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7节

  第32章 我姐夫要给我找嫂子

  他眉心深处的痕迹更加的重了,淡淡看我一眼,转过头去继续看手里的资料问我,“又在胡思乱想什么呢?”

  我哪有胡思乱想,我是真的感觉到了姐夫不在乎我,我心慌。

  我走到他跟前,抢走他手里的钢笔,拉住他的手,“姐夫,跟我出去走走,我要出去散心,家里太闷了,你不说话,阿姨也不敢说话,司机叔叔都很少来了,我很无聊,我需要你陪着我。”

  他无奈的看我,将手挣脱出去。我急了,又将他的手握住,坚定的看着他。

  他继续无奈的看我,半晌才一点头,站起身来,“走吧,出去走走也好。”

  他将放在椅背上的衣服提出来,起身往外面走。

  我却站在桌子前不动弹。他没牵我的手。

  他走到门口才注意到我,转身冲我招手,“过来吧,别闹。”

  我笑了,追出去,主动牵住他的手,他的手还是很热,好像暖炉,就算天气寒冷,依旧能够给我温暖。

  “姐夫,你最近很忙啊。”我问他。

  “恩,最近公司出现点状况,疏忽你了。”他停下来转头看我,轻轻揉捏我头顶,继续往前走。

  我开心极了,这样的他才是他啊!

  我们在后院的回廊下来回走了好几圈,一直话不多,可他的话题都是关于我的事情。

  等我们快回去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问他,“姐夫,娇娇姐的事情结束了吗?”

  我瞪大了眼睛望着他的脸,观察他的脸色,渴望他能够心平气和的给我答案。

  他停下来,转身看我一眼,又垂头看着地面,很久才吭声,“恩,解决了。”

  “告诉我。”

  他没急着开口。

  我知道他还想瞒着我,我追问,“姐夫,你不告诉我,我也会知道,可我从别人的口中知道的事情未必就是真的。你告诉我实情,我知道娇娇姐出事跟你没关系,我都知道,你告诉我具体的。”

  我抓着他的手,很牢,生怕他就这样突然松开了我一走了之,可我又想得到答案,肯定的知道一切。

  他伸手又轻轻揉捏我头顶,很久后才说,“这件事很复杂,你……”

  我有些生气,皱眉说,“姐夫我十九了,我十九了,我什么都懂,你告诉我,别拿我当孩子,告诉我。”

  “……她是被人杀害的。”

  果然,顾成峰说对了这一点,徐娇娇是被杀害的。

  可是当时家里还有阿姨,尽管阿姨有些时候听力不好,眼睛也有些昏花,可她在家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娇娇姐当时穿着婚纱,那么大动静不会没任何发现。

  我们到家的时候距离姐夫和娇娇姐离开已经好几个小时了,那段时间两个人出去办事,看样子不像是要去办理结婚证书,该是早就发现了什么,到底是什么呢?后来又为什么去了登记处,那个时候姐夫怎么又会突然反悔了?

  我越想越觉得事情不对,继续追问,“姐夫,说啊,说啊,我要知道。”

  “……其实,结婚的事情……我不同意,但是我想,她说的对,我们在一起七年,我给不了她什么。她说需要婚姻,只有我可以给。她用婚姻换取顾家的东西,我答应了。可事后才知道,其实事情不是这么简单。我……”

  他的话断断续续的,脸上才清明起来的表情瞬间敛上一层阴沉,他想起了不好的往事,这件事他是无辜的,是被徐娇娇利用的,在他发现之后直接离开,却不想徐娇娇就出事,就算所有人都怪罪于卓风,可我还是相信不是他造成的。

  但是,他也在怪罪他自己。

  我扑进他的怀里,将他紧紧的抱着,“姐夫,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我想用我微小的力量给他最大的鼓励,我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么多。

  他愣住,身子僵硬的好像木头。将我推开,有些躲闪的看着我的眼睛,“卓尔,你还小,你……回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吹吹风。”

  “……”

  我站着不动,继续抓着他的手不放开。

  他却极其沉重的叹了口气,“卓尔,听话,你还小。”

  我不小了,我都能生孩子了。

  哎,我现在后悔,如果我当初不把事情办砸了,那我给他生了孩子,该多好,该多好啊!

