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84节

  第367章 我想回家

  卓风在我身边轻拍我肩头,“卓尔,听话,松开,我来了,没事了。”

  我仍旧死咬住不放,这个人必须死,他想玷污我,我不能放过他。

  卓风给我盖上了衣服,很暖,还有他身上的味道,继续在我耳边轻声说话,劝说了我很长时间我才渐渐的放低了防备松开嘴,看着已经昏死过去半个身子都血水的人在我身边一点点倒下去,我一点动容都没有。

  卓风抱住我,挡住了那人,打横将我抱起,“回去,好不好?”

  我看看卓风,看看满地被抓住的人,遍地狼藉。

  “卓风,我没事,我没事。”

  “我知道,我知道。”

  他扣住我的脸,抱我出来,坐上车子,谢晶晶哭着将我抱住,“卓尔,对不起,我找了好长时间卓风的电话才联系上,对不起,你没事吧,你没事吧?”

  我莫名的镇定,淡定的看着她,轻轻摇头,随便抹掉嘴里面的血水说,“我没事,我想回家。”

  “好好好,我陪你回去,我们回家,对不起,对不起。”

  到了家里,谢晶晶被李哥送回学校,卓风抱着我进了浴室洗澡。

  我坐着看他,水温适中,手上的力道也很轻,他一点点的帮我擦掉身上的血珠子,之后搬来药箱子,药水沾上皮肤上的伤口,感觉到疼,我才松懈身上的紧绷。

  “卓风。”

  “我在,痛吗?”

  我点头。

  我仍旧是镇定的。

  “那群人不要放过他们,不能叫他们好过。”

  我会的,别说话,把这好吃了。

  他递给我一把药片,我看一眼,接过来直接吞进去,继续盯着他的脸。

  他定定的看着我,舔了一下干涩的嘴唇,深吸口气,放下手里的东西,一把将我抱住,“卓尔,哭出来,哭出来会好过一些。”

  我嗅着他身上的味道,慢慢的在他的解释的怀抱中感受这份温柔而放松了警惕,泪水袭来,打湿了他的肩头,无声的哭泣叫我浑身颤抖。

  “之前抓了人送我陆少那里,没想到陆少的一个手下与其中一个人认识,放走了一个,其余的都好在,就这一个方走后一直没露面,抓不到,我一直担心会报复,可最近都没看到人。”

  可这件事不怪卓风,他再怎么小心都没用的。

  “你放心,这群人一个都逃不了。”

  卓风帮我处理好身上的擦伤,抱着我回了房间,放在床上,我的四肢缠绕他,不肯松开分毫。

  这份心贴着心的温柔才能叫我感受到一丝温暖,才能叫我一直紧绷的心彻底的松懈,我才不会害怕。

  卓风仍旧死死的抱住我,不刚开分毫。

  彻夜安眠的我,就这样缠在他的身上,他困倦的厉害,仍旧坚持着,偶尔抬头看看我,继续说抱住我。

  天亮,我才熟睡。

  睁开眼,已经到了中午,被楼下的争吵声惊醒。

  陆少的咆哮和卓风的咆哮震荡在整个房子。

  隔着好几道墙壁我多能听到他们的怒吼。

  “你跟我保证过。”卓风怒吼,“就是这么保证的吗?”

  陆少也不甘示弱,“我哪里谁知道她晚上还出了校门?我的人也在看着肖老大的赌场,我都在那边处理这件事,你全都怪我,我能怎么办?”

  我哥哥走后,有一部分赌场卓风没要,想兑出去,陆少想着也是我哥哥的心血,就直接给买了过去,我哥哥没要钱,陆少就送了辆豪车给我哥哥,可车子还在4店停着,一直都没开走。

  赌场事情多,经常出事,这是很常见的。

  可卓风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手头上的人不能二十四小时都守着我。

  这件事如果非要说错,就怪我自己。

  我掀开被子下床,身上到处都痛,我勉强从地上站起来,扶着墙壁走出去。

  楼下的客厅里面一片狼藉,两个人的身上满是血污,卓风半张脸都是青紫,陆少的手臂上一条血口子,触目惊心。

  我一阵紧张,站在三口的楼梯口对着他们大叫,“不吵了,好吗,这件事怪我,要不是我当时逞能叫了卓风的人去收拾他们,也不会今天的事儿。你们别对自己人动手。”

  都是为了我好,干嘛动手呢,吵嘴就吵嘴,这样动手伤的都是自己啊。

  卓风从地上站起来往楼上走接我,我跛脚艰难的往下行,卓风被我下去楼,陆少帮忙清理了一块干净的沙发叫我坐,担忧的看着我,一脸的无奈。

  我看看卓风,看看陆少,心里难受。

  拉着卓风的手,又拉着陆少的手,无奈的说,“卓风,陆哥,别吵了,为了我的事情你们总是吵架不好,这这件事我没怪任何人,是我自己不小心的,再说了,我不是没事吗?”

