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66节

  第330章 有点脑子坏了

  我自己给我自己的答案是,肯定的。

  他会,绝对会。

  前车之鉴,徐娇娇。

  我倒抽口气。

  我知道该这么怀疑卓风,可我控制不住,只因为我看多了卓风的手段和他当初对我的所作所为,亲手将我推开顾程峰,这已经足够说明一切。

  我私下里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安妮。

  安妮听后一直没吭声。

  我急了,追问她,“安妮,我知道我喜欢胡思乱想,可我这样想是不是有点过分,卓风对我很好我知道,我比任何人都知道,我不该这么怀疑的,对不对?”

  “卓尔,我觉得,你是不是最近在家里憋闷的太久了,有点脑子坏了?”

  “啊?”我惊呼。

  “卓尔,你这不是想多了,而是想到太阴暗了,不过你身边最近也真没发生什么好事儿,我现在方便过去吗,我陪陪你,可以吗?”

  我愣了,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安妮过来的时候是跟陆少一起回来,陆少看一眼被我收拾好的办公室吓了一跳,跟着对我竖起来大拇哥又去忙了,话都没多说几句。

  安妮进来就拉着我进了房间,很是神秘的看着我,“卓尔,要不要我带你去看看心理医生?”

  “恩?我没事啊,我现在不是好好地,我没胡思乱想,我就是……”

  我没胡思乱想吗?

  我也被自己之前想法给吓到了。

  安妮摸我额头,看我眼睛,又捏捏我的脸,“卓哥是有些时候做事很独特,可他不都是为了你吗,你干嘛这么想他啊?还有,卓哥的东西都给了你了,你还哪里不放心的,这么怀疑卓哥,你心里好受了?”

  我……

  我哑口无言,是啊,我什么要这么想他?

  “安妮,我是不是真的心里有问题了?”

  安妮眨巴眼睛,无奈的抓了抓自己的脑袋,“你等等,我给一个朋友打个电话问问,他是学心理学的。”

  我紧绷着神经看着她,等待她那边的电话接通。

  过了一会儿,她讲电话递给我,“我朋友说还无法确定,给了我一套题,你拿去看看。”

  我接过电话看一眼,一堆文字,各种题目,很多都是奇怪,可我还是认真的答了,一会儿将做好的题给她,安妮给对方发了过去,没过多久,对方回复了,“有一点点,最近压力太大吧,通常情况下人都会有情绪滴落的时候,可长时间处于这种滴落就会产生一些怀疑自己的想法,现在还不是很严重,多做心里疏导,不过我这是我的见解,我建议,尽快去看看心理医生比较好。”

  我看完,心口剧痛,半晌都没从那些字里回神。

  安妮很是担忧的看着我,“卓尔,我带你去看看心理医生,你这样整天被闷着也不是办法。卓哥是好心将你留在这里,可人都是群居动物啊,你看小动物长时间不接触同类都会变得孤独呢,人更是如此啊。你看着没问题,可你的想法就很悲观,跟从前我认识的卓尔相差太多了,遇到了事情就喜欢往坏处想,卓尔,你这样太叫人担心了。”

  安妮的话叫我有了几分动摇,要不是她发现了我这个问题,我想我还会将自己困在这里,四周都没有人,只有封闭的房间,看不到阳光,只有头顶上乌黑的灯光,真的会叫人心情变差。

  “安妮,我想出去走走,你去帮我跟陆哥说。”

  “别说了,直接走吧,不走远也行,这件事我去跟卓哥说,他对你的保护是正确的,可是他不该限制你的全部自由啊。”

  我被安妮牵着,一路往外面走,到了楼下,李哥还在身后提醒我是不是坐车出去,我说不要,转头,看到面前射过来的巨大的阳光,惊得浑身都难受,我使劲闭上眼,很久才适应阳光。

  这会儿都天亮?

  “安妮现在不是晚上吗?”

  “你真是糊涂了,现在才七点,这都什么月份了,七点的天还很亮的,你看太阳还没落下去呢,还是很热的,走吧,我们那边的广场散步,你看,很多阿姨在那边跳广场舞。”

  “……哦。”

  安妮陪我到很晚才离开,没多久,卓风回来了。

  他紧张的一头汗水,瞪眼看我脸。

  我被看到浑身发毛。

  “我没事。”我笑着推他。

  “我带你去看医生。”他手心很热,攥我手。

  我指着时钟,“都很晚了,要去也是明天去,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安妮给你打电话了?”