  “姐夫,我,我……喜……”

  我的话戛然而止,望着他突然的离开,我独自一人站在大风口下,孤独的我就好像被人遗弃的一只垃圾袋子,哗啦啦的任由风吹雨打。

  我含在嘴巴里面的最后一句话,在大风吹过的脸颊,到底还是说了出来,“我喜欢你,卓风!”

  可他已经听不到了,或者是压根不想听。

  他的落荒而逃,叫我的心里疯长出一片荒草。

  隔天,他叫我去了他的书房,将一本厚厚的书籍放在我跟前,对我说,“看完了再来找我。”

  我不懂,抬头看看书的文字,是心理学。

  我使劲皱眉,“姐夫,我心里没病,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喜……”

  “卓尔,你还小,有些事情你自己分辨不清出。”

  我气憋,“……”再不吭声。

  他将书交给我,继续拿出我的成绩单,“最近成绩还不错,只是为什么后面的题都空着?”

  我低头不吭声。

  他生气,敲了敲桌面,“说话。”

  “过了考试及格线就没必要做了,空着就空着吧!”我赌气的说。

  他生气,皱眉看我,“这样对你有什么好处?及格线有那么重要,你要证明自己都会做,而不是只为了分数。”

  我鼓着腮帮子不吭气。

  他还想再说什么,我抢话道,“姐夫,我不看心理学,实在不行你带我去看心理医生吧,或者带我去精神病院最好,把我关起来,证明我有病。”

  他气的站起来,在我跟前走了好几圈才平息心中的怒火,“卓尔……你还小,感情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你现在还是个孩子,有些东西你会混淆,我把你带回来,不是要你做什么,我希望你好起来,好好学习,这些是对你好,你不懂吗?”

  我怎么可能不懂,学了知识当然是为了我好,我可以凭借知识走的与他更加接近,更可以脱离开从前的阴影,可这跟我是否喜欢他是否是小孩子没关系。

  “姐夫,你还是带我去精神病院吧,我就是喜欢你,你改变不了。”

  我第一跟姐夫顶撞,甚至对他大叫,摔门离开。

  他没追出来,我不知道他知道后会不会更加生气,还是已经开始计划着行程安排打算带我去精神病院。

  我却很是痛快,大叫出来,怒吼出来,我就理直气壮了,自此再面对他,我不再隐瞒。

  顾成峰总说,喜欢一个人就要勇敢,我想,我该到勇敢的时候了。

  隔天早上,卓风依旧起来的很早,好像我对他的表白他都没有听到,继续递给我牛奶,给我面包,帮我装好书包。

  自从徐娇娇出事之后,他不再要求我住校,我乐享其成,哪怕他天天跟教导主任一样检查我的作业我也不在乎。

  他事无巨细的照顾我,将我送去学校,关照我的饮食起居,叫我倍感心满意足。

  阿姨总说,我姐夫就跟我妈妈一样。

  我笑着,心理却甜着。

  送我到学校,我看着身边坐着的他,抿了抿薄唇,趁他不注意,一个吻擦着他脸颊过去,甚至看到了他脸上的容貌。艮然,我的脸红了大一片,抓着书包就跑。

  他气的在车里对我咆哮,我却笑得开心。

  才进校门,顾成峰将我拦住,依靠在学校门口叼着香烟的样子真的很像地痞流氓。

  他对我吹口哨,“高兴什么,睡成了?”

  自从我不在住校,顾成峰每天打招呼都问我同样的问题,他生怕我就把姐夫给睡了。

  可我做不到啊,姐夫每天要不是回去很晚就是很早就锁了房门,我真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顾成峰,我睡不睡的跟你有关系吗,你别老是问,烦不烦?”

