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88节

  第375章 赵红

  卓风走了过去,看一眼高可可,好奇的问,“你怎么在这里?”

  高可可笑,“是啊,我已经跟冯海离婚了,冯科说要养这个孩子,但是我们不能结婚,我又不喜欢他,只要我生下孩子,这件事就很好解决啦。”

  卓风看看她,跟着点头,一手抓住宿舍的房门一手挡住了高卡卡进来的身子,“才搬来新宿舍,她们有些事情要说,你不方便进来,有事情的话回头直接给卓尔打电话吧。”

  高可可一脸不高兴的抿了抿唇,“好吧,那我先走了。卓尔,回头我告诉你一件好事,嘿嘿!”

  高可可离开,卓风将房门关紧,转身看向我,对我点头,“继续吧!”

  宿舍里面安静了一会儿,刘薇继续说,“卓尔,支教的手续我都办理好了,这不是快放假了吗,所以我就过来了,接你跟晶晶一起走。”

  “……哦,好,我,我会去的。”

  我坐在自己的床上,呆呆的看着地面,回忆着当时安妮满脸阳光的说要去支教的喜悦,她当时多高兴啊,蹦跳着的时候好像一个抢到了糖果的孩子。

  “卓尔,你不高兴吗?”刘薇问我。

  我愣愣的摇头,“没,不是。我只是,卓风……我们回家,好吗?”

  “好。”

  卓风走过来,递给我一只手,牵着我。

  我紧紧的握着,没敢抬头看她们,直接离开了。

  回家后,卓风拉着我去了书房,坐在我身边,一直没说话。

  房间里面很安静,我就躲在他的怀里,仰头看着天花板,脑袋放空。

  到了晚上,终于好了一些,跟着卓风一起做了晚饭,喝着有些咸的汤,我终于有了点胃口,“卓风,我想吃烧烤。”

  “那要等一等了,烧烤好很长时间才能烤好。”

  “恩,这个汤好咸,我不知道是不是多放了一些盐。”

  他轻笑,“是,你把盐当成了糖。”

  “……哦,好吧,下次我注意。”

  “卓尔。”卓风抓我手。

  “恩?”我挑眉看他,卓风最近好像瘦了,我有些心痛,反手握住,坐到了他怀里,“卓风,对不起,我现在好多了,会缓过来的。”

  “那就好。”

  “哥哥说过段时间来看我,我给推了,我马上要放暑假了,我想等一段时间过去看他。”

  “好,我陪你去。”

  考试结束后,等成绩下来,我看着没有挂科的几门课程,心里放下不少。

  高可可在门口等我,我故意躲开了她,不知道她找我什么事儿,我是没心情跟她周旋的,索性避而不见。

  隔天就收拾了东西跟卓风一起去了我哥哥那里。

  正是收鱼的时候,现在哥哥忙的脚不沾地,我们到了晚上才看到哥哥回来。他洗了澡,身上还是一股子鱼腥味,特意喷了很多的香水,不过意外的是,这一次身边跟了一个女人。

  我心情好了不少,看到哥哥不再是一个人,无比的高兴的。

  “哥哥,不给我们介绍介绍吗?”

  哥哥腼腆的红了脸,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这是我,我女朋友。赵红。赵红,这是我妹妹,这是卓风。你都知道的。”

  赵红笑着点头,站起身来,主动给我和卓风倒了酒水,之后笑眯眯的问我们是不是路上太累了,怎么看着气色不好?

  哥哥打断了赵红的话,不想她提起安妮的事情,就问我要在这里的几天,最近都很忙,抽出两天时间陪我和卓风在父亲转转,他安排好了住的地方。

  哥哥还说在山上盖了房子,还没盖好,只能暂时叫我们住在附近的小旅馆里面。

  卓风倒是不介意,我就觉得离哥哥远了不方便,“哥哥,我们能住在这里吗,上次住的那个房子行吗,我不想离你太原,都好久没见你了,你干活我也的,我会抓泥鳅啊。”

  “哈哈,成,我叫人收拾出来,你们走后那个房子就没人住了,堆了很多东西进去,赵红,你去叫小刘他们给收拾了。”

  赵红应了一声,起身要走,我给拦住了,“哥哥,等姐姐吃完了饭再去呗,再说了你去不行啊?”

  哥哥脸一红,嘿嘿的点头说,“成,我去。”

  赵红笑了,还是起身出门了,一会儿回来,提了个西瓜,冰镇好的,冒着冷气,放在桌子上,早就切好了,放在我跟卓风跟前,“才镇的,尝尝,是我家种的西瓜。”

  赵红是乡下人,在附近包了块地,自己种西瓜,用哥哥的话说,一眼望不到头的西瓜,看着都发愁,咋吃啊。

  可赵红却有很多办法找销路,西瓜没剩下,没钱都赚钱,哥哥看着挺开心,可看着赵红一个人太累了就不叫她做,赵红不答应,还经常过来给哥哥做饭洗衣服,哥哥拦不住,一来二去的就好上了。

