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67节

  第332章 邀请

  回来学校的时候刘薇因为家里的原因选择了休学,她走的那天下了很大的雨,雨水拍在雨伞上,啪嗒啪嗒的响。

  刘薇一直在哭,她没说离开的原因,只告诉我们她肯定会回来,身后只背了一个很小的包,书包上面拴着我送给她的小熊猫。

  她跟我们摆手,坚持不要我们送,坐上公交车,呼啸着淹没在倾盆的暴雨中。

  刘薇离开的三天后,宿舍来了一个新同学,是隔壁宿舍的人,据说是一个很文静的小姑娘,之所以搬进我们宿舍是因为觉得我们安静,她想好好学习。

  自从来了新舍友,我们几个就变得很安静,话不多,偶尔碰面了也是互相点头。

  这天周末,我决定回家,安妮说要在学校看书,她一直都很努力,之前学习就很好,新闻专业有需要背诵很多东西,她整天摇头晃脑,一张嘴就是一串的理论知识。

  我走之前跟谢晶晶写了笔记本,她递给我的时候告诉我说,“卓尔,刘薇走了以后我一直觉得我们的关系远了,找机会我们几个聚一聚,带着新来的那个舍友。”

  谢晶晶是舍长,这些都是她张罗,我也没有意见,可她还是想征求我的意见,我问她理由,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我要照顾每个人的感受,并且你还是我朋友。”

  我笑笑,“我现在没事了,不会胡思乱想了,你就按照你想的办就行,哪一天聚会通知我我就过来。要不然我担心我又跟卓风出去玩了赶不回来。”

  “昂,又出去玩啊,卓哥现在不工作吗?”

  我病好了之后卓风一会周末都在家,说是陪着我,我们几乎每一个周末都出去,就算是带着帐篷在外面看月亮也不在家里住,我倒是无所谓,只要跟他在一起去哪里我都愿意,就是担心他因为要陪着我平时工作太累,所以我尽量在平时是不回去的。

  不过隔开五天才见一次,我太想他了。

  谢晶晶看出我的为难,于是就将日子定在了周一的晚上。

  回去后我告诉了卓风我要周一早些回去,有聚会,卓风恩了一声递给我一个小礼物。

  我还以为又是首饰或者什么小物件,不想,是我之前想要做的一个公益性的支教的合同书。

  看地址,在附近的一个小山村。

  “我都打听好了,没有麻烦事儿,你可以放心去,我如果不能陪你,你叫李哥开车送你。”卓风揉我头顶

  我高兴坏了,这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

  尤其在刘薇走之后,更加坚定了我这么做的想法。

  刘薇总说山村的孩子念书很困难,就好像我当初一样,几乎不知道上学是什么概念,能够走出来的希望太渺茫,她能走出来也是全村的希望。

  我给卓风一个大大的拥抱,“谢谢你。”

  卓风笑呵呵的,亲我,抱我很紧,“现在开心了吗?抱着你真好。”

  我愣了一下,才知道,我们都很久没有做过了。

  我脸一热,伏在他怀里看着他,卓风最近真的瘦了太多,“卓风,我,我想……可以吗?”

  “呵呵,你在邀请我啊?”

  我点头。

  两个人在一起,这个是很有必要的啊。

  “我一直不想叫你心乱,所以忍着,现在可以吗?”他问我。

  我点头,很是认真的说,“我现在不会乱想,也没有那些危险地想法了,我想通了。”

  “那就好。”

  吻贴上来,很软,在我的嘴唇上辗转,我惊的全身都在一颤一颤的发烫。

  他的吻很轻,犹如蜻蜓点水,唇齿相交之间,是他多一点点的索取和我的全部沦陷。

  衣衫尽落,我们赤诚相见,我能看到他身上更加清晰的肌肉,剑拔弩张的张扬之下是带着火一样的欲望,正一点点的靠近。

  他低声在我耳边说,“忍一忍,很久不做了有些痛的。”

  我哦了一声,慢慢的,探进来,我浑身一阵颤,伴随着冲撞的力度加重,我也彻底了没了挣扎,疼痛不在,就只有这厮想要永远沉浸在他温暖臂弯下的沉沦。

  良久,他猛然一个挺身,才依依不舍的将我松开。

  “卓尔。”

  “卓风。”

  “有你在真好。”

  这话应该是我对他说。

  他笑笑,抱着我很紧,粘稠的汗液在身上,将彼此亲密的粘合在一起。

  “明天想去钓鱼吗?陆少也要去。”卓风问我。

  我点头,“去的,之前不是说好了,陆哥去就去呗,就是他不能跟我抢吃的。”

  卓风恩了一声,笑了,“他抢你东西就推他下河。”

  绵长的吻再一次席卷而来,我缓缓的闭上双眼。

  他却将我抱了起来,深入那一刻,我顿时发出一串惊呼,还没来得及求饶,他的唇已经封住了我的唇。

  疯狂的拥有似乎要进行到地老天荒,这份亲密无间早就成了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躺在浴缸里面,周围氤氲的水汽将我们包裹,他的手犹如清风,在我的胸前慢慢揉捏。

  我想起很久之前我受伤,他帮我洗澡的那一次,他躲闪的眼神和真实是有趣。

  “卓风,你还记得第一次帮我洗澡吗?”

