帮我将礼物拆开,笑的很无害,好像一个等待夸赞的孩童。

  他送给我的是一条白色的裙子,还有一只精致的小盒子。

  我问他,“盒子里面的是什么?”

  “你拆开看看就知道了,不过我先说明,这没有别的目的,就是觉得好看你肯定喜欢。”

  我好奇的挑眉看他,他被我看的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嘿嘿的笑。

  我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只闪亮的钻石项链,在车灯的招摇下跳动着有些令人炫目的光芒。

  他依旧嘿嘿的继续笑,抓着自己的后脑勺。

  我将项链提出来,放在自己胸前比量,刚要说话。

  他指着我,警告我说,“不能说不喜欢,我肯定会伤心。”

  我笑出来,“我没说不喜欢,我想说我戴着肯定好看,就是我姐夫不叫我戴这些,他说我一个人在外面戴着贵重的东西很危险。”

  我记得之前看过一篇报道,就是一个女人戴着很贵重的项链被人当成了有钱人,被挟持绑架,勒索家里要赎金。可赎金给了,人也死了,那个女人死的很凄惨。姐夫当时看了报道就去了我房间警告我不能佩戴贵重的首饰出门,尽管我的首饰也不怎么多。那表情,我至今难忘。

  顾成峰却将项链拿过去,打开,对我说,“有我保护你,戴着,永远都戴着。”

  项链有些凉,亮光依旧在闪。我微微眯眼,点头说,“谢谢你。”

  他嘿嘿的乐,好像得到了赞扬的孩子。

  我将裙子提起来看,是真丝的,不过现在穿有些冷了。

  “我想要等明年夏天穿了,现在穿冷。”

  他却笑着说,“参加舞会的时候穿不分季节的,我回头再带你去买外面的披肩,这样的,我姐……”他想说徐娇娇那里很多,他经常被拽着去挡提袋子工具,可现在……

  我们都安静了。

  我的泪水又流了下来,“顾成峰,别诬陷我姐夫了,我姐夫很好,不是你说的那样,真的。”

  我祈求他。

  他泄气的靠在我身边,双臂撑在脑后,很久后才说,“其实我知道,就是……”

  很多年以后的某个晚上,我问过他,当年他没说完的那句话是什么,他却只是神秘的对我笑,依旧像少年时代的时候捏我的脸颊,告诉我说,他不喜欢我在卓风跟前,所以看他及其厌烦,这样的憎恨全都因为我。

  可现在,或许他也不知道吧!

  回到家里,我接到了姐夫的电话,姐夫告诉我说晚些时候就要到了,叫我在家里等他。

  我兴奋不已,这个事情来得太过突然,以至于我以为我是在做梦,追问阿姨很多遍。

  卓风回来了,他真的回来了。

  回来的时候手里提着蛋糕。

  他回来只是给我过生日。

  我捧着蛋糕很想笑的灿烂一些,可我却哭的泣不成声。

  我扑进他怀里,倔强的不肯离开他。

  他抱着我,一直在叹气。

  “姐夫,对不起,我一直都不懂事,对不起。如果那天我将电话从顾成峰那里抢走了,你提前找到我,我们就能提早回家,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他一直不说话,只轻轻的抚摸我的头顶,空洞的眼睛里面隐藏着巨大的悲伤。

  我哽咽,泪水挡住了我的视线,却没有模糊的我的心。

  我知道,姐夫还是爱着徐娇娇的。

  但是相爱,不代表必须要在一起,尽管我一直都不曾弄懂这个道理。

  卓风隔天很早就做了最早的一班飞机离开了,他告诉我在等他几天事情就解决清楚,叫我等他回来。

  几天后,我被司机叔叔接去了学校,卓风还没回来,路上的时候顾成峰的车子将我们给拦住了。

  “我送你去吧,司机叔叔还要回公司。”

  卓分的公司现在委托给了身边的一个助理,司机叔叔整日忙接送助理满城市转,这几天看他都在打哈欠,他总是一副睡不醒的样子。

  司机叔叔看我一眼,在征求我的意见。

  “叔叔,你去忙吧,我一定会安全到学校的,我给你打电话报平安。”

  司机叔叔再看顾成峰。

  顾成峰却笑着递给司机叔叔一根香烟,“你放心吧叔叔,我不会做什么的。”

  “……好吧,卓尔,你到了一定给我打电话报平安,实在不行我打给你学校老师。”

  我答应下来,消除了他的担忧,我才坐上顾成峰的车子。

  在车上我才知道,顾成峰现在也在那个学校上学。

  他说,“我只读一年就去国外读大学了,你还有再读两年。”

  “恩!”

  我靠在副驾驶的车窗上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心口很闷。

  他又说,“家里给安排好了,我不想去我家里的那个学校,实在学不到东西。”

  顾成峰一直都喜欢时尚的东西,他对色彩搭配很敏感,经常歪着嘴巴说我的穿着土气,说我被卓风的老叔叔眼光给我带歪了。

  我却觉得姐夫的风格很好,成熟稳重,给我安全感。

  我再看看顾成峰,他真的帅气好看啊,可是,这样的他叫人安定不起来。

  “顾成峰,你去学服装时尚吗?”

  他摇头,将车子按了一下喇叭,继续加大油门才说,“我去学商务经济,接受家里生意。”

  听得出来,他非常不愿意。

  我无法想象那样的迫不得已是什么,可他们这样的出身都背负着身不由己。

  我深吸口气,突然觉得我的前途,一片渺茫。

  我要做什么呢,我能做什么呢?

  我胸无大志,我的眼中只有姐夫和家里那么大的方圆,我茫然起来。

  姐夫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深秋了,他瘦了一圈,颧骨都凸起来,嘴角上挂着的隐隐笑容也不见了,甚至很少跟我说话。

  我们往往彼此都在互相沉默着。

  这一天,我终于忍受不住,主动问他,“姐夫,你是不是讨厌我了?为什么不跟我说话,为什么都不关心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