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68节

  第334章 等我

  晚上,几个人围着小桌子,摆上一些酒水,吃着烤鱼和我们带来的牛肉,正在聊天,开心大笑,陆少的电话就打算了我们。

  “喂?哪位?”

  陆少没有了声音,脸也凝重起来,跟着皱眉,豁然起身,大叫,“等我。”

  我们都被吓了一跳,卓风也紧张的站起身来,“怎么了?”

  “没事,你们继续,我出国一趟,佳佳你留下,我开车自己去,回头再联系。”

  陆少走的很匆忙,直到他的车子没了影子我们都还在愣神,过了一会儿,卓风说,“该不会是开心的电话吧?”

  陆少的公司业务在国外只有一个金矿,就算是那边出事了他也不会亲自过去的,不过看陆少刚才的紧张,相信卓风也猜测的差不多了。

  “开心姐姐不是怀孕了吗,陆哥现在去不好吧?”

  卓风点点头,捏着手里的酒罐子变了形状,摇头,“不清楚,回头再问他,我们继续。”

  周一早上,陆少的电话将我们都吵醒了,我正抱着卓风呼呼大睡呢,昨天跟卓风大战了几回合,浑身疼痛,不耐烦的翻身,背后卓风接了电话,“恩,恩,在家里,睡觉啊,你那边是几点?你知道还打?”

  “放屁,我打电话管你几点,家里没事吧?”

  卓风恩了一声,翻身抱住我,继续含糊不清的打电话,听到出来,对面是陆少。

  “开心流产了,我在这里陪着他。”

  我惊得转身,跟卓风对视一眼,开心怀孕流产,他陪着?开心老公呢?

  我跟卓风都安静了,半晌,电话里面传出来陆少的咆哮,“你说他妈的大老爷们自己老婆怀孕了,现在怀疑孩子是我的就怀疑了,干嘛腿她?草,老子见了他,一刀解决了他,有钱了不起?”

  原来是这样。

  我紧张的抓卓风的手,要他劝说陆少,陆少被逼急了可真能做的出来杀人的事儿。

  “你别冲动,这件事到底是人家两口子的事儿,你现在过去搀和了不是更麻烦?那张总呢?”

  张总,开心老公,那个有钱有势的大人物。

  “在国外开会还没回来,我来他不知道,开心也不知道,我是偷偷过来的。”

  那就好,那就好。

  “陆哥,那你回来吧,开心姐姐没事就好了,你被人家发现了对开心姐姐更不利。”

  陆少恩了一声,陷入了安静,跟着大叫,“你们该不会昨天又滚床单滚到深夜吧,靠,这都八点了还不起床,你们真是滚到地老天荒精尽人亡啊。”

  这人,真是欠揍。

  我没好气的对电话哼了一声,翻身不打算厉害。

  卓风亦是无奈,伏在我身边笑了一会儿才说,“你赶紧回来吧,公司一堆事儿。”

  “知道了,我马上回来。”

  挂了电话,卓风跟我对视一眼,我们都笑了,陆少啊,还不是放心不下开心,自己偷偷跑过去还不被人知道,自己背地里气个半死,他图个什么呢?

  “开心姐姐都结婚了,依照她的性格肯定不会主动联系陆哥的,是不是陆哥在国外安排了人啊?”我猜测,垦地是。

  果不其然,卓风点头,“恩,三个人,开心的一举一动他都知道。”

  “呸,当时我还说叫他联系开心姐姐,之后他又说不会再联系,原来是直接叫人去看着了,是不是有病啊,这不是破坏人家夫妻和谐吗,难道开心姐姐的丈夫跟她吵架呢。”

  卓风恩了一声,也皱眉,“回头我提醒提醒她,我们……”

  卓风回头看一眼时钟,又把我抱紧,哈欠打了两个,“接着睡,你不是下午才有课?”

  “嘿嘿,好。”

  我往他怀里蹭了蹭,两个人依偎在一起,闭上眼就能进入梦乡。

  这一睁眼,真的就中午了。

  正吃着饭呢,陆少的电话又打了进来。

  看卓风的样子,该是无奈的,陆少有些时候对感情这些事情的做法就跟我十几岁的时候一样,幼稚。

  “我出事了,过来接我。”

  卓风张了张嘴,没吭声,看口型,他该是生气在骂人,陆少到底还是惹事了。

  谁能想到,一个堂堂三十多岁的钻石王老五,平时做事多么稳妥,竟然在遇到感情后彻底的乱了方寸,只是听说开心被老公家暴就彻底的崩溃去找人家理论,却因为人家人多,被打了扔在了大街上,想想都觉得可笑。

  我憋着笑,卓风也没什么表情,半晌之后,他也笑了出来,无奈的喝一口汤,“幼稚。”

  “陆哥就是遇到开心姐姐事情变得特别幼稚,那你什么时候过去?”

