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89节

  第377章 卓风,对不起

  卓风也着急,可那天的那么大雨,我们就算是回去了,也找不到。

  卓风看着我没吭声,我知道他也是在生气的。

  “卓风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估计是帮忙拽绳子的时候不小心撸掉了,我,我……我自己再买一个一抹一样的。”

  卓风看我一眼,很久才说,“买不到的,这块钻石只有一块。”

  我大惊。

  “算了,回头我再叫人做个别样的。”

  “对不起。”

  卓风吸口气,摇头,就没说什么。

  尽管卓风没说,可我依旧很自责的,这是我们的订婚戒指。

  不论是否多么贵重,都比不上戒指的意义来的重要。

  我暗自想,不如就叫人做个差不多的吧,要不然心里也很难过。

  回去后,这件事卓风没再提,我无意间听到他在跟别人打电话,说起了戒指的事情,好像那个设计师现在生病了,不能做,卓风很是无奈的说了一声谢谢,安静坐在书房的一角呆坐了很久。

  我没问过他戒指为什么会是一种奇怪的菱形,可想,意义一定不一般。

  我推门进去,他愣神的看了一会儿才冲我招手,“过来。”

  我走过去,蹲坐在他身边,“卓风,对不起。”

  “没关系。”

  “能告诉我戒指的意义吗?”

  “恩。记得我们第一次见到时候吗?”

  我想了想,摇头,“我记得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正在跟村长说话,好像是丢了贵重的相机。”

  他笑笑,点头说,“我看到你的时候更早,你怀里抱着猪草,站在村口的过道上,给我的车子让路,你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好像填上的星星,星星不是六角锋芒的吗?很像!”

  “对不起,卓风,我,真蠢,我一点都不知道。”

  “不怪你,只是觉得很可惜,不过只有再等等了,找不到这么合适的钻石。”

  “我叫我哥哥多留意一下,没准捞鱼的时候就看到了。”

  “不用,回头我叫人去做吧,要不现在去买个新的?”

  我摇头,“不要,意义不一样了。”

  “呵呵。”

  卓风很是无奈的笑,眼神里面流露出来的不高兴是无法掩盖的。

  他还是怪我的。

  是啊,换做是我也回怪他,更何况这个重要这么重要。

  “卓风,我后天去乡下支教了,你真的不去送我吗?”

  “我明天要去冯氏集团,上次的那个项目冯科插手后有些不好做了,我必须过去,我会叫李哥送你,你在路上小心,腾出时间来我就去看你,好不好?”

  “恩!”

  不舍,除了不舍,仍旧是不舍。

  李哥开车送我出来没多久,车子坏在了半道上,那边谢晶晶因为距离山下的乡村比较近,已经提前到了,告诉我不用急,她在收拾房间,等我过去了可以直接休息。可我还是很着急,眼看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拖车人还是没来,李哥也急了。

  “卓尔,我过去看看都没有车,这荒山野岭的拖车过来也是需要时间的,你别急啊。”

  “我没事,李哥,你去吧,我在车里等你。”

  李哥一走,身后就有辆黑色的轿车过来了。

  从车上下来四个男人,穿着清一色的黑色西装,其中还有一个人戴着墨镜。

  我预感不妙。

  “卓尔?”

  透过车窗,我愣愣的看着来人,认识。

  “是叔叔叫你们来找我的吗?”

  此人是卓振东身边的司机,我见过很多次,自然是认识的。

  他点头,“上车再说,放心,不会为难你。”

  我回头看一下,黑色后面还有一辆车,里面坐着的该是卓振东了。

  隔着车窗,我看到了卓阵风的样子,他该是才出院没多久,人很没精神,脸色苍白,盛夏的此时还穿着很厚的衣服,脖子上挂着围巾,车窗子降下来,他没看到,只低声说,“上来。”

  对排座位的车子里面很凉,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杯茶,他自己喝,没给我,喝完了才说,“跟了你一路,该知道我的良苦用心。”

  我摇头,“叔叔,我,我不知道。”

  “哼,也难怪,你那么笨。跟着你来是给你面子,在市里不方便动手,可不代表我不会动手,只是现在不想对你一个笨头笨脑的小丫头较劲,最后警告你,离开我儿子,不然接下来要动手的不是你,而是你身边的朋友,那个什么晶晶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我大惊,卓振东是来告诉我他要对谢晶晶动手,只因为我没离开卓风吗?

