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8节

  第34章 动手

  我暴怒。

  说谁都不能说我姐夫,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件事直接关系到了我姐夫。

  我直接挣脱开顾成峰飞扑到了高可可跟前,尖利的指甲毫不留情的抓向他的脸。

  校园里面传来高可可的惨叫。

  顾成峰拉着我就走,我却倔强的站着不动,继续对高可可拳打脚踢,我恨不得撕烂她那张嘴。

  新仇旧恨,今天我就偏不忍了,这个人我一定要打,打死活该,打死她我来偿命,就是不能说我姐夫。

  我记恨她当初对我的冷嘲热讽,非要说我是杀死了徐娇娇的凶手,那都不算事,可她说我和我姐夫联手杀害了她,我不相信,这件事也不可能是这样,为什么要这么说我姐夫,我要打死她。

  我是真的想要打死她的心都有。

  姐夫来的时候就拽着我不放手,抵挡住高家来势汹汹的家人。

  其实我也没占多少便宜,高可可在学校是小太妹,身边总跟着很多人,当时她们出手更重,不过我全都打在了高可可的脸上,最好毁容。

  我一直这么想,也这么做了。

  姐夫盯着高家的咆哮,挡在我身前,我能听到高可可妈妈的手扯着姐夫衣领子的时候的声音,就好像搁在我心口上的刀子。

  我气急,跑上去,想要去理论,姐夫将我拽回来,我看到了他眼睛里面的火红,他在生气,在怒吼,他看我的眼神是一种失望。

  我又叫他失望了,成绩好了我的品行就会变差,我老实不惹事了我的成绩却会一落千丈,我总是给姐夫造成负担,现在还叫姐夫背上这样的骂名,我不服气。

  可面对姐夫对我的眼神,我只会默默的哭泣,连辩解的力气都没有。

  顾成峰也在跟高家人解释,但是高家人疯了一样开始要动手打我,甚至带来了保镖和打手。

  可我还是没有害怕,只是苦了姐夫一个人面多那么多人的围攻。

  好在,他们都还算理智,没有对姐夫动手。

  顾成峰拉着我,要我暂时离开。

  我使劲摇头,冲开人群,走到姐夫身边,抹掉脸上的泪痕对着高家人尖叫,指着高可可的妈妈说,“是你的女儿骂我,她一直欺负我,她非要说我抢了她的男朋友。顾成峰都说了跟高可可没有任何关系,可她非要说是我的原因,今天还骂我是婊子,说我跟卓风早就睡了,说我是卓风买回来的小媳妇。她这是污蔑,你们还要帮着这样的高可可说话吗?”

  我的尖叫声跟刺破长空的轰鸣,惊的所有人都没了声音。

  我抹掉泪水,看着卓风。

  他愤怒的表情渐渐平息,回头拉过我的手,将我圈在怀里,转身就走。

  将我送到车内,用温热的手指擦掉我脸上的泪痕,深吸口气说,“不管遇到什么事我都站在你这边,这件事你不需要说,但是我会替你出头,你坐在这里等我。”

  我哪里坐得住,姐夫出去了肯定要挨打,他打架是厉害,可他到底还是一个人,我担心及了。

  他起身将车门关紧,车门上了锁,我急的使劲敲打窗户,就看到这姐夫朝着高家的方向走。

  顾成峰也跟了过去,他潇洒的将手里的香烟扔出去,扯了一下身上的衣服。

  我紧张不已,瞪大了眼珠子看着那边的情况,不知道是不是打架,还是继续像上次一样报警?

  不想,在我姐夫的一声咆哮声下,十几个人朝着我姐夫和顾成峰飞奔了过去。

  我的惨叫声在车内震荡起伏。

  “姐夫,姐夫,不……”

  除了这样无助的嘶吼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我宁愿现在躺在地上的人是我,被十个人围殴的人也是我。

  拳头落下来,好似一次次捶打在我胸口上的铁锤,五脏六肺都要喷出来。

  我一遍一遍的擦干净脸上的泪水,却依旧被泪水遮住了实现。

  围殴进行了很长时间,我已经没了力气看清楚到底是谁赢谁输。

  姐夫开了车门,身上满是血污,他却依旧站的笔直,冲我笑着招手,“过来!”