  “一会儿就安排,正好你在学校,不然我还不放心。”

  “我没事的,你去忙你的,我又不是小孩子。”

  “恩,不是小孩子。那你喝汤还洒衣襟?”他宠溺的伸手过来,帮我擦嘴角,我一张嘴,要去咬,他愣了一下,笑着站了起来,我愣住。

  他坐在了我身边,手就伸进了我胸口。

  我还穿着宽松的睡衣,里面没着寸缕,这手一伸进来,我就彻底的软了下去。

  “你,你做什么,我们在吃饭,我马上要去上课了,你也要去坐飞机了。”

  “不急,秀色可餐就是说的现在的情景。”卓风的温柔总叫我彻底沦陷,没有半点反抗。

  我嘴硬,身子却很诚实的,他手臂一用力,将我抱在的腿上,睡裙撩起来,啃咬在蓓蕾之上,惊的浑身都在颤。

  出门前,我弯腰系鞋带,拉我起来,蹲下身子帮我的时候嘱咐我,“在学校遇到高可可别说话就成了,知道吗?”

  “恩。”

  “上课认真一些,我回来要检查,还跟不上进度就必须去补习班了,你不是还计划着要读研究生吗?有时间准备一下,早点做好复习,考试的时候才能不费力气。”

  “恩。”

  喜好了一只,他又系另外一只,继续说,“李哥最近在公司忙,佳佳会过去陪你,但陆少那边事情也不少,估计你大多时候都是自己了,有事情一定要记得告诉我,知道吗?”

  “恩。”

  两只都系好,他起身打量了一下,才拉我的手。

  我笑着,看着他的样子,就好像身上镀了一层光晕,正闪闪发亮。

  他回头看我,也笑了,捏我脸,“傻瓜。”

  “你还当我是孩子。”

  “恩,永远都长不大才好,我照顾你就成了。”

  “嘿嘿,我七老八十了你也当我是孩子吗?”

  “在我眼里,永远都是。”

  他转身,将我逼到了墙角,我缩了缩脖子,看着他。

  他邪魅的笑着,陡然栖身压过来。

  我呼吸有些乱。

  第335章 放我们鸽子

  他却笑着蜻蜓点水在我腮边留一个吻,拽着我就往外面走,笑得一脸阳光。

  我还处在意乱情迷状态,“卓风,你好坏。”

  “哈哈……”

  一节课下来,我才看到电话微信,卓风已经在我上课时候出国了,去接陆少。

  我给陆少发了微信嘲笑他,“陆哥,多大人了,还出去打架?”

  那边竟然很快回复我,“我愿意,管不着。”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发了个卡通照片给他,他给我一个笑脸,交代我说,“照顾好自己,我没事儿,睡觉去了。”

  谢晶晶拍我肩头,凑过来低声问我,“卓尔,你知道吗,高可可好像被人打了,半张脸都是肿的。”

  我一愣,正编辑微信的手就停了下来,顺着谢晶晶的眼神过去,高可可正站在我们不远处,好像在等谁。

  好多人都在看她,估计是看到了她脸上没任何遮盖的伤痕。

  “在等谁呢?”谢晶晶很是八卦的嘀咕。

  我没心思看,拉着她要走,没多会儿,身后追出来的李阳一脸惊慌,“卓尔,卓尔,顾程峰跟高可可好了吗?刚才我看顾程峰挎着手臂跟高可可一起走的。”

  我一愣,回头看了过去,远处顾程峰果然挎着手,高可可踩着小方步,两个人走的很缓慢,不顾周围人目光,正往校园外面走。

  “卓尔,你知道什么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顾程峰不会这么做吧?那个高可可不是都结婚了吗?”

  我抿了抿唇摇头,“不知道,没听说,不过可能是法国人的礼节呢,顾程峰是法国人啊,这样不是很普通吗,男人绅士风度的照顾女人,你们不知道啊?”

  我想,应该是这样吧,尽管我也有些八卦的在多想,在好奇,不过想来,顾程峰也是做事有分寸的。

  谢晶晶拉长音的哦了一声,“那最好不过了,我的男神可千万不能被坏白菜给带走了。”

  “噗,你的猪男神已经走远,我们是否可以去食堂了?”我拽谢晶晶。

  她不情不愿的哼了一声,这才转身。

  吃饭的时候李阳说,“我收到了刘薇的信,你们收到了吗?”

  我没收到,看向谢晶晶,谢晶晶摇头,皱眉说,“收发室还没去,不知道有没有,给你写信了,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写信啊,她不是有电话的吗?”

  李阳摇头,低头看着手里的书信说,“我还没拆开呢,暂时也不知道,等一等回去看看。”

  “哎,卓尔,今天晚上我们要去聚会的,安妮呢?”

