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69节

  第337章 给张欣道歉

  李阳过来劝,“说就说吧,嘴巴长在人家脸上,我们也不能拿针线缝起来啊,就当做没听到,你别生气了。”每个屋舍都一个被人排斥的人,好在我们宿舍人被人排斥的高可可已经搬走,现在大团结。

  张欣看起来软软的,也不是吃亏的人,晚上,就跟人家吵了起来。

  我们过去的时候隔壁宿舍正在跟她大吵,几个人过来劝架。

  “杜丽,我警告过你,不要胡言乱语,我的事情跟你没有关系,你懂不懂什么叫个人隐私?”张欣尖叫,气的脸都涨红了。

  “你的事情还用我们说吗,大家都知道,出去开房是我们随便说说就可以的吗?张欣,你别以为你家里有钱就了不起。”

  有跟钱扯上关系了,有钱就又错了?

  我听不习惯这种话,拉过张欣,看一眼杜丽,对张欣说,“杜丽,张欣的事情跟你真没关系,你没必要说三道四的,再者说了有钱也没有错,你没钱不努力还觉得别人家有钱了才是你的错,你最后摆正自己的三观。”

  “卓尔,这件事又跟你有几毛钱关系,你在这里跟我叫嚷什么?”

  我吸口气,最近一直都没吵架,战斗力不行了,可想叫我认输可不行,张欣又没错,错的是杜丽,“杜丽,张欣的事情是跟我没关系,但是你不能欺负同学,张欣是我们舍友,你背后嚼舌根就是跟我们有关系。”

  “你,卓尔,你不就是有个有钱的男友吗,看把你能耐的,是,你打架你杀人了都不会出事,可我不怕你,有本事你打我。”

  这人真是不讲道理,我不明白为什么到处都有这样的人存在,满嘴自己认为自己正确的大道理,其实就是胡搅蛮缠蛮横不讲理。

  “杜丽,我真不明白你那么多书是怎么读的,一点道理都不讲,真悲哀,今天我就问你,有没有说张欣的坏话,你又凭什么所什么说她,别人家的事情你没有权利指手画脚,现在给她道歉。”

  “就是,给张欣道歉。”

  谢晶晶冲上来,怒火更冲。

  杜丽看我们一眼,把眼睛一横,哼了一声,“我不道歉怎么样,我说了就是说了,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怎么样?撕烂你的嘴。”张欣急了,跳着脚窜了上去。

  谢晶晶和我互相一对眼,知道情况不妙,要去拉张欣,不想张欣的小身板子是那么灵巧,指甲直接戳在了杜丽的脸上,顿时一阵哀嚎,两个人就打了起来。

  两个人都是小个子,打架非常有爆发力,横冲直撞,任由我们如何拉都拉不开。

  这件事闹的很大,张欣咋了人家宿舍的全部东西,杜丽也被打了,张欣儿也没讨到好处,当时张欣男友跑了过来,才将张欣拉开。

  张欣男友是个混血儿,我还认识,之前跟我是同一个学校的,之前顾程峰用刀子刺伤的那个教导主任的学校的同学,只是印象不深刻,我都不知道他叫什么,看样子他也对我印象不深刻了,只知道是校友。

  拉着张欣回宿舍,谢晶晶将房门锁好,抹了把脸,对张欣竖起大拇哥,“你牛,没想到我这个打架老手都甘拜下风,不过你现在需要冷静冷静,学校老师都不在,这要是知道了你们都得受处分,现在学校抓这个很严的。”

  张欣还在生气,一张小脸上满是怒火,皱巴巴的看着我们,突然就笑了,“谢谢你们啊,我太冲动了。”

  “没关系,我们也没做什么,吵归吵,别动手,动手麻烦了。”我有前车之鉴,用一位长辈的经验警告她。

  她竟然还在笑,依偎在男友怀里,小鸟依人。

  之前还张牙舞爪,此时竟然扑在男友怀里,这种反差萌,叫我们都笑了出来。

  外面宿管阿姨过来敲门,知道这件事后已经通知了老师,叫我们收拾收拾,看我们一眼,警告我,“卓尔,我认识你了啊,别惹事了,这件事我兜不住的,你想好这么解决吧?”

  我们都愣了。

  张欣起身主动解释,“这件事跟卓尔没关系,是我打架的。”

  宿管阿姨愣了一下,点头出去了。

  我们安静了一会儿,又扑哧一声笑出来。

  我很是无辜的无奈摇头,“看来我都成了打架能手的代表了。”

  “卓尔,谢谢你刚才替我出头。”

  我摇头,“应该的,都是一个宿舍的,真是杜丽胡说八道的话是该教训一下,不过说实在的,我好久没打架,有点不知道怎么动手了。”

  “哈哈,我才不信,刚才你趁机抓人家两爪子的时候我可看到了。”谢晶晶当场拆穿。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嘿嘿,我这不是手痒了吗?”