  哥哥也是没文化的,赵红是高中毕业,他说总觉得自己矮了赵红一头,但是相处久了,发现两人还合得来,就处着了。

  赵红比我哥哥小五岁,看起来却很老,她也是孤儿,常年在田里,自然是没得包养,哥哥给她在市里的美容院买了两年的会员,赵红没事儿就过去,隔天,还带着我一起去了。

  卓风不放心我,也要跟着,哥哥拉着卓风就走,“别捣乱了,人家女人做脸能出什么事儿,你看看我那鱼,才撒的育苗,长得可好了。”哥哥冲我眨眼,我就被赵红拉走了。

  赵红会开车,之前开的是夏利,一跑起来,所有零件都响,她开的乐呵呵的,我哥哥给她来了个宝马,看着也挺低调,赵红说开着老觉得太贵了不敢踩油门。

  赵红能说会道,憨厚直爽,最主要,她跟我哥哥在一起,真的很好。

  我问她,“你会不会嫌我哥哥从前是个杀人凶手,还是个黑道上的人?”

  赵红哈哈大笑,一拍我肩头,“傻妹子,你哥哥是什么养的人我了解,不然也不会过来啊,我又不傻。”

  好吧,是我想多了。

  “那姐姐,你知道我跟我哥哥的家庭吗,很复杂的。”

  赵红没吭声,半晌才叹了口气说,“我知道,挺同情你们的,其实我也好不到哪里去,我是被父母扔在了路边的,被人捡走了发现我是个女孩子又将我扔了,之后就被送到了孤儿院,十八岁之后高中毕业,我没钱上学,就自己出来打工,之后在这里包了块地种田,我不比你们好。反倒是你跟卓风,卓风我可知道,厉害。嘿,卓尔,你幸福喽。好好学习,真的,学习要紧,别的别乱想,你说的那些都不是问题,什么家庭啊,背景,不如两个人在一起好来的重要,你看我跟你哥,现在不挺好?他跟我求婚了,我还没同意呢。”

  赵红冲我眨眼。

  我愣了一下,笑了,觉得她有些地方跟我哥哥脾气真的好像,相处起来很定很融洽,但是为什么不同意啊。

  “为什么不同意啊?我就同意了,卓风跟我求婚的时候一点征兆都没有,我都慌了。”

  “恩,我还年轻,哈哈……”赵红爽朗一笑,跟着才说,“还没准备好,结婚是大事,考虑是事情很多,不急不急,你哥哥还在考研阶段,哈哈,到了,下车,姐姐带你买点好吃的去。”

  第376章 一家人

  跟着赵红买了一车的东西,海鲜,牛排,还有一些是我都没见过的零食,从商场出来才去的美容院,赵红叫人先给我做全身按摩,之后才带我去做脸。

  从美容院出来,天都黑了。

  赵红这才着急,一脚油门,呼啸着往会跑。

  我一路上吓得心脏乱跳,手心冒汗。赵红却很是淡定,下了车后想了一下,不禁说,“糟了,肯定刚才超速拍照了,嘿,你哥哥又要破财了。”

  我扑哧一声笑出来,赵红才说,“从前就故意买的破车,免得我老喜欢飙车,好车飙车心疼啊,哎。”

  我说,“怕什么,反正不是花的你的钱。”

  赵红哈哈大笑。

  远处也传来笑声,我哥哥和卓风不知道在什么,两个人笑的很开心,我跟赵红过去,将东西交给人去做,才落座,哥哥就问我,“妹子,你考试没挂科啊,不容易?”

  我脸一热,“我努力了呗。”

  “上学期挂了三科吧?”

  我含糊不清的恩了一声,回头瞪一眼卓风。

  哥哥就哈哈大笑,开了几瓶啤酒,给了卓风又给了赵红,想了想,没给我。

  赵红将自己的给了我,我摇头说,“我喝酒闹事,能把这里都拆了,还是不喝了。”

  赵红哈哈大笑,将酒瓶拿过去,“那你喝果汁,我去给你做,可好喝了。”

  我好奇的追过去看,她自己做鲜榨的西瓜吃,一大杯,捧给我,自己又随便捏了一块西瓜吃,“尝尝。”

  我喝一口,真好,笑着点头。

  等牛排和一些烧烤端上来,他们三个话匣子就打开了,说的都是一些生意上的事情,卓风说要帮着赵洪和我哥哥的渔场找出路,赵红怕麻烦,我哥哥却直接答应了,“都是一家人。”

  我差点忘记,我们是一家人。

  这顿饭吃到半夜,赵红非常能喝,我哥哥都被喝趴下来,赵红还在陪着卓风,卓风喝了不少,比从前的每一次喝的都多,最后是被人扛着进了房间的。

  我帮他擦了身子,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帮他脱了衣服和鞋子,盖上被子,点上蚊香,躺下的时候,他却醒了。

  他睁着眼睛,眼睛发红,满身酒气,抓握手,也不说话。

  “卓风,是不是想吐?”

