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节-午夜玫瑰-
午夜玫瑰

第191节

  第381章 为什么

  我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眼前发黑,我从来不知道我所面对的卓家会是这样人,为什么我跟卓风在一起就成了天底下最可怜的人。

  我不明白,始终不明白。

  卓振东也不吭声,任由身后姨妈和卓青青如何拉拽他跪着不动弹,良久,问我,“你要看着我们父子一直恶斗下去你才安心吗?”

  泪水挡住了我的视线,看不清楚他此时脸上狰狞扭曲的表情,但是他的话就好像锐利的剪刀无情的刺进我的胸口。

  我抽噎着,浑身无力的问他,“叔叔,我想知道,为什么不能叫我和卓风在一起,为什么?”

  “哼,为什么?你还要问我什么?你看看你们现在在一起后卓风好过吗?他背后做了什么你知道吗啊?卓风当初为了要将卓家洗白做了多少事情,可现在呢?为了你,为了所谓的给你一个安稳的环境竟然跟黑道上的人牵扯不清,手上染了多少不该碰的东西,你看不到吗?卓风是我的儿子,你可以不顾及他的感受和后果,我不能不顾及。卓尔,你在我们卓家生活了这多年足够了,你还想怎么样,还想霸占着他不走?够了,足够了,你想要钱可以,我会叫卓风将现在全部的东西变现给你,我们一分不要,只求你离开他,不成吗?”

  “……”我慌乱的摇头,我很想大声叫嚷的告诉他我不需要钱,我只需要卓风,为什么不懂呢,我们真心在一起就必须要得到他们的同意才可以吗?

  “叔叔,我不懂,我不懂,我不会甘心放手的,我不需要钱,我没做错任何事。”

  “你做的最大错事就是出生,留在卓风身边。”

  “爸,我说过多少次,我跟卓尔事情不需要你们插手,你为什么不懂?你来这里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快起来,起来。”

  卓风也是急了,慌了,他的父亲,生他养他的父亲,现在跪在我跟前,该叫他多么的无助。

  我紧紧的抓着床位栏杆,勉强叫自己坐稳,面对巨大的压力,我不知道要如何做。

  卓风为难的一次次的拉起卓振东,卓振东绷着身子一次次下跪,得不到我的肯定回答,他是不会挺直这样的纠缠和折磨。

  我泣不成声,却也是能哭,无力和无助将我包裹,呼吸都有些急促。

  卓风累了,索性任由卓振东跪着,气的全身发抖,最后转了几圈,拉我走,“我们回去,叫他们在这里闹。”

  我被拉起来,脚步踉跄,卓振东竟然……

  他抓住了我的腿。

  哄!

  外面雷声大作,好像直接劈开了整栋建筑直接钻进了我的脑袋。

  所有人都惊呆了,我也呆呆的看着他,满脸震惊。

  卓振东就像外面祈求要吃要喝的乞丐,可他现在需爱的不是吃喝,而是自己的儿子。

  可我向来不是施舍的主人,我也是一个祈求得到卓风的普通人。

  迟疑之中,我挣脱开他,与他正面跪在一起。

  “叔叔。”我勉强镇定下来,说话依旧在抽噎,断断续续,我不知道他是否能够听懂我的话,可我依旧在说,“我不想离开他,我求你,不要这样,好吗,叔叔,我求你了,钱我不需要,我真不是因为钱跟他在一起。”

  卓风走过来,提了提卓振东的衣领子,又提起我的衣领子,最后看我们一眼,低吼,“都给我站着说话。”

  声音巨响,盖过了所有的雷鸣。

  静默了片刻,卓振东才说,“我只有一个要求,你离开我儿子,他跟谁在一起我不会再管,可唯独你不行。”

  我抽噎,泪水和鼻涕一起留下来,堵住了我的呼吸。

  “卓尔,卓风使我们全家人的希望,我倾注了所有的精力,我不能看着我的儿子跟着一个做代孕的女人呼乱搅合在一起,你可以不走,可你永远不会成为卓家的儿媳妇,不错,我写了断绝父子关系,你们将户口拿走了,可说到底卓风的身体留着我卓振东的血脉,他就是我们卓家的人。我不希望我将来的孙子或者是孙女的身体里面流淌着你这样女人的血脉。你必须跟他分手,不然,只要我活着,就永远不会叫你们在意,你知道我的手段。还有,你配不上他。”

  哄!