  我慌张的从车里面下来,上下看他好几遍,他没受伤,那都是谁的血?

  “姐夫,姐夫,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没事吧,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他摇头,轻柔我头顶,对我说,“有些时候不能用语言解决,就必须用拳头,你做的对,从今往后高家不会再对你动手,你记住,你是我的卓尔,别人说的话都不要听,知道吗?”

  我重重点头,扑进他怀里,他的身子往我身上倒,我没站稳,两个人一同倒在了地上。顾成峰带着一双满是血水的手过来拽我,对我低吼,“起来,我叫了救护车,他被打的很重。起来,你起来。”

  我已经吓得双腿都软了,哪里还站得起来。

  他一把将我拽起来,又去拽我姐夫,没过多久,呼啸着跑来的救护车停在我们跟前,姐夫被抬了上去,我跟着他一同坐上车内,紧紧握住他的手。

  这会儿我才看清楚,他的头上一个血口子,正冒着血水。

  卓风的头被缝补了十针,人昏迷了一个晚上。

  李思念跑过来的时候看我的那一眼,我好像看到了徐娇娇当时看我的眼神,狠毒,憎恨,还要厌恶。

  可转身之际,她又一脸的温和冲着我笑,抢走我手里的卓风的手,叫我回家去。

  我看着他们恩爱的样子,想到了徐娇娇。

  从前的悲剧我不想再发生,这件事是我不对,我的确是该离开的。

  我没坐司机叔叔的车,没等到卓风醒过来,直接往家里跑。

  回家的路上,大雨倾盆的落下,淋湿了我的衣服。

  阿姨看到我吓了一跳,拉着我坐在沙发上帮我擦干身子,递给我水,问我出了什么事,我只摇头。

  我问阿姨,“阿姨,你有家吗?自己的家?”

  阿姨一直都跟我们生活在一起,偶尔她会在休息的时候离开,一走就是好几天。卓风告诉我她在隔壁的市区还有一个念书的儿子。

  阿姨笑着说,“有,在乡下还有家。但是我不喜欢回去了,在这里生活的很好,卓总对我很好,还说要帮我儿子安排工作。呵呵……人人都有家的,只是不愿意回去罢了。”

  是吗?

  可是我没家了。

  我的家都被建成了风景区,从前的房子都被种了树,那里一点也找不到我家的痕迹了。

  我的家人也不知去向,就算我回去,我能到哪里去?

  我没有家,一直都没有的。

  “阿姨,等姐夫结婚了,你还在这里吗?”

  阿姨摇头,“身体不行了,卓总一直要留下我,可我除了做一些不咸不淡的饭菜也不会别的,收拾房间也不利索。我想回向下去,等卓总结婚了,这里会有新人来,我回家养老,呵呵……”

  阿姨走了,来了李思念和别的保姆阿姨,或许连房子也会换,从前住着的房子有徐娇娇的魂魄,这里呢?这里有的只是陌生。

  我时常会在梦中惊醒,梦到徐娇娇打我嘴巴,对我大叫,骂我是破坏她和卓风的婊子,可那个时候我不在乎,我只求能够在我姐夫身边就好。

  现在呢?

  我在意,我十分在意。

  我也想姐夫幸福,不要再被别人诬陷。

  所以一切的根源都是我,我就是那个婊子。

  我很是生气而又失落的狠狠抹掉脸上的泪痕,跑上楼,交代阿姨我要好好睡觉,电话不会接,谁都不要来打搅我。

  关了房门,我开始收我的东西。

  我离开吧,我去学校住,我没有家,我现在只能去学校了,我躲开卓风,离开他以后我就不会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只有这样我才能彻底的离开他,叫他开始新的生活。

