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83节

  第365章 我们要的是人

  在哥哥这里住满了假期结束我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临走之前哥哥又给了我三张存折,我看上面的数字,吓了一跳。

  “哥!”

  “留着,我赚钱都是你的,别不要。”

  我含泪,哥哥抱住我说,“别哭啊,知道你订婚后我特别高兴,给你存着当嫁妆。”

  我不要钱,我要哥哥能一直这么开心陪在我身边。

  “哥,等我放假了还来找你。”

  “恩恩,快走吧!”

  哥哥推我上车,卓风伸手拽我,我坐上车子,哥哥已经转身离开了。

  “哥……”

  他停下来,转身看我,“路上小心。”

  “哥,照顾好自己,一定要给我找个嫂子啊。”

  “哈哈,好!”

  回到家里天已经黑了。

  卓风叫李哥下厨给我们做饭,我们洗好了澡出来,李哥已经做了一桌子饭菜了。

  我提着筷子一样吃一口就觉得饱了,实在太累,回了床上倒头就睡。

  半夜的时候,我起夜,发现卓风不在床上,看时间都十一点多了,他最近没有熬夜的习惯啊。

  我找了一圈,最后在外面看到了他。

  他正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吸烟,看背影,该是在想心事。

  面前不远处站着陆少,两个人都没说话。

  我想叫两个人进来坐着,这会儿陆少就突然咆哮,“卓风,你该跟她说了。”

  卓风还是不吭声。

  “这件事她知道多少?啊?你想隐瞒多久?”

  “能瞒住多久就瞒多久。”

  “你想过没有,她要是知道了会怨你?”

  “知道。”

  卓风的语气一直很平和,可能听得出来,他很是无奈。

  陆少无比激动,说话声音提高了几分倍,“那是一条人命。”

  “我知道。”

  “你打算怎么做?”

  “暂时不知道。”

  “真是窝囊。”陆少生气的踢了一脚自己的车门,咚的一声,跟着再没吭声。

  不知道两个人在什么事情,该是很重要,我没去打搅,也知道不能过多的追问,陆少这么着急,我猜测,这件事跟他有关系,可他们口中的他还是她,说的是谁?

  过了很久陆少才开车离开,卓风也上楼来,很久才走进房间,隔着被子,我闻到了很重的香烟的味道,卓风应该在楼下吸了不少。

  他躺下来,该是注意到我醒了,转身将我抱住,低声问,“吵醒你了?”

  “没有,就是刚才起夜了,怎么了?”

  “没事,陆少找我有点事儿,走了,快睡吧?”

  “恩。”

  我往他怀里钻,抬头看他脸,房间里面视线很昏暗,我看不大清楚,可能感受的到他此时心情不是很好,“卓风,有心事吗?陆少怎么了?”

  “恩,有点事儿,回头跟你说,睡吧。”

  “……”我看着他不动。

  他无奈蹙眉,吸口气,“事情还没清楚前你知道了不好,快睡,听话。”

  “……好吧。”

  这个晚上两个人的反常叫我多了几个疑心,为此早上的时候我还特意去翻看了他电话,最近的一些联系方式都是公司助理和李哥,以及昨天晚上的陆少。

  陆少是晚上九点钟过来了,可当时卓风上楼来已经十二点多了,也就是说陆少和卓风在搂在至少坐了三个小时。

  卓风很少聊微信,除非跟我发一些问候的消息,他的微信好有很多,我翻来覆去都没找到可以叫我怀疑的地方,倒是叫我发现了一件事,李思念不在他好友里面了。

  在黑名单里。

  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看着李思念的照片,心情复杂。

  放下电话,卓风也上楼叫我吃饭,我有些慌张,做贼心虚的我将电话拜访了好几个位置才放下,正好看到他推门进来。

  我尴尬的浑身僵硬,眼珠子瞪的老大。

  他看看我,站在门口愣住了。

  我吞了口口水,想要解释,可话到嘴边,我不知道要如何解释,我只是……我只是……

  “卓风,我……”

  “起来吃饭吧,洗漱了吗?”

  卓风进来,将电话拿走,放下了衣兜里面,过来拽我手。

  我愣愣的点头,脸发烫,垂头不敢去看他。

  他倒是很快就没了刚才的尴尬,拉我往外面走。

  坐在饭厅的椅子上,我垂头不吭声,喝着嘴里面不知道是什么胃口的汤,呼吸都紧张。

  我知道,我不该不相信他,这样的背后偷偷检查,是对他的不信任也是对我自己的不自信。

  可我已经做了,当时一点都没有迟疑。

  难道我真不信任他吗?

