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72节

  第343章 我就是问问

  这个问题不等我回答,安妮说话了,“张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张欣吓了一跳,脸色煞白,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们跟着对安妮说,“我,我就是问问啊,我……”

  “张欣,你别用国外那一套不懂得尊重人的思想在国内随便伤害人,这样的问题是你的问的吗?”

  其实如果是好友之间这样问我,我是不排斥的,可作为一个不是关系很好的人问我,我就非常排斥。

  “张欣,这个问题的确不适合你问。”我提醒她。

  她楞了,跟着点头,“那太对不起了,我不懂这些,我道歉,你可以不回答我,我以后也不会再问,但是安妮,你要跟我道歉。”

  安妮哼了一声,“我不,我没做错,你这样做就是你不对,我没有必要跟你道歉。”

  我最担心身边朋友吵起来了,连忙拉着安妮出来,张欣还是不依不饶,追着要安妮道歉,说刚才安妮那一声怒吼吓到了她。

  谢晶晶也在里面和稀泥,我和安妮对视一眼,笑着出了宿舍。

  “卓尔,张欣看着挺精明,没了她爸爸就是一个没脑子的人,你别胡思乱想。”

  安妮是担心我的心理疾病在一次复发,可我不在乎的,我说,“我根本没往心里去,她想问就问呗,我可以不回答啊,还有,安妮我今天叫卓风找人把刚才在楼下说我坏话的人给揍了。”

  “……噗,卓尔,这才是我认识的卓尔,从来不知道吃亏,哈哈,你能好起来我真高兴,我最近都要忙死了,没时间陪你,你别怪我啊。”

  我搂她脖子,“说什么呢,走,我请你吃冰淇淋。”

  安妮笑呵呵的,眼睛眯到一起,我们买了冰淇淋回来,听到宿舍楼下的树林里面有人在哭,该是在跟家里人通电话,可走出没多远,我们就都停了下来。

  里面打电话的人是高可可。

  “爸爸,我怀孕了。是,你知道这件事?你竟然知道?你还是不是我爸爸,你把我卖给一个太监,你现在公司发达了,那我呢,你想过我的感受吗?孩子是谁的?是冯科的,冯科?死了。不知道,死了最好。爸爸,你快点来,带我去医院,我被冯家人盯着,不能去打胎,我要打掉,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再过段时间就能看出来,那我在学校还怎么待?我不,我要上学,我还是上学年纪你非要嫁给一个老男人,我嫁了之后呢,你拿了钱去做生意,你管过我吗?啊……”

  陡然一声惨叫,我和安妮吓得险些扔了手里的冰淇淋。

  愣神之际,安妮拉着我往宿舍楼里面跑,两个人脚步不停,一直进了宿舍才喘口气。

  谢晶晶惊讶的问我们,“见鬼了?”

  我和安妮都摇头。

  张欣过来看我们一眼,抢我冰淇淋吃,“吃好东西也不给我带,不够朋友,还生我的气?”

  我摇头,“不是,是临时遇到就买了,没有多一份的,你想吃给你,被嫌弃我脏啊。”

  张欣笑眯眯的接过去,“我不嫌弃,我最爱吃了,你们干嘛下这样,见到谁了?”

  安妮支支吾吾的说,“没看到谁,我们就是比赛谁先进宿舍,累死我了。”

  张欣哈哈大笑,“幼稚不,那下次跟我比,我跑的可快了。”

  我们一愣,全宿舍人都笑了出来,张欣,果真就是有些时候没脑子。

  隔天,我跟卓风通电话,说了这件事,他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无比沉重的叹息一声说,“高家就是想用女儿升官发财,在男人圈子里面尤其是四五十岁的男人圈子里面流行一句话,神官发财死老婆,再来一个女儿,那就是完美了,哎,这件事就当做不知道吧!”

  我本来也没想大作文章,高可可有今天这样的结果也有一半原因是她自己太任性,可其实还是家里占主要原因,其实也是一个可怜的人。

  “卓风,我想你了。”

  “呵呵,我正要说,等我这边忙完就去接你,我定好了酒店,你同学不是说要你请客吗,打一声招呼,能来的都过来,我叫车子去接你们。”

  我极为惊讶,“好,吧唧!”亲了一口,挂了电话我去宿舍通知,谢晶晶当场就乐的合不拢嘴放下了手里的方便面说,“我马上就去准备,晚上我要敞开肚皮吃。”

  李阳探头出来,没好气的瞪她,“没出息。”

  张欣也笑着问,“卓风也在吗?”