  李思念很好,她会温和的笑,会做饭,会帮姐夫收拾房间洗衣服,她会是一个很合格的妻子。

  我离开最好,在学校学习一段时间,我就可以去读大学了,我要报考最远的学校,离姐夫更远一些。

  想到这里,我的泪水成线落下,啪嗒啪嗒的好像外面的雨珠子。

  我不想叫阿姨担心,直接提着行李箱跟阿姨说清楚,是顾成峰过来接的我。

  顾成峰看着我的样子,没当着阿姨的面训我,拉着我往书房躲。

  站在书房门口,他碰的一声关紧了房门,很是生气的指着我的额头,戳过来的时候用尽了力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说你什么好?你就这么点出息?我告诉你,今天卓风做的对,就是下手太轻了,他真该打死一个两个的叫高家看看卓风的厉害。你以为卓风是省油的灯?卓家跟我家从前就是黑道上混的,不过卓风不爱那一套,可从小时候就练身手,不比那些打手差。今天我们两个对付十来个,就是要争这口气,骂你不对,污蔑你更不对,欺负你了就得讨回来。”

  顾成峰说话瓮声瓮气的,还带着很重的鼻音,他被打的脸肿胀起来,没了从前的帅气样子,看起来很滑稽,可那双好看的眼睛看着我的时候依旧发光。

  他训斥我的时候就好像我姐夫,带着满腔的怒气,又满是宠溺。

  我又气又笑。

  他看我的样子也不在吭声,“你看着学习脑子反应快,怎么遇到事了就变蠢?我告诉你,这件事卓风做的肯定对,回头不过是在正面上给高家一个台阶下就过去,打了就打了,人没事就成。人活着得争口气,这口气是卓风为你争的,你还想走?你亏不亏心?”

  我……

  顾成峰的话问我的哑口无言。

  我亏心。

  “那……我,我错了,我不走了。”

  “哼,你想去学校住也得问问我,我都不能住校,我要是能了我就同意你过去,我们还可以花前月下什么的。哎……家里老子要过来了,我得好好表现,去了学校被老师看到我那副得行,我就不能在这里呆了。”

  我一怔,抹掉脸上金豆子,诧异的问他,“你要走了,这么快?你爸爸过来是接你去法国的吗?”

  “恩,因为我必须要走了,可我不想走。”他说完,眼神灼灼的望向我。

  我被他看到浑身发毛。

  他却笑呵呵的,又来扯我脸,“走,小哭包,我带你去看你姐夫,走啊!”

  他没好气的拽住我,宽大温热的手握着我的时候特别的用力,低头看我嘿嘿直乐,可我看他的样子却无比的难过。

  我问他,“顾成峰,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留下来不走,就是为了我?”

  第35章 多余的那一个

  我想我是真的很蠢,这个问题还用问吗,我就是故意看不到他对我的好,因为我的眼里面就只有姐夫。

  他呵呵的笑了好一会儿,却摇头,“我才不喜欢你呢,我就喜欢欺负你。哎,走吧,婆婆妈妈的烦人。”他横我一眼,拉我往外面走。

  再回来医院,姐夫已经醒了,喝着李思念给他送来的香汤,看起来人很精神。

  我有些胆怯,惴惴不安,这时候我渴望姐夫对我低吼一声骂我不懂事的,可姐夫却只是淡淡的看着我,叫我感觉到无比的疏离。

  李思念对我笑,拉我手,叫我靠过去,我执拗的不想动。

  姐夫将手里的碗放下,笑着看我。

  李思念过来推我,我这才走到姐夫跟前,盯着他脑袋上的伤口,心痛到无法呼吸。

  “姐夫,我错了。”

  “你没错,坐过来。”卓风轻轻拍床边,眼神灼灼。

  我吸口气,没敢坐,我担心李思念会记恨我,之前那个眼神我不会忘记的,我知道我不该缠着姐夫,他是要订婚的,跟李思念。

  “姐夫,我不坐了,我要回去睡觉,明天去上课。我,我……这样的事以后不会发生,我真的知道错了。”

  卓风却呵呵的笑,拉我手。

  我身子一僵,想要将手缩回来,这是我第一次如此抗拒姐夫的接近。

  他却握着不叫我动,对我说,“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人也打了,气也出了,别的事情你不用管,至于高可可,我想她不会再出现在学校里了。”

  啊?

  我吃惊的看他,不知道如何问,我知道卓风有这个本事的,高家再有钱也不如卓家有钱,可是不至于的叫人家连学校都读不了啊!

  “姐夫,高可可不能念书了吗?”