  吃过饭后,他送我上学,到了学校门口,他一如往常,交代我按时吃饭,周五过来接我,叫我安心上课,我猛点头,提着书包快走。

  到了教室,我仍旧手心冒汗,看着电话,浑身难受。

  一整天,我都在因为这件事自责,晚上下了晚自习回来,跟着谢晶晶去酒吧打工才会好一点。

  因为之前的事情谢晶晶在这里老实了不少,客人投诉也不会嚷着要去对峙了,只安心工作,勤快的很,偶尔闲下来会给我送柠檬水,之后继续埋头苦干。

  杜飞这里的账目很混乱,我统计了很长时间才梳理开。

  整天周三,我跟谢晶晶下班往学校走,路上的时候我们都觉得有些饿了,就想着在附近找点吃的。

  可绕了一大圈,才在街尾的地方看到一家米粉店。

  进去后谢晶晶叫了两碗算啦米粉,吃完了一抹嘴,我抢着付账,谢晶晶就不高兴了,“我今天发工资,我请客。”

  “好吧,那等我发了工资我就请你。”

  “成!”

  我们一起往学校走,才走到学校门口,面前两个混混将我们挡住了。

  其中一个,拿着刀子,在我跟前晃了晃,“卓尔?”

  我没吭声。

  谢晶晶说,“不是。”

  “滚,没问你。”小混混推开了谢晶晶。

  谢晶晶连连后撤,跟我就分开了。

  她紧张的大叫,“别乱来啊,这是学校门口,这里人多。”

  小混混也不怕,将刀子拍我脸上,问谢晶晶,“然后呢?不然我们比比,看看是你的喊声来人快,还是我的刀子快?”

  谢晶晶倒抽口气,再没吭声。

  我紧张不已,低头一扫明晃晃的刀子,问小混混,“想要什么?钱?”

  “钱?哈哈,钱?知道你有钱,可我们要的是人,带走。”

  第366章 报复

  不知道哪里走出来两个人,用黑袋子将我罩住,随着谢晶晶都一声尖叫,我也被敲昏了头。

  再次睁眼,周围仍就漆黑,只有轰隆的雷声。

  我转身想要异动,身上被绑的一点缝隙都没有,蜷缩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面呼吸都有点困难。

  过了很久,有人过来了,脚步声在雷声的滚动之下显得尤为的惊恐。

  “还绑着呢?给我松开。这个就是卓尔?”

  哗啦,脑袋上的麻袋被摘了下来,一个人提着我的衣领子将我从笼子里面拽出来,咚的一声,像摔死狗一样嫁给我摔在地上,我痛的一口气险些没上来,随之而来的一股剧痛,身后不知道是谁踢了我一脚。

  我一声闷哼,眼前发黑,再一次昏死了过去。

  这一次醒过来是被冷水泼醒的,身上冰冷刺骨,我浑身颤抖。

  跟前坐着一个人,很胖,嘴里面叼着香烟,偶尔吸一口,吐出一团白雾,眯着细长的眼睛打量我。

  “卓尔?”

  我没吭声。

  旁边有人走过来说,“大哥,就是她当时打的电话叫人的。”

  我勉强透过强光看到眼前等两个人,其中一个手腕上纹着一条鲤鱼的男人我认识,不就是上次在米粉店里面说我坏话的男人吗,事后我叫卓风找人教训了他们,后来卓风说将人带走了,之后就没了消息,没想到他们不死心,还来报复我?

  真是风水轮流转啊,我总算明白了卓风说的打人不能手软的道理。

  可卓风不可能轻易放过他们的,现在怎么就能给他们一个回过来报复我的机会?

  我正愣神,那个胖男人看着我,冷笑,手里的香烟随手撇了出去,站起身,巨大的身影挡住了身后的光线,弯腰看我。

  他脸特别肥,因为天气热,额头上和脸颊上满是汗珠子,身上一股汗臭味,衣服也上冒着潮气。

  他的肥脸狠狠的在我的脸上蹭了一下,跟着咯咯的笑,“够滋味,一定很扫,卓风这么心疼的妞儿,咱们不尝尝多吃亏啊?哈哈……”

