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71节

  第341章 卓尔,跟我回家去

  我张了张嘴,楞一会儿神,转身要出来,姨妈将我叫住,“回来。”

  我知道,今天的冒失会叫我付出代价。

  “卓尔,你来这里做什么?”姨妈问我。

  我支支吾吾了半晌,始终都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不管在从前还是在现在,见到卓家人都会叫我局促不安,手心冒汗。

  陆少说,“卓尔是来看我的,姨妈,你没事就先回去吧,我这没事了,叫叔叔放心,我有时间去看他。”

  姨妈没吭声,走到我跟前来。我吓了一跳,紧张的后退两步。

  姨妈哼了一声,拽住我,“怕什么,我问你话,为什么来这里?”

  我梗着脖子,半晌才说,“我,我来看陆哥。”

  “我的儿子不需要你看,你回去吧!”陆少的爸爸很是不友好的说。

  我偷偷的吸口气,如果不是姨妈在这里,我真想还嘴,就算他是长辈,也不是他没有礼貌的理由。可是姨妈在这里,我不能表现出丝毫的不妥,我不想叫卓风家里人更加看我不顺眼。

  姨妈却不依不饶,“卓尔,跟我回家去。”

  我一愣,茫然抬头,回家去,回哪个家?

  陆少却笑了,“姨妈,卓尔是来看我的,她才来就回去不好吧,再说了,我这是个房子的主人啊,我都没赶她走呢,谁敢赶走她?”

  陆少的前半段话是说给姨妈的,后面的话是说给他爸爸听得,可陆少的话一说完,姨妈和他爸爸同时说,“臭小子,闭嘴。”

  陆少到底是晚辈,能帮我说话也只能到此了,还能说什么?

  姨妈狠狠的捏我的手,继续极其不友好的说,“跟我走。”

  陆少急了,“回来。”

  我一怔,停下脚步。

  姨妈也回头看着陆少,话却是对陆少的爸爸说的,“老哥,我来是看陆豪的,卓尔这孩子来只能添乱,我们先回去了。”

  看来是要带我去卓振东那里,有卓风在的时候我在卓家都被欺负,自己过去了还不知道被欺负成什么样子,之前几次受难差一点没命,我更加不能过去了,好在现在在陆少这里,我要抓紧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绝对不能跟着姨妈走。

  我回头看一眼陆少。

  陆少知道我的意思,一点头,抓着床边上的拐杖说,“卓尔,过来扶我上楼,我要去看看我最近新栽的花,可好看了,你帮我参谋参谋。”

  我一点头,从姨妈的手心里将手腕抽出来,直接跑向陆少跟前,“好,我扶着陆哥过去瞧瞧。”

  姨妈不愿意,站在门口不动弹,看我。

  门被堵住了,我和陆少出不去,只能面对面站着,僵持之中,陆少的爸爸走了过来。“陆豪,别跟你姨妈较劲,这件事你别插手,那是卓家的事情。”

  陆少满是不在乎的笑了,偏头看我,抓我的手,问我,“卓尔,你现在多大了?”

  我愣了一下,如实说,“虚岁二十二了。”

  “看吧,虚岁都这么大了,这个年纪在别人家都给订婚准备毕业就结婚的,现在可倒是好,竟然被人非要逼着往家里带,能有什么出息?跟着我混才有出息,快,扶着我,没看我都要摔倒了吗,哥哥我现在想要上楼。”说完,回头给佳佳一点头,“佳佳,请姨妈让开,她要是不让,就扛走。”

  姨妈一怔,脸色极其不好,狠命瞪我,好像要将我身上的皮肉挖出来。

  我惊的后撤半步,躲在了陆少的身后。

  陆少也勉强移动一下脚步挡住了我的视线。

  可隔着陆少,我还是能够感受到姨妈刺眼的目光在我的身上来回扫射,好像刀子在我身上凌迟。

  僵持不下,佳佳果然走到姨妈跟前,伸手就将姨妈抱了起来,姨妈一阵尖叫,“啊,放开我,老哥,你管一管你的手下人。”

  陆少的人只听陆少的话,佳佳可不会听陆少爸爸的。

  陆少爸爸很是无奈的叹息一声,回头告诉陆少,“这么大了,什么不懂,回头自己去摆平这件事,我先走了。”

  现在卓家不是从前了,卓家已经破产,地位直线下降,能给面子的也是看在从前,可陆少的爸爸今天没带人过来,只说话呵斥两声没人听,见好就收,直接下了台阶出去了。

  陆少呵呵一笑,回头对我眨眼。

  我勉强笑笑,“谢谢陆哥。”

  “谢我没用,陪陪我就成了,我现在心情很差。”

  我重重点头,“我知道,卓风说了,我就直接过来了,这两天周末,我都在陆哥这里的。”

  “恩,哎?你手上的是什么?真的假的,卧槽,闪瞎我的狗眼了。啊?真的?那家的珠宝可都很贵的,我草,卓风求婚了?卧槽,卧槽!”

