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81节

  第361章 说出来,你什么

  李白很健谈,或许是因为见过大世面,我知道的他都知道,我不知道的他也知道。

  从酒会开始到酒会结束,我们都在说,偶尔笑笑,开一些玩笑,说的都是名著里面看到的。

  他会很体贴的帮我端果汁,送我去楼上的卫生间守在门口,会帮我找水果,会将自己衣服脱下来穿我身上,会邀请我跳舞,一场舞会下来,我们置身事外,没有尴尬只有嬉笑。

  酒会结束,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李白和我留下来帮忙收拾,宿舍的人也都醉的不像样子,尤其是酒量最不好的李阳,早就睡在书房,鼾声四起。

  谢晶晶很高兴,她跟所有人打成一片,倒是没喝多少,可脸一直是红的。

  我们收拾好了打算回学校,李白要求送我们,出来的时候,顾程峰追出来,“李白,我去送,你给我回来。”

  李白看看顾程峰看看我,点头说,“好!”

  “真有绅士风范啊,我喜欢。”谢晶晶这个小花痴冲我们眨眼,率先走了。

  到了学校已经很晚了,好在周末没有熄灯这一回事,我们才能顺利的回宿舍。

  躺下没多久,困意袭来,我睡得迷迷糊糊,脑袋还在闹腾,各种叫喊充斥脑仁。

  喝多了果汁,我半夜起来两次去卫生间,最后一次起来的时候天都亮了,我也没了困意。此时,电话亮了。

  我好奇的去看,只卓风给我发的微信。

  他发了好多,一条一条,我逐一的看,“卓尔,想你了。”

  “还好吗?”

  “知道你睡了,不过醒过来就能看到了。”

  “带去的东西收到了吗,还需要什么跟我说。或者,跟李哥说。”

  “卓尔,对不起。”

  “我们之间是有太多矛盾,一直都没有正面面对过,是我不对。”

  “卓尔,对不起。”

  “说过很多次对不起,可真正做到的时候却很少,别离开我。”

  “学校学习还顺利吗?最近有出去玩吗?”

  “想你……”

  她捂着被子躲在被窝里面无声的哭,泪水打湿了枕巾,擦掉泪水继续看,他还在发,“李思念这件事是我考虑不周,我以为……对,你说的对,我一直还将你当成孩子看待,是我不对。给我点时间,我会转变过来,对不起。你说的对,是我的问题,在面对孩子女人的要挟这两件事上我走不出来,徐娇娇对我们的影响太深太沉重,想忘记是很难,我一直在坚持改正,对不起,叫你难过了。”

  “卓尔,原谅我,半个月了,还没想好吗?”

  我泣不成声,打了一串的文字,却只能一个字一个字的删除,他该是看到了我这边‘正在输入’,问我,“没睡觉?还是我吵醒你了?”

  “卓风。”

  我颤抖着,发了过去。

  “我在,一直都在。”

  “我……想你。”

  “我也是,一直都想,你叫我怎么弥补你都可以,别离开我。”

  我又怎么舍得离开他?

  “卓风,我想见你。”

  “等我,马上。”

  我起身,看着外面才亮起来的天,穿上衣服就往外面走。

  从前上高中的时候学习再怎么紧张我也没有起来这么早过,每次卓风都会提前起来叫我起床,叫我吃早饭,生怕我饿到或者休息不好。

  那个时候我一直不发育,干瘪瘦弱,皮肤没光泽,他整日整夜的炖汤给我补身体,为了要新鲜的牛奶,他差一点将农场买下来。

  我一路上都在回忆我们之间的温暖,难道这还不够吗?

  我什么还要追求那些不必要的事情。

  从前的我可是认为年龄不是差距,生活不是差距,地位和背景家庭都都不是问题,为什么现在要计较这么多?

  我焦急的往学校大门口走,终于看到的大开的大门。

  陡然,他的车子停在了我跟前。

  需要半小时的车程,竟然才十分钟就到了,飞速的车子停下来,戛然而止的叫声惊得我浑身紧绷。

  他下了车子拉我上去,弯腰凑过来,亲吻。

  半个月的分离,叫我异常渴望他的身体。

  他抱我很紧,亲吻我很久才有些狼狈的对我说,“回家。”