  好心情都被他破坏了。

  他回头看一眼我姐夫的车子还没走,对我冷哼,“你就那么点心思,我还不知道?没睡成正好,走吧,我跟你一去去上课。”

  我推他,“别老是占我便宜,我自己会走,别叫你女友误会了。”

  高可可,还在追他。

  他回头看一眼,高可可就依在二楼的围栏下,太远,看不清楚她时脸上的表情,可能感觉的到,高可可现在肯定在发火。

  上一次我们打过架之后,她再也没有来骚扰过我了。

  顾成峰说,是我姐夫在背后警告了高家,还叫高家坏了几个生意,要不然高家还想去告我恶意伤人。

  真是恶人先告状,我被围殴还想告我,真卑鄙。

  我才进了教室,我的室友安妮就拉着我过去。

  她这人哪里都很好,就是喜欢八卦。

  “喂,卓尔,我问你,你哥哥每天都送你来上课,你有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不对?”

  我诧异的问,“怎么了?哪里不对?”

  “你注意点吧,好像卓家又开始给你哥哥安排相亲,这回徐娇娇死了,卓家又有事情要做了,你哥哥要给你找嫂子了,我看啊,还不如那个徐娇娇呢,听说这个更厉害,回头欺负你,你可别猫在被窝里哭。”

  我吃惊的瞪大了眼珠子,这个还真是不对。

  我心慌。

  顾成峰从我们两个人中间挤过来,将我拉倒一边,对安妮眯眼笑,及其危险的样子,“你别欺负我女友。喜欢八卦去别的地方,别骚扰她。”

  安妮可不是省油灯,眼睛瞪的老大,给顾成峰一个白眼,“你女友多了,卓尔看不上你的,自找没趣。”

  “……你!”顾成峰气憋,眼睛都绿了,眼巴巴的瞧着安妮离开。

  我却浑身不自在,我姐夫要给我找嫂子了……

  第33章 没能睡成姐夫,我不甘心

  这件事在我心里放了足足三天,我终于按耐不住这份心思去问姐夫,谁会想到,那个女人就出现了。

  她来的时候提了很多东西,有吃的和衣服,还有很多书。

  我及其讨厌那些外国名著了,我都看的想吐,她还买那么多,摆明了是来这里宣告她的位子。

  我看她及其不顺眼,可我偏偏还是个没脑子的傻子,在她的三言两语下就沦陷了。

  “卓尔,你看看,你穿这个真好看,你姐夫一定喜欢。”

  “卓尔,你瞧瞧你这本书没有吧,你姐夫说你喜欢看这种风格的小说,我买了很多。”

  “卓尔,你姐夫说你喜欢吃糖醋排骨,我给你做了带过来,我来的匆忙,不知道你还喜欢吃什么,我回头问你姐夫。”

  她是真的厉害,知道我喜欢叫卓风姐夫,知道我喜欢吃什么穿什么看什么书,更主要,她用的都是卓风的口吻,正中下怀,叫我不得不佩服她的厉害,可她的话每一句都戳到了我的点,叫我高潮不断。

  “姐姐,你叫什么?”

  “呵呵,叫我李思念,你叫我思念就好了。呵呵……”

  真好听,李思念,就好像一直在思念谁忘不掉一样。

  我重重点头,将她的名字在心里反复斟酌,又不自主的与她跟徐娇娇对比。

  她没有徐娇娇好看,却比徐娇娇温柔,没有徐娇娇白,却比徐娇娇更容易亲近。

  最主要,她总是笑。

  我喜欢看她笑,她笑起来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将整个人都增添了一抹白。

  她在家里将房子收拾的很干净,其实本来就很干净,阿姨每天都在打扫。

  不过她将姐夫书房的书架收拾了,那可是个大问题,上面堆满了书籍,我这两三年在这里别的没做好,书倒是看了个遍,姐夫也是喜欢看书的人,看的比我的还要多,将厚厚的书籍堆放的到处都是,此时收拾好了,反倒有些不习惯了。

  她走的时候回头对我挥手,继续冲我笑,我也勉强扯起嘴角冲她微笑,可我知道,我的笑容一定比哭都难看。

  阿姨过来问我,“多好的姑娘啊,你不喜欢?”

