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64节

  第326章 她……怀孕了

  可能我还没有意识到缺钱的重要性,所以真的无法体会到。

  陆少起来,拽我也起来,“去楼下看看电视就睡觉吧,我还有很多文件要看。”

  “哦,我帮你吧,我先去洗澡。”

  “……”他楞了一下,该是没想到我真的会帮忙,笑了,一点头,“那你就快点。”

  陆少的公司人不少,看着也挺辉煌,可其实账面上的东西都是私底下的一些黑色交易,明面上合法的不多。所以他在账目很多人是看不懂的,一些来源都很奇怪。

  正看的起劲,陆少电话响了,他有些不耐烦,抓过来大声“喂?”,跟着,他就沉默了,有些慌的站起身,“啊,我,我,我在办公室。你,你在那边好吗?和,和老公好吗?”

  是开心姐姐。

  我识趣的躲开了。

  过了一会儿他过来敲我房门,“睡了吗?”

  我出去看着他,想笑。

  “别笑,没别的意思,就是问问你怎么样,你的电话一直关机。”

  “哦,不是关机,是卓风把我的电话别的号码都屏蔽了,只有几个人能打进来。”

  “出来吧,我煮了奶茶。”

  “好啊好啊。”

  我跟在他身后,偷偷的打量他,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可看得出来,他应该是高兴地。

  我抱着奶茶杯子,笑眯眯的盯着他瞧。

  他呵呵的笑,“想知道都说了什么?”

  我点头,满是八卦的心。

  “没说什么,问的都是你的事儿,她……怀孕了。”

  我脸上的笑容就好像碎掉的冰渣子,碰的一声爆裂开。

  “其实,挺好。”

  他的脸上仍旧没有过多的表情,可看着怎么还是高兴地?

  “陆哥,你心里难过吧?”

  “实话,我不难过,挺为她高兴,跟了我的话,不会这么幸福,呵呵,感情不就是这样吗,看着她过得好就行。”

  是吗,爱情是这样无私的吗?如果我是陆少,我肯定不会看着开心姐姐跟着别人幸福的,爱情不都是很自私的?

  “陆哥,那你以为还会和开心姐姐联系吗?”

  他完全没有犹豫的摇头,“不会了。”

  “……”

  我陷入了沉默,很久之前我说过这样的话,他还说没有联系方式,也就是说那个时候如果有也会联系,可现在直接说不会,可能就真不会再联系了。

  我深吸口气,心情复杂。

  过了很久,他继续说,“怀孕一个月了,很快吧,结婚才三个多月,呵呵!”

  是啊,世事难料,他们也才分开半年啊,事情竟然就变成了这样。

  我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上次我跟卓风没有避孕啊,哎呀!

  我大惊,手里的奶茶都洒在了衣服上,惊的我整个人跳起来。

  陆少也吓一跳,“那么不小心,进去换了。”

  “……哦,我去换。”

  换好了衣服出来,陆少已经继续看账本,我则端着账本坐在角落发呆,琢磨着,我会不会怀孕,如果怀孕了卓峰会选择要还是不要?那如果这个孩子留下来,我们就结婚还是说要等到卓风说的给他一年的期限到了才决定?如果孩子不留着,那会不会影响我们的关系,我的身体也会受到伤害。

  我想的有些头疼。

  陆少突然扔过来一只笔,啪嗒一声砸在我的裙子上,“想什么呢?”

  我一愣,茫然抬头,问他,“陆哥,怀孕需要多久?”

  “快,好的话一个月吧,你……问这个做什么,想当妈了?”

  他眼睛瞪的老大。

  我脸热的推他,“才不是,就是好奇。”

  “亲自试试就知道了,太晚了,回去睡觉。”

  回头看着始终,竟然都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了,我还不觉得困,“陆哥,我再看会儿,你先进去睡吧。”

  “恩,我要早起,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啊,回头卓风知道了还说我虐待你。”

  办公室里面只剩下我一个,安静而又空旷,满屋子的账本,落成小山,我就是藏在山中的小笨蛋,想象着孩子的问题。

  隔天,这个问题都在纠缠着我,最后在卓风的一通电话,彻底的打消了我的怀疑。

  “你那边没事吧?”我问他。

  “很顺利,现在才到地方,给你报个平安,睡得好吗?”