  再一次洪雷响彻云霄,我的脑袋也彻底的被洪雷惊的没了任何思绪。

  脑袋一片空白,我连思考的力气都没有。

  卓振东又在我面前说了什么,我已经完全不知道。

  他嫌弃我,从知道我出现那一刻就无比的厌恶我,甚至他还说,哪怕是徐娇娇都比我要合适,呵呵,真是可笑啊,不管如何比较,我都是他卓振东口中最脏污的那一个。

  卓风拉着我出来之前对着卓振东咆哮,可说着说着,自己也没了底气,卓振东借口心脏病发,捂着胸口脸色雪白,眼睛瞪的老大。

  卓风已经毫无办法。

  他拉着我上了车子,给我系安全带的时候交代我说,“我们现在就走。”

  我眼神毫无焦距,目光呆滞的看着他,点头答应,可脑袋却不受控制的反复重复卓振东之前的话,“你不配,你不配,卓尔,你不配。”

  卓风的在崎岖的山道上开的呼啸,好像插了翅膀,一路飞翔。因为大雨,所有的客车停运,火车买不到当时的车票,他竟然选择开车往回走。

  在路上,走走停停,本该一天的路程,我们竟然开了两天。

  到了家里,我倒头就睡,再不想思考任何问题。

  可这一觉,好像睡了很久,其实,只睡了两个小时。

  卓风不在,满屋子的黑,我抱紧了自己,异常的害怕。

  门外传来卓风打电话的声音,我听到了,很清晰,“现在人在医院吗?还是老毛病?好,我知道了,你送李思念回去,联系顾洛吧,我不会过去的,告诉她,这件事我不会怪她,但是我也不会原谅她。我不管你这边怎么说,都不能再叫她骚扰我和卓尔。好,我……哎,我现在在家里,卓尔情况很不好,我不放心走。是,我知道,好,那你过来,我等一会儿再去医院,有事情随时通知我。”

  卓风的父亲又被送进了医院,他还是要去必须去,一定要去。

  我呢?

  第382章 是狗屁的爱

  陆少和佳佳过来后没多久卓风就走了,我锁了房门,疲倦的躺在床上,周围越来越黑。

  到了后半夜,陆少接了个电话也走了,只有佳佳还在楼下,我不知道是不是房子里面太过安静,周围一点声音我都能够听得很清楚。

  佳佳去了卫生间,冲了马桶,洗了手,回来又开了电视,调低了音量,吃着水果,之后接了电话,该是卓风,说了几句话就挂断了,在之后没多久,陆少又回来了。

  他该是买了什么吃的,佳佳很兴奋,不想打搅我到我,压低声音个跟陆少说话。

  卓振东情况不是很好,该是病情很重,还在重症监护没出来。

  我的心提到了胸口。

  我推开门,走出去,站在三楼的走廊口看到了他们,他们都没有开灯,整个房子显得尤其的黑暗,台灯的光亮无法着凉周围的所有,我只能看到两个人影,相对坐在饭厅的凳子上,吃着夜宵,说话声音很轻。

  我大声问他们,“是不是如果卓振东出事了,我跟卓风这辈子都无法原谅对方了,我们更加不会走到一起?”

  俩个人同时看向我,脸上大写的震惊,叫我看的分明。

  “卓尔。”陆少迟疑着站起身,走向我,深吸口气,冲我招手,“下来,陆哥跟你说说话,你先下来。”

  我走下去,每一步都很艰难。

  踩在最后一个台阶上,陆少拉着我的手,对我说,“陆哥跟你说,这件事其实很简单,你看卓风不是没放弃你吗,那你就坚持,卓振东死了就死了,哎?佳佳别那么看我,我说话是没分寸,可我说出了所有人的心里,谁不希望卓振东早点死啊?啊?他死了更好。”

  陆少说完,冷笑,跟着满是惆怅的叹口气,“吃饱喝足,世界塌不了。”

  是啊,可是我的世界塌了,与卓风之间,正在慢慢崩塌。

  如果说我们真的可以不顾一切的在一起,我们会成为彼此的千古罪人,在内心之中,我是否可以原谅因为我的坚持害死了他分父亲,他又是否会原谅自己,因为他的坚持,失去了自己的父亲?

  现在我们背负的东西太多了,这最后的一根稻草会成为我们走向深渊的最后一击,可此时面对的不是稻草,是高山。

  “陆哥,卓风什么时候回来?”