  他恩了一声,却一伸手将我抱住了,很紧,半晌才说,“别离开我。”

  我心口一跳,有些难受。

  安妮的死我难过,他也难过。

  李哥之前说,我在医院的那几天卓风都没吃东西,每天只有一万米粥,人瘦了一大圈,他对李哥说每一次精力生死都觉得世界要塌了,之前徐娇娇的死对他的确影响不小,当时他在国外接受调查,也在在我调节,可到底是深受打击的。

  安妮的死叫他联想到了我。

  这几年,发生在我们身边的好事没多少,坏事却不少,他一直都在后怕,害怕再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不是鲜活的我,而是已经没了呼吸的尸体。

  这番话他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话,就因为装在心里憋闷着,才会叫他更加难过和担忧。

  我能体会他这份害怕,却无法做到叫他放心。

  我不知道危险和明天哪一个会提前来临,只知道,我们在一起的每一个瞬间,都倍感珍惜。

  “卓风,我不会离开你的,好好睡觉吧!”

  他深吸口气,“卓尔,开学前,我们回家一趟。”

  我身子僵硬,盯着他的眼睛,感受到了他眼睛里面的真诚,诚然,我也是想得到他父母的同意的,这是我们现在最在乎的一件事。

  “好。”

  “我会处理好的。”他保证的好。

  “我知道。”

  我往他怀里挤,他又将我抱紧,吸口气,“睡吧!”

  隔日,这里下了暴雨,一整天都没停,眼看着渔场的水不断的上涨,外面铸就的高墙已经无法阻挡不断上涨的水位,哥哥发起了愁,冒雨叫人开了水闸,开始防水,卓风也出去帮忙,我担忧的在外面等。

  一会儿,轰隆隆的雷声滚过来,惊得我全身发抖。

  赵红过来陪我,却也担忧的不吭声。

  这雨再继续下个没完,别说是鱼都跑了,就是整个渔场都毁了。

  损失是小事,人也有危险。

  赵红终于没了耐心,穿上雨衣出去找,我看她细长的身影消失在雨雾中也着急的跑出去。

  与太大了,看不清楚周围的地面,我摸着黑走了一段路才发现我走错了方向,再往回走,竟然回不到出来的路,在原地转圈了好一阵,终于摸清楚了路线,很远就看到了一行人在装沙袋子,卓风在最前面,哥哥在旁边拉网堵鱼,我找了一圈没看到赵红,一路上因为路滑摔了好几个跟头在过去。

  卓风看到是我,将铁锹交给旁边的人,“你怎么来,多危险,快回去。”

  我抓着卓风勉强站稳,看着这里的人,没看到赵红,心里急坏了,话都有些说不清楚,半晌才问出口,“赵红姐姐呢,她先出来的,没在这里吗?”

  卓风一愣,看看我,看看我哥哥。

  哥哥抬头瞧了我们一眼,大叫着问我们怎么了。

  “赵红姐姐呢?”我对他大叫。

  哥哥慌忙起身,看向四周,之后说,“没来啊。咋了,她出来了?啊?是不是啊?说话啊!”

  我点头。

  “那应该没来这里,我去她瓜地看看,你们在这里别乱动啊。”

  哥哥倦了一下掉下来的裤腿就往另一边跑,走出去一段路发现不对又跑了回来。

  哥哥很着急,我也跟着担忧起来。

  这边沙袋子灌好了,对方起来,渔网盖了三层,总算将这里的豁口堵住了,卓风拉着我就走。

  走到一半,他看看我,问我,“不放心吧?”

  我点头。

  “那我们一起去看看。”

  过去后,我们傻了眼,之前一眼望不到头的瓜地彻底的泡汤了,之前没担心这里是因为这里地势高,并且周围有很好的排水,谁想到,前边的而一块排水坏了,雨水推的老高,瓜地几乎看不到一颗西瓜,全是水。

  在角落,哥哥正帮着赵红挖排水,风大雨大,赵红老摔跟头。

  哥哥用了绳子跟赵红绑在一起,两个人风雨中摇晃。

  卓风也找了绳子,一路上用铁锹戳着地面带我过去,四个人,一起挖排水,等雨停了,排水也挖好了,水流出去,露出里面的瓜,赵红开始一个个的用手敲打,点了记号,“我点了记号的都摘下来,不能泡水了,这都不能要了。”

  忙乎完,天已经黑了下来,我们四个泥人,坐在尚且干爽的瓜地里面,看着这里的狼藉和抢救下来的瓜,筋疲力竭。

  四个人看看对方,不禁笑了起来。

  “真痛快。”哥哥大叫。

  我依靠在卓风怀里,早已没了力气,赵红劈开了一块西瓜给我,“妹子,吃点吧,再想吃这么好的就等年底了。”

  我接过去,抱着半个西瓜啃,真甜啊,好像现在和谐的家庭,美满幸福。

  隔天,天终于放晴,赵红找了一些瓜贩子,将最后的一点瓜卖掉后就开始收拾地,哥哥也在忙着修整鱼塘,我和卓风就悄然的离开了。

  坐在车上,我看着空无一物的手指头,大叫,“糟了,戒指,我的戒指不见了,求婚戒指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