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73节

  第345章 亲我一下

  “不会。”

  “冯科到底干嘛去了,高可可这边都要急死了,真不管她了啊?那个冯海真不是东西。”

  卓风将油门又踩了一码,笑着回头很快的亲我一下,我吓了一跳,“好好开车,吓死我了。”

  他笑,才说,“冯海要是像冯科一样,那我们当初就不能得手了,不过现在也好,冯海在公司,我们会轻松很多,进去后别多说话,我会解释给你听,你只要签字就好。”

  “知道了。开车开车。”

  卓风指着自己腮帮子递给我,“亲我一下。”

  “不正经,你是不是跟陆哥学的?”

  卓风不依不饶,戳了戳自己的脸,“亲不亲?”

  我没办法,凑上去轻轻的亲,不想,他陡然转头,唇畔相交,跟着传来他畅快的笑声。

  我羞红了脸,娇嗔,“没正经。”

  这是我第一次来冯氏集团。

  才进门,就被这里的气派给镇住了。

  之前卓风的大厦已经叫我刮目相看,现在才见识冯氏集团,终于知道什么叫有钱人。

  门口的一块牌匾我认识,之前在网上炒的很热的一个很有名的书法家写的,价值上亿,可能是因为里面带有一个冯字,于是就被冯氏集团买了回来,现在就挂在门口正中央,与周围的装修格格不入。

  进去后有专门的电梯,很小,是专门供领导乘坐的,上去后到了三十六层,在三十六层又去了另一个方向,直奔七十八层,乘坐电梯就用了很久,叫我越发紧张。

  卓风抓我手,告诉我说,“前边就是会议室,你不想进去就在我的办公室等我,好不好?”

  我看看会议室,里面人真多,想想还是别进去了,免得丢人。

  不想,里面走出来的一个女人将卓风叫住了,“卓总,是小卓总来了吗,需要她参加的,董事们都在。”

  卓总是卓风,那小桌子就是我?

  真别扭。

  我勉强笑笑,对卓风说,“那我还是去吧!”

  “真的想去?”

  卓风是不想我进去后局促并且也实在没意思,毕竟我不懂够公司业务,可我不想给卓风丢人,毕竟我人都来了,还不过去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卓风点点头,牵我手往里面走。

  玻璃门的会议室被打开,豁然,里面坐着的不少于一百人的会议室已经满满当当,我顿时呼吸一紧。

  所有人都回过头来看我们,我瞬间后悔进来了。

  卓风拉着我径直往里面走,坐在了首位,他自己则站着,介绍我说,“这是卓尔,公司副董事。”

  我的心碰碰乱跳,看也不敢看,这时候真希望自己是瞎子,至少不用知道眼前的人对我是怎么样一种眼神。

  静默了片刻,有人说,“卓尔是卓风的女友还是妹妹?”

  尖利的问题已经无处次刺痛我了,可现在我早已经无所畏惧。

  我正要说话,卓风按住我肩头,回答那个人说,“是我女友,现在是我未婚妻,我们已经订婚了。”

  “……”所有人静默,该是因为礼貌和身份的原因,很多人只互相递交着诡异的眼神,却没有人大声喧哗。我很清醒这里是一个都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知道最起码的礼貌,没有因为这件事为难我,也没有因为闲言碎语攻击我。

  默了一会儿,又有人问,“那这一次的合约签字是卓总代笔还是卓副董?”

  卓风低头对我解释说,“是去年多一份老合约,现在需要改签,涉及到你的签字,我之前想拿给你,可想到你必须参与,还是想叫你过来了解一下,既然已经过来了,就听一听吧?”

  我点头,抓过文件,者发现手都是抖的,可文件上的文字我看不懂,里面都是一些专业术语,我蒙圈中。

  卓风告诉那人,“卓尔会自己决定,我们听了介绍再决定。”

  “好,开始吧!”

  那人一伸手,身边坐着的一个女士拿着手里的红外线灯走了出来。

  卓风的助理搬来一个凳子给他,他接过来坐在我身边,指给我看,“策划出任,今天讲的就是这份合约的主要分支和一些更改内容,你好好看看。”

  我重重点头,颤抖声音说,“好!”