  “那是去的及时,卓风作死半夜不开机,他在……哎,得,这件事怪我,是我手底下坏了事。”

  卓风眼神躲闪,坐在我身边,垂头看地面,指着角落的柜子说,“有药箱,自己拿。”

  陆少愣一下,看一眼手臂上的伤口,自己走过去,翻箱倒柜了找出来,胡乱的用药布缠了几圈,继续朝我走过来。

  陆少打量我的脸和身上,使劲皱眉,安静了一会儿,豁然起身,“我去收拾他们。”

  卓风没吭声,我担忧的叫住他,“陆哥,小心点,我现在不是没事吗,你别出乱子。”

  陆少嗯了一声,没回头,直接开门,咚的一声关了房门就走了。

  在一片狼藉之下,就只有我和卓风两个人,安静的垂头坐着,谁都没说话。

  刚才陆少的话只说了一般,卓风电话没开,在哪里?

  难怪谢晶晶说她找不卓风电话的。

  我看着卓风,没追问,想等他自己开口说。

  卓风轻轻吸口气,“我在家里。”

  他去看他爸爸和姨妈了。

  我刚才还想埋怨的话瞬间消失,满肚子的委屈最后只能轻轻点头,“哦,知道了。我,我没怪你。”

  “爸爸快出院了,他说想见我,卓不凡在学校打架,打伤了人,他生气,病情加重。”

  我心里难受。

  卓风垂着头的样子显然是在乎他那个一直在害他的父亲的。

  可我不,我恨!

  “卓风,我知道了,别说了,这件事我没怪你,真的。”

  那个人,到底是他爸爸,难道还能老死不相往来吗,显然是不行的。

  “恩,我叫胡工过来收拾,送你上楼继续休息吧!”

  “好。”

  我笑着朝他伸手,他迟疑了一下,将我抱起来。

  我的心,有些痛!

  第368章 无法接受

  他选择不开机,是因为我每天晚上十点多的时候都会跟他通电话,在他父母面前,他选择了躲避我,而不是正面接受我。

  我理解他照顾父亲的病情,却无法接受。

  于情于理,我都接受不了。

  以后生活在一起的时间还非常久,不知道要面对多少次这样的尴尬,难道每次他回去都要跟我暂时装作没关系吗,这不是自欺欺人吗?

  难过之后,我却只能当做,这件事没发生。

  隔天我能走路了,就带着伤去了学校,这件事不想影响我的任何生活,还嘱咐了谢晶晶和宿舍人,这件事不要在意,可安妮和谢晶晶却将我当成了孩子,照顾我饮食起居。

  卓风每天过来,下班的时候过来看我,给我送药,看我真的没事了才离开。

  每次他开走的时候我有种错觉,觉得他再也不会回到我身边一样,或者背后做了些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信任啊,可真是奇妙的东西。

  这天上课,我睡着了,李白的衣服披在我身后,我惊讶,周围都没人了,吓了一跳,李白从我身后站起来,紧张的问我,“睡醒了?”

  我好奇看着周围,“我,我不是在上课吗?”

  “是啊,你睡着了,我在守着你。”

  “守着我做什么?”我好奇看他,将衣服还给他,收拾东西往外面走,还在埋怨谢晶晶怎么不叫醒我。

  他说,“谢晶晶外出了,家里亲人过来,已经出了学校,安妮在上课,李阳男友过来,张欣出去有事情要忙,只有我了。”

  昂!

  我看看时间,都中午了。

  “好吧,谢谢你,我们出去吧,我请你吃饭?”

  为了表示感谢,吃个饭是应该的。

  他笑着点头说,“好,你请客,我付钱,走吧!”

  倒是有趣,还是知道用我们平常的玩笑交流。

  跟李白在一起很轻松,他能说会道,偶尔还能撩几句暧昧的话,听得人心软脸红,除却他接近我的目的,其实还是一个很不错的人。

  他说最近顾程峰回了法国,身边没有朋友陪伴了,只好跟着我。

  我勉为其难的说,“那我收你做小弟好了。”

  他笑着点头答应。

  我们吃过从食堂出来,他突然问我,“顾程峰的嫂子叫李思念。”

  我愣了一下,这个名字都快成为心口上的一根肉刺了,碰不得的。

  “是啊,你干嘛这么问?”