  晚上卓风都知道了这件事,问我具体细节,好在没怪我,只交代我保护好自己,能动手就动手,不过别跟陆少学。

  我笑话了一阵陆少,在电话里面跟他吵了会儿嘴就睡觉了。

  早上,张欣很早就出去了,送男友坐飞机,回来的时候给我们带了冰淇淋,表示感谢,还说愿意跟我们做朋友,她介绍自己的时候我愣住了。

  “我正式介绍我自己,我叫张欣,英文名叫露娜,我爸爸是电子集团董事长,叫张博远。”

  昂!

  我想我此时的脸色一定很难看,跟吃了屎一样的。

  “张博远吗?”我重复的问。

  所以开心姐姐的老公是一个年龄很大的人了,还有一个跟我同龄的女儿吗?

  我没直接问,只看着张欣,想象着张博远的样子,那个张总,应该是一个很严厉的人吧?他能亲手打了开心姐姐,导致开心姐姐流产吗?

  张欣能在国内上学,也是奇怪的一件事,可看她的性格,应该不是能够吃亏的人,想来也是自己愿意过来的。她不避讳的介绍自己的父亲,这样的心里该是出于一种自信,并且她是崇拜自己父亲才对。

  那么她是否同意开心嫁给她爸爸呢?

  不想,张欣主动凑过来问我,“卓尔,你认识开心吗?”

  我愣住了,半晌才点头,“认识。”

  “那你知道开心跟陆豪之间的关系吗?”

  陆豪是陆少的真名,很少有人知道的。

  我吸口气,不知道如何回答,我不善长撒谎,说谎的话肯定会被看出来,只能选择沉默。

  张欣说,“我都知道的,你不吭声我也知道,你们跟陆豪关系很好,是吧?开心姐姐你也认识,是不是?”

  我抿了抿唇,只要如实说,“我认识。”

  张欣又说,“我知道他们之前有过一段,是吧?陆豪现在还不死心,所以才会叫开心跟我爸爸吵了起来,开心流产了,你知道吗?”

  我僵硬着脖子点头,“听说了。”

  “别瞒我了,我都知道,卓风也去了国外去找陆豪了吧?那就是个黑社会啊,在国外吃不开的,卓风也是生意人,在国外人脉少,要是被我爸爸知道了,肯定很危险,我看在你帮我一次的份上,告诉你这些。你还是早点提醒卓风快点回来才行,我爸爸很严厉,最不喜欢自己的身边背叛他。”

  第338章 高可可缠上我了

  可是开心没背叛他啊。

  “开心姐姐不是暗中人,我陆哥也不会做出那种事儿,这里面肯定有误会。”

  张欣皱眉,静默的望着我,好像我说的话她不是很满意。

  沉默了一会儿,张欣将冰淇淋推我跟前,“吃吧,很好吃的,我们不说这件事,大人之间的事情跟我们没关系,我不想这件事影响我们做舍友。”

  倒是深明大义。

  我捧着哈根达斯家的冰淇淋,没有胃口。

  中午的时候,顾程峰过来找我,在楼下大叫我的名字,可随着她一声怒吼,“卓尔!”

  宿舍楼里面无数个人在回应,“来了,男神。”

  同学们哈哈大笑,就有人上前搭讪,“男神,你只找卓尔不找我们吗?你们是同学,我们也是同学啊。”

  “就是,顾程峰,你这是重色轻友啊,你不能只看得到卓尔看不到我们啊,人家卓尔也是有男友的人,你不能老找人家的,要找也要找我们,我们可都单身着呢。”

  哈哈……

  所有人同时大笑,在笑声之中顾程峰拉着我离开了。

  跳绳车子,顾程峰一直没说话,看样子脸色不大好。

  到了咖啡馆,他拉我进了里面的包厢,坐下后才说,“卓尔,给我出出主意,高可可缠上我了。”

  我惊愕的抬头,端着手里的咖啡,好奇的问,“高可可都结婚了,并且现在不是说已经怀孕了吗?”

  “恩,所以她缠上我了,知道我现在有事不能拒绝,又因为冯家跟我们家有生意往来,她就一直缠着我,我都要疯了,你给我出出主意,我要怎么做才能叫她离我远一点?她怀孕,跟我有什么关系啊,非要缠上我,说我有义务照顾她,我哪里来的义务?”

  “……”

  我喝口咖啡,有些蒙,这顾程峰说的什么意思?