  他摇头,“不是。”伸手揉我头顶,又抹掉我眼角上还未流干的泪水,“她可以去别的学校。只是以后不会再出现你跟前,高可可月不会再起伏你。其实……一直都是我不对。我以为我会照顾好你,可其实我一直都在伤害你。那些话……哎,我没想到会有这些流言蜚语,这对你不好。”

  什么意思?

  姐夫为什么要道歉,他的话的意思是要离开我了吗?就因为那些乱七八糟的话?

  我不,我不。

  我慌乱的摇头,泪水再一次飚出来,我不能就这样被姐夫送走,“姐夫,我不在乎的,我只希望你也不要在乎,你对我一直都很好,她们说的都不对,姐夫,别把我送走。”

  卓风却笑了,跟着又皱起眉头来,用袖子帮我擦干脸上的泪水,担忧的说,“不是送你走,是最近我都在医院,我希望你去顾成峰那里住一段时间,阿姨身体不好,我担心她照顾不好你,你觉得可以我就叫顾成峰去帮你收拾东西,如果不可以,我现在就回家去养,你来决定。”

  什么啊?

  为什么要我去顾成峰那里,这是什么意思?

  我茫然的回头看顾成峰,他脸上满是欣喜,难道这个事情他是知道的?

  我深吸口气,问卓风,“姐夫,你是不是要跟李姐姐订婚了,我在家里不方便啊?”

  被我说中了,看姐夫的样子和李思念脸上的表情我就知道我猜测是对的,我不该出现在那个家。

  李思念走过来,握着我另一只手对我说,“不是,订婚的事情还早,就是双方家长见面吃个饭。你姐夫的父母和我的父母都要过来,家里没人照顾你,顾成峰那边的房子很大,你不是经常去的吗?你们是好朋友还是同学,并且……顾家,恩,总之一切都是为了你更好的生活,在顾成峰那里也有个人照顾你,总比住在学校要方便很多吧?”

  不对,李思念的话说的好像都对,可其实没有一句话是对的。

  我使劲摇头,“姐夫,我不去,我要留在家里照顾你。”

  卓风很是为难的叹口气。

  顾成峰走过来,将我往他怀里拽。我的手被迫从卓风的手里和李思念的手里挣脱出来,他笑着在我身边说,“卓哥,你放心吧,我肯定能照顾好她,肯定不会做什么的,我保证。”

  我慌张的看他一眼,他对我眨眼,在我耳边低声说,“你在卓风这里的事情卓家人不知道,你不能露面。”

  原来,我被姐夫带回来的事情竟然一直隐瞒他的家里人,两年多了,卓家还不知道。

  我既失落又不甘心,只能点头,“好吧,我知道了,姐夫,你放心,我不会再惹事。”

  卓风点点头,看我,又看看李思念。

  他在看着李思念的时候,笑了。

  我的心,痛了。

  坐上顾成峰的车子回去的时候,我就一直在默默的抹泪,难过的我嘴角都是苦的。

  顾成峰的话匣子就跟收音机里面的两个主持人一样,说个没完没了,我也听了个大概。

  我的事情起初卓家人是知道的,但是卓家人很反对。可后来因为卓风的隐瞒,卓家人以为我被送走去读书,只是偶尔会回来看望姐夫。这件事就这么一直瞒着,瞒到所有人都知道,唯独卓家人不知道。

  这几年,我们搬家,换地方,卓家人也不知道。所以姐夫从前的那个房子还是空着的,跟李家见面也在老房子里面,而将李家人放在现在我们住的房子。

  所以,不管如何安排,我都不该出现。

  姐夫用最温和的方式叫我躲起来,可就因为这样的温和才叫我更加受伤害。

  他的好,他的温柔,叫我无法自拔,无法控制我的内心。

  可我现在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跟李思念走到一起,在徐娇娇死后才几个月的此时,选择了相亲,双方家长见面,最后订婚,再走进新婚的殿堂。一切都是顺理成章,我却再不能出现在卓风的面前。

  徐娇娇不管是如何死的,她的死都是如此的不值。

  她一心要牵绊住的卓风,此时也要成为被人的老公了。

  而我呢?