  身后有人得意的笑,笑声难听,好像鬼魅。

  我嫌恶的躲开,他攥着我的手更紧,勒紧我的衬衫领子,一口咬住了我的耳垂,用了力,我吃痛,惨叫一声,彻底的惊醒。

  要不是我被绑住了手脚,我现在恨不得立刻挖出他的眼睛。

  随后,身后的人都出去了。男人起身提着我像拎起来的小鸡,往身后的台球桌案上摔,咚一声巨响,我半个身子都麻了。

  他一把扯开自己的衬衫,露出满是肥肉的肚皮,自己啪啪的拍打,大笑不止。

  他左右打量我,捏我脸颊,随手一拽,将我身上仅有的一件单薄的衬衫撕扯开。

  “唔……”透过嘴里面的破布,我发出的吼叫也没了任何气势。

  他嫌弃我的手被绑在了身前不能随便摸我的身体,用了力的将我的胸扯了两下,痛的我又是一阵尖叫。

  胖男人哈哈大笑,满是兴奋,自己抽了皮带,啪哒一声仍在地上,废了很大的力气才掏出东西,笑着自己抚摸。

  我被他按住脑袋,扯我身上的牛仔短裤,忙乎了好一会儿人没找到纽扣,最后急了,拿了刀子出来,对着我的身体乱比划,“他娘的,什么东西,干个妞儿还这么费劲,自己脱,信不信我给你这里开条缝儿?”

  刀背在我普股上来回的划,猛然用力,我惊的瞬间暴起一身的汗水。

  他却仍是兴奋的大笑,刀子对我的裤子纽扣轻轻割开,胡啦裤子开了。

  同时,我猛然起身,被绑住的双腿没了力气,可我毫不犹豫的踹向他身下,叫那个本就小的地方变得更加的小。

  胖子吃痛,哎呦一声,庞大是神曲往后面连连撤退,撞在了笼子上,咣当一声巨响,身子继续向下沉,没站起来,肉身滚成了一团在地上打滚。

  我跳起来,看着刀子,看看我的裤子,将用双脚将嘴里面的破布扯了出来,刀子叼住,哗啦一声,绳子就断了,双手解开,双脚还在绑住,胖男人已经站起来,走路急,地动山摇,我越是心急越是手忙手脚。

  未等我解开绳子,他已经走到我跟前。

  情急之下,握紧刀子,在他面前乱晃,胖男人一点不在意,细长的眼睛看不出任何情绪,脸上的汗珠子一层一层的往下流淌。

  他没穿裤子,黑乎乎的一团在双腿中艰难的摇晃,我把心一横,对着那里捅了过去。

  “啊……”

  咣当!

  男人尖叫,捂着身体在地上打滚,摔倒在地上还不忘抓我。

  我的手里没松手,胡乱的在他身上乱刺,血水喷了出来。

  门外已经有人进来,我拼死站起来,脱掉了牛仔短裤只剩下一条三角内裤跟着一群五大三粗的男人们对峙。

  “老大,老大,糟了,老大的老二没了,卧槽,怎么办,这娘们真他娘的狠啊,过来个人,我抬不动,你们都围着什么,一个女人还摆不平,上去三个就够了,给我往死里干。”

  随着男人一声令下,留下了五个,虎视眈眈的看着我。

  我大口喘息,捏紧刀子的手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知觉,怒瞪着眼前的五个男人。

  其中一个人手里举着台球杆子,在我身边比划,我用刀子胡乱砍,正在此时,刀子被一个人死死的抓住。

  我大叫,“啊……”

  “草,臭婊子,挺厉害,给我抢走,刀子,刀子,我抓住了,妈的,现在就干死她。”

  其中一个瘦小的黑个头的男人死死的用膝盖压住我的头,我蜷缩在地上一动不能动。

  刀子被人踢开,手再一次被人抓住,我绝望的看着漆黑的地面,被男人掉了个方向,嘶啦一声,撕裂了我最后一道防线的黑色底裤。

  “草,在这里不行,外面人能听到,换个地方。”

  有人提议,抓着我的头发将我提起来。

  借空,我的双脚乱踹,对着眼前的男人一阵抓挠,扣着男人的眼睛不撒手,男人将我手掰开,我就咬住他的脖子,一直没松口。

  几个人过来拽我头发,拉我身子,扯我衣服,我就是不松口,血水顺着我的抠鼻群进去,满是腥臭。

  男人渐渐的没了力气,我能感觉到嘴里面的肉都快要被我咬下来,此时,听到外面一阵巨响,男人的低吼,就看到眼前飞过去很多人影,我的双眼被一双手遮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