  我点头。

  “那正好,我没见过卓风,这回亲眼看看我爸爸最敬佩的人是什么样子,说来肯定很出色,我去准备礼物,晚上我直接过去,你将地址发给我就行。”

  “好!”

  几个人一同起哄,气氛热闹不少。

  晚上出来的时候车子早就在学校门口等了,到了酒店没多久卓风才到。

  叫我们同时意外的是,卓不凡也来了。

  卓不凡该是不请自来,看卓风的脸色应该知道,不过还好,这顿晚饭进行的很顺利,谢晶晶还要要去唱歌,可到了最后竟然醉倒了,李哥安排人给送了回去,我则跟着卓风载着卓不凡往家里走。

  到了家里,卓不凡咚的一声将自己摔进了沙发内,从怀里拿出来一个小礼物给我,“恭喜你订婚。”

  我愣了一下,没接。

  卓风帮我将东西接了过去,看一眼说,“好东西,戴上吧,家里祖传的。”

  我大惊,拿着里面的手链在灯光下面猛看,没看出什么不同来。

  卓不凡说,“别看了,就是普通的玉珠子,不过是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东西,家里还有好几个,我拿了个最不起眼的给你,你别经常戴,被发现了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这个东西,我不能要。

  我放进盒子里面,塞给卓风,“我不能收,我,我……”我想说,我不配拥有。

  不想,卓风将链子主动戴我手上,跟着告诉我说,“家里很多,这个本来就该属于你。”

  我不懂,愣神之际卓不凡解释,“卓家的儿媳妇都要有的,你也不例外,不过……”

  不过我这个不是姨妈亲自交到我手上,而是卓不凡偷出来的。

  就好像我跟卓风的感情,仍旧偷偷摸摸,见不得光。

  第344章 老男人,你有多老

  卓不凡晚上没回去,卓风在楼下跟他聊了很久才上楼。

  我惴惴不安的躺在床上等着卓风上来,他一开门,对我笑了。

  我慌忙起身,看着他。

  他惊愕的问我,“怎么了?害怕什么?”

  “卓不凡还没走吗?”

  “你担心他?”

  卓风一面脱衣服一面问我,脱光了换上休闲的衣服,这才躺下来。

  我往他怀里挤,靠在一起很舒心,叫我多了很多的安全感。

  “卓不凡是不是叔叔叫来的?”

  “呵呵,不是。”

  “真的吗?”

  他亲我一下,低声告诉我说,“上次卓不凡偷户口本的时候你就该知道他真的不坏,只是很叛逆,现在长大了,懂事了,所以没有必要排斥他。”

  毕竟他还是卓风的兄弟呢。

  我点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跟卓不凡走的太近。

  “卓不凡想辍学回乡下,我给他叫了过来,想在公司安排个小职位,但是不能不上学,所以还是要继续念书的,你不介意吧?”

  我不介意,一点都不,卓不凡是卓家人,卓风怎么安排我多没有意见,但是我不想跟卓不凡走的太近,“那他住哪里?”

  我竞紧张看他,希望他给我答案不是我住在我们家里。

  “住校,学校都安排好了,之前的双语学校跟不上,普通的学校还能勉强管束他,混到毕业,随便上一个普通的大学就可以了,到了社会还是需要有文凭的。”

  这倒是,不过卓不凡该不是笨,而是因为叛逆不想学。

  “哦,那我知道了。”

  卓风笑着问我,“知道你小心思,不过他住过来也的确不方便,那么大的人该自立了,倒是你,别自立就好。”

  “恩?”我挑眉好奇的看他,“为什么啊,我自立不好吗,我现在觉得没了你我就寸步难行了,我要自立,我也要工作的啊。”

  “恩,不需要,有我就可以了,公司的钱足够你花好几辈子的,不用工作也没问题,并且公司有我,你忘记你请了一个老男人在你身边给你打理公司业务吗?”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是啊,老男人,你有多老啊?”

  他翻身凑过来,呼吸喷在我脸上,“你说呢,哪里老?试试哪里老了?我要强加锻炼才行。”

  “哈哈,那就试试啊。”

  我反压,“那就试试啊。”

  扯开衣领,他睁大了眼睛,呦呵一声,“厉害了,我真要多锻炼才行,不然伺候不了你,哎呦,你这是做什么,你,额……你长胖了卓尔,坐上来压的我呼吸没上来。”

  我捂住他的嘴继续扒衣服,“你说我胖了,哪里?压不死就成了,我要再胖一点,啊,啊哈哈……哈哈……”

  他抓我,一阵痒,我们滚在床单上,欢笑很久。

  直到闹够了筋疲力尽,大口喘息,他才抱住我,低声问我,“卓尔,现在是我的未婚妻了,后悔还来得及。”

  我咬他嘴唇,好奇问,“后悔什么啊?”