  我点头,含着泪光,看着他。

  他冲我笑,关上车门,呼啸着开车跑远。

  家门踢开,他的吻就印了上来。

  我们热情的拥吻,脱去身上彼此的衣服,解开一颗颗繁琐的扣子,啪嗒一声,皮带抽开,我看到了剑拔弩张的张扬,正翘首的望着我,等待我的爱抚。

  我们情不自禁,我们热情张扬。

  从收拾的干净的地毯到松软的真皮沙发,我们彼此相连。

  火紧紧燃烧,将我们环绕。

  猛烈的进攻,呼吸粗重。

  我缓缓睁开眼,紧盯着他好看的眉眼。

  饱满的包容,叫他更加刚猛。

  “卓尔,叫我的名字,卓尔。”

  “卓风,卓风,我爱你,我好想你,你,啊……”

  “我在,我在。宝贝,我一直都在。”

  渐渐地相容,我们要将彼此镶嵌到彼此的肉中。

  良久,猛然的剧烈冲撞,惊得我不断尖叫,他张扬的微笑,将我捧在怀中。

  绽放的那一刻,身子不住的颤抖,良久,才在热浪的房间中渐渐平缓。

  他低声在我耳边呼吸,温柔,叫人迷茫。

  “卓风。”

  “恩。”

  “对不起。我不该任性。”

  “很好,这样很好。”

  “你不会怪我吗?你把我惯坏了。”

  “宠溺而已,哪里是惯,是我的错,我没太多考虑你的感受,对不起。”

  我慌乱的摇头,这份委屈,他不比我少。

  平息下来,他起身摘了杜蕾斯,抱我起身,“去洗洗吧,一夜没睡吗?”

  “不是,昨天喝多了果汁,起来了好多次。”

  “喝那么多对胃不好。”

  “恩,只是偶尔,昨天顾程峰开了趴体,我们宿舍人都在的,我跟同学聊天,就喝了不少果汁。”

  “没喝酒?”他凑过来闻,笑着问,“没喝吗?”

  我知道他在调侃我酒后耍酒疯的事情,“我没有,我最近都没喝了。喝了就吐,胃难受。”

  “现在还难受吗?”温热的指腹轻轻划过我的肚子,惊得我半个身子麻了一下。

  “不了,卓风,你,毛巾给我,你别,啊……”

  “什么?毛巾在我手里,你想要什么?”

  吻没落下来,唇畔碰触,酥了一下。

  我惊的脸上的毛细孔都张开了。

  他的手指似乎带有魔力,一点点的撩拨我的身体,直至迷离,望着他,渐渐的没了之前的清晰。

  “卓风,啊……我,我……”

  “你什么,说出来,你什么?”

  声音低沉,勾走了我最后一片清醒,“我要……”

  第362章 我们是朋友

  隔天一早,李白打电话过来告诉我他给我买了早餐在宿舍楼下等我。

  我尴尬的说我在家里,跟我未婚夫在一起,还以为他会直接挂电话,不想他说,“那我将早餐交给你舍友。在学校等你,我占了位子。”

  “……”我无语的挂断电话。

  卓风看着我,问我,“怎么了?同学?”

  “恩,交换生,才来的,大一新生呢。”

  “哦,那快走吧,要迟到了。早饭吃的好吗?”卓风牵我手,笑着问。

  我想将这件事告诉他,可我好像跟李白也没什么,李白也知道我有未婚夫,我不如直接跟李白说清楚好了。

  “吃的很饱,走吧,你最近都不去公司的吗?”

  “在陆少这里帮忙,公司暂时没事。”

  陆少的腿好了之后我都一直没见过了,那个人最近说要用工作麻痹自己,整天不见人,卓风却说,“找了个女友,三线明星,见不到人,除非找他签字能露面。”

  真是的,将工作都丢给卓风,我还心疼呢。

  我特意打电话给陆少,质问他,“陆哥,你这么做可不好吧?”

  “恩?妹子,哥在忙,五条腿都忙,过会儿再说。来,宝贝,亲一个,别亲这个里,亲这里,哎,哎……”

  臭不要脸,我立刻挂了电话,卓风笑看着我,捏我脸颊,“知道了?”

  “真是的,都不知道避一避吗?”

  “呵呵,不理他,到了学校给我打电话,我要先下车了。他公司最近有点财务状况。”

  “好吧。”我依依不舍的看着他走远,那背景,好像又消瘦了不少。

  李哥笑看着我,“高兴了?”

  我脸发烫,“李哥,别逗我了,我们和好了。”

  “卓风一直都在担心你。不过女孩子吗,任性点没错,走了。”

  到了学校,还差五分钟上课,我几乎是飞进去教室的。谢晶晶对我招手,我跑过去,才坐下,李白将我的书本摆放好。

  我愣住了。

  “不客气。”他说。

  “额……”

  我吞了口口水,旁边谢晶晶对我眨眼。

  一节课上的我脑袋嗡嗡响,李白不时的对我放电,要不是我们的位置还比较偏,我真担心被老师发现当众批评。

  下了课,李白跟我一起出来。

  我想还是趁早说清楚比较好。

  不想他说,“你别多想,我们是朋友。”

  “可是,李白,我们不是很熟悉,你这样跟着我,我很为难的,我不是说过了我不会接受你吗,有未婚夫了。是卓风,你应该知道的吧,在国外知道他的人很少,可在国内他是很出名的企业家,我手上的公司就是他的,你该知道的吧?”

