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63节

  第324章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

  卓风无奈说,“报道已经出来了,写的这么详细对卓尔很不利,你去叫学校那边将这些东西都扯掉,报纸上有,网络上肯定也有,好好过滤一遍才行。”

  “成,那我去办,这两天你们就别出门了,佳佳在外面,我叫她进来。”

  开门的声音传过来,我微波炉叮的一声响,早饭热了,我怔怔的盯着冒着热气的饭菜愣神,身后伸过来的是卓风的手,他手拿着毛巾,将饭菜断出来。

  “过来吃,别胡思乱想。”

  “我都听到了,报纸上到底还是报道了,是吗?”

  “恩,就是没想瞒着你,过来坐,听我跟你说。”

  “卓风,这件事肯定不会平息了,对不对?”

  “不对。”

  我追问,“怎么不会,报纸都登了,网络上肯定铺天盖地,大家都知道了,是不是还有我的照片,我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茶余饭后都在说,添油加醋,说的五花八门,可这里面肯定都没有好听的,一定用最恶毒的话在说我的事情,不对,是我们的事情,是不是?”

  他将饭菜放下,摆放好,回头蹙眉看我,大喘一口气,捏我脸颊,“你说的事情的确会发生,但是人都是健忘的,这段时间过去了,大家也都忘记了,现在要紧的是你自己,你要比那群人忘记的更快才能好起来。”

  “……是这样吗?”

  他点头,伴随电话铃声响起,也打断了他要说的话,“等我一下。”他转身出去,抓着电话喂了一声,跟着惊叫,“什么?陆少人呢?损失多少?这批货跟上一批货没关系为什么也被拦?是谁?不认识。哦,好,知道了。”

  挂了电话,卓风走进来,一脸凝重,看看我,犹豫了一下才说,“是那个女人,亲自来抢货。”

  “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啊?”

  卓风摇头,也是很无力。

  佳佳进来,告诉我们,陆少已经过去了,她想过去看看,卓风同意了,我说我们要过去,卓风说暂时在家里等消息就好,过了没多久,他的电话又响了,是徐娇娇的那个号码。

  他接了,一直没吭声,电话里面也没有说话,只有安静的电流声,过了很久,他说,“你想要的东西我正在找,没有必要再给我添乱,逼急了你我都不好过。”

  卓风已经被逼急了,不不然不会说这样的话。

  “呵呵,卓风,你不想知道我什么要这么做吗?”

  “没兴趣知道。”

  “我想你肯定有兴趣,我手上有徐娇娇自杀时候的视频,你想看吗?”

  卓风的手抖了一下,跟着皱眉。

  “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想怎么样,我只想告诉你,徐娇娇的死,跟你有很大的关系,哈哈……”

  电话挂断,卓风碰的一声将电话扔在了桌面上,盯着眼睛,没有抬头。

  我偷偷的伸手过去,握住他的手,滚烫,轻轻颤抖,很久他才说话,“这件事,我会给你个交代。”

  他这句话应该是对徐娇娇说的,给交代也该是她。

  不想,他抬头,看着我,“徐娇娇已经死了,跟我们都没有关系,如果说有,我们也是受害者,她自杀我们拦不住。办手续的当时我们的确在争吵,但是争吵的不是婚姻不是钱财,而是徐娇娇突然反悔。我说过,我给她婚姻,除了婚姻我什么都给不了,她说我耽误了她很多年的青春,好,我偿还,她想要婚姻,想要顾家的财产,我帮她,可是她突然反悔,跟李思念的那一通电话没有任何关系。”

  我重重点头,想叫卓风知道我没有怪他,任何人都没有怪他,徐娇娇的死是她自己造成的,跟我们真的没有关系。

  “卓风,我相信你。”

  “相信我没用,现在要证据,我会找到。这件事已经影响了我们很多年,不能再这样下去,你给我短时间,卓尔,给我一点时间,几天就好。”

  我担忧的走过去,抱住他,他转身,抱住我,头埋在我怀里,深吸口气,很是痛苦的低声说,“我以为躲着就好了,谁想到一次次伤害的不是我,而是你,对不起,对不起。”

  徐娇娇的死折磨的我那一年里都在做恶梦,我反复的自责问自己,如果我不突然生气乱跑卓风很快找到我,是不是就能发现徐娇娇自杀的事情了,而不是看到那样一种灿烈的事实。

  中午的时候,陆少风风火火的过来,坐下后喝光了卓风的咖啡,才说,“货抢了回来,那个女人真够狠毒的,草,气死我了。差一点回不来,竟然报了警,要不是我们早有准备,一锅端了。”