  周围的灯光关闭,四周光线暗了下来,策划出任手里提着一份资料,走到了展板跟前,伴随着的播放,里面一件一件的文件分析也跳了出来。

  我听的很认真,里面的介绍的很详细,就算是白痴也能够明白这份合约更改后会涉及到很多人,并且会因为涉及到的人而影响进度和一些相关技术的输出。

  可今天的合约还是要改,只因为公司的老懂事不想看着全部的钱都给卓风拿走。

  讲解完毕,我也明白了这里面的利弊,从的说来,还是有好处的,至少可以叫卓风暂时歇一歇。

  可我也知道,人一旦在公司没事可做,那就要面临着被开除的危险了。

  所以,这份合约是不能签的。

  我看一眼卓风,他没任何表情,可心中已经坚定了自己的想法,偷偷的将文件拿过来仔细的再看一遍,正看的认真,身边有人跟我说话,还因为我没听到,敲桌面提醒我。

  我不好意思的道歉说,“对不起,我刚才在看资料。”

  那个男人抿了一下厚重的嘴唇,问我,“副董,我们想知道,你的意思。”

  我看一眼卓风,卓风没看我,那意思在明显不过,他不想左右我的决定。

  不想,身边有人阴阳怪气的说,“这个公司的副董是叫什么啊,叫卓风还是卓尔啊,平常跟我们共事的人是谁不要紧可关键时刻还不能拿定主意,那我们就要怀疑副董的位子是不是要换人坐一坐了。”

  底下有人附和,声音不大,还是骚乱不小,“就是,公司这么大的决定不能总是看别人的眼色吧?”

  这是在说给我听得,说我不露面也就罢了,竟然还不能自己做决定签字,那公司是我的还是卓风的。

  其实我不在乎,他们想挑拨我跟卓风之间也挑拨不起来,我对这些不感兴趣,卓风全都拿走我都没意见,是卓风说要将公司和全部名义下的财产给我,我签字那天差一点就跟卓风吵起来,可今天被人拿这件事挤兑我跟卓风,我就不能咽下这口气了。

  “这位哥哥,我不认识你,但是相信你考虑事情我已经考虑过了,不过这份合约我还是要说,我不会签。不管卓风是否在代理我来处理公司的事情,我都不会签字的。”

  “……”

  众人哗然,里面暴起了不小的议论声,声音越老越大,也终于闹了起来。

  有人叫嚷,“这是要毁了我们啊。”

  “是啊,这还叫不叫人活了,公司董事是做什么的,一票否决,回头我们解散算了,这个事情之前不是商量好了吗,突然就说不行,那我们这半年的努力不是白做了?”

  “副董,这个事情是不是跟自己男人没商量好啊,今天才了过来就直接否定我们,那回家夫妻是否关系也不和谐了,有事请你们盖上被子自己商量,别因为你们夫妻之间叫我们没钱赚,说到底这件事当初还是卓风同意签署的,现在给我们说不行,这不是玩我们吗?”

  我大惊,我理解错了?

  第346章 再生个笨孩子可惨了

  卓风说,“这件事不是我授权,从始至终我都没有经手过,你们说是我,有证据吗?”

  “哎,这个事儿不对啊,当初是谁说卓风授权要我们去做的啊?这关系到董事会的一些流程,你们光道听途说可不成啊,我们私下底做了多少,到了这个关键时候竟然说没有这个事儿,谁站出来,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人声音未歇,顿时就热闹了。

  这个事情是谁说的,当时到底是谁授权的,左右推搡,都没有个所以然,闹了大半天,最后走的走,散的散,留下些关键的人在这里,左看看右瞧瞧,都没了主意。

  有人问卓风,“卓总,你是代理,我们现在只能遇到事情了找你,你听上头说话我们就找做,可这件事老冯总是不是授权了我们可不清楚,老冯总又知道多少这里面的事儿?”

  “自然是知道的,我给你们看过老冯总的会议视频,并且给了你们一份合约,当初我就说我不参与,事后我也没有插手过,至于这件事你们为什么会最后这样做,我也很惊讶。”

  我看看卓风,看看那个董事,觉得,这群人,都被卓风耍了。

  这里面细节我不懂,可我懂得看卓风的每一个眼神,他的每一次眨眼我都理解他在想什么,这件事就是他一手操控的,到了最后带我来,至于我这边是否同意,他都有能力叫这件事做不成,要的就是公司内乱。

  坐收渔翁之利,可是卓风向来喜欢用的手段。

  来的时候他就说了,冯科不在,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做任何事情。

  表面上公司里我们是副董,可其实最后说的算还是冯科,卓风要的就是将大股东拿过来。

  野心吗?

  谁没有啊,只是没想到,卓风的野心会这么大。

  我倒抽口气,庆幸我不是他的敌人。

  会议结束后,卓风开车带着我直接去了陆少的住处,他的腿还没好,躺在床上装大爷,吃喝都要人喂,我去了要我喂,嫌弃我喂都不好就要卓风喂,卓风将碗咚的一声放在桌子上,没吭声。

  陆少笑眯眯的,问卓风,“事情不顺利?”