  我哭笑不得,至于吗,连续说了那么多遍脏话。

  陆少惊讶的大叫了一路,一面往楼上走一面抓我手瞧,看着最后一个台阶,大呼一口气,跟着摇头,“真是没天理了,小年轻都结婚了,剩下我一只单身汪,以后可怎么过啊?”

  我噗的一声笑出来,问他,“陆哥,你这是悲惨,那你还不快点找到自己是真爱?”

  我口没遮拦,哪壶不开提哪壶,说到了他的痛处,他哼了一声,带着几分怒气的说,“我傻逼,真爱放走了,现在后悔,来不及了。”

  我没问陆少在国外是如何动的手,看他一直不开心,相信肯定吃亏了。

  但是陆少这个人嘴巴上比较硬气,可心底柔软,相信他就算是动了手,也真的是因为看不得开心姐姐受委屈的。

  在这里的隔天,卓风打电话过来问我是不是姨妈来过了,我如实说了那天的事儿。

  卓风没吭声,只告诉我,“我快回去了,在陆少那边等我。”

  挂电话之前,我问他,“卓风,如果家里人一直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是不是我们就不能结婚了?”

  他没回答我,只叹口气,电话里面就没了声音。

  我知道,我跟卓风,还是会很艰难。

  陆少坐在我身边,吃着我的零食,吧唧吧唧嘴,感慨万千,“好事多磨。可有些时候,不是说磨合磨合就能走到一起去的,你要做两手准备,可不是哥哥我打击你,是真的事与愿违的事情太多。”

  我知道,陆少说的对,看似尖酸,其实说的字字都对。

  可我已经没有力气在做另外一种打算了,我现在已经付出了全部,是否结局安好,我真不知道说不清楚。

  我看着无名指上的戒指,心口难受。

  卓风回来的当天,我接到了姨妈的电话,电话里面,姨妈的语气很不好,尤其的不客气,告诉我,“来医院,现在,不来你就会后悔。”

  第342章 盖世英雄

  我挂了电话,陆少对我摇头,“不去,去了才后悔呢。”

  我犹豫着。

  听姨妈的语气我是必须过去的,可我在过去之前必须做好被凌迟的准备,卓振东能将我吃了的心都有。

  我深吸口气,觉得,还是去吧。

  “陆哥,我去去就回来。”

  “不行,我叫你去了吗,不准去,去了就回不来了,你丫头怎么不长记性?”

  我不是不长记性,是觉得那到底是卓风的爸爸,如果我将来真的跟卓风在一起了,那肯定要面对着卓风的家里人,难道因为我要叫卓风跟家里人老死不往来吗?

  “陆哥,你不懂,我有我的想法。”

  “狗屁想法,说不准你去就不准去,给我回来坐下。”

  “陆哥!”

  “嘶!丫头,你是不是脑袋被门夹了?这个事儿看不出来么,多少卓家人看卓风不在市内就想办法折磨你,今天肯定也是因为这个事情才会家里过去,想办法把你往死你折磨,目的就是叫你离开卓风,你说你能离开卓风还是真的能被折磨死,哪个都做不到吧?你死了卓风怎么办?我告诉你,徐娇娇在卓风心里没多大重量,可一个人的死跟自己牵扯到万分之一的关系也会叫自己心里难过一辈子,你想叫卓风的心里再添一笔?因为你而一辈子受煎熬?给我老实坐着,想过去啊,等卓风回来一起去。”

  我听了陆少的话,果真没有去,但是我坐立不安,总觉得我不去事情会更严重。

  期间,姨妈打了三个电话,第一个电话我还接了,姨妈在电话里面继续威胁我,跟着挂断没多久又打来,陆少将电话抢走,告诉姨妈我没时间过去,第三个就干脆没接。

  再一次电话响起来,我都不敢去看是谁。

  陆少拿过电话瞧了一眼,“是卓风,该是回来了。”

  我接过电话有些紧张的问,“卓风,你还不回来吗?”

  “我才下飞机,怎么了?”

  “没,没事,那你过来吧,我在陆哥这里呢。”

  “……有事?”卓风听出来我的语气不对了。

  我深吸口气说,“你回来再说,行吗,求你了。”

  “好,等我。”

  不到半小时,卓风就出现了,就好像盖世英雄,给我遮风挡雨。

  他拉我手,问我,“怎么了,脸色这么差?”