  “不好说,等医院那边吧,平稳了没事就应该会回来,没事儿,还有我们呢,哥哥带你出去走走?哎,我跟你说,我这会所来了很多小哥哥,床上功夫保证过关,都手下人你放心,随我。”

  我笑不出来,现在任何玩笑在我看来都是那么无聊。

  “卓哥,我不去,我想睡觉。”

  “啊,自己睡多没意思啊?”

  “恩,能睡着。也挺有意思。”

  梦中有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呢,岂能没意思。

  “成,哥哥跟你一块睡,佳佳,你吃完了收拾了自己找房间睡,我们上楼了。”

  “我用手肘撞他,陆哥,我没心情开玩笑,我想自己待会儿,真的。”

  “呵呵,那行,你先上去,我就住你隔壁房间,一会儿再进去。”

  “好。”

  我蹬蹬的跑上楼梯,开了房门,咣当一声,声音巨响,随之而来的又是巨额的安静。

  我找了个角落,缩成一团,将自己抱紧。

  外面的雨早就停了,滴答滴答的雨声更显夜里的宁静。

  可这样的宁静却叫我无比痛苦,我害怕,很害怕。

  抱着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我梦到了表姐,无数次的重复着的噩梦又一次将我困住了,这一次我没有能逃过父亲的魔爪,表姐也没有将我从父亲的身下救出来,我一次次的叫,想要叫自己挣脱出来,拼尽了力气叫自己嘶吼,却无人来伸出援手。

  等陆少将我唤醒,我已经浑身湿透,抬头,看到他和佳佳的担忧眼神。

  “卓尔。”

  陆少哑着嗓音叫我。

  我抽噎,点头,“陆哥,我,我做恶梦了。”

  “我知道,你这样不行,会出事的,哥必须带你出去走走,跟我走。”陆少拉我手,我没了力气挣扎,只能像一只被牵扯不愿动弹的狗一样跟在他身后。

  佳佳着急的在衣柜里面翻找衣服,追着我们跑出来。

  陆少自己开了车子,交代佳佳,“你在这里等,卓风回来了就告诉我们,我们电话全都关机,现在卓尔需要安静,谁都别想打搅我们。”

  佳佳愣神的点头,将衣服披在我身后,“卓尔,要是实在不想出去就留下来。”

  “我,还是出去走走吧。”我低声说。

  “那好,陆哥,你别带他去那种地方了,去喝点酒也行。”

  “知道了,走吧!”

  陆少推我上车,他又在外面跟佳佳交到了一些事情才开车走。

  车子呼啸,在无人的街道上开的无比的快,周围的风景都看不清楚。

  等他将车子停下来,好像外面的天已经亮了。

  我懒洋洋的依靠在车窗边上,看着太阳从地平线上缓缓攀升,渐渐刺眼。

  陆少点燃了一根香烟,递给我。

  我摇头,躲开,他继续伸过来。

  我无奈接过去,放在嘴里面吸一口,“咳咳咳咳……”

  烟雾呛的我喉咙疼。

  他呵呵的笑,将香烟拿走,自己吸,跟着说,“当初认识开心,我就想着要不找个女人结婚得了,看她哪里都挺好,呵呵。”

  我愣了一下,回头看他。

  他侧过脸去,看不大清楚脸上的表情。

  他狠吸了一口香烟,烟雾飘散过来,遮盖了他大半张脸,声音有些闷,继续说,“其实是我不好,我哪里都不好。文化不高,勉强大学毕业,三流大学,现在都倒闭了,有趣吧?混黑道,还没混出什么名堂来,有点钱呢?呵呵,都是脏钱,所以我花钱特别不在乎,却发现钱越来越多,人也越来越坏,好在,身边还有个好兄弟,闹了矛盾一顿拳头,回头还继续做兄弟,可开心是个女人啊,我可下不去手,我也不舍得啊,谁知道呢,之前还在我身边的女人,转眼就结婚了,有趣吧?真挺有趣的。”

  一点都没趣,这是失落和不得到的伤心。

  可在他最里面说出来,满是调侃的话却更加叫这件事显得无比凄凉。

  “我跟开心算是错过了,在不可能了,呵呵,看着她幸福我挺开心的,真的。当时去了国外我就在想,我他娘的就不能勇敢点,揍了再说,把人带走,她要什么我给什么,后来开心问我,你爱我吗?”

  陆少没说话。

  声音戛然而止。

  无声之下,是他连续抽的第三根香烟。

  满车的烟雾,呛的我不断咳嗽。

  他还想点燃第四根,顿了一下,放了回去,之后说,“我不知道什么是狗屁爱,草!”