  “叔叔,您不能这么做,怎么对我都可以,不能为难我朋友。”

  卓振东冷笑,“那就有不得你了。你的好友安妮死了,对你打击很大,所以我想,再教你失去一个好友,是不是你才能知道,什么叫失去?你抢走了我的儿子,你失去一个众多好友中的一个,还是你划算。”

  这叫什么话,好友就不是人了?

  再者,我跟卓风在一起怎么就是抢走了他儿子了?

  “叔叔,我,我已经跟卓风订婚了,再说了我们是真心相爱,我跟卓风在一起没挨着家里人任何事情啊,我现在在上学,我没有卓风任何拖累,我有钱,我可以自己养活自己的,卓家的钱我也不会要,叔叔,您为什么就不能允许我们在一起呢,我不明白,真的不明白。”

  “不需要明白,你不配,你配不上我儿子,配不上卓家,就这么简单。你看看你来了卓家后卓家好过吗?恩?你不离开卓风可以,等着下一个死的是你那个什么晶晶吧,或者李阳还是刘薇?呵!”

  我盯着卓振东的眼睛使劲的瞧,想象不出一个慈祥的老人为何会如此狠毒。

  “叔叔。”

  “滚下去,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做准备,不然你就等着给你的另外一个朋友收尸,滚下去。”

  我身子一跳,心口剧痛,拧眉最后看一眼卓振东,还不等我动身,被外面的人给拽了出去。

  我踉跄的站稳,身后的车子疾驰而去,留下一片烟尘在我跟前。

  李哥跑回来,发现了不对,再三询问,我都没有说。

  这件事,我不知道如何说,怎么说?

  到了山区,见到了谢晶晶,开始了我的整日担忧之旅。

  白天,我跟谢晶晶一起去山上的学校上课,她教语文,我教数学。

  晚上,我们回山下的村子一个还算不错的宿舍,洗漱好了躺在床上,相对而眠。

  等她先睡了,我才敢睡。

  如此度过了五天。

  小孩子八岁,得了急性阑尾炎,是个留守儿童,家里只有一个眼瞎的老爷爷,无人照料。

  老校长叫了车子回来,就没了力气带孩子下山,我跟谢晶晶一起送她去的医院。

  到了医院我去交费用,回来的时候发现,谢晶晶不见了。

  第378章 抓我可以,别抓我同学

  我疯了一样的开始寻找谢晶晶,最后在县医院的后院发现了她。

  她在哭,等我跑过去,她就不哭了。

  我知道,肯定是卓振东的人找来了。

  “晶晶,跟我说,怎么了,求你了,告诉我。”

  她一直摇头,只低头抹泪,一直不肯说。

  “晶晶,我求你了,说吧,告诉我,好不好?”

  “卓尔,我没事,我就是觉得孩子生病了没人照顾特别可怜,我真的没事。”

  我不信,“晶晶,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真没事,你知道吗,我小的时候也是这样被爷爷带大的,刚才我下车回来,就看到了爷爷留在扯上的一袋子水果,是才从树上摘下来的,还没睡,爷爷眼睛看不见,肯定是不知道的,这是他最好的东西了,你知道多少人因为这水果能生活好长一段时间啊,我就是特别心疼。”

  我将信将疑的看着她,不太相信。

  “我真没事,卓尔,你别那么看着我,你干嘛那么担心啊?”

  我摇头,“没,就是看你哭我担心。”

  “傻子吗,我没事,走吧!”

  谢晶晶拉我回去,我回头看一下周围,没有发现不对,这才跟着她一起进去。

  小孩子的手术还算成功,县城医院也算不错了,医药费不贵,医生护士态度都很好,就是病床紧张,来这里看病的都是一些乡下人,没有医保没有各种高的收入,身体都是托得不能再拖的才来,所以一检查都是重大疾病,有钱的还能在医院住一段时间,没钱的就回家去了。

  我看着他们的背影,心痛不已,可我能力有限,不知道能做什么。

  小孩子住院的第二天就吵着回家休息,她说没钱还给我们。

  我说,“不需要你还的,你只要好好学习,我们就很高兴了,以后长大了有出息了带着你家里过上好生活。”

  小孩子还不太懂,一直哭,或许是因为手术还有些痛,她更加害怕,非要我们出院。

  医生说还必须再住一天才可以。

  最后谢晶晶给老校长打电话,叫她爷爷过来照顾一天,孩子才同意。

  爷爷过来的时候都天黑了,着急的一直哭,手里的拐杖也不知道丢到了哪里,抓我们手一直说谢谢,我和谢晶晶勉强在老校长的帮助下才出来。

  老校长没多久也跟着出来了,“你们啊去那边的招待所住一晚上吧,现在没车子回去了,这么晚了走我也不放心,你们过去吧,我都说好了,不要钱的,你们是老师,是好人,县城上都给补贴的。”

  “校长,那你呢?”我问他。

  “我没事,带了凉席,打地铺睡一晚,明天揪回去了,等我去叫你们。”

  “多凉啊,要不您去招待所吧?”