  “很好啊,我无事可做,帮着陆哥看账本,陆哥说给我工资的。”

  陆少在旁边哼了一鼻子,拿笔敲我脑袋,“给你个大头鬼。”

  我哎呦一声,呵呵笑,卓风也在电话里面笑呵呵的,跟着问我,“很闷吧,实在不行叫他陪你出去走走,最近很安全。”

  我不想给他添麻烦,既然人都是冲着我来的,我就应该躲起来,才能叫卓风那边安心工作,“不了,我挺好的,没事了还能去楼上健身看风景,看陆哥露体。”

  “啊?”卓风大叫。

  我哈哈大笑,“就是他健身的时候只穿一条短裤,我都看到了,哈哈……”我故意这么说,卓风那边反响很激烈,“别乱看,看出毛病来,等我回去了随便看,听话。”

  我哈哈的笑了好长时间,突然就想到了孩子的问题,问他,“卓风,我们不会有孩子的吧?”

  “恩?什么不会,为什么这么问,每次都很保险。”

  “上次不是?”

  “……不会,上次弄在外面了。”

  昂?

  我都没注意呢?

  我正仔细琢磨,卓风那边就说,“知道你还没准备好,我很小心的,别担心。”

  我笑了,心里很满足,还真是没准备好,尤其我还没有被他家里人接受,这样的生活肯定会幸福,那带给孩子更加不幸福。我知道我的生活阅历不够丰富,可我还是懂得这里面的道理的。孩子啊,那是一生,我的前半生已经被父母迫害,我不想叫我的孩子也忍受不好的一生。

  “我知道了。”

  “听话,我先去忙了。”吧唧,卓风亲了电话一口,我咯咯的笑,挂断了电话。

  抬头,看到陆少像审视灭绝动物一样的审视我,“神奇,你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享受?那么甜?”他伸手在我脸上捏了一把,放在鼻子下边嗅了嗅,“完了你,卓尔,你陷进去了。”

  我顿了顿,大笑着将他推开,“陆哥,你走开,讨厌,人家打电话甜蜜不行啊?”

  他哈哈大笑着走远。

  一切风平浪静,我在陆少的办公室过了两天的封闭生活。第三天的时候,出事了。

  一大早,陆少就不在办公室,我六点起来的时候人早都出去了,李哥陪着我吃饭看书,我正坐在办公室看账目,外面一阵巨响,跟着整个楼都在震颤,烟尘落下来,我惊慌的抱着怀里的账本看着掉下来的半个门,就看到一个人冲了进来。

  我哑声的叫喊,“爸!”

  第327章 我有儿子了

  李哥一个健步冲到了我跟前,挡住了我全部视线。

  “闺女。”

  爸爸的声音没有变,样子也没变,他本来就高,穿的干净一些了再洗一洗脸,人很精神。可是他这一声叫喊却像是开启了我噩梦的按钮,惊得我全身都在抖。

  不知道何时,佳佳也冲了进来,拉着我往里面走,我脚步乱颤,四肢无力,只能听到一阵吵嚷,在吵闹背后,爸爸的叫喊声依旧清晰可闻。

  “闺女,跟爸回家,别在这里受苦了,爸爸养你。”

  “闺女,你妈也跟我回去了,我们找到了你的大姐和老三,我有儿子了。”

  如果不是他说他有儿子了,我还真的以为他说的都是真的,说到底,还不是为了儿子?

  我慌乱的摇头,加快了脚步往里面冲,身后一阵关门的巨响,佳佳拉我继续往我的房间的走。

  关上房门,也彻底的阻挡住了外面的所有声音。

  佳佳拿了纸巾过来,抽了两张,帮我擦脸,我看着湿了的纸巾才知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已经满脸的泪。

  “你爸爸是被人带来的,他应该不是主谋,但是刚才说的话不是真的,别当真,他现在已经另外成家了,你妈妈也有了自己的家庭,现在都过得很好。楼下有人在楼道里面放了炸药,第三层的楼炸毁了一道墙,好在楼梯结实,陆少在楼下叫人收拾的时候你爸爸就冲了上来,该是被谁送进来的。”

  我吸了吸鼻子说,“是卓振东。”

  佳佳一怔,跟着点头,“上次的媒体就是他找的人,可是知道你在这里的人不多。”

  “卓振东肯定知道。”

  “或许是吧,我已经通知了卓哥,卓哥说会回来。”

  我摇头,“不要,回来也没用,那是他爸爸,能怎么办?”

  佳佳没有言语,的确,能怎么办,难道真的像卓风在电话里面警告的那样对付卓振东吗?叫卓不凡或者卓青青消失?还是叫姨妈消失?