  我摇头,“我不喜欢。”站在姐夫身边的女人不是我,是谁都不行。

  “傻丫头,你姐夫迟早都要结婚,徐娇娇的死都过去了。”

  或许人都是喜欢淡忘的吧,可我却忘不掉。

  从前不知道,现在我时常总是自虐的在想,如果徐娇娇没死,那该多好,至少我不用再去接受别的不相干的女人,看着被的女人睡在姐夫身边,被姐夫亲吻,被姐夫……

  哎呀,我的脑袋都要爆炸了。

  我生日都过了,我十九岁了,我却还没能睡成姐夫,我不甘心。

  捕捉了好几天,姐夫终于在这一天喝多了,是被那个李思念给送回来了,我看着李思念抓着姐夫的手就不开心没,我在另一边拽着姐夫,他的身子勉强站直了往楼上走,李思念没出来,我却被堵在门外。

  糟糕了,太糟糕了,这两个人是要睡在一起了吗?

  我急的在门口团团转,最后实在绷不住了直接敲门,“姐夫,姐夫……”

  我的小拳头落在门上咚咚的响,一下一下用尽了力气,我要破坏她们。

  “姐夫,我来照顾你,我明天休息不上学,姐夫。”

  “……”

  里面没人搭理我,我心急如焚。

  我急了,去找钥匙,等我将钥匙拿到跑上来,就看到姐夫房间的门开了,李思念不在,楼下传来关门声,李思念走了,姐夫一个人在房间里。

  我心跳加速,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我蹑手捏脚的进门,回头就将房门反锁,谁都被想进来。

  姐夫却在我锁门的那一刻瞬间坐直了身子,回头看我一眼。

  他自从说戒酒之后就再没有喝过这么多久了,这是徐娇娇死后死一次喝这么多,我走到他身边,有些不敢去看他,脑子里面多少小电影的画面在跳动,我想,那该是很痛的吧?

  我偷偷伸出手去抓着他的手,他却挣脱开。

  他醉了,可还保持着最后的清醒,所以在抗拒我。

  我也不急,反正他都要睡觉的,我就坐在这里等,早晚都要生米煮成熟饭。

  我绷着脊背,等了很久,听到了身后传来他的鼾声,我这才有了胆子去看他,他头顶上的台灯有些昏暗,亮光不足,灯光洒下来,照在他的脸上,我能看到他脸上的绒毛。

  他微翘的薄唇,高梃的鼻子,微微簇起来的眉心,白净的脸,刀削一样的侧脸,真是美啊,跟我挂在墙壁上的那些大明星一样。

  我学着顾成峰亲吻我的时候的样子,撅着嘴唇凑上去,三寸,两寸,一寸……

  近了,我能感觉到他的呼吸,温热,有很重的酒气,却很好闻。

  我想笑,我欣喜,好像的痴痴的笑了很长时间才平稳下来。

  跟着,我重重落下薄唇,亲吻到了他的薄唇上。

  哇!

  好香,好甜,是那种偷吃了蜜糖的感觉,美好的好像我沉浸在满是糖果的世界里。

  可是我不知道要如何做,该死的是这个时候我想到了顾成峰那张痞气的脸,真是坏了气氛。

  我歪着脑袋,觉得不对,蹭一蹭,有些痒,又换了一下方向,还是觉得不对,怎么鼻子这么碍事呢?

  算了,就这么亲吧!

  好像小鸡嘬米,又好像贪婪的吃着冰淇淋或者是吃着糖果。

  反正很甜,很香。

  可我亲了好一会儿就不郁闷了,我要怎么做啊?

  正当我沉浸在这份尴尬之时,我们四目相对……

  我吓得大叫,站起身,落荒而逃。

  他没睡还是被我清醒了,真该死,我要是不磨蹭的话我肯定就成功了。

  我跑了出来,碰碰两声关了房门,没多久传来他在房间里面的怒吼,“卓尔,你给我老实点!”