  老校长不同意,推我们出来,送出了医院才往回走。

  我和谢晶晶站在医院门口久久不肯回头。

  “卓尔,我心里特别难过,这里生活真难。”

  任由贫穷富贵,相差悬殊,这很正常,可在这里的人大多都是朴实的好人家,不似我生活的那个山村充满了各种各样人间炼狱的悲惨。

  我深吸口气,拍谢晶晶的肩头,“回去吧,大不了我们回去后多给孩子们讲课,都像刘薇那样考了好学校,就好了。”

  “恩,我以后还来。”谢晶晶肯定的说。

  到了招待所没多久,谢晶晶脸都没洗就睡觉了。

  我洗好的毛巾她都没用,抱着枕头睡得鼾声四起。

  她是真累坏了。

  我安静的坐了一会儿,看了会儿外面的情况才入睡。

  半夜,身边听到了声音,抹黑,我看到了谢晶晶起身,她有半夜起身的习惯。

  “晶晶,开灯啊,你小心撞到。”我含糊不清的说。

  “卓尔,你起来,起来。”

  我被她拽起来,还在迷糊中。

  “卓尔,嘘,你听,门外面有声音。”

  我瞬间惊醒,瞪大了眼珠子看着门口的方向,扭动的门把手在被人转动,之后传来抠门锁的呻吟,声音很轻,可在这样安静的夜晚里面听到无比的清楚,我的神经都紧绷起来。

  我抓着谢晶晶往窗户的方向躲,看了看四周,开了电话准备随时报警。

  “晶晶,要是人进来了你就先从窗户这边跳下去,这边有遮阳棚,你去报警叫警察来,我在这里等你。”

  “少说废话,跟我一起走,快点啊,门……开了。”

  房间里面特别的黑,招待所也没有任何广告牌子,县城周围亮着灯的地方非常的少,窗帘子遮挡下的房间里面伸手不见五指。

  房门开了,吱呀一声,门口两个人影。

  我和谢晶晶呼吸都紧绷起来。

  愣神之际,谢晶晶先反应过来,转身拉着我就抽开了身后的窗帘,开了窗子就拽我。

  我想给她拖延时间,可谢晶晶死死的攥着我的手,我不动弹她也不走,我这才转身跟上去。

  随后,两个人跟了出来,不想,楼下还有人,车子停了两辆,从一辆车子里面跳下来两个人,仰头看着我们。

  我叫谢晶晶报警,她打了电话,一时半水儿说不出我们的位子,最后指着前边医院的大门大叫,“我们在市医院正对面的招待所,有人抓我们,快点。”

  挂了电话,两个人也跟了上来,其中一个刀疤男,冷哼一声,一伸手,抓住了我的手。

  我情急之下胡乱的挥手拍打,“抓我可以,别抓我同学,晶晶快走,走啊,走啊,他么不会为难我的,快点走啊。”

  谢晶晶不动弹,找东西要去打那个人,站在狭窄的窗台上,我们转身都苦难,身后是墙壁,前边是空地,二楼再不高也是二楼,遮阳伞被楼下等两个人给拿走了,我们想跳都不行,只能人后身后的人紧紧的跟上来。

  谢晶晶不知道从哪里拽来了两件衣服,啪嗒一甩,拍在了刀疤脸男人的脸上。

  男人暴怒,一甩手,啪一声,一巴掌拍我脸上,我被打的一阵眩晕,眼前发黑,半张脸都麻了,险些掉下去。

  谢晶晶一直在我耳边大叫,“卓尔,卓尔,给我站好,站好。”

  我晃了晃脑袋,茫然地看着她,又看看刀疤男,抬起一脚踹在男人的膝盖上,可力气太小,男人动都没动,迈了一大步朝我们走过来,轻轻一扯,拎着我的衣领子将我提了起来。

  我四肢腾空,身后传来谢晶晶的嚎叫,“啊……卓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