  我希望用卓风的身份吓走他。

  他却笑着说,“我知道,那我先去上课了,我们回头再见。”

  好家伙,他听不懂我的话吗?

  我生气的给顾程峰说这件事,他在电话那边哈哈大笑,“我可管不了,都说了公平竞争,我是不是得加把劲啊?”

  “别闹了,感情可不是闹着玩的,再说了,我已经跟卓风和好了。”

  静默了半晌,他才说“……哦,那和好了就很好啊,恩,这件事吧,我回头去找他谈谈吧,你等我消息,挂了。”

  顾程峰语气突然变得不是很好,挂断电话,我还在发呆,没缓过来。

  在长凳子上安静的坐了一会儿,这才发现安妮一直在我身边,低头摆弄手机,偶尔傻笑。

  哎?有情况!

  “安妮?”我叫她名字。

  “恩?你继续打电话吧,我聊会儿就下线。”

  “用的什么软件啊?啊?”

  “不是,是推特,不过刚才下了,我现在在发信息。”

  “昂?你还用国外的号码啊?”

  她老久才回答我,“是啊,在用的,我爸爸给我开通了国籍漫游。”

  “哦,那你的推特账户上是不是很多好友啊?”安妮有一个单独的账户,当时在国外跟着她爸爸在非洲大草原上拍照,自己上传了不少,她跟我提过,有一个是国际摄影的爱好者,现在在瑞士,是一个很俊俏的小哥,该不会是……

  我清了清嗓子,凑过去偷偷的瞧,嘿,还用的英文,小丫头片子深藏不漏,打字比我用手指头乱按都快,一会儿一句话,发过去了就嘿嘿的乐,猛然抬头,她吓了一跳,“卓尔,你做什么,吓死我了,打完电话了?”

  “安妮,老实说,是不是,啊?有主了?”

  她红了脸,“别,别乱说话,我,我没有。”

  “啧啧,脸都红了,给我看看你们在聊什么劲爆的话题。”

  “哎,没有,走了走了,我饿了。”

  我小跑着跟上她,追问了一个中午,终于在我的淫威之下,她承认了。

  “就是一个瑞士的小哥哥,比我大两岁,在瑞士上大学,我们聊得比较开心而已。”

  我算了一下时差,现在是中午十二点十五分,瑞士就是早上六点呗,我去,一大早上的小哥哥不好好吃早饭聊骚我家安妮,我不淡定了,“安妮,说吧,是不是喜欢了?直接说啊。”

  “可是,他不喜欢我,就是讨论拍照的技巧,我不知道还能说别的什么了。”

  不是吧,光讨论拍照技巧就能笑的跟白痴一样?

  “安妮,你春心荡漾了,哈哈……”

  “哎呀,卓尔,你别说了,人家怪难为情的。”

  看着安妮害羞的小样子,我笑了一下午。

  她终于忍无可忍,胖揍了我一顿。

  “卓尔,说真的,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喜欢我,并且要是我挑明了那不是就吓坏他了吗,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也是,可是有些时候不说清楚了不就错过了。

  “安妮,你是想做朋友还是想做情侣?是有点远,可现在高科技这么发达,做个几个小时飞机就能见到,也不是问题吧,再说了,你毕业后也不是一定要留在国内的啊,其实想想还是很有可能走到一起的,只要你们两个人有心。”

  “呸,说的好像你很懂一样。恋爱而已,你就想到结婚了啊?美好的时光不是结婚,是恋爱,懂不懂?”

  昂?

  我蹙眉,不是说了不奔着结婚去的恋爱都是耍流氓吗?

  我低头看着手上的戒指,突然之间,有点心情复杂。

  我理解错了?

  安妮又说,“结婚不是最终归宿,个人选择而已,有人就喜欢恋爱一辈子,我就觉得结婚不好,太束缚,倒不是说没责任心,是觉得很累。至于他呢……嘿嘿,我想等等看再说,哎呀,你不懂。”

  安妮的心敞亮了,我却愣住了。

  不结婚,只恋爱吗?

  那么我需要的是什么?

  我看着戒指,回忆当时我被戴上戒指的时候的心情,很是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