  我背靠着房门,心口在乱跳,可我想笑,我想,这是第一步吧,反正我成功了,他的味道真好!

  我摸着自己的嘴唇,好像仍旧有他的味道和柔软,甜到心里,暖到全身。

  梦里,我梦到了和他缠绵,生涩却贪婪。

  早上下楼吃饭,我没看到姐夫,阿姨说他很早就出门了,是去了李思念家做什么事情。

  我悻悻的拿着岔子戳着盘子里面的三明治,心情复杂。

  到了学校,我琢磨着还是要去问顾成峰,他懂得多,至少要告诉我接下来怎么做。

  可我看到他的样子,就说不出来了,他一定会趁机占我便宜,我没搭理他,直接往教室跑。

  他跟着我进去,坐在我身边,用手肘碰我肩头,“丫头,我还有半年就离校了,你别想我啊。”

  我没好气的恩了一声,“知道了。”

  “哎,你再说一次?你不想我?”

  我瞪他,“是你告诉我叫我不要想你的,我还想你做什么?”

  “……嘶,你,真是气人啊。哎,跟你说件事,那个李思念是不是去你家了,今天卓风去李家办酒宴,好像要订婚了。”

  啊?

  我草!

  我在心理大声低骂,这么快?这个事情我才知道就要铁板钉钉了?

  不可能!

  顾成峰却看着我的脸色发笑,回头拽我脸上的肉。

  我吃痛,挣脱出来,他又帮我揉,继续说,“看你,有点出息,不就是订婚吗,你还有机会,昨天没睡成?”

  我气的差一点哭出来,要是成功了肯定今天就不会有订婚这件事了。

  他看我一眼,拉着我出来,我们站在学校后面的树荫下,他拽着我坐在长凳子上,歪着身子往我跟前靠,“看来是有事情啊,哭什么啊,说出来不开心的事情叫我乐呵乐呵。”

  我呸他一口。

  这件事我没说。

  但是我问他,“你那有小电影吗,我想我该多学习学习。”

  他楞了,跟着哈哈大笑,指着我的脸,笑着笑着就不小了,一本正经的说,“想知道怎么做我教你啊,还看那个?不怕憋坏了?”

  我狠狠踢他,直接跑走。

  迎面,高可可阴阳怪气的看我一眼,我没搭理她,她端着双臂冷嗤一声,“水性杨花的臭婊子。”

  水性杨花我肯定不是,徐娇娇那种才是,可要说我是臭婊子我就纳闷了,我哪里臭了?我回头在她身上闻了闻,“高可可,你说我臭,你就香了吗?顾成峰是不是喜欢我跟我没关系,但是我知道他不喜欢你,你不要总是自找没趣,向顾成峰就去睡了他,不行就找人绑了他,这点本事没有你总是针对我有意思吗?”

  我也是生气,本来就气不顺,还整天受她的气,今天我还真不吃这个哑巴亏了。

  高可可听后一愣,脸上就变了,几步朝我走过来,我也不退让,盯着她高高的胸脯往前走,我们胸贴着胸,说实话,如果比谁的大小我肯定输,可要是动手打架我不含糊。

  我握紧拳头,正要论起来揍人,身边的顾成峰握住了我手,绕着我身子将我往身后拽,直接拽到他怀里,他对高可可的说,“高可可,我们之间不是早说清楚了,你还这样真不可爱啊。”

  高可可很生气的看着我们,气的跺脚,哼唧说,“顾哥哥,你这样欺负我好吗?我们两家早就订婚了,你不同意也要同意,你现在跟她我不管,但是你至少给我个面子啊!”

  “面子值几个钱,你们家还不是看上了我家的生意,可我哥哥那边现在都说了不给你们一分一毫,你们还赖着部不撤资,真是没意思,还有,我告诉你,卓尔是不是我女友你都不能欺负她。”

  高可可一听大怒,脸色都变了,好看的脸就好像被人掰开的面包,难看的裂开一条缝还带着难看的气孔,“顾成峰,你有病,卓尔是卓风样的同妻,他们早就睡的发臭了,你怎么下的去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