  “恩。”

  他点头,很多事他总是记得比我都清楚。

  “那你当时想不想?”

  他笑着摇头,“不想。”

  我才不相信,捏他脸。他抓我手放手心里攥着,另一只手继续帮我揉搓身体,跟着贴近我耳边说,“那是不可能的。”

  那个时候我多大来着?好像还刚十八岁没多久吧,我才跟顾程峰分手,好像是这样。

  我沉浸在回忆里面,那些过去的不开心好像成了一种叫人甜蜜的回忆,搀和在现在的生活中,叫我们彼此更加亲密。

  我突然想起来之前个神秘女人的事情,最近都没了消息,不知道卓风这里是不是搞定了,他父亲也再没有叫人来过,这段时间我生病,好像一切都过得很顺利。

  “卓风,叔叔那边出院了吧?”

  “没有。”

  卓风还一次都没去看过呢。

  “你真的不去看看吗?”

  他摇头,“没必要去。”

  “我陪你过去看看?”

  他坚持摇头说,“没必要去,不提他,你这里怎么弄的?”她指着我肚子上的一块擦伤。

  我下意识的皱眉看过去,想了半晌才回想起来,“白天的时候摔倒了,没注意,估计是我裤子上的扣子划的吧?没事的。”

  “怎么会摔倒?”

  “就是上课出来,人太多啊,门口不知道谁放了个东西在脚下,就把我给绊住了,身后还有人挤我,就摔倒了呗。”

  卓风不问我还没注意,当时好像身边还有谢晶晶和李阳,还有新来的那个女生,她就站在我身后的,谢晶晶当时生气,拽我起来后皱眉嘀咕,“哪个不长眼的乱推人?”

  我呼吸一紧,我怕是又要犯病了吧?

  我不敢再胡思乱想,摇晃着卓风手臂不要他追究,闹着闹着,我又扑进了他怀里。

  第333章 钻石王老五

  钓鱼的地方在隔壁市的一个山上,从前这里是山,后来被开采,挖出了地下水,长年累月下来,周围的水越来越多,还有人过来放生,里面的鱼就多了起来,山的老板将这里修缮了一下,就成了钓鱼的地方。

  这个季节来的人非常的多,六月份的此时已经很暖和了,开着私家车,支好帐篷,垂钓后自己烤着吃,每个周末都人们为患。

  好在,我们的地理位置比较好,处在上层的地势,不会被烟熏到,卓风跟我支好了帐篷,那边陆少也来了。

  佳佳高兴的跟我打招呼,问我是不是最近很好,我笑着点头说是,陆少看一眼,对我眨眼,笑的诡异,他就是没正经的老流氓。

  卓风早就撑好了杆子,身后是太阳伞,坐在树荫下,坐下后拍着身边的凳子,叫我坐过去,我刚要走过去,陆少就一屁股霸占了我的位置,我生气的推他,他还坐着不动弹。

  “陆哥,你流氓够了啊?”

  “卓尔,谁流氓了,这里最能流氓你的是卓风可不是我啊,我正经着呢,你先去帮佳佳把我的帐篷支起来,我回头请你大餐。”

  我哼他一鼻子,真是够懒得,“我才不要,你自己去,佳佳的帐篷都是自己撑起来的,你个大老爷们还叫佳佳姐自己做啊,你没长手啊?”

  陆少吸口气,拧眉看我,手指头戳我额头,“长本事了你,知道顶嘴了。”

  我推他,“你快走,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别打搅我们二人世界。”

  佳佳在旁边偷笑,陆少也不生气,呵呵的看我一眼,果真站起来,可他还是没走,坐在旁边的石头上,跟着对我说,“你跟叫妹妹一般见识。”

  卓风无奈,拉我坐过去,问陆少,“你还真是老不正经,说吧,什么事儿。”

  陆少恩了一声,看我一眼,犹豫了。

  看来是有事情要说,要避开我,我站起身要走,卓风却拦住我,“去哪儿?”