  “还好。”

  “卓风,那你到底是想叫这件事顺利呢还是不想呢?”我不明白的问。

  “都可以。”

  我皱眉。陆少解释说,“卓尔,不懂了吧,是否顺利我们都赚钱,最要紧的是这钱我们赚到了手之后是否会落到我们手里,不按照那群老奸巨猾人做,肯定会拿钱不顺,可是拿的会很多,可要是按照他们的意思来做,我们拿的少,更加因为我们听话而受欺负,所以,这两年,不是在公司扎根,而是给他们敲打敲打,继承皇位还要在朝中发展自己的人呢,就别说是我们是篡权多位了。”

  我愣愣的点头,懵懂中。

  陆少敲我额头,“这么笨,回头再生个笨孩子可惨了。”

  我脸一热,没吭声。

  卓风宠溺的看我笑,“有我在就好。”

  陆少又跟卓风说了会儿公司的事情,最后提到了开心。

  原来陆少是看到开心脸上的伤了才会那么生气,开心坚持说不是张博远所伤,陆少不相信,当时就在医院闹了起来,情不自禁的抱住了开心。

  开心推开他的时候正好被外面进来的张博远看到,于是就有了后看来的争吵。

  陆少是不知道开心之前跟张博远之间的渊源的,张博远告诉他是陆少想要挖墙脚,陆少生气,那么高高在上骄傲的一个人,自尊心受挫,自然是不能善罢甘休,一怒之下,就动了手,可对方人多,还有两个人高马大的老外,陆少被对方用铁棍敲坏了腿,张博远还叫人安排手术,才保住了陆少的膝盖。

  回来后陆少一直没提这件事,这几天自己安静下来也算是想明白了,感慨的说,“我全都是我的错,再不会打搅她了。”

  我和卓风没吭声,房间里面安静下来,过了很久,卓风才说,“开心那边你为什么不放心?”

  “我就是放心不下,就好像当初卓尔跟顾程峰在一起的时候你放心过吗,你还不是屁颠屁颠的跑过去看着?我这里不是一样的吗?可我跟你不同,我跟开心……哎,怪我,怪我。”

  他跟开心之间少了一份坚持。

  我跟卓风之间,多的都是坚持。

  陆少又感慨了一阵,搞的我们心情很不好,陆少赶我们出来,叫我们以后别来看他,免得引发回忆,脑子不清楚。

  卓风拉我出来,临走前告诉陆少,“我们明天带鸡汤过来。”

  陆少哈哈大笑,扔了枕头,拍在门框上,“知道了,快滚。”

  坐在车内,卓风没急着开车,只一直望着前方,沉默。

  我也脑子有些乱,不知道在乱什么。

  刚才陆少说了很多,翻来覆去的琢磨,最后我肯定,我心里乱是因为他提到了我当初跟顾程峰在一起的事情。

  “去看看他吧!”

  不想,我跟卓风异口同声的说。

  卓风笑了,对我点头,捏我脸,拉我往他怀里塞,轻拍我后背,“当初将你推给顾程峰是我不对。”

  卓风没做过多少不对的事情,所以每一桩不对的事情他都记在心里,偶尔拿出来跟我道歉,反复的道歉。

  尽管我早就原谅了他。

  顾程峰最近因为高可可的纠缠,整日不见人,学校都很少去。

  我和卓风在他家楼下打了好几次电话才被接起来,可接电话的不是他,是顾洛。

  顾洛来了,我们都很意外,更加意外的是,李思念不见了,顾洛是来找她的。

  之前李思念故意叫人掉包陆少的电话,更改了合约,导致陆少损失不少,这件事陆少告诉了顾洛,之后没追究,陆少说损失钱不要紧,要紧的是别损失人。他是想提醒顾洛,李思念这个女人很危险。

  顾洛那边本来是没怀疑什么的,能够再一次在一起,肯定是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可不想,就在前几天,李思念接了一个电话后,人就消失了。

  顾洛看到我们进来,没吭声,只侧过身叫我们进门。

  进去后我乖顺的坐在卓风身边,顾程峰给我们一人一杯咖啡,之后也坐了下来。

  顾洛问卓风,“知道这件事吗?”

  卓风摇头,皱眉说,“最近因为公司的事儿忙的很,还没听说。”

  顾程峰接过话说,“哥,你做事保密工作做的这么好,谁知道啊?你不过来找我,我都不知道。不过李思念能去哪里啊,你钱也没丢,合约没出事,人就那么消失了?我不相信李思念不要一分钱的就走。”

  在顾程峰眼中,李思念是一个为了钱不择手段的人。

  我不经意间,看到了卓风有些不快的皱了皱眉。

  他这是不高兴顾程峰这么说李思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