  “后悔我今天喝了很多酒……”

  我正愣神,猛然进攻之下惊的我一阵惨叫,“卓风,你,你没……”

  “没什么,没前戏吗?我说过我喝了很多酒,有点把持不住了,卓尔!”

  一阵猛过一阵的冲撞已经叫我沦陷,眼里只有他一张好看的脸。

  徜徉在他温柔的臂弯下,伴随着风浪冲上云霄的这种猛烈,我们终于在深夜的时候绽放一汪温泉。

  他抱我去浴室,温柔的水洒下来,兜头罩在身上,我迷糊着。

  他笑着帮我擦洗,等他将我抱出来,我已经睡在他的怀里了。

  早上,卓风已经起身,他最近经常锻炼,我撩开帘子就能看到他在楼下的院子里面跑圈,旁边的亭子放了一些健身器材,偶尔会听到咯吱咯吱的声音,今天只看到他跑圈回来的身影,汗水湿透了脊背,将身上的黑色紧身恤染了更重的颜色。

  隔着玻璃,我叫他的名字,他抬头,跟我摆手,我转身往楼下走。

  卓不凡已经坐在饭厅里面了,面前放着四份早餐,其中一份是李哥的,李哥还没来,我洗漱好了在一次出来,李哥已经过来。

  四个人面对面坐着吃饭,起初谁都没有说话,快吃完的时候卓不凡突然问我,“张欣在你们宿舍?”

  我点头,“是啊,你认识?”

  “之前跟我是在同一个小学。”

  卓不凡的小学在别的城市,卓青青家里对卓不凡也是很照顾的,相信是个好学校,不想他说,“只个借宿的简陋学校,很破旧,她是我前桌,当时很顽皮,没想到后来她爸爸做生意发达了,炒股,一夜之间就发了家,之后买各种资金和楼盘,现在成了国际大股东,真是厉害。”

  真是厉害,不过张欣从前的童年过得不好,她跟我说过,只是叫我意外的是卓不凡的家里会给他安排这样一个学校上学。

  我喝了口牛奶,问他,“你今天不去上课的吗,高二了吧,课程很紧张的。”

  “还好,反正也不会,去了就是睡觉。”

  卓风突然说,“我给你找补习老师,不想去就不用去,补习老师一对一,学完了这学期你再复读一年,相信会跟得上的。”

  卓不凡皱眉,看看我,看看卓风,满脸的苦涩,“哥,你知道我不是念书的料,我宁愿去工厂。”

  卓风吃完,擦了擦嘴角,指着卓不凡的脸,“想去工厂也要将你耳朵上和脖子上的东西摘了,还有你的头发也不合格,你以为工厂谁都能去吗,没有经验不收,好好上学,家里的事情我去安排。”

  家里?

  我惊的看着两人,卓风无奈的吐口气,才说,“跟家里闹翻了。”

  原来卓不凡是跟家里闹翻了。

  我在心里给他点了个赞。

  卓不凡冲我挑眉,“你以为我会跟那个老顽固在一起吗?我也生活不了的,十几岁之前都没管过我,现在想管我,管不住的。”他咬一口三明治,喝光了牛奶,继续抓一只三明治吃。

  长身体的年纪,卓不凡很能吃,喝了两大杯牛奶三个三明治,临走之前还抓了个苹果。

  李哥送走卓不凡后卓风告诉我,“我先出去一趟,你是跟我一起还是在家里等我?”

  大周么的还出去,我有些不情愿,“我要跟着,你不能丢下我自己。”房子太大,剩下我自己总是举得有些孤单。

  “那好,你换件衣服,我在车上等你。”

  我身上的衣服挺好的,“去哪里啊,参加宴会吗?”

  “不是,去公司。”

  我紧张起来,去公司啊,我可是公司二股东呢,可我从来都没去过。

  我换了一件很正式的连衣裙,穿上了高跟鞋,抓着之前开心姐姐送我的手包,一路哒哒的跟上卓风的脚步。

  他告诉我,“别紧张,就是临时开个会议,大概半小时就结束了,之后我们就出来。”

  “那会遇到冯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