  “看我做什么,说话啊。”顾程峰无奈说。

  我咕嘟一声将咖啡吞进去,香浓的味道从口腔里面蔓延,咂舌了一会儿,味道才消散,我好奇的问,“高可可缠着你做什么啊?”

  “叫我帮忙联系医院,她要打胎。”

  “……额,咳咳,咳咳……”

  我吓了一跳,才喝进去的咖啡呛住了。

  顾程峰着急过来敲我背,我被呛的脸都热了,咳了很久才平缓下来,不敢相信的问,“那冯科知道吗,冯海知道吗?”

  “冯海?就是个太监,他巴不得的呢,反正是冯家的孩子,养着呗,可是冯科那边就不知道了,知道高可可怀孕后一直没露面,不知道在做什么。可你该知道,这个孩子不能打啊,冯家到现在还没个后代呢,冯海的父亲要是知道了,肯定也不同意孩子流掉的,哎,麻烦,你说高可可就缠上我了,她的国籍在国外,这个手术只能在国内进行了,那就依靠我呗,她自己还不敢去,身边没朋友,还不想叫别人知道,我能怎么办?我帮了就是得罪了冯家,我不帮那就都得罪了高可可,高可可再在冯家那边说点我我们家的坏话,生意上肯定给我们小鞋穿,麻烦少不了,他妈妈的,我都要气死了。”

  我大惊,呆呆的看着顾程峰说不出话,这事情还真是挺麻烦的。

  可那个孩子……

  真是尴尬啊。

  原来冯海是个不能的人,难怪会有那么奇怪的特殊癖好导致娶了一个又一个老婆最后都离婚了。

  害人不浅。

  我深吸口气,觉得心口多了一块石头,这件事,棘手。

  “顾程峰,要不然你找个机会躲开呢?”

  顾程峰皱眉看我,半晌一点头,“可以行得通,可我担心她高可可被逼急了就到处说我坏话,我在学校跟她认识,背后说我什么的话对我影响多不好,我可不能再惹事了,我哥哥那边肯定将我揪回去,我这边公司的事情还没结束呢,再说了,我还想跟你多呆几年。”

  最后一句话说的我哑口无言,我无奈笑笑,没接话。

  他继续说,“这件事快点帮我出出主意,我真的是没法子了,当时高可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跟我求情,你说我是答应还是不答应?答不答应都不对。”

  对啊,顾程峰这么做的都麻烦不笑。

  所以当务之急是脱开高可可威胁。

  那么顾程峰这边能被高可可纠缠还不是因为顾程峰两袖清风身边没个持久的女友吗?

  “顾程峰,你找个女友吧,别乱玩感情了,至少这件事可以叫高可可暂时对你离开远一些。”

  顾程峰愣住了,修长的手指抓着咖啡杯子打量我,眼神里面意味不明,沉默良久,笑了,问我,“那你觉得我是找不到呢还是真的在玩弄感情?”

  我哪里知道?

  我皱眉,没吭声。

  “嘶,你倒是说话啊。”顾程峰急了,推我手腕。

  我惊得回神,他刚才那个眼神,叫我想起了我们之前在一起的时候的样子,他其实一点都没变。

  我垂头,躲开他的眼神,低声说,“顾程峰,我觉得这件事不如直接跟你家里人说,遇到问题没有必要全都自己扛下来,你哥哥对你那么在乎,你该知道他比你更有法子更有主意。你自己扛下来背后不知道会遇到多少困难,到时候两眼一抹黑,就傻眼了。”

  顾程峰对我拧眉,有些生气,“你的意思是说我顾程峰没能耐呗?遇到事情了就只会依靠家里?”

  我也生气了,“嘿,你小子别没事找事啊,我这不是帮你出主意吗?”

  他咬住薄唇,瞪我。

  我也瞪回去。

  半晌,我们两个同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跟着他说,“这样的事儿没必要说,我知道我哥哥会帮我,可之前十几年我的事情都是他操心,我现在是男子汉了,我不能再叫他操心我的事儿,不过你说的办法也不是不可能,或许我找一个女朋友,高可可就知难而退了呢。”

  我点头,表示赞同。

  他笑了,喝口咖啡,打量我,也不说话,看我的浑身发毛。

  我不好意思的低头看一下自己,今天穿的是运动服,里面是紧身的舞蹈装,我都很久没去跳舞了,今天正好想去看看,现在绷着身体曲线看的分明,着实叫人浮想联翩。我下意识的扯了一下自己的领口,提醒他,“别乱看啊,我告诉你耍流氓。”

  他却很是正儿八经的看我,抓我手,问我,“要你你跟卓哥分手,再继续做我女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