  不等我开口,陆少将这件事告诉他,卓风脸色极为难看的坐着,看着我,半晌才说,“不要去,我爸爸出院了,说是要分家,你也是家里的一员,自然是要你过去的,我都没有过去,你也没有必要去。”

  “只是分家吗?”我不相信。

  卓振东分家不可能找我,要找也是找卓不凡和卓风,最多还算上卓青青,我肯定不在他考虑的范围之内。

  不想,陆少说到了重点,“哼,我看啊,是知道了你求婚这件事,昨天姨妈在这里,回去后肯定说了什么,分家是个幌子,目的还是拆穿你们。”

  我抿了抿唇,心头的刀子又往心脏处降了几分,惊的我一身冷汗。

  卓风轻轻捏我脸,抱紧我说,“不用在意,我们订婚,跟他们没关系,我已经计划好了酒席,等你期末考试结束我们就订婚,只叫了一些朋友,你哥哥也会回来。”

  “……”我高兴不起来。

  卓家,是永远都翻不过去的高山,横在我跟着卓风之间。

  回家后,陆少还在担忧的打电话警告卓风别叫我回家去,这件事瞧瞧的进行,别声张,生米出生了数番,回头再领了结婚证就一切万事大吉。

  不想,隔天早上,事情就麻烦了。

  卓风看着报纸,久久没有抬起头来。

  我抓着电话看了一眼,惊呼,“解除父子关系?”

  卓振东登了报纸,要跟卓风解除父子关系。

  这件事看似没什么,却最后将矛头全都指向了我,只因为报纸的内容里面充满了对我的各种恶毒的描述,蛇蝎,狐狸精,克星,尽管内容是通过一种采访无名人士的转述的方式呈现,可里面没有对我做出任何否定的描述,这就证明了内容说的所报道的我真的就是作者笔下的那种蛇蝎狐狸精。

  卓风新闻报道没有直接些名字,可我看着那标准的卓字就知道,里面说的女人是我和卓风。

  到了学校,因为网络上没刊登,只有报纸上有,所以信息扩大不算广,可还是有人知道了。

  晚上下课,我陪着谢晶晶外出去米粉,在米粉店里面,李哥社会上的小混混搂着学校的女友几次回头看我,一群人窃窃私语,声音不大,听得却是很清楚,他们说的就是我。

  “哈哈,肯定是黑木耳了,看着挺青春一个小姑娘,从小就被人那个了,下边得多松弛啊,哈哈。”

  “你小点声,好歹人家是富豪,回头小心告你诽谤。”

  “呸,告我诽谤?告的过来吗,新闻上都播了,说她是婊子,小小年纪就勾引人家有钱人,现在终于得逞了。人家都断绝父子关系了,这下可满意了?哎,你们看她手上的戒指是不是真的?”

  “啧,我看像是假的,富豪家的儿子能看上一个乡下来的小土鳖?不就是个代孕的吗,肚子能多值钱给买那么好的戒指?”

  “行了,嘴巴积德吧,吃完了赶紧走。”

  几个人笑呵呵的离开,留下满屋子的窃窃私语。

  人言可畏,这样的语言暴力会将一个人送入死刑的。

  可我已经死过很多次了,到了现在我已经到了金刚不坏之身,尤其这颗心。

  之前我生病的时候医生开导我,有事情不要闷着,发泄出来,骂也好,打也好,过后舒坦了。

  我当时不懂,现在很懂。

  所以在那群人出来后,我也跟着走了出来。

  小混混们送女友回了学校,自己溜达着出来,从学校大门口横着走,惹得很多同学惊叫。

  我给卓风打了电话,“卓风,能给我叫几个人过来吗,我要大家。”

  卓风笑了,没问我理由,告诉我说,“你别露面,边上看着就好,一会儿就到。”

  卓风叫了十个人,不多,也不少,但是对付小混混们是足够了,李哥带着人过去的,两边一交头,立刻动手,顿时传来哀嚎。

  谢晶晶站在我身边,气氛的握紧了拳头,“卓尔,真痛快,打死这群孙子吗,大老爷们好好做正经事儿就知道嚼舌根,打死他们。”

  我看了一眼,转身拉着谢晶晶离开了。

  到了宿舍没多久,卓风告诉我,“被担心,人被带回来了,这件事以后不会发生,你好好上课,明天放学我去看你。”

  我笑着点头说,“好。”

  挂了电话,张欣神秘兮兮的凑过来,问我,“卓尔,你觉得卓风对你的感情是父女情,还是男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