  “顾程峰回去,是因为嫂子的孩子没了,他哥哥情绪不稳。顾程峰回去照顾公司,要很久不能回来,叫我告诉你,别想他。”

  倒是像顾程峰话,可这个傻子李白听不出来吗,顾程峰这么说就是在气李白呢,他们不是说要公平竞争吗?

  好吧,好像国外来的这么大的孩子都是傻白甜,一是没社会经验,二是家里的环境影响,都是很天真的人。

  “那好吧,谢谢你了,我回头跟他联系。”

  李白送我到宿舍楼下,指着楼上宿舍说,“你上去了,在窗户那边看着我,我就走。”

  “哦,这大白天得,我又不会出事,你快回去吧,这里很热的,我这就进去。”

  “不可以,我不放心,送佛送到西。”

  我哈哈大笑,“学了不少中文成语啊,可这句话这么用很奇怪。”

  “嘿嘿,我改正,你快上去吧,再见。”

  我跟他摆手,走路还有些跛,他在我身后交代我,“慢一点,不急!”

  我无奈的笑,果真就听他的话慢慢的走。

  上了楼,我从阳台上往下看他,他真的还站在原地,动都没动过,太阳直射,照的他皮肤更白了。

  “李白,快走吧,太热了。”

  “好的,再见。”

  目送着他离开不见了影子,我才转身回了宿舍房间。

  空旷的房间,心里莫名的空了起来。

  外面阳光正好,多少人的笑声传过来,安静又温馨。

  我拿出书本,随意翻看,书本里面夹着的书签掉落了出来,捡起来好奇的一看,竟然是叠好的一封信。

  这封信是李白写的。

  他的中文字写的歪歪扭扭,好像我很多年前写的一样,还有一些错字。

  可看得出来,他写的很认真,甚至连标点符号都用的极其的正经。

  我大概看了一下,有些语句不通,但是大概意思能懂,他写的是对我的感受。

  “卓尔,您好,我叫李白。”

  我噗嗤一声笑出来。

  “我是法国人,在这里读大学,作为交换生,我第一个认识的人就是你,你很好,我喜欢。”

  我会心一笑。

  “你说你有未婚夫,我不强求你,我不会夺人之美,我们可以做朋友,希望你别排斥我,我没恶意。”

  这句话倒是正常的,语句没错乱。

  “卓尔,我跟你同岁,二十二,我喜欢兔子,热爱文学,你看过的书籍我都看过,你喜欢小说,我更热闹小说。你看过得童话三百篇,里面有两篇是我写的,谢谢你对此有很高的评价。”

  “哇,真的?”我无比惊讶,没想到我最喜欢的两篇还是出自他之手。

  “卓尔,你出事我听说了,顾程峰告诉我,叫我别乱说话,我没有说,可我还是想提醒你,一定要小心。恩……我不知道写什么了,我只会这么多汉字,查了很久的字典,抱歉,我喜欢你。”

  我抱着书信笑了好一会儿,笑着笑着,却有些心酸。

  这是我第一次收到情书,里面字里行间中都透着一股甜,好像已经透过信纸看到了当时正在桌面上愁眉不展而叫自己如何下笔的李白。

  学生时代的我们正经历的不正是这些青涩吗,没有纷争,只生活在自己的乐园,享受生活,无比快乐。

  可我呢?

  好像总在我出生起就接触社会黑暗,直到现在都无法逃脱。

  这封信我当做是宝贝一样,收在我的一本书籍中,珍藏起来。

  尽管多年以后早已经忘记当时的感受,可我仍旧示如珍宝。

  晚上的时候,顾程峰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他才到法国,我出事的时候他才坐上飞机,正要起飞,无比担忧,询问我现在是不是很好。

  我笑着开玩笑,“不好,你留下李白,我可麻烦了。”

  “哈哈,没事,他抢不走。对了,恩……卓尔,你别怪卓哥。”

  “我没怪他啊,这件事怪我自己不小心,我谁都不怨的。并且,顾程峰,我觉得我现在已经练就了铜墙铁壁的身体了,一点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真的。”

  “那就好。恩,反正你别怪卓哥,他来这里也是迫不得已,我哥哥都要崩溃了,卓哥也很自责的,不过多给了你跟肖老大在一起的时间啊。”

  啊?

  我没听太懂,怔住了。

  顾程峰又说,“李思念割腕自杀,逼迫卓风过来,你别介意。”

  哄!

  我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无比的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