  他点头,“是。外套拿上,我们现在就去,我认识医生。”

  我非要拉我去,不得已跟着卓风出来,看着外面的行人,我无比向往,面对人来人往,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受。

  我深吸口气,觉得空气都好。

  卓风一直紧张的盯着我看,也不吭声,嘴唇都抿在一起。

  车子开了很长时间才停下来,到了一家私人的心理诊所,里面坐着的穿着西装的男人起身笑看着我们进来,“卓哥。”

  “恩,实在抱歉,这么晚了还叫你加班,我实在是着急。”卓风的声音都有些不对,可抓我的手还是很牢。

  坐下后,医生看看我,看看卓风。

  “卓哥,我想叫我们单独聊聊。”

  卓风点头,看我一眼,弯腰吻我,交代我说,“我就在外面等,别怕。”

  我真没害怕,就是有些紧张。

  坐下后,医生看着我,笑了,拿出纸笔,关了周围的一些刺眼的灯光,周围环境很安静,他放了很轻缓的音乐,跟着问我,“紧张吗?”

  随着音乐的响起,我也不那么紧张了,“还好,刚才很紧张,医生,我真的病了吗?”

  他笑笑,没有直接回答我,只告诉我,“人的心里其实是很强大的,不容易那么病的,只是有些时候会钻入一些死胡同,走不出来,就会叫人心情郁结,你的心里,一定积压了很多事情吧?”

  我吸口气,恩了一声,“应该是吧,从我懂事起,我就觉得我的存在很多,最近这几年,这种想法特别强烈。”

  话匣子敞开,我将我心里所有叫我不高兴的事情讲了出来,一面说一面哭,哭过了又笑,时间漫长,我讲了很长时间,等卓风进来,我仍在低头擦泪。

  他坐我身边,抓我手,放他怀里。

  “卓哥,我们出去说。”

  医生站起身,先出去了。

  “等我,别哭了。”

  卓风起身,也跟着走了。

  两个高大的身影照在门上,影在地上,被日光拉的老长。

  我盯着两个人的侧脸看了好久,卓风的眉头一直没舒展开,偶尔点头,很是凝重的说一番话,之后又陷入安静垂头,过了一会儿,两个人先后进来了,卓风冲我笑笑,“走吧!”

  我起身走过去,看着两个人,问他们,“我是不是生病了?心理疾病?”

  医生笑着告诉我,“试着放松心情,想一些开心的事情,偶尔出去走走,或者出去旅游。”

  卓风恩了一声,带着我离开了。

  在车上,卓风没吭声,只看着车窗外,静默的车内就只有我和他两人的呼吸声,我有些紧张,追问,“我是不是病了?”

  “不要紧,不严重,我们回家去。”

  那就是了,我真的病了。

  第331章 再不会分开了

  人都说心理疾病很难医治,可在卓风看来,就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我回家后没多久他又走了,这一次走了两天,再回来,告诉我,“再不会分开了,我陪着你。”

  我当时正拿着刀子,看着面前的墙壁,总觉得墙壁上有我爸爸的脸,盯着我露出狰狞的笑,我恨不得用刀子将他从墙壁里面抠出来,再将他大卸八块。

  卓风漫不经心的抢走我手里的刀子,放下来,检查我的手,询问为什么对着墙壁生气。

  我指着墙上仍旧对我笑的人脸说,“卓风,你没看到吗,我爸爸在这里。”

  卓风呆呆的看着我,眉头打结,眼神充满了疼惜,却温和的笑了,“你是不是看恐怖电影看多了?我怎么没看到你说的人?”

  我好奇的再回头,果真没了。

  “卓风,是啊,我刚才看着就觉得奇怪呢,可我控制不住想。”

  “那就不想,我订好了飞机票,我们就出去玩。”

  “昂?去哪里啊,我还想上学。晶晶说给我抄了很多笔记,叫我过去拿。”

  “那我们明天过去取,现在你想吃什么?”

  “我想吃果冻。”果冻吃了心里凉凉的,我就不会燥热的烦躁了。

  卓风笑了,“吃果冻不管饱,饿肚子可不好。”

  听卓风的,从前我就喜欢听他的,现在也不例外,“那好吧,那我想吃面包。”

  “……面包家里没有了,晚上我们吃一些主食吧,比如意大利面,牛排,或者火锅。”

  我笑了,“吃火锅。”

  吃过饭后我帮忙刷碗,李哥在外面讲电话,我能听到他对着电话的怒吼,“冯家这次的生意早就毁了,你们还怕什么,给我动手。再给我说这点小事,我把你们全开了。成了,就这么做。卓哥那边忙,没功夫搭理你们,给我老实点。”

  我偷偷的趴在门口偷听,总觉得他能害死我,每天睡觉之前,我都会将房间的门反锁,生怕他会突然捏着黑色的铁家伙进来打我一下,无数次梦到这个场景,叫我对李哥又怕又厌烦。

  这天早上,我终于爆发了。

  我亲眼看到李哥手里的刀子要刺我的胸口,可李哥却满脸惊讶的望着我。

  为此,我对他大骂,叫他滚。

  买早餐回来的卓风看到我们,不急不缓的朝着我走过来,问我,“怎么了?你又调皮了?”