  依旧是我。

  多余的那一个。

  我哽咽一声,抹掉最后一行泪水,再不想哭泣。

  顾成峰突然将车子停下来,走出去,蹲坐在马路牙子上吸烟。我好奇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在发愁什么,看起来很为难。

  我抹掉泪水,平息下心情,也下车蹲坐在他身边。

  他却轻轻推我,“别过来,我吸烟呢,熏着你。”

  我摇头,“没关系。”

  他起身,最后吸一口香烟,将烟蒂扔出去很远,还不忘记用手煽动周围的烟雾,这才蹲下身来。

  他手肘撞我一下,问我,“还难过?”

  我摇头。

  他说,“我都说了,卓风迟早都要结婚,不是跟我姐就是跟别的有钱人家的大小姐。李家不错,尽管不是本地的人,但是李思念一直在这里念书,之后就在这里开了个小公司,家里有权有势,对卓家生意很有帮助,这是最好的选择。只是,我也挺难过的,我知道我姐不对,从前那么嚣张跋扈,对卓风也不好,可我姐才死了没多久,卓家就非要逼着卓风相亲订婚,背地里没少给卓风施加压力,他也迫不得已,可我就是难过。哎……”

  人死不能复生,谁都想继续祭奠从前的人,可到底活着的人也需要继续新的生活,卓风没做错,可他也是身不由己。

  人人都有自己的身不由己。

  我深吸口气,觉得心口闷的厉害。

  “顾成峰,你说喜欢一个人就这么难过吗?”

  他冷笑一声,挑眉看我,没吭声。

  我看着他的眼神复杂的厉害,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真叫人害怕。

  “要是我姐夫跟李思念真的在一起了,那我以后就住学校吧!”我是真的这么想的,我不能再破坏我姐夫的生活,我凭什么?好在我还没跟我姐夫生米煮成熟饭,要不然真的就坏事,那卓家人指不定怎么对付我姐夫呢。看着是一家人,咋就非要针对家里人不可呢,自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不行吗?

  顾成峰摇头,“不行,我要走了,你不能住校。”

  “我住校不住校跟你要不要走没关系吧?”

  他哼了一声,“有关系,很大关系。你不住校住我那里,我就有更大动力留下来了,跟我家老子抗衡到底。”

  我心情复杂。

  “顾成峰,你知道的,我不喜欢你,并且你女友那么多,我嫌弃。”

  他又冷笑看着我,那样子就好像提着刀子在我跟前威胁我一样。

  我给他一个白眼,不去看他。

  他却死攥着我的手,“我咋就那么喜欢你呢,你说,啊?我也搞不懂,你说你天天这么烦我,我还喜欢你。我真是……哎,可我就是离不开你啊,你这个小哭包,还挺倔,我看着心疼。”

  他的话说的我心里一片柔软。我不喜欢他,甚至有时候还挺讨厌他,之所以跟他一直能做朋友,或许也是因为他牵扯着徐娇娇这边吧?

  “顾成峰,娇娇姐的死因查出来了吗?”

  他没说话,只低头看着地面,半晌才很是沉重深吸口气,仰头望向天空,起身拉着我,对我说,“不用管,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迟早要还回来,不管怎么说,那是我姐。”

  我不懂他的话,即便是多年以后的我还是不懂,直到后来事情真相大白,我才明白,其实顾成峰远比我所了解的成熟和稳重。

  我跟着他到了他家里,他非要我住在他的卧室,我气的踹他好几脚,他就自己乖乖的拉着小折叠床睡在我身边,美其名曰,“我要看着你,跑了我回头没办法跟卓风交代。”

  呸!

  睡到半夜,我总能看到他落寞的背影坐在沙发上,低头抽烟,偶尔回头看我一下,柔和的眸子上敛上一层温柔的阳光。

  就算我住在顾成峰这里,可我还是尽量不跟他走的太近,按照正常的生活方式,上学,吃饭,睡觉,想卓风。

  我每天晚上放下都会跟卓风通电话,准时五点十分。

  看着他的号码打进来,我的心就很好。

  “姐夫,我想你了。”

  “你是谁?”对方是个女人,声音粗哑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