  谁都不能消失,也消失不了,那都是卓风的亲人啊。

  静默了一会儿,陆少敲门却没进来,看我们一眼,将香烟吸光了随手仍在地上,踩灭后才走进来。

  “走了,你爸爸是被人送来的,说的话也都是有人教好的,人已经送进去了。卓风说暂时关几天,几次出事都是被人指使,进去后处理的应该问题不大,如果是他主动亲自过来,那肯定会继续关进去。不过,也要看你怎么决定。”

  因为那是我爸爸,如果处置,要问我。

  就好像卓风的亲人一样,一直在找他麻烦,可卓风能怎么做呢?叫卓家破产,送走卓振东,可人还是来了,生活在这个城市,住在卓风的房子里面,卓风还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皱眉说,“该怎么办怎么办。”

  我爸爸?那不是我爸爸,听他刚才的话,想起他看我的眼神,叫我知道,他早就不是我爸爸。

  “好,我会跟卓风说。卓风现在回不来,手头上有事情缠住了,你等他电话。”陆少吸口气说。

  我恩了一声,叫两个人都出去,只自己坐在房间里面,看着面前的墙壁愣神。

  脑子一片空白,或许是因为惊吓过度,才会这样发呆的放空。

  没过多久,卓风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我放了免提,躺在床上,抱着枕头,听他在电话里面安慰我。

  他说了很多,可我只在想一个问题,如果,如果我们分开了,会不会情况会好一些?

  又一次,这个问题缠住了我,我知道不该退缩,可我真的很累。

  “卓风,我很累,我想睡觉,我没事,你别担心,去忙吧。”

  挂了电话,我选择关机,抱着枕头,缩成一团。

  在床上不知道躺了多久,期间佳佳过来敲门很多次,我都没有移动。

  再后来,房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听到脚步声,我大惊。

  “哥哥。”

  哥哥将我抱住,轻拍我后背,低声说,“我知道了,回来看看你。”

  “这么危险,你回来做什么,你不该来啊。”

  “傻瓜,我担心你,卓风跟我说,你现在很不好,我给你打电话一直关机,所以直接就过来了。”

  “哥哥,我不想见到家里人了,再也不想,真的不想,就这么难吗?生了我就该好好抚养我,为什么要伤害我,我是无辜的啊。我现在过得一点都不好,我没做错任何事,是不是我不该出生?”

  “不是不是,别乱想,没有人的出生是错误,只是选错了家庭,这不是你的错,是他们的错,不想见就不要见。你别胡思乱想。”

  “可所有人都在告诉我是我错,我是我错啊,我不该出生,不该生在那个家庭,不该跑出来,不该跟卓风生活在一起,我不该爱上他,不该跟他在一起,更不该存在,我就是多余的。”

  “胡说,这是谁告诉你的,那个人一定很坏,不是你的错,你选择在哪里跟谁在一起都是你的选择,叫自己过的好没有任何错。”

  可就是我的错。

  我嚎啕大哭,哥哥的身上有很重的香烟的味道,鼻涕堵住了我的呼吸,我仍旧能够闻到很重的味道。

  “别哭了,别哭了,所有的事情都不是你的错,知道吗?”

  我哭的昏天暗地,这心里的委屈是任何人都体会不到的。

  “哭够了就去洗洗脸。”

  哥哥拍我后背。

  我抽噎,眼睛哭肿了,看他都有些变了形状,抹了把鼻涕说,“我不想去。”

  哥哥无奈笑,“我去洗毛巾过来,坐着别动。”

  哥哥去了卫生间,一会儿就拿了盆子和毛巾给我,帮我擦了脸,又抽了纸放在我鼻子下面,“鼻涕。”

  我哼哧一声,鼻涕喷出来,他笑了,“真脏。”

  我也噗嗤一声笑出来,可泪水还在脸上流。

  “别哭了,不好看了。”

  “哥哥,你回来不危险吗?”

  “晚上没关系,最近风头过了,看看你就走。”

  “那多累啊,明天晚上走不行吗?”

  他摇头,“那边没有人不行,我开了个养鱼场,周围很多偷鱼的人,手下人不够,我得盯着。回来看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哥哥,我好想你。”

  他的手一顿,很是沉重的吸口气,“我也想你啊,等你毕业了时间多了就可以去看我了,又不远。”

  “可我想你一直都生活在我身边。”

  “我知道,会的。”

  “哥哥,我们怎么那么命苦呢,你说,为什么啊?”

  他呵呵的笑,也不说话,洗好了毛巾递给我,我抹了把脸交给他,他将毛巾握在手心里面,半晌才说,“人生不就是这样吗,起起落落,落着落着,就起不来了。不过总得活啊。”

  “可活着好累。”

  “呵呵,轻松是留给死人的,化成一骨灰,你甘心吗?”

  我想了想,摇头,“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