  “你们说事情吧,我去帮佳佳的忙。”

  “先放着就行,一会儿我去做,坐过来。”

  陆少没好气的看我们一眼,无奈一叹,满脸悲伤,“虐狗啊。”

  “你是钻石王老五,隔壁老王,谁敢虐待你啊。”

  佳佳听到了哈哈大笑,陆少也笑呵呵的,跟着就收起脸来,说了,“那个女人找到了,刚才找到的。”

  我开始紧张起来。

  这些事情一直都没有消息,过去两个多月了终于有眉目,我真的很想知道里面细节的。尽管我们都知道是冯科做的,可还是想知道更多一些。

  卓风也凝重起来,点头,“刚才李哥跟我说了,但是没说具体,很麻烦吗?”

  陆少点头,“麻烦,你知道这个女人是谁?”

  “谁?”

  卓风惊异的问。

  “哎,要我说啊,有钱人真是麻烦,在外面偷情的时候不知道做好保护措施,遍地播种。这个女人是徐娇娇表姐,姨妈家的女儿。”

  难怪她跟徐娇娇那么多相似的地方,长得像也不奇怪了。

  “真是惊讶,那之后呢?”

  “之后?找到后人就消失了,离开了,不过她是资源帮冯科的,冯科能将这个人请出来也是本事。冯科的目的在明显不过,想要回公司签字权,现在签字权在卓尔手上,自然要对付卓尔。”

  怪不得呢,一切还都是钱惹的祸。

  “那现在呢?”我着急追问。

  卓风伸手将我搂紧,低声劝说我,“现在没事了,冯科出国,暂时回不来。”

  陆少哼了一鼻子,看我一眼,跟着就笑了,“高可可怀孕了。”

  高可可怀孕了?

  我惊讶的瞪大了眼珠子,可是她怀孕了跟冯科离开有什么关系啊?

  我不懂。

  卓风又解释,“冯科的。”

  “啊!”

  我惊呼。

  陆少哈哈大笑,跟着站起身,拍掉了裤子上的灰尘,笑着离开了。

  我躲在卓风的怀里呆呆的看着水面,一直都没回过身来。

  卓风的声音就好像飘荡在耳边的风,温柔而又绵软,“这件事说来也怪,我找到货物后那个女人就消失了,陆少找了很多人才查清楚,冯科那边一直在保护她的,具体原因还不知道,无意间,我们发现高可可跟冯科之间的关系,她跟冯海结婚后一直没在一起,冯海那个人按理说不该这样,查到货物后我们去接,路上的时候就遇到了冯海,跟着过去就知道了高可可和冯科,高可可是被冯海送到冯科怀里的。”

  我拧眉,高可可是冯海的妻子啊。

  卓风冷笑一声,无奈摇头,“总算知道冯海为什么会离婚好几次了,他有这个嗜好,喜欢看着自己女人跟别人在一起。”

  那冯科就能同意?

  卓风叹了口气,半晌才又继续将这件事叙述完,“冯科喜欢晚上喝一杯,红酒白酒,喝得不多,方便入眠,这个时候就被下了药,呵呵,冯海那边看着与世无争,背地里不知道做了多少这样的事儿,录制视频,拍摄相片,将威胁事情摆在冯科面前,还有什么是不成的?那高可可是冯海的老婆,说出去了冯海肯定不会在意,他不爱高可可,可高家呢,冯科呢?都要面子的。”

  我大惊,心脏咚咚乱跳,要撞出胸腔来一样。

  卓风又将我抱紧几分,侧头亲我额头,跟着交代我,“在学校遇到了高可可不要提这件事,就当做不知道,她也是受害者。”

  我混混噩噩的,含糊不清的答应了,跟着想起来我之前得病就是在猜疑这件事都是卓风做的,没想到,这里面就算卓风不做,那冯海也会自己做,他就是这样的人,斯文败类。

  “那高可可到底是什么认识冯海的,之前你说了你有做点什么的。”

  “恩,只是引荐了一下高家和冯海,不过我是想安排两家见面后说生意上的事儿,冯海还喜欢搜集一些古玩字画,高家祖上有一张字画,高家人想出手,当时高可可非要跟过去,也算是意外吧,其实,我也有些自责,毕竟我原本是有过这种卑鄙的想法,还没想到好办法实施,高可可那边就已经跟冯海结婚了。”

  太快了,实在是太快了。

  不过这一切还是高可可和冯海两个人都是这种人才会臭味相投搞到一起去。

  高可可走投无路才会主动贴上去,高家也是破产之后巨额债务压的,才会卖女儿。

  我深吸口气,觉得脊背发寒。

  卓风突然跟我道歉,“你当时怪我是应该,我的确卑鄙了一些,现在还会胡思乱想吗?不过你放心,就算我做了,这些手段也不会用在你身上。”

  我愣了一下,不好意思的解释,“我当时不是生病了吗,胡思乱想的,你还记着呢。”

  “恩,你那么想也对,人之常情,但我不会做的。哎,鱼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