  卓风皱眉,没吭声,弓着身子双臂架在膝盖上,默了会儿,“这件事我来处理,你最近走在公司别出去。”

  “……你处理?”陆少很是不相信。

  卓风点头,“我来处理,这件事冲我来的,我来做,但是我要你照顾好卓尔。”

  我摇头,“我没事,我可以自己去上学的,你别担心我。”

  陆少哼了一声,“还上个屁学,跟着我去公司,有我在,谁都别想碰你。对了,这件事真你处理也行,但是我要先做一个大的,那个熊叔,他娘的,我先给他办了,上次出事的仗我还没算,这回还来,看守货的人就有他的人,我认识那个死胖子。”

  卓风一怔,满脸震惊。

  陆少也愣了,好像没注意自己刚才说什么,陡然,两个人异口同声,“冯家做的。”

  冯科跟熊叔背地里关系不一般,上次陆少的车子翻了就是熊叔的人,这一次他的货物被抢,里面还有熊叔的人,那不用调查那个女人的背景就知道这个事情是冯科做的了。

  这一次我在学校出事是卓振东,这边这个女人利用这件事继续扩大,搅混水,叫卓风也以为是自己父亲在插手,可有意向,卓振东现在破产了,手头上能用的人可没有这个本事高出这么大的动静来。

  “我们现在就走。”

  卓风起身,提着外套,另一只手朝我伸过来,握住我的手,回头交代陆少,“你先回公司,我带卓尔去买些东西就送到你那里去,晚上我会回来,你的人给我用一用,我的人手不够。”

  对付冯家,卓风很有一套。

  “成,你们先去,我歇会儿,才出院,没体力,累死我了。”

  “那你走的时候记得关门。”

  陆少挥了挥手,还点燃了一根香烟,四仰八叉的躺在了沙发上。

  我跟着卓风出来,跳上车子,他自己来开车,我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后面是李哥。

  卓风交代我说,“需要的日用品我会买齐,你带上,车子我要用,李哥会跟着你,有事情给我打电话,千万不要出陆少的办公室,知道吗?”

  我重重点头,想象这件事的严重性。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月事快来了吧,我会多买一些,红糖水要喝,知道吗?”

  我算了一下日子,“还有五天呢,不急。”

  “用得上的。”

  他嘀咕了一声。

  也就是说,他五天都不会回来吗?

  第325章 别叫我担心

  我深吸口气,握住了他摸方向盘的手。

  他反手握着,一只手握着方向盘,紧了紧又松开,“我电话都开着。”

  我点头。

  车内寂静了一会儿,卓风的电话开始喧嚣起来,他一个个的接电话,之后车子停在了商场门口,他回头告诉李哥,“本个小时后我就出发,你带着卓尔坐身后佳佳的车。”

  “了解。”

  卓风拉我下车,看一眼商场,直接往里面走。

  进去后,我拽着他的衣襟,他一面推车一面帮我挑选需要的日用品,卫生棉条在这个城市卖的很少,或者说在国内都很少,在这里能买到已经不容易,牌子只有一种,他看又看,觉得还行,就拿了三包,告诉我,“红糖水一定要喝。”

  “哦。”

  “毛巾牙膏,洗面奶沐浴乳,都是便捷的,带着方便。”

  我有点诧异,这是要去旅行还是怎么的?

  “我不是在陆少办公室吗,不需要出去的,他那里都有啊。”

  “恩,会用得上,带着吧!”

  我心头紧了几分,觉得事情真的很复杂了,他这是做好了要随时逃走的准备了。

  我深吸口气,没急着问。

  东西提出来,他交给我深厚的李哥,告诉我,“千万别离开陆少的视线,知道吗?别叫我担心。”

  我扑进他怀里,重重点头,没有过多的话语。

  他轻拍我肩头,转身开车离开了。

  我站着没动,瞧着他走的急促,车轮子都要飞起来,心都揪到了一起。

  到了陆少办公室的时候陆少已经回来了,他看我一眼,对我点点头,指着里面的房间继续跟旁边的助理说话。

  李哥带我进去,推门而入,里面顿时大亮,因为没有窗子,点了灯,灯光有些刺眼,又因为在白天,看到灯光实在不舒服。

  李哥将东西都摆放好出来,告诉我说,“累了就休息吧,不能出这栋大楼,我就在外面。里面有四个房间,那边是卫生间,你的衣服都送来了,还有一些书籍,好好休息。”