  我拍掉他手里的早点,觉得里面肯定下了毒药,吓得跑回房间。

  蹲坐在房间里面,我瑟瑟发抖,全世界的人都想害死我,我做错了什么啊?

  “卓尔?”

  隔着房门的声音有些沉闷,卓风在外面敲门,惊的全身发抖。

  我不想看到任何人,不想。

  我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面一整天,到了晚上,卓风撞坏了房门闯了进来。

  我正站在窗户上,窗户大开着,呼呼的风从外面吹进来,吹得我浑身疼。可我看着高高的楼,觉得外面的世界才是最精彩的,我想飞过去,我想跳过去。

  卓风紧张的不敢靠近,低声问我在做什么,“能不能下来再说?”

  我摇头,不能。

  我想明白了,我才是一切悲惨事情的万恶根本,我不想在做这样的人了,我不要自将自己的痛苦带给别人,那楼下是大好的世界,只要我飞跃而过,就肯定会看到不一样的世界。

  可我看着卓风痛苦的深情,又有些于心不忍。

  “卓风,你爱我吗?”

  “我爱你,卓尔,我一直都爱你,听话,下来,我们有话下来再说。”

  我摇头,“卓风,我想跳下去,二表姐在叫我,她说她会保护我,这样就不用被爸爸欺负了。”

  “傻瓜,你二表姐保护不了你,她也是受害者,我来保护你,听话。”

  我不,我被他保护了这么久,除了给他带来麻烦,我做不了任何事,我真的受够了。

  “卓风,我能不能有自己的生活,我不想被你照顾了,习惯成自然,可我现在发现,这样的习惯其实是我不喜欢的,真的,我渴望自由,我渴望拥有自己的生活,跟很多同龄的孩子一样,上学,恋爱,交友,最后去找工作,为了生活而拼搏。这样才是我向往的日子,我不要那么多钱,那不是我赚来的,我不想要。”

  “是是是,听话,听话,下来,你想要做什么我都答应,卓尔,下来。”

  他慢慢靠近,我认真的看他,他真好看,眉眼如画,跟我在电视上看的那些大明星一样。

  我爱他,我真的爱他。

  可这份爱成了我们彼此的累赘,拖累,我们在一起只有苦难。

  我做不到与他分开,所以我只能选择另外一条路。

  抬起脚,外面的大风吹的我身子晃了晃,拖鞋掉了下去,很久才传来啪嗒一声,歪倒在一楼的水泥地面上。

  我能很快的估算出我落下去的速度和重力,砸在地上的时候我会受多严重的伤,所以我应该头朝下,再叫自己跳下去的时候闭上眼,想必最后的结果会完美。

  腾空一跃。

  身后一把手,将我牢牢的攥住。

  我猛然回头,卓风一张放大而又扭曲的脸,对我咆哮,“卓尔。”

  手被握着,抽离不出来,我惊慌失措,我计算失败了。

  “卓风,松开我。我们分开了才能彼此好过,我累了,好累啊,连呼吸都累了,你放过我吧。”

  他使劲摇头,粗而有力的手臂猛然将我往上面提,对我说,“只要你活着,怎么样都行,别做啥事。”

  我不,我挣扎,我拼尽了力气晃动自己的身体,可我的手仍旧挣脱不出来。

  “卓风,松开我,松开我。”

  李哥这时候也冲了进来,两个人合力,将我往上拽。

  咚一声栽倒,我们三个扑在了地上,卓风将窗户关紧,上锁,回头将我抱住,“卓尔,不要这样做,求你了,不要这样。”

  我呆呆的看着他,很心痛,可我哭不出来了,泪水早已经干涸,我只能无助的看着他抱着我,什么都做不了。

  我病了两个月,突然有一天,开开窍了。

  卓风正睡在我身边,我起来的很早,看着他,看着他最近消瘦的样子无比的心痛,我伸手去抓他的脸,他惊醒,望着我,深吸口气。

  这一声呼吸,就好像有千斤重,重重的压在了我心头,击垮了堵在心口的一块石头。

  我抱住他,“卓风,对不起。”

  他一愣,笑着对我说,“我应该的。”

  我的病好了,医生也觉得很奇迹,后来谢晶晶说了一句很是感慨的话,我觉得说的通,“一定是卓哥的爱太伟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