  “哦,出去采风了,一会儿回来,她说最近迷上摄影了,要多拍一些照片,我叫她将相机拿回来,一会儿给我们拍几张。”

  谢晶晶大笑,“好好啊,我好久没拍照片了,哈哈,等会儿回去换一身漂亮衣服。”

  李阳哈哈大笑,我们开心过后就忘记了还有一个室友,这一次的聚会就是因为她。

  正想着联系那个女生,才被告知,女生去约会了。

  我们大家都愣住了。

  谢晶晶一直在生气,她是舍长,这件事是她组织的,之前都通知好了,并且也都叫所有人推了约会的,不想,那个女生竟直接爽约,真的叫我们很不爽。

  但是谁都没吭声,安静的坐在学校食堂,大眼瞪小眼,过了很久,谢晶晶生气的一排桌面,“真是该死,拿我们当什么了,我们还当她是朋友呢,她就是这么应付我们的吗?”

  我皱眉,这件事还真不好说,人家后搬进来,跟我们关系不近也是人之常情,可那个女人好歹也是我们同班同学,平常都见面,之前就跟我们接触少,即便住在一起了关系也远是正常,可她这样做摆明了的确就是不将我们放眼里啊。

  “算了,我们去一样的,或许是真的有事情脱不开身呢,你们别生气了。”我劝说她们。

  谢晶晶脾气大,豁然站起身,怒吼,“不愿意,本来是开心的事儿,这倒是好了,干嘛放我们鸽子,她要是真不想跟我们搞好关系直接说,用得好背地里捅刀子吗?我生气!”

  李阳看我一眼,皱眉没吭声。

  这时候安妮回来,抱着相机,做我们跟前,我将帮她买好的饭推她跟前,安妮习惯性的拿出水果分给我们,一面吃一面看我们,吃着吃着就停住了,“怎么了,我们不是约好了出去歌的吗,你们干嘛这样子,是不是因为我回来晚了?”

  谢晶晶哼了一声,嘀咕,“看安妮多好,为了我们的聚会都知道早点回来,她倒是好,竟然放我们鸽子,连个解释都没有,要不是我打电话问,我们还傻乎乎在歌厅等着呢,真是够郁闷的。”

  我吸口气,这个事儿,是叫人不愉快。

  安妮听懂了,皱眉,也有些不高兴,“我白回来,她什么意思啊,我都推了同学的聚会呢。”

  “没关系的,我们自己去不是一样吗,她也是有事情走不开啊。”

  宿舍不愉快的话,真没办法生活在一起,抬头不见低头见,总要将这件事解决才行,我是喜欢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从前喜欢动手也是被逼急了,最近跟卓风在一起后事情更多,挤兑的我更是没了脾气,遇到事情了就不爱生气,也希望她们别生气,不想,谢晶晶还是爆发了,直接将电话打了过去追问。

  “你到底来不来啊,我们可都等着你一起过去呢。”谢晶晶压抑着情绪不叫自己发火。

  “哦,我在跟男朋又在一起,刚才不是告诉你们了,你们去吧,下次我请。”

  谢晶晶不买账,继续问,“那可不行啊,这次聚会就是为了你准备的,你才来我们宿舍总要欢迎你的,你不来我们去了意义就不一样了啊。”

  “啊,这样啊,那怎么不早说啊,我还以为你们这是习惯呢,可我现在真去不了啊,我,哎,兔子,别摸我,我打电话呢。”

  额?

  我们的脸刷等一下都红了,尤其是安妮,都红到了脖子,转身不想再听。

  这个也……

  处对象的话在如何也不能这样吧。

  谢晶晶使劲皱眉,忍着最后一口气,“那好,你们玩吧,我们自己去,下次再聚喽。”

  “好的好的,哎呦,兔子,你别亲我了,我还想,唔,等会儿,电话没挂,啊……”

  我们面面相觑,静默了半晌,噗嗤一声,都笑了。

  谢晶晶是哭笑不得,抓着电话一个劲儿的擦,“真是晦气了,我听得骨头都酥了,她这是出去开房了啊,不至于的吧?开房什么时候不行啊,放我们鸽子?”

  李阳笑眯眯的扯着谢晶晶的脸问,“你是没开过嫉妒吧?”

  “呸,我才不嫉妒,我要留给我未来老公的,不过她真是,没看跟我打电话吗,竟然这样。”

  安妮怯生生的说,“是,是啊,这太不好了,好在都是我们,要是被别人听到了说出去她在班里可成了被人笑话的笑柄了。”

  是啊,人言可畏,我最有体会了。

  静默了一会儿,谢晶晶一排桌面,“走喽,不醉不归。”

  隔天,我们很晚才起来,还是被那个同学敲门吵醒的。

  “你们开门,开门,给我说清楚,乱嚼舌根,给我说清楚,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