  我看着有些空荡的房间,无奈蹙眉。

  房门关进,在外面上了锁,我的心也好像什么东西锁住了,自己就建立起了一道坚强的壁垒。

  开了几个房门,在最里面的房间发现了一个巴掌大的窗户口,窗户开着,外面的风呼呼的往里面灌,有些冷,我关了窗子,从房间里面出来。

  抱着一本书和平板电脑,我躺在外面的地摊上,心不在焉的看看书,看看电脑。

  没有发现有关于我的新闻,倒是我们宿舍的聊天群里面炸开了锅。

  大家都在猜测我去了哪里,担忧的,乱想的,还有人在出主意。

  这个时候能够体会到关怀,叫我倍感温暖。

  我回复了一句,“同志们,我很好,大家别担心。”

  群里面安静了一会儿,跟着一条刷新一条的询问。

  我逐一回复,我没说我在哪里,只告诉他们我很好,叫他们按时上课。

  安妮单独给我打了电话,询问我究竟发生了什么,说学校好多小领导都跟着一辆黑车走了,是不是这次的新闻发布会的事情,她告诉我,里面竟然还有她公司的员工,他爸爸也因此受到了牵连,好在问题不大,但是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谁都不知道。

  我只告诉她没事,却不能解释。

  安妮现在懂得了什么事情该说,什么事情不该说,所以没有多问,只告诉我好好休息就挂了电话。

  看着电话上卓风的照片,我下意识的笑了,屏幕上照出我的样子,有些凄凉。

  被人保护起来,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这件事究竟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晚上的时候,陆少叫我起来去吃饭。

  我看着满桌子的外卖,眉头紧皱。

  陆少冷笑,“嫌弃我不会做饭啊,忍着。”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我会做啊,你买了菜我就做了。”

  “呸,做饭多累,吃吧,吃完了哥带你去楼上健身。”

  我掰开筷子,加一块肉丸子在碗里,看着他,他最近是胖了不少,脸都圆润了一圈,不过还是很帅气,“陆哥,你都要肥死了,的确需要锻炼。”

  “嘶,死丫头,哪壶不开提哪壶,老子还不是喝了卓风的汤胖的,给我快点吃,我吃完了就得锻炼,不能躺着了。”

  陆少惨兮兮的仍旧喝着汤,吸喽一口,跟着说,“卓风出去了,最近都不在市内,你有事就跟我说,我估计也挺忙,尽量多出些时间陪你,心情不好了就跟我说,别憋着,知道吗?”

  “我没事啊,我一个人呆习惯了,你忙你的。”

  “哎,你不是学财务的吗,会记账吧?”

  我点头,“会。”

  “那成,有的你忙了,最近都忙我整理账目吧。”

  我回头看一眼他桌子上放着的账本,慢慢三箱子,吓了一跳,“陆哥,你给我工资吗?”

  “给,给你个大头鬼,快吃。”

  他瞪眼。

  我笑,捏他脸,“陆哥,你要肥死了。”

  他拍我手,气的腮帮子更鼓了,“别闹,没大没小,我这叫帅气,能叫肥吗?”

  “好好,帅气,肥帅肥帅的。”

  “嘶,吃饭!”他将筷子狠狠的往桌子上一敲,声音巨响。

  我含着饭菜,哈哈大笑。

  楼上的健身房不大,器材倒是不少,我只会跑步,别的也举不动拉不动的,看陆少倒是很轻松。

  锻炼完了他洗澡出来,一面擦着头发一面坐在我身边说话,“学校过得顺利吗?”

  “很好啊,我宿舍同学都很好。”

  “高可可那次后没找你麻烦吧?”

  我摇头。

  我好奇问他为什么高可可会认识冯海,还能结婚,好像前后也认识不到几天啊。

  陆少哼了一鼻子,“还不是为了床上那点事儿,冯海喜欢处女,高可可就是,管她姓高还是姓矮,反正是个女人,不丑,还是个处女,肯定会同意,结婚吗,大不了再离,冯海已经离婚两三次了,还在乎这一次吗?”

  这话很难听,但是卓风的很对,还在乎这一次吗?高可可嫁给冯海,不就是为了高家的生意吗?

  “那结了婚高可可就来上学了,两个人不在一起,夫妻感情也没有基础,最后肯定离婚啊,高家这是将自己女儿毁了吗?”

  陆少摇头,“你以为高可可不愿意吗?什么毁不毁的,能结婚,还是个有钱人家的长子,就算离婚了至少给五个亿,这五个亿足够高家翻身好几次了。”

  昂!

  我听到心口一阵难过,难道钱真那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